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调教鞭打屁股揪奶头双性/闷骚的女邻居在线观看

三小只玩疯了,不和苏二狗回来,苏二狗开启了捉小孩模式,三小只跑得飕飕的!

        

苏二狗只有两只手,刚抓了大虎、二虎,小虎溜了。

        

把小虎捉回来,大虎跑了。

        

等将大虎夹在胳膊下时,二虎又吐着舌头,略略略地逃走了。

        

苏二狗手忙脚乱。

        

刚在田埂上欣赏完翁婿出洋相的乡亲们,又有幸目睹了苏家最小的恶霸被三个小豆丁整得团团转。

        

“哎哟喂……哈哈哈……”

        

乡亲们肚子都笑疼了。

        

总跟在亲爹后面作威作福的苏二狗,几时有过这般狼狈的时候?

        

好憨呐!

        

哈哈哈哈哈! 

        

苏小小并不知苏二狗与三小只鸡飞狗跳的闹剧,卫廷给她念完清单后不知突然发什么脾气,冷着脸回屋了。

        

“惯的你。”苏小小撇嘴哼了哼,去灶屋把菜拿出来洗了。

        

柴不多,她决定去后山拾点柴火。

        

早上天色暗,她一般走大路,这会儿光线充足,她所幸走灶屋后面的小路,打老苏家后面绕上山。

        

苏锦娘已经回家了,正坐在后院摘菜,灶屋里传来娘亲方氏、二婶杨氏与周氏的谈话声。

        

周氏就住老苏家隔壁,有事没事便过来坐坐。

        

“方姐啊,锦娘打算说哪户人家?定下了吗?”

        

是周氏的声音。

        

方氏道:“还没呢。”

        

周氏纳闷道:“咋还没定下?锦娘可都十六了!”

        

在乡下,姑娘家十五及笄,不少十四、五就嫁了出去,十六岁仍未定下的可不多。

        

二婶杨氏道:“不急,锦娘又不是嫁不出去。”

        

“再好的姑娘,留成老姑娘也难嫁了!”周氏道,“你们别是挑花了眼,把锦娘给耽搁了。”

        

方氏笑了笑。

        

周氏八卦道:“求亲的不少吧?我可天天见媒婆往你们家里钻,都有谁呀?老罗家的大柱子!一定有他!”

        

大柱子,里正的侄儿,是个踏实勤快的小伙子,要不是周氏闺女年纪还小,她都想让大柱子给自己做女婿。

        

“有没有镇上的?杨柳村卖酒的那家,他闺女就嫁去镇上了!她比起锦娘差远了,都能嫁去镇上,锦娘啊——”

        

周氏话未说完,被方氏冷声打断:“她那副做派,我家锦娘可做不来!我家锦娘向来规矩,才不会去勾引有婚约的男人!”

        

人家员外郎的儿子原是有未婚妻的,是被卖酒家的丫头给搅黄了。

        

方氏道:“镇上来求亲的也有,可锦娘他爷爷想挑个读书人做女婿。”

        

周氏笑道:“也是,锦娘就该嫁个念书的!不像苏胖丫,找了个俊俏郎君又如何?大字不识一个,正跟着老李家的学种地呢!”

        

苏锦娘想起卫廷给苏小小念信的一幕,那个男人……分明是识字的。

        

        

周氏八卦了一会儿就走了,苏锦娘把摘好的菜洗了端进灶屋。

        

“是不是下雪了?锦娘,把门儿关上。”正在炒菜的方氏对苏锦娘说。

        

苏锦娘默默去关灶屋的后门,与路过的苏小小碰了个正着。

        

苏锦娘的目光落在她一身花花绿绿的大棉袄上,冷淡地把门关上了。

        

苏小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

        

得,忘记买新衣裳了。

        

天空飘起了小雪,苏小小没走太远,拾了一捆柴火便赶紧回了。

        

苏二狗终于将三小只捉回来了,他成功累成了一只二哈。

        

三小只精力旺盛,呲溜呲溜去灶屋找娘。

        

“娘,大虎饿。”

        

“二虎也饿。”

        

“小斧、小斧最饿!”

        

小虎撩起自己的衣裳,拍拍自己干(圆)瘪(滚)瘪(滚)的小肚皮。

        

苏小小轻轻戳了戳他西瓜般的小肚皮:“哎呀,真是饿坏了呢!”

        

小虎点头:“嗯啊!”

        

苏小小扑哧一声笑了。

        

大虎、二虎也要戳肚皮,苏小小哭笑不得,挨个戳了下,没有厚此薄彼。

        

苏小小今晚做了个玉米龙骨汤底的火锅,锅底是不辣的,蘸料放了辣。

        

她拍了拍手:“大功告成!”

        

就在此时,大门外响起了一阵重重的拍门声。

        

“苏胖丫!你给我出来!”

        

“干啥干啥?嚷啥!”

        

苏承冷着脸抽掉门栓,门外的风雪扑面而来,灌了苏承一脖子。

        

苏承忙拉了拉领子。

        

站在门口的万氏见门开了,扬起拳头就扑了上来。

        

苏承侧身一让,她扑了个空。

        

“娘!”

        

万氏的媳妇儿大惊失色,看了眼恶霸苏承,见苏承没有对她动手的意思,壮胆进屋将摔在地上的万氏扶了起来。

        

“娘,你没事吧?”她担忧地问。

        

万氏大声道:“苏胖丫呢?你让她出来!让她出来!”

        

苏承蹙眉问道:“你找我闺女干嘛?”

        

“爹。”

        

苏小小从灶屋出来了。

        

万氏见到她,如同发了疯的野兽,一把推开搀扶着自己的儿媳,抡起地上的椅子便朝苏小小砸了过去!

        

苏承在万氏身后,去夺椅子已经来不及了。

        

苏小小一只脚刚跨过门槛,她身后就是三个小家伙,她不能躲。

        

她手里端着火锅,因此也没法儿用手去接去挡。

        

眼看着椅子就要砸中她,小东屋的房门突然之间开了,卫廷闪身而出,一掌霹下。

        

苏小小:“椅子要钱的!”

        

卫廷一咬牙,改为用手稳稳地抓住了椅子。

        

苏小小长松一口气:“还好还好,椅子很贵的。”

        

卫廷:“……”

        

“姓万的!你怎么回事儿啊!”苏承一个箭步迈上来,挡在万氏的面前,恶狠狠地说道,“你他娘的疯了吧!敢对老子闺女下黑手!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不打你?!”

        

“娘!娘!”

        

万氏的儿媳慌忙将婆婆拉到一边。

        

动静太大,乡亲们又来看热闹了。

        

“咋了啊这是?”

        

“不知道啊。”

        

“屋里的是谁?”

        

“王赖子的娘和他婆娘。”

        

万氏见乡亲们都来了,跑出去往地上一歪,捶胸顿足地哭喊了起来:“儿啊——我苦命的儿啊——天杀的苏家——还我儿子命啊——”

        

王赖子的婆娘也伤心地哭了起来。

        

何氏道:“什么还你儿子命?万婶儿,你把话给大家伙儿讲明白。”

        

万氏哭道:“苏胖丫杀了我儿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