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腿吊起来抽打中间&放荡情趣丝袜总裁

        

“呼~”

        

两个人拎着满满的战利品回到卧室,把袋子往地上一扔,便摔到了床上,微喘着气休息。

        

“学姐,要不要穿一下试试合不合身?”

        

“你确定只是想让我试试合不合身?”

        

“那肯定的。”江渺毫不犹豫的说道,“最多帮你丈量一下尺寸。”

        

“呵。”苏怀粥的手抬起来,啪的一声拍在他胸口,“你想得美,大白天的就想干坏事。”

        

“你怎么能血口喷人?”江渺义正严词的为自己的人格辩护,“帮自己的教主大人看看尺码合不合适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哼。”苏怀粥朝他吐吐舌头,“取材时间已经结束了。”

        

“唉……那还真是可惜。”江渺的手可一点不觉得可惜,已经探到了苏怀粥的腋窝下,往下方一穿,就把苏怀粥整个儿搂进了怀里来。

        

苏怀粥一点没有抗拒,顺势缩进学弟的怀抱,脑袋枕在他手臂臂弯:“这下番外总能写出来了吧?争取这两天就搞定,别过了几天就说忘了。” 

        

“番外肯定没问题了。”江渺嗅着学姐的发香,搂着学姐的臂弯一个扭转,手掌便能很轻易的与雪峰的轮廓贴合在一起,手感妥帖的让他舒服到眯起眼睛,“不过后续还有恋爱文教学内容,我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

        

“怎么?”苏怀粥扯了扯自己的衣摆,把被他有些揉乱了的衣服褶皱理平,“你不会是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吧?”

        

“这有什么好怕的?”江渺摇头,“网文的套路说白了其实就这点东西,要想深入精通或许很难,但想要入门的话,其实是很简单的。”

        

“只不过大多数人要么脑子不肯转弯,要么固执的认为套路就是糟粕,小白就是无脑,然后十分抗拒去学习和理解这些东西。”

        

“所以写网文想要入门,最重要的不是去看什么攻略,而是先把心态摆正,以学习的眼光去看待各种技巧,而不是抱着批判的主观思维去驳斥。”

        

“这跟读者思维是两码事儿。”

        

“你看书的时候怎么骂都行,反正你又不靠这行吃饭赚钱,就是来看个小说放松娱乐的,怎么消遣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但既然想要试着写网文赚稿费,那就不能从读者角度去批判各种你看书时讨厌的现象,而是认真去学习里面的本质和由此衍生出来的写作技巧。”

        

苏怀粥听得很认真,毕竟漫画和网文一样,都属于偏向娱乐性质的创作,创作门槛虽然比网文高一些,但在描绘剧情的时候都有共通之处。

        

“那你就说这些?”苏怀粥笑着问道,“人家让你写的可是恋爱文指南,可不是网文入门指南。”

        

“那就说点跟恋爱文有关的东西呗。”江渺搂着苏怀粥,另一只手也悄咪咪的动起来。

        

“你都光说不练,半个多月了也没见你写。”苏怀粥摁住他的贼手,白了他一眼,“这东西我可没办法帮伱取材。”

        

“唔……这么说来……”被苏怀粥一提醒,江渺眼珠转动,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取材。”

        

苏怀粥:“?”

        

说到这里,江渺猛地从床上坐起身,然后把苏怀粥也顺势拉起来:“咱们可以这样,学姐你就装作一個萌新作者,而我身为恋爱文大佬,现在就准备带你入门恋爱文的写作方法,怎么样?”

        

“那你直接写不就好了,干嘛还要我假装是萌新?”苏怀粥眨着眼睛有点不能理解。

        

“费曼学习法听说过没?”江渺得意的哼哼两声,“通过把知识教给别人,来达到更高效的学习目的。”

        

“为了取材不择手段了是吧。”苏怀粥瞥了他一眼,“什么东西都能被你搬出来当借口。”

        

“你就说你干不干吧。”

        

“来吧来吧,真拿你没办法。”苏怀粥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跃跃欲试,从床上下来后,就立刻坐到了书桌前,还顺势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我顺便帮你录下来,你可以做成视频发你哔站账号上。”

        

“倒也行。”江渺随口答应下来,“下午拍的魔教教主买衣服的视频也可以发上去。”

        

“那个能过审吗?”苏怀粥斜眼看他。

        

他俩买回来的衣物里面,可是有不少男女之间的情趣物品呢,也不怕教坏哔站的小朋友。

        

“打个码就完事儿了。”江渺摆摆手,表示这是小意思。

        

而且还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剪出来呢。

        

他俩本职都不是up主,在哔站上就算发视频,也属于自我分享,并不是为了涨粉赚钱。

        

俩人主职一个月赚的钱加起来都奔着二十万去了,完全不缺在哔站上赚广告费的那点钱。

        

也就最近苏怀粥偶尔播播圆神,倒是赚了不少打赏外快。

        

但其实里面至少有一半的打赏,都是金主们专门让苏怀粥氪金抽卡的,并不能进到她本人的钱包里。

        

如今她的圆神账号堪称豪华,除了她入坑前到现在还没复刻的五星角色,其他角色全都有了,四星基本都是满命,五星角色也有两个被氪佬推上了满命。

        

可以说是相当离谱。

        

不过圆神直播这种事儿,也就前期吸引力大一点,等苏怀粥进入长草期,估计这波热潮就该退却。

        

因此苏怀粥也没什么多余的念头,该上班就上班,该画画就画画,圆神只是周末偶尔播一播。

        

也不知道是不是饥饿营销的效果,又或者她剪出来的那些圆神开荒视频太有节目效果了,粉丝一直都在咔咔的上涨。

        

最近已经临近50万粉的边缘。

        

“要不发你的账号?”江渺想到这一层,于是问道,“你那边粉丝多一点,而且本来拍的就是你的视频,没必要发我这儿。”

        

“不用,发你账号上好了。”苏怀粥摇摇头,“内容是你的小说番外,我只是帮你取材的工具人而已。”

        

“工具人就太没有温度了。”江渺竖起食指摇了摇。

        

“那是什么?”

        

“应该说是我的灵魂搭档。”

        

“噫~什么古老的称呼。”苏怀粥嫌弃的摸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那就是我的一号女主角!”

        

谷寱

        

“你还想有二号?”苏怀粥冷眼撇过去。

        

“二号女主角也是你,三号还是你。”江渺舔着脸把学姐捧在手心,“以后我写了几本书,有了多少个女主,学姐你就多一个号的女主角位置。”

        

“这就是资本家的嘴脸了吧?”苏怀粥好气又好笑的对他指指点点,“合着还想一辈子压榨我给你取材呗?”

        

“那总不能找别的女孩子。”

        

“你敢?”

        

“不敢也不会。”江渺凑过去捧住她的脸,强制的亲了一口,“我就认准学姐一个人压榨了,也只会被学姐一个人压榨。”

        

“谁要压榨你了。”苏怀粥扭过脑袋啐了一口。

        

“你可不能下了床就不认人啊。”江渺不要脸皮的说道,“我身为男人最精华的东西都已经被你压榨无数,怎么能说没有呢?”

        

“你闭嘴吧!说着说着就开车!”苏怀粥一把将他推回座椅上。

        

“咳咳……这个是职业本能。”江渺在椅子上坐稳,清了清嗓子,把话题重新拉回正轨,“那接下来,咱们就正式进入教学环节,你现在就是一名正准备写恋爱文的萌新。”

        

“嗯嗯。”苏怀粥入戏很快,双手往椅面上一撑,身子前倾,做出小萌新请教的姿态来,“蜜桃大佬你说。”

        

江渺:“……”

        

这称呼还真是怎么听怎么奇怪。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教怎么锻炼出蜜桃臀的美女健身教练呢。

        

不过看着苏怀粥一双布林布林闪烁着满满求知欲的大眼睛,江渺还是油然生出一股为人师的优越感来。

        

“那好,接下来我就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详细阐述以下,我自己写恋爱文的一些经验。”江渺打开自己的大纲软件,一边说一边新建了一个文档,并对标题进行编辑——

        

【恋爱文写作指南】

        

“你对恋爱文的理解是什么?”江渺写完标题后问道,“或者说让你对恋爱文下一个定义,你会怎么说?”

        

“唔……”苏怀粥听到这个问题,思虑片刻后说道,“不就是男女主在一起谈恋爱的故事嘛。”

        

“嗯,很好,我们一步步来理解。”江渺一点不急躁,继续循循善诱的问道,“那只要你写了一对情侣在谈恋爱,就会有一大堆读者爱看吗?”

        

“那肯定得写的有趣啊。”

        

“什么是有趣?”江渺又问,“你觉得你看过的恋爱文里,有趣的点在哪里?”

        

“嗯……”苏怀粥皱起眉头,细细思索,旋即略有恍然,“是身份!”

        

“仔细说说。”

        

“就是男女主各自的身份!”苏怀粥像是被提点醒悟了似的,“因为男主和女主在身份上很有看点,所以才导致因此碰撞出来的剧情很有趣。”

        

“没错,这也是为什么霸道总裁早年间很流行,但现在却几乎算是一大毒点的原因。”江渺认真说道,“因为以前大家都觉得霸道总裁和傻白甜的组合很有趣,但现在已经不觉得有趣了,就这么简单。”

        

“嗯嗯!所以恋爱文的第一步就是想出一个有趣的男女主人设?”苏怀粥很有天赋的总结问道。

        

“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论,是这样的。”江渺一边说一边在大纲软件上写下刚才这部分理论,“就好比女主是从千年前的大唐穿越而来,抑或是从远在海外的曰本留学而来,本身就带着巨大的期待感。”

        

“但是如果跟风的多了,一大堆人写我家老婆来自两千年前,一千五百年前,八百年前,五百年前,到那时你再去写相同的人设,就等于是自讨苦吃。”

        

“这跟霸道总裁的崛起和落寞是一样的道理。”

        

“懂了。”苏怀粥点点头,“但是学姐学弟以前的书也写过很多,作者和粉丝之间也不能说没有,为啥你上本书就能写好呢?”

        

“这就是我要提到的第二点,就是人设的叠加。”江渺举起两根手指,“人设不一定只有单一的,就好像人在社会中不只有一种身份一样。”

        

“一个人既是父亲也是儿子,既是上级也是下属,这是亲属关系和工作关系的错位叠加。”

        

“一个人现实中是为人正直的律师,背地里是暗网世界的黑客,现实中是幼儿园的和蔼老师,暗中却是倒卖假冒伪劣奶粉的黑心商人,这是职业上的反转叠加。”

        

“再比如一个人在家里是乖乖女,在学校里是霸凌他人的大姐头,或者明面上是温和待人的学霸,网络上却是满口脏话的键盘侠,这是性格上的反向叠加。”

        

“这种差别能极大的增加人物自带的剧情张力,只要这个人物被你勾勒出来,读者就自然而然的对他后续的情节产生期待。”

        

“这也是为什么我上本书只是写学姐和学弟,作者和书粉,却还是能获得成功。”

        

“只要叠加的好,人设的丰满就意味着你的剧情张力会获得一加一大于二的增长。”

        

听到这里,苏怀粥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

        

这可不是演的,她确实是恍然大悟。

        

以前江渺也会偶尔跟她聊起这方面的技巧,但很少会这么系统性的梳理。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完整的理解到江渺在创作时的思路。

        

越是如此,苏怀粥就越是觉得,眼前侃侃而谈的学弟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来。

        

果然,学弟在认真起来的时候,确实比满嘴跑火车时要帅气多了。

        

苏怀粥手肘撑在桌面上,手掌支起下巴,看着江渺的侧脸,颇有种享受的味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