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做爰小说&高细节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说

       

沈茂自锦衣卫军营回来,已经是下午了。

        

厨房里留了热汤热饭。大冯氏一边伺候着沈茂吃饭,一边问东问西。

        

沈茂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迅速填饱肚子。筷子一搁,沈茂直截了当地问道:“三郎四郎怎么闹别扭了?是不是因为少君?”

        

大冯氏哑然片刻,点了点头:“是。”

        

然后,将昨日下午府中发生的事道来:“……昨晚,三郎四郎都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不肯露面。”

        

“还有少兰,昨日也有些别扭,一直没露面。少菊昨日从秋千架上跌了一回,也没来。结果,只有少君陪我一同吃晚饭。”

        

“这丫头,时不时地就要提四郎一句。今日早上的模样,你也瞧见了。依我看,她是相中四郎了。”

        

沈茂听得嘴角直抽抽,以手按着额头,眉头拧成了结。

        

少君那丫头,绝非等闲之辈。

        

真嫁到沈家来,怕是要将沈家搅个天翻地覆啊!

        

大冯氏不知沈茂心事,也跟着发愁:“这件事,我也细细想过了。四郎亲爹离世,有个亲娘还不如没有。日后,我们总得为他操心,为他娶个媳妇回来。”

        

“说起来,少君无父无母,嫁妆极丰厚,又生得如此貌美。如果亲事能成,也是四郎的福气。”

        

“我只担心,父亲母亲不肯应。”

        

冯家连沈嘉都看不上,又怎么肯将孙女嫁给沈祐?

        

沈嘉好赖父母双全,有两个嫡亲的兄长。

        

而沈祐,他们做二叔二婶娘的,费心将他养大,已是十分宽厚。日后娶妻生子,要将家业再分一份出去,大冯氏也是有些心疼的。

        

儿子三个呢,以后再有孙子孙女,沈家这点家业,也着实不多啊!

        

要是四郎真能娶了少君,倒是好事。至少,日后能少贴补一些。

        

夫妻两个各怀心思,各自长叹一声。

        

沈茂定定心神,手从额上落下,握住了大冯氏的手说道:“这件事暂且不急。少君还没及笄,四郎也才十五岁。等过个一年半载再说。”

        

大冯氏轻叹一声:“也罢,我这个做姑母的,权当什么都不知道。”

        

少女心思多变。

        

说不定,过些日子,冯少君就将沈祐扔到脑后了。

        

夫妻两个颇有默契,沈茂低声道:“或许,过个三天五日,少君那丫头就歇了心思。你我也不必发愁了。”

        

大冯氏终于咂摸出点不同寻常的意味来:“怎么?你莫非不愿四郎娶少君?”

        

她是在发愁冯家不肯应允亲事。

        

沈茂却相反,唯恐冯少君嫁进沈家。

        

当然,沈茂绝不会承认就是了,咳嗽一声道:“我们情不情愿不重要,重要的是岳父岳母怎么想。还有,四郎极有主见。他的亲事,总得问过他的心意再说。”

        

这倒也是。

        

大冯氏很好糊弄,舒展眉头笑道:“等此次比试结束,四郎回来了,我悄悄问一问他。”

        

……

        

隔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一碧如洗。

        

锦衣卫军营足能容纳三万人的校武场里,一千零二十五个少年,身穿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武服,昂然屹立。

        

他们来自大齐各地的锦衣卫所,祖辈父辈皆是锦衣卫。

        

他们自幼接受长辈教导,自小习武,对大齐忠心不二。

        

他们将通过比试,进锦衣卫各卫所,为大齐当差效力。

        

沈嘉位列其中,腰间悬着的腰牌上,赫然是甲字一百五十七号。

        

沈祐站在沈嘉右侧,腰牌是甲字一百五十八号。

        

一千零二十五个少年,被分为甲乙丙丁戍五组。每组各两百零五人。前两场比试,也分五组各自进行。每组选前两名,便是前十名。

        

到了第三日,前十的少年,要接受来自众少年的挑战。

        

什么车轮战?

        

连这点阵仗都禁不住的,算什么锦衣卫!

        

当然,挑战也是有规则的。唯有比分进了前二十的,才有挑战的机会。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且只能挑战一个人。

        

这么算来,只要连赢二十场就行。

        

最终获胜的十人,以每场出招的招数定名次。出招越少,名次越高。

        

也正因此,为了争夺名次,最后一场比试,下手皆是又快又狠。每次都有被“失手”打伤抬出去的人。

        

主持此次锦衣大比的,是锦衣卫指挥同知雷武,从三品的武将,也是锦衣卫里的第三号人物。

        

雷同知年约四旬,身形高大,目光锐利,一张口,声若洪钟:“……你们来之前,想必都知道锦衣大比的规矩了。”

        

“本同知不想浪费口舌,只告诉你们一句。”

        

“怕死的,现在趁早滚出去!”

        

众少年齐声怒吼:“不怕!”

        

锦衣卫是大齐军队里最特殊的一支,皆是世袭。他们中的佼佼者,将会成为天子亲卫,成为殿廷卫士,或日夜在皇城正门处守卫。

        

普通一些的,就去各锦衣卫所当差。比起普通的士兵,他们的起点高得多。也最容易升官进爵。

        

穿上飞鱼服,手握绣春刀,权柄天下,是所有世袭锦衣卫儿郎的梦想。男儿在世,便当如是。

        

怕血怕死的,根本不配为锦衣卫,就该趁早滚蛋!

        

少年们热血涌动,喊声震天。

        

雷同知目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从一旁的武器架上,取出弓箭,随手抽了支鸣箭,搭上弓弦。

        

拉弓,箭鸣。

        

锦衣大比的第一场,正式开始。

        

负责第一场比试的五个,皆是锦衣卫千户。诺大的校务场,被分做五块。每一组的地盘里,皆在百米外竖起五个箭靶。

        

五人一组,每人一张弓一个箭囊。箭囊里有十支箭,射完后,有专人记录成绩。

        

一时间,射箭声嗖嗖不绝于耳。

        

千户们目光炯炯地盯着射箭少年。

        

百米之外射箭靶,十箭十中靶心的,不过十之一二。有一箭落靶的,就要被记零分。这第一关,就能淘汰两成。

        

不知何时,雷同知来了甲字阵营。孟千户见上官来了,立刻凑了过来:“同知大人。”

        

雷同知随意嗯了一声,目光一掠,落在了身着玄青色武服冷厉俊美的少年身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