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珠嗯啊调教主人惩罚&硕大在她体内硬一夜总裁

        

第一次清醒中,红恶灵点燃了第一根火柴。

        

祂看见时光倒流,世界退回了光辉的纪元,活生生的、完整的主站在光芒中向他招手,说,来,我的刀兵,随我一起去荡平巨龙与巨人的国度,让光芒一直照到空想之龙高高在上的天空城里,让那里的人类得到拯救,让不可一世的古神们得到约束和限制。

        

祂们静默地凝视着微不足道的火光,不知何处吹来一阵风,火柴熄灭了,主的身影和光芒一起熄灭,远处敌人的影子化作袅袅青烟,上升,上升,散开。

        

第二次清醒,红恶灵点燃了第二根火柴,这次祂学乖了,用手拢着火苗挡住风,让它燃烧得更久。

        

这一次,火光中出现的是那个肃穆沉重的黑色帝国,黑皇帝是主钦点的地上之王、万王之王。

        

主受了重伤残缺不全,精神也不太好,这段时光很是艰难,不过主和乌洛琉斯都在身边,总归还有一点可以让人安心的地方。黑皇帝高坐在王座上俯视着芸芸众生,祂和主互相尊敬,互相认可,结为真正的同盟,祂们共享一体两面的王座,敌视远方大地上邪恶的六神。虽然红天使坚持认为没什么人比得上主,但还是乖乖地把自己暂时挂名到了所罗门的麾下。战争之红荡平大地,严苛的铁律制定生存的桎梏,虽然落魄了点,可日子依旧轻快,希望仿佛就在眼前。

        

那火光里还有别人,还有两位征服者的身影。

        

虽然梅迪奇对祂们表现得不屑一顾,却也无法否认祂们都是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猎物和对手。

        

点燃火焰对三合一猎人来说易如反掌,但饱含怨恨的死火总不如这生机勃勃的光亮。不过世上的事情大抵都不能让人如愿,没有了风,可是黑暗的地下室里不知何时渗进来一滴雨水,不偏不倚地落在了火苗上。火苗爆发出巨大的火星,转眼之间就熄灭了。

        

那一抹火星是血一样的红,红得像黑色的帝国倾覆当天的夕阳余晖,像大地在震颤后喷出滚热的岩浆。邪神发动了审判,王座崩塌,主也发出了对盟友的哀悼的怒吼,秘祈人们耳朵和眼睛里也都流出鲜红的泪来。红得就像自己陨落那天流进眼睛里的血,红得就像自己作为恶灵诞生的那一日,在此处加冕的亚利斯塔·图铎头上的王冠和眼中疯狂的火焰。 

        

红恶灵咂了咂嘴,祂伸手去摸图铎后裔尸体上的最后一根火柴,这一次祂要挡住风和上面的雨水。可当祂拿起最后一根,却发现那些渗透出来的血早就已经将它打湿,这里再也不会有光了。

        

又是数十年的沉默和死寂。

        

索伦开口道:“……之前来的那个小占卜家倒是机灵,跑得挺快的,不然现在还能多点消遣。”

        

梅迪奇哼哼两声:“跑那么快,又是占卜家,难道他是安提哥努斯的后裔?还不是因为这破地方拿不出来什么东西,如果连红祭司的亵渎之牌都不能让他动心,那看来只有愚者牌才能蛊惑他了。”

        

“可不是嘛,那小子好像还把这儿炸塌了,可怜的红天使大人又要继续做不知道多久的囚徒咯。”

        

“哪里哪里,我在这儿除了无聊都挺好的,还有人把脸凑过来让我骂,再过几十年也不嫌腻。”

        

“战争之神现在除了嘴巴没别的能耐啦。”

        

“那当然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废物在拖累我。”

        

两位猎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打发时间,夹杂着对彼此狼狈现状的调侃和对众神的惯例辱骂。过了一会儿,梅迪奇右边的脸颊裂开一张嘴,艾因霍恩没有加入这俩人每天打卡一样准时的猎人交流,但在祂出现之后,梅迪奇和索伦都渐渐停下了声音,三个灵魂共用的一双眼睛转向了这房间里唯一的门上。

        

有人来了。

        

133

        

罗塞尔纪念展结束前,爱德华在出口刚好看到了参观完毕离开的克莱恩。目前还需要和他保持一定的友好关系,虽然克莱恩表现得有些生分还有些不自然,但那不重要,自己只要把该做的做完即可。

        

按照祂的猜测,只要认真地解释一下贝尔纳黛和自己之间的恩怨,再好好地跟他表达一下歉意。光是这些可能效果还不够好,那——恶魔基本都可以从他人身上察觉到欲望的种类,借此制定诱惑堕落的计划。克莱恩……看上去……挺缺钱的,而且短期内似乎还会有大额花销。私家侦探是个并不太赚钱的活,从他最近的动向里可以判断出他属于运气还不错的那类,至少还没有落魄到需要接不到一镑的委托糊口。不过对于人类来说,钱这种东西是多多益善的——

        

“贝尔纳黛本来就不怎么信任我,罗塞尔驾崩之后她就更讨厌我。没有及时考虑到她对我的敌意,让你受到高序列影响,是我的疏忽,真高兴你没事。”

        

说罢,爱德华从风衣的内袋里摸出皮夹,取出两张有着折痕的纸条:“这是赔礼。”

        

对贝尔纳黛的称呼是“她”,就代表对方仅仅是高序列,序列3或者4,还不是天使……也是,天使哪有这么随处可见。克莱恩略一迟疑,贝尔纳黛那一眼并没有让他受到太大的伤害,灰雾上的占卜也显示他们后续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于是产生了推脱的心思:“您不用这么客气……”他扫了一眼纸条,说话突然卡壳了一下,全靠小丑的控制力才没有当场瞠目结舌。

        

两张纸上各有一个不记名账户——克莱恩对这个非常熟悉——下面还写明了取款密码和账户中的数额,第一张五百镑,第二张也是五百镑,这两张纸的价值超过了克莱恩现在的全部身家!

        

他,他刚才还向“正义”小姐提出了请求,请她帮自己看一看手稿中的书签是否有异常,并且开出了五百镑起步上不封顶的报酬……

        

“我记得你有自己的隐情,而且私家侦探的收益很不稳定。我对金钱已经不是很需要,再加上我们都来自那个世界,帮助同胞是理所当然。”

        

来处,故乡。同胞之间的互相帮助。合情合理,面对这样诚恳的话语和赔礼,克莱恩难以拒绝。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所以,克莱恩,希望你能收下我的赔礼,不要再计较我今天的疏忽了。”

        

确认交易双方,强调交易内容。

        

赔礼没有限定为手上的金镑,所以从自己这里获得任何东西都算交易成立。

        

不要再计较我今天的疏忽可以被理解成好感增加,也可以被进一步扭曲成更符合意图的条件。

        

「被我掌控的灵魂从不会抱怨我的疏忽」

        

“……谢谢您的好意,爱德华先生……但是无功不受禄,您的赔礼太过了,而且我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沉默了几秒钟后,克莱恩控制住了自己,没有伸手去接那两张写着不记名账户的纸条,但心底已经接受了对方道歉也算完成「交易」的一部分,他渐渐地放下心防,几个小时前做出的离爱德华·沃恩远一点的决定被自己抛到了脑后,好感和认同感悄悄地从心中涌现,他的脸上也带上了一些笑意。

        

“这些钱我就不用了,虽然我没什么能帮到您的地方,但您说得对,我们是同乡人,要互相帮助。”

        

爱德华并不在意地笑笑,将两张纸条收好,祂把皮夹收回内袋,就在克莱恩以为祂放弃的时候,祂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串粽子??

        

“今天是10月16日,我还记得你们国家的节日,明天就是重阳节。”迎着克莱恩惊讶的目光,爱德华·沃恩早有准备,微笑着开口,“虽然重阳节好像不应该吃粽子,应该登高赏花对吧?……而且端午中秋都过了,真可惜那个时候我还没有遇到你。原本我对你们的文化不太了解,但罗塞尔一直记着,所以我也就记住了。我本来猜测今天罗塞尔的展览你或许会来,所以就提前准备了。如果你不来,我也会去拜访你。”

        

“不过我并不了解你喜欢的口味……我是根据罗塞尔告诉我的配方做的,有甜有咸,白水粽,红豆粽,还有肉粽和其他味道,应该会有你喜欢的吧?”

        

“……”如果说金钱克莱恩还能拒绝,那这种礼物就是他完全无法抗拒的了。直到这串精致的粽子被放到他的手中,他才后知后觉地感觉眼眶发热,心里被堵上了似的弥漫起淡淡的悲伤。

        

“……真的很感谢您,爱德华先生。”

        

他用小丑的能力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控制住泪水和哽咽的喉咙,尽可能地自然友好地接过了旁人眼中这稀奇古怪的食物。粽子还是温热的,克莱恩用自己解下来的围巾将它们小心地包好,抱在怀里,再一次认真地道谢:“谢谢您,那么我先走了。”

        

“希望它们能让你回忆起一些家乡的味道。”

        

爱德华跟他告别,唏嘘地说:“我待会儿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一位来贝克兰德定居的先生邀请了我和其他人去他的新家参观。罗塞尔还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你是他的同乡,以后有机会我会给你尝尝的。”

        

134

        

“'真是有趣。”

        

前往今晚宴会的发起者,米勒·卡特先生的宅邸的路上,爱德华对着马车车窗上的玻璃自言自语:“我居然没有买到他的灵魂。”

        

“他的灵魂被别人预订了。”玻璃上的倒影回答祂,表情和语气都是十分平淡的,“我也感受到了那股阻力,即便是天使之王预订了他的灵魂,你也不可能完全撬动不了,看来有真神将他握在手里了。”

        

“会是谁呢?”

        

“黑夜女神?”倒影自言自语,“他身上一直有黑夜女神的联系,若隐若现,但确实存在。有趣,他用假身份示人,自称蒸汽与机械之神的信徒,身上却有黑夜女神的注视,这让我想起一个特别的人类。”

        

“梅高欧丝。”

        

“……你居然还记得她的名字。”爱德华钦佩地开口,“我只记得她最后只剩骨骸的样子。”

        

“虽然没买到他的灵魂,但我成功地买到了他的友善和信任。如果能确认他的灵魂在谁手中,那我们探究背后之人的目的就完成了至少一大半。”

        

“买不到也无所谓,我有种预感,留着他才能发现更多的东西。”倒影一副不想再多说的样子,路过一个明亮的煤气路灯时,祂就从玻璃上消失了。

        

倒影重归正常,爱德华·沃恩遂坐直身体,微微侧头,借着玻璃调整起自己的仪容仪表。祂的脚边放着今晚要送给米勒·卡特先生的贝克兰德特产,不算昂贵却足够用心。马车平稳中带着颠簸在街道上奔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灯火通明的宅邸近在眼前。

        

TBC

        

——————

        

*恶魔的交易。

        

祂从未说谎,却不能相信哪怕一个字。

        

初次见面的时候被恶魔的灵性诱导产生好感,到灰雾之上还能被洗掉。但如果接受交易,就代表自己主动接受了诱导,到了灰雾之上也不会察觉。

        

爱德华和理查也算是一组对比,天使风尘仆仆,不起眼又贫穷,恶魔友好善良,富裕而英俊。

        

因为只有恶魔才需要引诱他人。

        

*132-卖火柴的红天使,灵感爆发产物,综合整体感觉来看,也是本人最满意最喜欢的部分之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