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课老师拿自己做教科/他扒开我的内裤强吻着我的下面

        

这一日,待田昊用佛陀法相完成今日的忽悠后,刚赶来不久的林雨琨忍不住低声问道:“亦膤姐姐,我姐呢?怎么不见她人?”

        

刚刚那位姐夫在显化佛陀异象,场面庄严肃穆,他没好意思开口,现在完事了自然得问一问。

        

“师叔怀里面那个就是!”

        

千亦膤神情古怪的指了指田昊怀中的那头大白猪,示意那就是你姐了。

        

“哈?”

        

扭头看去,瞅着自家姐夫怀中的那头正在嗑瓜子的大白猪,林雨琨懵逼的脑子一片空白。

        

刚刚他就感觉那头猪的功力气息有些熟悉,没想到那竟然是自家老姐。

        

可自家老姐咋变成猪了?

        

“你弟弟来了,陪他去逛逛!”

        

同样发现林雨琨到来的田昊将怀中少女扶起,表示你该活动活动了,免得真变成一头大白猪。

        

“玉琨?” 

        

正在嗑瓜子的大白……哦,不,是林水瑶愕然,反应过来后大喜,第一时间锁定自家弟弟的身影。

        

“玉琨,姐可想死你了!”

        

林水瑶欢快的跑过去准备给自家弟弟一个拥抱。

        

这段时间虽然跟随田昊精神交修,让精神念力大涨,好受了不少,但嘴巴却快要淡出鸟来了,整天一堆旳素菜,连点荤腥都没有,这对于无肉不欢的她而言无疑是一种折磨。

        

现在弟弟过来,正好让其用轻功每天到百里外的城里去带饭回来。

        

只不过在林雨琨的视野中,奔过来的是一头大白猪,还是人立而起的那种。

        

那画面太美,美到让人窒息!

        

边上的千亦膤等人赶忙将头扭向一边,不忍直视。

        

“玉琨,姐想死你了!”

        

一把抱住身形越发挺拔的弟弟,林水瑶开心极了。

        

跑腿的终于有了,以弟弟的轻功速度,带回来的饭菜肯定是热乎的。

        

而被一头猪抱着的林雨琨一脸生无可恋的小表情,很想要一脚将之踹出去。

        

谁能告诉我,我家老姐为啥变成猪了?

        

虽然长得挺眉清目秀的,可那跟老姐完全是两个物种啊!

        

“不对,不是猪,感觉不对!”

        

忽然反应过来,从身体触感来看是被一个人抱住的。

        

伸手抓住一个猪蹄,手掌传来的触感并非以前经常啃的猪蹄,而是人的手掌,很纤巧细滑的手掌。

        

“什么猪不猪的?”

        

林水瑶皱眉,自家弟弟怎么了,变得怪怪的。

        

“姐,你现在就是只大白猪的样子,你不知道吗?”

        

林雨琨无奈的道,脑子也满满的问号。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变猪了?”

        

一脸的呆萌,林水瑶向边上的寒千落千亦膤众人看去,想要得到一个解释。

        

“只要离开师叔一定范围,你就能变回来的。”

        

寒千落小声安慰道,这事她们之前都没说,而且林水瑶或者她们只要离开田昊一定范围,那种催眠影响便会散去。

        

“臭石头,我跟你拼了!”

        

反应过来的林水瑶大怒,转身冲过去找某人算账。

        

她现在终于明白那天过后,众人为什么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了,原来是那个臭石头捣的鬼。

        

太可恶了!

        

然后接下来的画风就更加奇诡了,在众人的视野中,一头大白猪人立而起,正在对田昊拳打脚踢,施展出各种武学招式,画风要多魔性就有多魔性。

        

而田昊则正意识沉浸在识海中,消化今日与诸位得道高僧精神多修的收获,进一步完善充实佛陀异象。

        

对于外界虽然有所感应,但并没有多理会。

        

反正就林水瑶的那点力气也做不了什么,按摩都嫌轻呢!

        

“好可怕的迷魂摄心之术!”

        

求凰夫人呢喃自语,哪怕已经看了很多天,但仍然倍感震撼,同时也对正在转修的镜花水月更加期待。

        

她一定也能掌握这种力量,然后将那臭小子……

        

算了,还是别自取其辱了。

        

想到最后,求凰满心的郁闷。

        

虽然很想一雪前耻,但无奈那小子真不是人,不仅不会做人,强的也不像个人。

        

“玉琨你来得正好,帮我们调教下这小子。”

        

这时骆时秋走上前拍了拍愣神中的林雨琨邀请道,手中还提溜着再次鼻青脸肿的竞奇。

        

“这谁啊!”

        

回过头来,林雨琨被吓了一大跳,这玩意是个人?

        

也太惨了吧?

        

“他叫竞奇,是幽族少主,也是师叔收下的弟子,让我们代为调教。

        

你知道的,我跟独孤兄都不擅长身法速度,调教的有缺陷,你帮忙调教下,补全他应对轻功高手的短板。”

        

将一脸生无可恋的竞奇放下,骆时秋道出内中缘由。

        

他跟独孤漠都修成了麒麟真身,甚至独孤漠的玄脉麒麟真身更加极端,力量虽然强大,但身法速度不行。

        

如此调教下去必然会存在短板,本来想请那些师婶们帮忙调交一二,可惜那些师婶都没兴趣。

        

现在好了,有林雨琨的加入定能让调教计划完美无瑕。

        

“不用让玉琨上,本小姐亲自来!”

        

这时一头大白猪一脸阴沉的走来,杀气腾腾的,显然来者不善。

        

来猪正是殴打无果的林水瑶,她打不动那个臭石头,但收拾下竞奇还是没问题的。

        

正好现在急需一個出气筒!

        

“水瑶师娘,你的身体!”

        

独孤漠表示担忧,要知道这位师娘可承载着天瀑崖的半个幻阵,身体状态很不好,甚至前段时间连走路都难。

        

“收拾一个小家伙还是不成问题的!”

        

随口回了句,林水瑶上下打量一番一副生无可恋小表情的竞奇,越看越满意,好似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

        

这小子应该能玩很久吧!

        

后边跟着的幽族众高手们敢怒不敢言,虽然少主被羞辱对他们而言是大罪,更是一种耻辱,可无奈对手太强了,强的丧心病狂,他们就算全上也没卵用。

        

这段时间他们也没少被调教,苦逼的很。

        

“见过诸位师娘!”

        

这时一位黑衣青年被一名僧人带着过来,恭敬的向林水瑶众女行了一礼。

        

“嗯!”

        

众女看了眼到来的索连城略微颔首,已经习惯了师娘这种称呼。

        

“你便是索连城师弟吧,听说你的刀很快,等下咱们练练。”

        

独孤漠热情的上前,对这位师弟他早就听说了,只是没想到对方跟随着师父一路南下,最后竟然拜入师父门下。

        

有眼光,跟他独孤漠一样的有眼光!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