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挺进她双腿深处&清纯校花粉嫩粗大进出好爽

        

夜色宁静。

        

屋外的长廊下,融化的雪水顺着屋檐下晶莹的冰柱,缓缓地滴落下来,敲打在古老的青石板上,响起了滴答滴答的清脆声响。

        

屋内,烛火昏黄。

        

香炉里的熏香,被烤起了缕缕薄烟,从精致的小孔里徐徐升起,飘散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床边的两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沉默着。

        

两人能够清晰地听到和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仿佛连彼此的心跳声也能听见。

        

秦二小姐坐在床上,赤着玉足,低着头。

        

洛青舟蹲在地上,手心里握着她雪白纤柔旳小脚,脑袋仰着。

        

两人的嘴唇触在一起。

        

仅仅只是触在一起,没有动,也没有更进一步。

        

很轻柔。

        

仿佛蜻蜓点水。

        

但那只蜻蜓,却迟迟没有飞离。

        

两人仿佛定格。

        

时间仿佛停止转动。

        

不知过了多久,洛青舟方惊醒过来,随即向后踉跄了一下,摔坐在了地上,终于挣脱了少女那带着一丝冰凉的柔软小嘴。

        

但他的手心里,依旧握着少女那纤秀可爱的小脚。

        

秦微墨脸上带着如晚霞般娇美的红晕,双眸秋水盈盈地看着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仿佛还带着一丝得意,语气轻柔,却带着一丝少女的俏皮:“姐夫,你被微墨……欺负了……”

        

洛青舟坐在地上又愣了一会儿,方起身帮她脱掉了另一只罗袜,然后抱着她的双脚,放在了床上,又横抱起她,放在了里面,帮她盖好了被子,道:“二小姐,睡觉吧。”

        

他的脸色恢复了平静。

        

但心头的波澜,却是久久难以平息。

        

秦微墨躺在那里看着他,眸中带着笑意:“姐夫……不还回来吗?微墨不反抗的……”

        

“睡吧。”

        

洛青舟没敢逗留,转身出了里屋,把两间屋子中间的珠帘拉了下来,然后走到窗前的案台下坐下,一边研墨,一边道:“我再帮你写几回合,一次誊写两回合就够了,不用太累。好故事都需要时间认真构思,长公主会理解的。”

        

秦微墨侧身躺在那里,目光透过微微晃动的珠帘看着他,眸中满是温柔。

        

夜色悄然流逝。

        

只有屋外雪水的滴答声,以及屋内研墨落墨的声音。

        

不多时。

        

洛青舟已写完了两回合。

        

放笔起身,转身透过珠帘,看向了里屋的床上。

        

床上的少女,竟然没有睡着,依旧躺在那里,睁着眸子,安静地看着他。

        

见他目光看来,少女温柔一笑,轻声开口:“姐夫,要睡觉吗?”

        

洛青舟安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方道:“二小姐若是感觉身子不难受了,那就睡吧,我还要回去的。”

        

少女轻轻掀开了被子,身上的外衣不知何时,早已褪去,只剩下了一件月白色的小亵衣,薄薄的挂在那娇柔雪嫩的玉体上,轻声道:“姐夫……微墨,不要你负责……”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走了过去。

        

垂落的珠帘轻轻碰撞着,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姐夫……”

        

少女双眸水波流转,贝齿轻轻咬着粉嫩的樱唇,脸蛋儿羞红似霞。

        

因为紧张,那娇弱的玉体微微颤抖着。

        

而那只雪白的小手,依旧掀着被子。

        

洛青舟走到床前,握着她的小手,放进了被子里,然后把她的被子拉好,紧紧裹在了她的身子上,看着她的眸子道:“天冷,盖好。”

        

少女微怔,随即撅起小嘴,目光幽幽,却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撒娇,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洛青舟帮她裹好了被子,站在床前盯着她的眸子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掀开珠帘,清脆作响。

        

少女咬着粉唇,目光痴痴,却再也没有出声。

        

洛青舟停在珠帘处,一手掀着珠帘,一手在宽大的袖袍里缓缓握紧。

        

时间仿佛停止。

        

房间里,寂静无声。

        

“哗啦啦……”

        

他突然放下了珠帘,转过身,走回到了床前,然后看着床上的少女道:“二小姐,男人是经不起挑逗的,特别是像二小姐这样的女孩。你这是在惹火烧身,你知道么?”

        

少女突然轻笑了起来,美眸勇敢地看着他,甚至还带着一丝挑衅:“不知道。姐夫,什么是火啊?你吗?”

        

洛青舟看着她水汪汪的眸子和娇媚动人的粉嫩小脸,鼻中嗅着房间里的熏香和她那独特的少女幽香,喉结动了一下,双手缓缓地放在了衣带上。

        

少女依旧大胆看着他,眸中带着笑意,脸蛋儿愈加红润起来。

        

正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珠儿和秋儿颤抖的声音:“夫人,您……您怎么来了?”

        

房间里,两人脸上的表情,皆是一僵。

        

宋如月带着梅儿进了屋,满脸担忧地道:“微墨睡了吗?我怕那丫头伤心,决定今晚来陪着她。”

        

站在门口的秋儿和珠儿,皆吓的脸色发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宋如月看了两人一眼,蹙了蹙眉头,正要说话,目光突然看到了门口那双熟悉的鞋子,脸色顿时一变。

        

两名丫鬟身子一软,跪在了下来,低着头,瑟瑟发抖。

        

宋如月僵在门口,沉默半晌,突然过去一把拎起了其中一只鞋子,快步出了屋,走到了庭院里的花坛前,狠狠地扔了出去,嘴里怒骂道:“嘴上说不要,这会儿倒是偷偷摸摸地跑来了!果然是想要锅里的,碗里的也不想放弃是吧?”

        

她站在小院低声怒骂了一会儿,发泄完后,又慢慢清醒过来。

        

“梅儿,去把他的臭鞋子捡回去放好!”

        

说完,她又忍着怒气,进了屋。

        

梅儿立刻进了花坛,把那只鞋子捡了回来,回屋放在了原来的位置。

        

宋如月站在门口,阴沉着脸道:“微墨,你身子弱,好好休息。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做。你要爱惜好自己的身子,不要让娘亲操心,知道吗?”

        

过了片刻。

        

屋里方传来了秦二小姐的声音:“娘亲,微墨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

        

宋如月气的直翻白眼,身子一扭,就要离开。

        

但心头依旧有些怒气难消,想了想,又突然走到门口,一脚踩在了那双鞋子上,使劲儿踩了几脚,方向着门口走去。

        

正在此时,一名丫鬟急匆匆地从大门口跑进了院子里,满脸惊慌地道:“夫人,不好了!外面传来消息,三爷府中……府中出事了!”

        

宋如月在院里停下脚步,阴沉着脸道:“出了什么事?慌慌张张,说清楚!”

        

那名丫鬟突然双腿一软,跪了下来,惊恐地颤声道:“夫人,三爷他们……他们一家人,全部被人杀死了,老爷已经带着人过去了……”

        

此话一出,宋如月顿时如五雷轰顶,身子一软,踉跄了一下,就要倒地。

        

幸好梅儿跟在旁边,慌忙扶住了她。

        

宋如月脸色煞白,颤声道:“全部……全部……说清楚!到底多少人?”

        

那名丫鬟全身哆嗦道:“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奴婢只听说……听说三爷和三夫人他们,还有几位堂公子堂小姐,都……都死了……”

        

宋如月嘴唇哆嗦了几下,慌忙站直身子道:“老爷临走时,交代了什么没有?”

        

那名丫鬟哭着道:“老爷让夫人看好家里,锁好大门,让家里人哪里都不要去……”

        

宋如月咬了咬牙,慌忙镇定下来,匆匆向外走去道:“跟着!去通知家里所有的护卫和男子,去通知川儿,都不要睡了,都起来守夜!等老爷回来!”

        

“是!夫人!”

        

几名丫鬟跟在她的身后,匆匆而去。

        

屋里,听闻消息的珠儿和秋儿,皆是脸色煞白。

        

“吱呀……”

        

书房的门突然打开。

        

两名丫鬟吓的身子一颤。

        

洛青舟搀扶着秦二小姐,走了出来。

        

秦微墨神色凝重,轻声道:“秋儿,珠儿,我们去陪着娘亲。”

        

然后转头对身旁的少年道:“姐夫,你……”

        

洛青舟沉吟了一下,道:“二小姐,我想去三叔府里看看。”

        

秋儿连忙道:“姑爷,你千万别去,那里……那里肯定死了很多人,到处都是血……”

        

小丫鬟一边说着,一边颤抖着。

        

秦微墨蹙着柳眉,担忧道:“姐夫,不安全……要不,明天,等爹爹回来了,你再跟他一起去?”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道:“那二小姐先去大厅,我去喊小蝶和大小姐她们。这时候,大家还是集中在一起比较好。”

        

秦微墨点头道:“嗯,姐夫快去。”

        

洛青舟立刻出了门,快步向着灵蝉月宫跑去。

        

今晚的晚宴上,那位秦家三爷看着魁梧强壮,应该也是一名武者,没想到刚回去不久,就被人给灭门了。

        

敌人是只针对他们一家人,还是……针对整个秦氏家族?

        

如果是针对整个秦氏家族,那么今晚的惨案,肯定还会再继续发生。

        

说不定下一次,就轮到这里了。

        

所以,他今晚必须要去看看。

        

待会儿回屋后,他立刻神魂出窍,去那里看看情况,说不定能够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他绝不能坐以待毙,等着惨案的再次发生!

        

来到灵蝉月宫时。

        

大门紧锁,里面的人已经不在。

        

百灵她们应该是已经得到消息,正赶往前面的大厅。

        

洛青舟立刻跑回了自己的住处。

        

小蝶正在小院里焦急地等着他,见他回来,连忙道:“公子,刚刚百灵姐姐来找你了,说府里出了大事,让你赶快去大厅。”

        

洛青舟插上了院门,拉着她进屋,又插上了里面的门,沉声道:“小蝶,你在房间里待着,哪里都不要去。我回房间有些事情,大概半个时辰,如果有人来了,你就想办法拖住她,反正不要让她进屋,知道吗?”

        

小蝶没敢多问,连忙点头道:“公子放心,奴婢一定拖住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