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带到密室调教性奴/捣弄紧致娇吟

        

萧峥将袋子交给了方娅,说了一句:“方部长,这是我们苏医生让我带给您的药,您收好。”看三位领导都在,萧峥觉得必须把自己提袋里的东西说清楚,别让三位领导觉得萧峥是来给方部长送礼来了!

        

方娅接过了萧峥的袋子,就随意地搁在了大家都能看到的桌上,然后说:“萧峥你也来坐吧。”

        

三位领导也没在意萧峥到底拿了什么进来,陆部长也说:“萧峥坐坐。”

        

方娅的房间是单人间,不是套房,但比萧峥他们的房间还是要宽敞许多,有一个正儿八经的三人沙发,和单人沙发,还有一张书桌,后面是一把带转轮的椅子。

        

萧峥本想,各位领导在商量事情,他横插进来,恐怕不太妥当。可方娅和陆部长都邀请他坐坐,他要是就此回去,显得与领导太有距离。他就说了一声“好”,随即自己动手,将书桌后面的椅子搬动过来,放稳在沙发旁,也坐下来。

        

他刚刚坐稳,扶贫办主任张维就夸道:“萧县长,今天在晚宴上,你的猜拳是真的厉害,我自愧不如。”张维之前对萧峥的印象都比较一般,也没说过几句话,这会儿却忽然表扬了起来。

        

萧峥保持了一个平常心,谦虚道:“张主任,我这个猜拳,以前在乡镇玩过。您不知道我在乡镇干过七八年的一般干部,什么都不是,酒却没少喝,拳也没少猜。今天的猜拳厉害,也只能说明我曾经虚度年华。”

        

萧峥这么说,一方面是向各位领导汇报了自己的基层经历,另外一方面也是谦虚一把,让张主任觉得猜拳厉害只是跟经历有关,与能力无关。

        

“是啊,虚度年华!”陆部长忽然接道,“我猜拳也还可以吧,也是跟年轻插队时没少喝老百姓的酒有关系,我们这些知青,在村里还是受优待的,婚丧嫁娶、逢年过节的时候,村里再苦也能喝到一口薄酒,那时候村里的男人就相互猜拳,我酒量不好,为了不被灌醉,就把猜拳练得硬一点。现在想想,那时候也是虚度年华。可这虚度的年华,也成了我人生的底色。我们跟老百姓也因此有斩不断的感情。”

        

陆部长的意思是,萧峥曾经在基层“虚度年华”,也因此跟基层有了感情,这是难能可贵的。 

        

张维马上道:“是啊。所以,萧县长你七八年的乡镇一般干部经历可是很宝贵的。”萧峥没想到,自己本来想谦虚一下的,结果还是被表扬了。

        

萧峥只好点头道:“我也还在基层,一直会尽心尽力为老百姓做事。”陆部长点头,又问道,“你知道,我们在这里商量什么?”

        

萧峥一愣,看看旁边的其他领导,张维、古翠萍和方娅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萧峥就有点诧异,难不成有什么好事?但是,萧峥却实在想不出来。

        

这时候,古翠萍提醒道:“这是喜事。你是我们这批人里第一个听到这个喜事的处级干部。你猜猜看。”这么说,这个事情跟萧峥本人是没有关系的。

        

方娅又道:“古组长,按照你的这个说法,那我就是我们考察团里第一个听说这个喜事的副厅级了!”张维也加入进来说:“古组长,那我们岂不是并列第一?”古组长笑说:“是的,我们并列第一。”

        

萧峥脑海里转动着,这个事情,不是自己的事情,也不是方部长、张主任、古组长的事情,但确实喜事。那现场就只有是陆部长的事。

        

那么,陆部长的喜事是什么?萧峥忽然就想起,肖静宇曾经对自己说过,陆部长可能会提拔。对了,那就是这个事情了。

        

此时,方娅转向萧峥:“你猜到了吗?”萧峥心中确定,就说:“要是我说错了,各位领导见谅。我想,应该是陆部长的喜事,陆部长是不是担任更重要的岗位了?”古组长笑着说:“猜得准的。”张维也拍了下膝盖说:“可以啊,萧峥同志,推断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方娅说:“今天华京会议决定了,陆部长提拔担任咱们江中省.委副书.记了!”

        

陆部长提拔,而且是担任副书.记,这对大家都是好事啊!怪不得这几位领导都聚在一起。萧峥说:“真的是大喜事,应该干一杯恭喜一下。”陆部长说:“那你去拿酒来。”萧峥站起来,真的要去拿酒。陆部长忙说:“你还真去拿呀?算了算了!今天还没喝够吗?”萧峥想都没想,就说:“喜事就要庆祝。我去买酒来。”

        

陆部长竟然也不阻拦他,说:“你别让其他人知道。”萧峥回头说:“明白了。”

        

其实,刚才萧峥没来之前,张维也建议整点酒庆祝一下,可陆部长阻止了,张维就不敢再去买酒。可萧峥坚持跑出去了,陆部长也没有明令他不准去。张维心道,还是萧峥胆子大,坚持了下,领导也就同意了。

        

方娅就在房间的冰箱里拿了五个杯子出来,没一会儿萧峥就回来了,手中拿的是一瓶名为“宁甘红”的红酒,他说:“喜事,喝点红的,还是宁甘本地的红酒。”他已经让饭店帮助打开,给杯子中都斟上,大家一起碰杯祝贺了陆部长。

        

随后,陆部长说:“这样一来,明天和宁甘省主要领导的碰面会之后,我就得赶回江中,后天华京就来宣布干部了,等干部会议之后我再赶过来不太现实。所以,剩下还有三天时间,就要辛苦各位了。你们要把宁甘的贫困情况摸清楚,并且提出一个合理的扶贫方案来,这也是一大重任,华京肯定希望我们尽快推进这项工作,时间非常紧张,你们要合理安排时间。”张主任、故组长、方娅都说:“好。”

        

于是,陆部长就站了起来,说:“大家早点休息。”各位领导走了,萧峥也没想留下,方娅也没有特意留他。

        

萧峥这才想到,之前方娅让自己到她的房间来,恐怕就是为了陆部长的事情。方娅当时应该就已经知道了陆部长提拔的事情。自己却还以为方娅找自己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呢?有时候男人想问题的角度,还是有点太自以为是了。

        

萧峥自嘲地一笑,回到了房间。马铠正半躺在床上,看到萧峥就问道:“你去了这么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萧峥想到陆部长的事情,要不要告诉马铠?可他想起陆部长说不要告诉其他人,于是萧峥也就没对马铠说,只道:“能发生什么?我把药给方部长了,就回来了。”马铠又问:“你跟方部长关系是不是很好?”萧峥说:“方部长曾经来安县检查过工作,那时候认识的,这次就让我帮助带点中药,你说这个关系算不算好?”马铠说:“方部长,可是单身。”萧峥说:“这个世界单身的女人多了。”马铠道:“哎,你啊,我看你就是胆量不够。”萧峥说:“你够的话,你去追呀。”马铠笑笑说:“我还是算了,我觉得王兰主任更好。”说着,马铠又开始用手机发起了短信来,大概率是在跟王兰聊天。

        

萧峥赶紧洗洗澡,回到了床上,忽然想到肖静宇,给她发了一条信息:“陆部长提拔了,你知道了吗?”一会儿,肖静宇信息回过来了:“已获悉了。你们今天跟陆部长在一起?”萧峥回复:“是的。明天上午陆部长开完会,就要回江中参加会议。”肖静宇道:“等你也回来了,我来安排给陆部长庆祝一下。”萧峥回复:“好。”

        

次日上午,江中结对扶贫考察团一行,来到了宁甘省政府,参加了见面会。宁甘省两位主要领导都出席了会议。再会前,两位主要领导都跟众人握手。

        

宁甘省书.记在会议的开头,还说:“这次江中省结对扶贫考察团来宁甘,可谓是双喜临门啊。第一喜,就是我们宁甘和江中从此结为了‘亲家’;第二喜,就是在昨天,也就是陆部长抵达我们宁甘的第一天,华京就宣布,陆部长提拔担任了江中省.委副书.记。陆部长,您以后可别忘啊,您可是在我们宁甘的土地上时被提拔的。”

        

众人就都鼓掌祝贺了陆部长。

        

陆在行表示说,自己永远不会忘记此次宁甘之行,同时他还表态,自己担任江中省.委副书.记之后,还会继续担任江中和宁甘结对扶贫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以后将会更加兢兢业业、全力以赴推动这项工作。

        

之后,宁甘省两位主要领导介绍了宁甘的情况。萧峥由此了解到,宁甘北南贫富差距明显,再加上宁甘本身小,可调动的资源少,一个省只有五六百万人口,想要让省内的北部支援南部基本不可能。蒋小慧老家所在的西海头地区,还被联合国划为全世界最不宜生存的地区之一。萧峥心里想,那就要重点去看那个地方。

        

但是,萧峥又了解到,方娅照片里的贺兰山,却跟西海头,是一北一南,根本不是同一个地方。时间不够,去了贺兰山,就肯定去不了西海头了。

        

正在萧峥犯愁的时候,肖静宇在办公室里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直接打到了肖静宇办公室的座机上,正在忙着审阅文件的肖静宇,看都不看来电显示,就接起了电话。

        

“静宇,好久不见了。”对方一个颇有男人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司马越。”

        

肖静宇怔了下,司马越怎么打电话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了?她略微生硬地道:“哦,您好,司马老总。”

        

司马越笑笑说:“以后,你不能叫我司马老总了。这次华京给了我难得的锻炼机会,明天我就来参加干部大会了,以后就在江中工作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