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吹潮调教/优雅美妇疯狂迎合娇吟乘务长

       

“慧悟师兄,玄心呢?”

        

慧觉没有看到李玄心,立即急忙上前询问。

        

慧悟则是开口宽慰道:

        

“不要担心,玄心他没事。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

        

得知玄心没事,慧觉的内心,惊喜万分,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姬天麟随即开口道:

        

“李玄心不日就会回来,接受武道大会第一名的颁奖,希望你们天剑门,把奖品好好准备好。”

        

姬天道冷哼一声,气的转身走人。

        

江少彦、陈风华等人,也立即紧随而去,众人刚刚来到后殿,姬天道便一拳砸在墙壁上。

        

三尺厚的青铜大殿,轰然一声,炸出一个大坑。

        

“真是该死!这群混蛋,怎么可能逃得出来?阵法明明只能从外面打开!”

        

陈风华感慨一声。

        

“可能是因为他们有什么奇遇,天不绝他们吧。”

        

“你是说本殿下的命不如他们?”

        

姬天道眼神寒光一闪,顿时让陈风华打了一个哆嗦。

        

“殿下,我…”

        

江少彦连忙出来打圆场。

        

“殿下。这件事,着实有蹊跷。近年来,我听闻蜀地多了一位圣僧,灵台寺也是多了一位圣僧。可是却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你是说李玄心就是圣僧?”

        

“那倒不是,李玄心如此年轻,肯定不可能是灵台寺圣僧。

        

但是,李玄心跟灵台寺圣僧必然关系匪浅。而据我所知,有一些小道消息,那一位灵台寺圣僧,曾经杀过一些不该杀的人。

        

譬如…驻扎蜀州东郡的镇魔司百里屠,还有之后消失的东郡太守傅云,我怀疑也和他有关系,就算没有关系,殿下只要找人散步一些消息,不也就有关系了?

        

而李玄心跟圣僧有关系,拿捏住灵台寺圣僧,李玄心也跑不掉!”

        

姬天道微微眯起眼睛,眼里闪过一抹喜色。

        

“果然不愧是儒门最杰出的弟子,江少彦,他日,待本殿下登上九五之位,你必将成为本殿下的左膀右臂。”

        

江少彦立即拱手道:

        

“多谢殿下抬爱。”

        

姬天道点点头,随即抬手一道电光射出,直奔北方而去。

        

“我外公掌管的钦天卫,是大周实力最强的密探,由他们出手,数日之内,必然能够找到李玄心背后那个秃驴的罪证!”

        

        

而与此同时,凌云郡中,百姓饱受洪涝灾害。

        

高手对战,产生的暴雨天气,来的太过突然,也太过急促,根本不给他们这些人反应的机会。

        

许多百姓都因此而命丧黄泉。

        

还有部分侥幸存活下来的百姓,只能朝着地势高的山上跑去。

        

绝大部分宗门,都开启了山门,接纳百姓。

        

李玄心则是以无上手段,引导江河泄洪。

        

在他的努力之下,不到半日,整个凌云郡中的洪水,已经退去七七八八。

        

但被洪水冲走的粮食,李玄心就没有办法弄回来了。

        

不过,李玄心也不用太过担心,凌云郡那些宗门,应该会开仓放粮,拯救黎民百姓。

        

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凌云郡,前往天剑门的时候,天耳通却不经意间,听到了一阵吵闹声。

        

李玄心眉头微挑,施展佛光遁,瞬间消失在原地,再度出现,人已经来到了那一处。

        

那是一处名为凌云寺的寺庙,青砖红瓦,虽然不比灵台寺这样的大寺庙,但也算得上是一座不错的寺庙了。

        

而且里面的佛像,金碧辉煌,一看就知道,平日里受的香火供奉不少。

        

但是此刻,寺庙之内,干干净净,不染一丝尘埃,寺庙之外,聚着数千名百姓。

        

寺庙大门紧闭,一位身着红衣袈裟的寺庙长老,带着一众弟子,镇守寺庙山门,口诵佛经,不让百姓进入其中。

        

李玄心脸色凝重的落下来。

        

“阿弥陀佛。”

        

对方见到李玄心,一身多宝袈裟,气度不凡,顿时起身迎接。

        

“阿弥陀佛,原来是我佛门中人,大师从何而来?”

        

李玄心淡淡开口道:

        

“贫僧灵台寺玄心。”

        

“原来是玄心法师。不知道玄心法师来此,所为何事?”

        

李玄心扫了一眼灾民,开口询问道:

        

“如今凌云郡内,灾厄丛生,洪灾冲毁了百姓家园,其他宗门,都有开放山门,拿出粮食救济百姓,你们凌云寺,为何不开寺门,让灾民进去?”

        

对方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李玄心是来找茬的。

        

不过,碍于李玄心身份不俗,来自灵台寺那样的大寺庙,所以他也不敢过多放肆。

        

“贫僧当是何事,原来法师是为这件事。法师身为佛门中人,岂不知我佛门乃清净之地?岂能让这些流民,肆意进入山门?”

        

“放屁!”

        

李玄心直接破口骂了一声。如果是其他宗门,李玄心断然不会说什么。

        

可这是佛门啊!佛门都是受百姓供奉的!说句不好听的,这都是百姓的血汗喂起来的。

        

对方的脸色有些难看。

        

“法师身为出家人,怎能出口骂人?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少在这里阴阳怪气。我佛门受人间百姓香火,百姓安居乐业时,前来供奉,你们怎么不说是流民?如今人间遭遇磨难,你们反倒用‘流民’两个字打发了!”

        

“不好意思,我凌云寺乃是太守府拨银建造,并非百姓捐赠。”

        

“朝廷官银,都是取自百姓税收,太守手上过一遍,就算不得百姓捐赠了?”

        

对方被李玄心说的是哑口无言,登时脸色阴沉下来。

        

“贫僧看阁下是专门来找茬的吧?你虽然来自灵台寺,是佛门大宗,也不能仗势欺人,羞辱我凌云寺。请速速离去,否则,别怪我们不讲同门道义。”

        

“那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不讲同门道义!”

        

“冥顽不灵!诸弟子,布阵!此人若敢上前一步,直接拿下,生死不论!”

        

李玄心冷哼一声,这些人,哪里是佛门中人?简直就是一群披着袈裟的狼!

        

白眼狼!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