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小狂h舞奴清奴和宁奴/很黄很多肉奶大小说

        

“拉郎配?”

        

谢云书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下面的人给幽莲拉对象,除了给他拉还能拉谁:“总不能让堂堂青霄女神,卑躬屈膝嫁给天帝吧?”

        

幽莲明眸含笑,大大方方揶揄道:“君好似有点舍我其谁的意思?”

        

“不敢不敢,谁敢冒犯幽莲你啊?”

        

两人一来一往调笑一阵就此打住,然后继续回归正题:“虽然暂时不能动幻瞑座,不过并不妨碍我偷偷推进工作。”

        

“你躲在炼妖壶里,神农与伏羲两位大神是瞧不见你在做什么。”

        

幻瞑座毕竟跟三皇不同,不像祂们仨乃是实体。就算现在安静处于混沌虚空之中,凭借幽莲跟幻瞑座的紧密联系,谢云书仍然能在她身上动手脚。

        

嗯,动手脚里面再加一个“动”字,就显得轻浮耍流氓了。

        

不提这个,谢云书自己倒是很正经地说道:“反正幻瞑座与你密不可分,我的想法你都可以代为实现,能不能触及幻瞑座本体,并没有太大差别。”

        

“惟独有些可惜的是,祂们不会让我们暗度陈仓。”

        

“无所谓,该堂堂正正,那就正大光明嘛。”

        

谢云书漫不经心地说:“眼下我已经通过你,利用三书天规,加强了幻瞑座枢狱核心的规则约束。而只要炼妖壶的洞天法则,与幻瞑座的法则相合,将来合二为一也会容易轻松许多。”

        

“唔,这样看,君用吾界的观想之法穿梭未知的异域虚空,每次都能大有所获。”

        

“也不是每次都很轻松,不过多亏了盘古梦境跟你。”

        

“妾身可没助君一臂之力,要谢还是谢那位天帝去吧?”

        

“啊?要谢我不更该先谢女娲娘娘。”

        

某种意义上来说,假设不是赵灵儿的女娲血救了谢云书,就不会有神农多事。没用神农多事,伏羲就不会发现。伏羲不发现,谢云书就没金手指。谢云书没金手指,就不会有跟幽莲的相遇。

        

幽莲闻言笑的停不下来,虽然聊着的是正经的话题,但涉及的内容却愈来愈露骨起来:“那,云书你有没有想过,咱们在把幻瞑座和炼妖壶相合时,会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

        

“这……”

        

纵使谢云书平时很正经,可这种无法忽略的过程,怎么着都有些难以启齿。谢云书很是有些尴尬,近年来难得头秃地说道:“你是幻瞑座天道化身,我和壶本是一体。两个合一的话,确实有些不合时宜。”

        

“作为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妾身并没有遵守人类礼法的道德观念。因此对妾身而言,一切都如同寻常一般。”

        

幽莲先抬了一下自己,半是阐述事实。然而紧跟其后,幽莲那白里透红的脸庞,就把她给深深出卖了:“当然,妾身亦不会随便相信任何人。不是谁想让妾身交托幻瞑座,妾身都会同意的。”

        

“反正就……”

        

就算到时候这活干起来,跟肉身没什么关系。可元神交汇却是免不了的。不管大家清白不清白,只要发生了这件事,那就是说不清楚的不清白。

        

谢云书摇摇头说道:“不提这个,只要我够不要脸,这就不是什么问题。”

        

谷淳

        

“呵呵。”

        

没想到谢云书纠结半天,给出了这么一个答复,幽莲自己都被逗乐了。不过正如幽莲所说,她根本不在意什么世间情念。就算选定谢云书,那也是包含各种考量的,怎么可能纯纯倒贴?

        

于是,见谢云书尬在原地,幽莲自己也以进为退,缓和了一下稍显暧昧的气氛:“怎么,还要妾身每天按时去仙灵岛报道,专程给你家两位问安?”

        

“不敢不敢。”

        

整个盘古天地,有谁真把幽莲当小女人,那就真是铁犯病了。谢云书和她点到为止,赶忙岔开了话题:“对了,幻瞑座这阵子你没发现什么异状吧?”

        

“唔,严格来说,幻瞑座确实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幽莲正色答道:“妾身应该跟你说过,盘古梦境中日月并非真正的日月。”

        

“曜日幻月,皆为虚力。”

        

谢云书纳闷道:“不过,繁世之外也有金乌之灵,跟六界的后羿射日射下的金乌,应该没什么差别不是吗?”

        

“纵使是金乌之灵,也是独有神性,并无实体。否则曜歌便不会在金乌之灵试图夺走她的躯体之后,成为一名半神。”

        

幽莲一字一句地解释道:“而根据妾身的观察,炼妖壶内同样如此。壶中的日月,只怕亦非六界星空中真实之物?”

        

“我有去采集过周天星辰之灵,到不能说完全没有。”

        

谢云书沉吟片刻,总算清楚幽莲的顾虑:“虚实相生,才能脚踏实地。你怕在虚的一面过甚,导致失去平衡,发生什么变故?”

        

“是。”

        

“这倒不用太担心。”

        

谢云书从宝莲灯世界取得的天火之精,就是开天辟地之用。谢云书身上有这个,可比什么恒星发热有用多了。

        

不过谢云书一个人够用,不代表大家一起就够用。幽莲是个冻人的女孩子,说不定幻瞑座跟她一样都极为阴寒,火力不够旺似乎也不太行。

        

谢云书想了又想说道:“要不咱们去收集几个恒星,给幻瞑座参考参考?不用那么麻烦,找一些没人住的宇宙,随便找个小恒星意思一下就是了。”

        

“便随君之意罢了。”

        

反正谢云书随时可以切成黮月天火的状态,压根不怕恒星的高热。而幽莲又是针尖对麦芒的灵髓冷到掉渣,一样对恒星的温度不在乎。要是幽莲这个层次都怕热的话,伏羲哪里还能拿炎波泉眼那两颗小太阳一样的核心铸造武器呢?

        

不过,两人的想法虽好,搬来一个恒星的效果却不大。大体是因为,恒星的特质,其实已经被诸天星辰之灵所包罗在内。当年谢云书在炼妖壶里复刻天窍世,引了星河之力进入炼妖壶,基本上早已习惯这类力量。

        

这样一来,恒星当然没任何作用,跟曜日幻月的虚实根本没什么关系。

        

但在九野上空放一颗太阳……聊胜于无?

        

“这样不行的话,总不能叫我出卖色相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