三男三女换着曰/bl强迫侵犯肉高H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胡惠乾这个时候心中却是突突乱跳。他之前可没想到自己会那么倒霉,居然一头撞上一条西式桨帆快艇!

        

柔佛海峡的西侧入口也挺宽的,足足有四五里之宽,这条西式桨帆船哪儿不能去?咋就不偏不倚给遇上了呢?

        

胡惠乾当然知道西洋人的这些桨帆快艇,多半是造出来专门用来对付火箭艇的。这些战船上不仅装备了炮管细长,还能快速填装弹药的子母炮,而且还有能打霰弹的6磅炮……瞧瞧那条西式桨帆船的大小,它的一个侧舷装备的子母炮和6磅炮的总数肯定在十门以上!

        

而胡惠乾手里可以用来对付这条西式桨帆船的却只有一对拳头!

        

拳头打战舰……能打得了吗?

        

想到这里,他也只能一声发喊:“丢你老母……死就死啦!加把桨,冲上去!回去之后赏金加倍啦!”

        

“得令!”

        

底下一群划桨的海贼也不知道这种专门用来打快艇的西式桨帆船的厉害——海贼一般不会去抢军舰,而且在马六甲海峡这种无风区,桨帆快艇也快不过马来亚快船。所以一般的海贼都没和桨帆快艇交过手……而那些中了头彩,真的和桨帆快艇打过的海贼,一般都已经作古了,因此也没多少关于西式桨帆快艇多厉害的传闻出来。

        

十八个“大力水手”一起发力,这条马来亚快船的航速一下就起来了,尖尖的船艏破开浪花,快船飞也似的冲向前方由上百条渔船连在一起组成的封锁线。

        

胡惠乾还带着一个副手,姓李,是个“武术爱好者”,喜欢打架,人称“拳头李”,他也是正经的海军,当然知道那种桨帆快艇上的子母炮和6磅炮不好对付。但还是拎着個没点燃的火把凑到胡惠乾身边就问:“正领,现在要不要点火把?”

        

点火把当然是为了点燃猛火油瓶。

        

根据计划,胡惠乾的任务就是为后续的舰队清楚障碍……遇上铁链烧铁链,遇上浮桥烧浮桥,遇上连环船就烧连环船。所以胡惠乾带着的十二艘马来亚快船上都装了许多猛火油瓶!

        

“点你个头啊!”胡惠乾瞪了他一眼,“没长眼睛吗?那可是桨帆快艇……专打咱们的!”

        

“那不点火把,猛火油弹怎么用?”拳头李问。

        

“别管猛火油了,带上俩拳头……”胡惠乾想了想,“咱们去打那条桨帆船!”

        

“真要用拳头?”拳头李紧紧攥着拳头,望着那条正在快速接近自己的西式快艇,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这条快艇个头可不小,根据动印度公司的划分,载重两百多吨的船都能称为快艇。而眼前这条仿佛就是这样的“艇”……用拳头打好像有点难啊!

        

拳头李正觉得为难的时候,胡惠乾这时忽然大呼了起来:“听我的命令……宾坦岛的兄弟,撞上去就跳水,先游到淡马锡岛上,回头人人有重赏!”

        

“得令!”

        

划桨的“大力水手”们大声回应,划桨的手速又加快了不少。

        

胡惠乾这个时候已经蹲了下来,一只手紧紧抓住一根绳索,另一只手则牢牢抓住了一支拳头……一支铁拳!

        

拿到了铁拳后,胡惠乾又对拳头李大呼:“拳头李,要碰了,快蹲下!”

        

“得令!”

        

拳头李赶紧蹲下,还把手里没点着的火把蹲了,然后也和胡惠乾一样,一手抓住根绳索,一手抓住一支铁拳。

        

说是迟那时快,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胡惠乾和拳头李乘坐的马来亚快船已经重重撞在了铺在那些连环船上的木排之上!

        

海面之上,浪花翻卷,木排连带着渔船顿时就给拱起半截,而那只马来亚快船的船头也被撞断了一截,剩下的部分还深深的卡在了木排里面。

        

水花夹着木头碎块一起飞舞,那只马来亚快船上的“大力水手”们纷纷跳船落水,海面上扑通扑通的跟下饺子差不多。胡惠乾和拳头李则死死抓住了马来亚快船船艏处的一根绳索,努力让自己别从快船上掉落水中。

        

这只马来亚快船的船艏处还摆放了几瓶猛火油,刚才发生撞击的时候,已经有瓶子碎了,粘稠的猛火油流了出来,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了刺鼻的火油味儿。

        

“拳头李,快跳帮……”胡惠乾大吼一声,一只手松开了绳索,还有一只手拎着那支铁拳,然后直起身子,腿脚用力一登,整个人就腾空而起,从已经卡在了木排里面的马来亚快船中一下就跃到了木排上,接着又抱着那枚铁拳沿着摇摇晃晃的木排撒开脚丫子飞奔了十几二十步。

        

“轰轰……”

        

这时一阵巨响从胡惠乾身后传来,把他了一条,脚下突然一滑,一个没站稳当,差一点就滑落到海里去了。他赶紧稳住了身体,单膝跪在了木排上,然后回头一看,就发现身后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燃起大火的就是那条马来亚快船,而刚才的轰鸣声应该是那艘西式桨帆船上的火炮发出的!

        

应该是那条西式桨帆船上的水兵发现了这条马来亚快船撞上了渔船和木排组成的防线,然后用船上的子母炮和6磅炮开火射击,结果滚烫的弹丸在木船的船体上擦出了火星,将已经洒出来的猛火油给点着了。

        

借着猛火油烧出来的熊熊大火,胡惠乾又瞧见那艘西式桨帆船了。这艘桨帆船距离他很近,只有三四十步之遥,完全在铁拳反舰火箭筒的射程之内!

        

胡惠乾知道这是自己使用铁拳反战舰火箭筒的最佳,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铁拳反战舰火箭筒重量很大,以他的气力也只能携带一枚。

        

谷坟

        

而且他现在也在对方的火力覆盖范围之内,无论是燧发枪还是子母炮、6磅炮,都可以轻轻松松的把他干掉!

        

想到这里,他就一把扯掉那支铁拳火箭筒尾部的黄磷拉索,然后将火箭筒扛在了肩膀上,对准那条西式桨帆战舰,最后再扯掉火箭筒头部的黄磷拉索……

        

……

        

“长官……反舰步兵!”

        

已经有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水兵发现扛着个火箭筒准备发射的胡惠乾了!

        

荷兰飞鱼号快艇的舰长约翰.特罗普听见“反舰步兵”这个名称就觉得荒唐……自己为荷兰海军和东印度公司服务了那么多年,从一名普通的水手一直干到了荷兰飞鱼号的舰长,在长达二十年的海上生涯中,就从没想步兵有一天会成为战舰的克星!

        

这t妈听着就荒唐的事情,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八国联军入侵印度之前的妙乌城交涉事件中。一艘英国人的武装商船就被吴家军的“反舰步兵”用火箭弹击中,在炮舱的船板上开了个大口子。从这时起,“反舰步兵”就作为一个特殊兵种出现在了军事大舞台上,稍后还出现了机动性更强的“反舰骑兵”的概念。西洋各国虽然都面临糖药短缺,无力装备大量糖药兵器,但还是想方设法编成了一些反舰步兵和反舰骑兵,作为守备海口的内河的机动部队。没想到,大明那边居然会把“反舰步兵”用于舰船之间的海战。

        

约翰.特罗普这个时候已经借着火光发现了一个浑身上下就穿了条平角裤的猛男扛着个火箭筒半跪在已经烧起来的木排上,这个猛男肩膀上的火箭筒正对着他的荷兰飞鱼号!

        

“该死……”约翰.特罗普骂了一句,还没想好该怎么办,就看见那猛男肩膀上的火箭筒的尾部喷出一团烟火,那个火箭筒的纺锤形的头部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自己这边飞来。约翰.特罗普下意识的就要拔枪射击,可没等他把手枪拔出来,那枚纺锤形的“箭头”已经嘭的一声撞上了荷兰飞鱼号的外壳。

        

这种反舰型的铁拳头部都带一根钢刺,可以轻松扎入战舰的木质外壳,然后钉在木壳上!

        

“要炸了!”

        

约翰.特罗普知道不好了,赶紧喊了一嗓子,然后也不掏枪了,而是一伸手抓住边上的一根栏杆,刚刚抓牢,脚下就是一阵剧烈的晃动,耳边也同时听见一阵轰响。

        

“打中了!”

        

胡惠乾大声欢呼了起来,不过他同时也发现那艘西式桨帆船似乎并没有大碍,仅仅在舰舯部的左侧船舷上开了口子,还炸断了两三根船桨。

        

“丢你个老母……”胡惠乾不满的骂了一句。

        

这枚火箭弹要打在炮甲板的侧舷上,说不定能引起弹药殉爆或火灾,可它偏偏打中了桨手甲板,最多炸死一批不值钱的土著桨手。

        

“轰!”

        

就在胡惠乾对战果还不打满意的时候,荷兰飞鱼号的船屁股又挨了一下打,腾起一团火球。这应该是“拳头李”打出的火箭弹击中了目标!

        

“万胜!”

        

海面上同时响起了欢呼的声音,胡惠乾知道这是自己手下的其余马来亚快船到了。

        

这些船可是来放火的!

        

所以胡惠乾也不敢在木排上久留,赶紧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向其中一条马来亚快船游去。

        

就在胡惠乾跳水逃生的同时,那些靠近木牌封锁线的马来亚快船上的“海军掷弹兵”,开始向木排和渔船组成的封锁线投掷燃烧瓶了。

        

几十个装了猛火油,瓶口的布条,已经被点燃了的燃烧瓶,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形的抛物线,然后有一只只的在木牌和渔船上砸的粉碎,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同时燃起了冲天的大火!

        

大火很快在整条木排封锁线上蔓延,同时将附近的一大片海域照得犹如白昼!

        

荷兰飞鱼号和另外几艘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桨帆快艇很快就因为海上蔓延的大火暴露目标,成了那些跟随在马来亚快船后面的那些突骑艇和江海型桨帆船的活靶子了。

        

被打中两发铁拳的荷兰飞鱼号因为第一个暴露,所以就吸引了最多的火力,有五条冲在最前面突骑艇都将六联装的火箭炮对准了飞鱼号。不过并没有马上开火,而是全是向前——得靠近了才能打得准!

        

约翰.特罗普看见五条飞速向自己靠拢的突骑艇,就有一种被绝望包围的感觉,只是惊恐地大喊:“划桨,快划桨……咱们得离开这儿!”

        

可是任他怎么叫喊,底下船桨却怎么快不起来,倒不是那些土著桨手不肯卖力,而是胡惠乾打出的那枚铁拳正好打在舰舯部桨手甲板的外侧船舷上。别看这个“反舰铁拳”的个头不怎么大,但是填装在里面的毕竟是威力比黑火药大了几倍的甜火药。木质的船板怎么抵挡得住?瞬间就被炸出个大窟窿,而那些被炸碎的木块又被爆炸的气浪裹挟着在整个桨手甲板里面乱飞。里面的桨手顿时就遭了殃,他们可个个都打着赤膊,浑身上下半点防护也无,木块从他们身上划过,顿时就是一道长长的血口子!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桨手因为这些乱飞的木块受了赏,整个桨手甲板内都是惨叫的声音。剩下的还没有受伤的桨手也被吓得手脚发软,再也没气力划桨了。

        

失去大半动力的荷兰飞鱼号就这么成了个浮动的活靶子,只能依靠一侧不停开火的子母炮和6磅炮拼死抵挡快速靠近的敌方突骑艇。

        

但是那些突骑艇都隐藏在黑暗当中,只能隐约看见它们的轮廓,只能胡乱打上几发。而荷兰飞鱼号却被附近燃烧的木排和渔船照得通明,活脱脱的标靶,训练的时候都没那么好的目标!

        

五条突骑艇一次就打出了三十枚火箭弹——这玩意可比单兵使用的反舰铁拳厉害多了!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三十枚火箭弹中的六枚就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撞上了荷兰飞鱼号单薄的船身,其中的三枚更是直接贯穿了木质的船板打进了船体内部。感觉到自己脚下的甲板颤抖了六下的约翰.特罗普已经知道大事以去,他赶紧跑向了舷侧,身体刚靠上舷侧的护板,脚下的甲板就陡然跳动了起来,然后才是地动山摇的轰鸣声…….特罗普一个没稳住,就大头朝下,从正在发生爆炸的战船上一头栽进了海水里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