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坏蛋,快弄死我了&忘穿内裤让同桌摸出水

       

谢云初将刚写好的文章叠好放入袖中,也跟着青锋去迎纪京辞。

        

还未走近,她脚下步子突然顿住。

        

与纪京辞相对而立的黑衣劲装男子,竟是上一世与她一同守这无妄城的关怀谷关将军。

        

谢云初没有想到关将军还活着。

        

她与关怀谷将军相处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不到十日,可也算是与她一同经历生死的……生死之交了。

        

只是,她到最后死,也没有坦然告知关怀谷她的名字,心中总是有愧的。

        

见纪京辞的目光朝她看来,谢云初抬脚上前,同纪京辞行礼:“师父。”

        

纪京辞含笑同关怀谷道:“这是我的弟子,谢云初。”

        

关怀谷瞧着眼前病病歪歪的小郎君,正同他行礼,亦是抱拳还礼。

        

“这位是关怀谷将军,也是无妄城的守城将军。”纪京辞道。

        

谢云初有些错愕,关怀谷当年无妄城一战前,在军中职位已经不低,无妄山一战之后,怎么会被留在无妄城守城? 

        

瞧见谢云初这一身的刺绣华贵的衣裳,和腰间玉佩,关怀谷便知这小郎君恐怕身份也不一般。

        

关怀谷并未将这孩子的身份放在心上,只说:“纪先生才貌双全,收的弟子也定然如此!只是……这小郎君的身子瞧着单薄了些,还是要多动一动为宜,别嫌那五禽戏不雅观,可对强健体魄是很好的!”

        

谢云初眉目间有了浅笑,这话……关怀谷曾也对她说过。

        

他说:“太子妃的身子太单薄了,多动一动能强健体魄,那五禽戏太子妃瞧着许不雅观,但能强身健体不是。”

        

“小子受教了。”谢云初应声。

        

关怀谷没有想到这瞧着细皮嫩肉的公子哥,倒是和纪京辞一般,一点儿也不门缝看人,心中高兴,直说:“纪先生果真是收了个好徒弟!”

        

与关怀谷辞行后,谢云初随纪京辞上了马车。

        

待纪京辞问谢云初今日去了哪里玩耍,谢云初才道:“师父曾说,等到了无妄山要六郎说明这《孝经》讲的是什么,故而……六郎不敢懈怠,未曾去旁的地方,就在凉亭中看书。”

        

纪京辞知道谢云初是个性子沉静的孩子,但未想到竟能枯坐一下午。

        

他道:“想来,六郎心中已有数了。”

        

谢云初颔首,她将今日下午写好的文章从袖中拿出来,恭敬搁在案前。

        

在纪京辞拿起正要看时,谢云初低声说:“师父,车内灯光昏暗,太废眼睛,师父到了山上再看吧!”

        

“无妨……”

        

说着,纪京辞已将谢云初的文章展开。

        

她瞧了眼桌案上的摇摇晃晃的烛火,将烛台朝京辞的方向推了过去。

        

纪京辞看了一小半,突然抬头看了眼谢云初。

        

谢云初的文章内写的每一个字都对,只不过……

        

他将文章合起,捏了捏眉心:“着实是有些费眼睛,六郎不如与为师说一说吧。”

        

见纪京辞将她的文章搁在桌几上,她点头道:“六郎以为《孝经》其实要说的并非是为人子要孝顺父母,说的……是忠君爱国。”

        

这……本是纪京辞让谢云初看《孝经》的用意,谢云初也的确是看懂了。

        

但谢云初却是用凌驾于臣子和皇帝之上的高度,去看《孝经》这本书的。

        

也就是说,纪京辞明白谢云初的确是看懂了《孝经》,但他看到不一个……将来若为臣之人,对皇权应有的敬畏之心。ā陆KsW.Com

        

“开宗明义章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后面几章写的是各个阶级和不同群体尽孝的方式,如天子之孝当为四海表率,诸侯之孝忌骄奢淫逸。卿大夫要以德行约束自己,完成君王之托。士之孝……要如敬爱自己的父亲一般,去敬爱郡主,百姓要勤耕务农照顾双亲。”

        

坐于纪京辞对面的小郎君抬起脸来,叙述的太过平静:“其实,《孝经》说的孝,是告诉众人……你是什么样位置的人,就要做好什么样的事,不得僭越……”

        

话都没有错……

        

谢云初对纪京辞的信任超过对任何人的信任,她对纪京辞没有任何隐瞒和顾及,所以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并不像同谢氏一族的人说话时,说三分藏三分。

        

桌案上摇曳的灯影映着谢云初白净如玉的小脸,“说到底《孝经》其实就是以孝为名,教导臣民视君王为父,安分守己,忠君报国。”

        

纪京辞望着谢云初良久……

        

若谢云初是一位皇子,纪京辞会很高兴谢云初有这样的心胸,教导谢云初来日如何成为一个好君王。

        

若并没有成为君王的机会,却有帝王的心胸和抱负,生逢乱世……或许也会是天下和黎民之福,但若是如今这样时局相对安稳的世道来说,对谢云初这个孩子不见得是好事。

        

比君王格局更宽又无敬畏皇权之心,没有一个君王是能容下这样的臣子的。

        

他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教导谢云初?

        

见纪京辞望着她出神,谢云初轻唤一声:“师父?”

        

纪京辞回神,含笑望着谢云初,问道:“云初……将来是想要入仕,还是如同师父一般,专注治学著书?”

        

谢云初不明白纪京辞为什么这么问,但也着实回答:“我想,求功名入仕。”

        

“为何?”纪京辞如同闲谈聊天一般,拎起茶壶为谢云初倒了一杯茶。

        

“因为想成为家中女眷的庇护,想成为她们的底气和倚仗。”

        

纪京辞抬眸看着谢云初,将茶杯推至谢云初的面前:“仅此而已?”

        

谢云初抿着唇,半晌如实点头……

        

不是因读了圣贤书之后,心怀一腔热血,想要成为能治国治世千古流芳的名臣,仅仅只是想要护住自家女眷。

        

谢云初与纪京辞见到的其他弟子都有所不同。

        

谢云初胸中虽有丘壑,可到底年幼又常年在永嘉,抱负和理想……还未在这孩子心底萌芽。

        

如此……纪京辞就还有余地去点拨谢云初建立理想抱负,建立正确的君臣观念。

        

纪京辞望着谢云初的眼神越发温润,隐隐有种熟悉之感……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