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和尚与公主h&超短裙真空露出小说h

这艘破冰船长度约有一百六七十米,宽度也在三十多米的样子,静静旳矗立在码头上,像是一个巨大的钢铁怪兽。

        

“这些混蛋比我们赚钱容易多了。”

        

在进入码头之前,需要经过一道门岗,弗兰克骂骂咧咧的将几张美刀塞了出去,显然对这种车匪路霸的行为很是不满。

        

过了门岗之后,弗兰克直接就把车停在破冰船的下面,然后将车灯连着闪了十多下。

        

似乎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又被车灯指明了方向,破冰船上一道光束打了下来。

        

“嘿,兄弟们,有客人到了。”弗兰克摇下窗户,对着上面的人招了招手。

        

一条软梯从船上被放了下来,苏小凡等人也没显摆,直接顺着软梯爬上了那足有二三十米高的船。

        

“老朋友,下次再见。”

        

弗兰克扔下了一句话,车头一转,一溜烟的开走了,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这些,后面的不归他管。

        

“我的朋友,这是你的新伙伴吗?”

        

来到破冰船的甲板上,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上来想要和杨老拥抱,不过看到杨老没有张开手的意思,不由悻悻的说道:“你们华夏人,就是不够热情,好吧,咱们去房间里坐坐。”

        

作为一个国际航线的船长,络腮胡子的英文说的很地道,苏小凡听起来没有任何的问题。

        

“来吧,老朋友,上好的伏特加,我从国内带过来的。”

        

来到船长室里坐下来,络腮胡子拿出了几个酒杯,分别给三人倒上了酒,“在这该死的天气里,喝上这么一杯伏特加,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列昂尼德,我需要一个解释。”

        

杨老将酒杯轻轻推开,“从每人一万美刀,涨到了单次十万,列昂尼德,你有点太贪婪了。”

        

虽然一万和十万对杨老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话还是要说明白的,否则下次他敢涨到一百万。

        

“不,威廉,不是这样的。”

        

叫做列昂尼德的络腮胡子船长连连摇头,说道:“老朋友,你没发现吗,我的船换了,这已经不是原来那艘船了。”

        

“嗯?”

        

杨老倒是没注意这个,看了一下船长室的摆设,微微点了点头,“你的老板买了新船了吗?”

        

“那个该死的吸血鬼,他用压榨我们的血汗钱买下的这艘船!”

        

列昂尼德嘴里嘟囔了几句,果然天下的打工人都一样,没一个不骂老板的。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杨老摇了摇头,“列昂尼德你要明白,你们赚的是外块,而换了一艘新船,也不会增加我坐船的舒适感,我为什么要多掏钱呢。”

        

“不,不,威廉老兄,你搞错了。”

        

列昂尼德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这是一艘核动力破冰船,它会使得你们的航程从六天缩减到五天!”

        

“仅仅是一天的时间?我不觉得它值得将费用翻了十倍。”

        

杨老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并不介意你们在路上多跑几天,如果能把费用降下去的话。”

        

“好吧,威廉,我和你说实话。”

        

列昂尼德忽然叹了口气,说道:“因为换了核动力的船,我手下的大副也换人了,你懂得,这部分钱必须要多分给他一份,不然他就会向老板找我的麻烦。”

        

“我可没带那么多现金的习惯。”杨老摊了摊手,列昂尼德的理由倒是也能接受。

        

“放心,这次可以转账!”

        

列昂尼德拿出了张纸递给了杨老,“上面是账号,只要在你们到达目的地之前,把钱打入这个账号中就可以了。”

        

“好吧,希望下次不要再发生这种事情。”

        

杨老微微释放出了一丝威压,“否则我会让你懂得什么叫做后悔的。”

        

很显然大胡子船长只是个普通人,杨老释放出的威压,顿时就让他膝盖一软,差点没跪倒在地上。

        

“我尊敬的朋友,不会再有下次了。”

        

列昂尼德终于记起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份,豆粒大的汗珠顿时从额头滑落了下来。

        

对于这些神秘的东方人,列昂尼德一直都保持着尊重,他感觉自己今儿是被钱冲昏了头脑。

        

在北极圈里混的人,都知道一个传说。

        

传说在极北之地,有一处神秘的所在,那里生活着一种强大的异兽。

        

这些异兽可以轻易的摧毁来往北极的船只,让所有人都无比的畏惧,在百多年前,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个航线是被封锁的。

        

在数十年前的时候,有一群来自东方的魔法师,和那些异兽发生了争斗,并且将异兽赶出了航线,使得各国才得以能在北极考察。

        

后来这些魔法师们,会乘坐他们的船只,前往那个神秘的地方。

        

当然,在列昂尼德看来,他们下船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处冰川所在。

        

但这些人偏偏能在那里生存下去,所以在列昂尼德眼中,他们是神秘而强大的。

        

而且列昂尼德也清楚的知道,这些事情并非是传说,因为他曾经亲眼,看到那些魔法师们,竟然可以直接飞到他的船上来。

        

“好了,带我们去住的地方,规矩你知道,不要让人来打扰我们。”

        

杨老弹了下手中的纸片,“这笔钱会在我们下船之前打到这个账户上,列昂尼德,记住你们国家的那个谚语,贪婪会使人被蒙蔽住眼睛……”

        

“是,莪最尊贵的客人。”

        

在被杨老敲打了一番之后,列昂尼德的态度明显恭谨了许多,亲自带着几人去到了破冰船的最上层。

        

乘坐过游轮的人都知道,通常水手船员,都是住在甲板下面的负层的,而上层的船舱则是给游客居住的。

        

当然,破冰船不是游轮,自然没这些规矩。

        

但无疑上层的视野更好,这里被列昂尼德改成了几个带有阳台房间,专门供应给杨老这一类的人居住。

        

漆黑一片的海景自然是没什么看的,在船上过夜,对苏小凡和杨修都是一种新的体验。

        

两人干脆跑到杨老的房间里,坐在阳台上聊起了天。

        

如果被船上的船员看到,一准会认为这几个人脑子不大正常,因为夜里的格凌岛,温度已经是在零度以下了。

        

“杨老,这破冰船一天能走多少公里?”

        

苏小凡拿了几瓶房间里的伏特加,在这种温度下,喝点烈酒倒是让人感觉很舒服。

        

“一天最多三百多海里吧,大概是五六百公里的样子。”

        

杨老也不是很确定,“反正从这里到冰川禁区,总共应该有三四千公里的距离,那里已经是到了北极圈深处了。”

        

“你们其实也不要觉得这船票贵。”

        

杨老笑了笑,说道:“列昂尼德需要绕一点路,才能把咱们送到冰川禁区的位置,这一点路就是好几百公里,所以咱们这钱掏的并不多。”

        

“祖爷,其实三四千公里远,咱们自己赶过去也不是不行。”

        

杨修开口说道:“咱们既然做的是破冰船,一路上肯定会有结冰的海面,也可以让咱们歇歇脚,最多两天就能赶到那冰川禁区了。”

        

虽然要比苏小凡大了几十岁,但杨修这些年,一直都是在家族驻扎的禁区里修炼,极少接触外界。

        

所以从见识和心性上相比,杨修还真未必就比苏小凡这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强多少,

        

想着要坐船在海上飘个五六天,另外还要支付给那大胡子十万美刀,杨修心里多少有些不太情愿。

        

听到侄孙的话,杨老不置可否的说道:“现在四下没人,你出去试试,跑个三五十海里再回来。”

        

“好!”

        

坐了那么长时间飞机,又一直在收敛气机,杨修也觉得有些憋屈,当下纵身就跳出了阳台。

        

施展出身法,杨修的身影很快融入到了黑暗之中,以阴神境修者的实力,脚不沾地的跑上个几百公里完全没问题。

        

“不吃点亏就不会成长啊。”

        

杨老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身边的苏小凡,不由又摇了摇头,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苏小凡的年龄比杨修小了一半还多,但偏偏就能沉得住气,一路行来一句抱怨的话都没说过。

        

“杨老,不至于吃亏吧。”

        

苏小凡释放出神识,不过和在禁区里相比,苏小凡的神识好像受到了一些桎梏,最多也就只能延伸出四五十里的样子。

        

杨修此时还没跑出苏小凡神识笼罩的范围,正贴近海面速度极快的穿行着,周围似乎也没有什么危险。

        

“等会你就知道了,等他再跑远点。”

        

又过了一会,苏小凡的神识已经观测不到杨修了,显然他现在已经跑出了五十里开外。

        

“小凡,这地球也不简单,修者能力再强,在一颗星球面前其实也不算什么。”

        

杨老似乎有些感慨,“别看咱们的个体实力很强大,但咱们的寿命能活过一块石头吗?就算咱们都腐朽了,石头都不会发生一丝变化。”

        

“所以古代很多帝王都在追求长生不老。”

        

苏小凡点了点头,却是不以为然的说道:“人活一世,活的精彩就够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哎呦,我还不如你这小年轻看的开呢。”

        

杨老闻言笑了起来,“不过等你活的久了就知道了,活的越久越怕死,生死之间,有大恐惧啊……”

        

苏小凡不是很理解杨老的话,他现在才多大年龄,连道侣都没找呢,怎么会去考虑生死的问题,所以这话苏小凡没法接。

        

“嗯?杨大哥怎么还不回来?”

        

苏小凡扯开了话题,事实上他也觉得杨修去的时间有点长了,三五十公里而已,半个小时足够了。

        

但这会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苏小凡手里的那瓶伏特加都见了底,但杨修还没有出现在他的神识之中。

        

“杨老,不会出事吧?”

        

看着面前黑黝黝的海面,苏小凡心中生出了一种对未知的敬畏。

        

人类发展至今,还没有征服的只有两处地方,一处是宇宙星空,另一处则就是面前的大海。

        

马里亚纳海沟的深度有一万多米,至今人类也不知道那底下究竟是什么样子,生存着什么生物。

        

“能有什么事,最多到海里洗个澡,又冻不死他。”

        

杨老笑了起来,“其实我是想让你去体验下的,不过你小子太奸猾了,居然不好奇。”

        

“杨老,你以前体验过?”苏小凡适当的表现出了自己的好奇心。

        

“体验过,差一点就掉到海里洗澡了。”

        

杨老也不避讳自己当年出丑的事情,开口说道:“在大海上飞行,尤其是在晚上,就算是阳神后期的修者都不敢干。”

        

“所以我不好奇啊。”

        

苏小凡笑的很鸡贼,“阳神后期的修者都要老老实实的坐船,我干嘛要做那出头鸟……”

        

如果是前人没走过的路,苏小凡倒是愿意尝试,他本就是个胆子极大的人。

        

但明明是前人总结出来经验了,自己偏偏要反着干,那不叫有勇气,而是大脑智商欠费。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海面的温度愈发的低了,苏小凡处在海面三四十米的高度上,只感觉那冷风一个劲的往脖子里灌。

        

就算是苏小凡,此时也要分出一些灵力去御寒,可见这北极圈的环境何等的恶劣。

        

“这臭小子,跑哪去了?”

        

现在不是苏小凡着急,而是杨老有点坐不住了,毕竟杨修可是全村人的骄傲,他也不敢让自己这个侄孙真的出事。

        

以杨修的修为境界,两三个小时足够他跑出去上百公里了,但海上可没有什么歇脚的地方,万一体内真元耗尽,那是会出大麻烦的。

        

“嗯?回来了。”苏小凡忽然面色一动,他发现杨修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神识范围内。

        

不过杨修此刻的状态明显不怎么好,双脚已然是没入到海水中,强提着一口真元在海上奔跑着。

        

这让苏小凡有些愕然,阴神出窍境的修者,凌空虚渡个百八十里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杨修何至于惨成这样。

        

没等苏小凡细看,杨老的身形就消失在了阳台上。

        

片刻之后,杨老带着杨修返回到了船上,双脚刚一站稳,杨修居然情不自禁的连打了两个喷嚏。

        

“杨兄,你这究竟是怎么了?”苏小凡看的目瞪口呆。

        

自从修炼之后,苏小凡晚上睡觉从不盖被子也没被冻着过,他也从来没见过修者会发烧感冒的。

        

“别提了,阿嚏!”

        

杨修又是一口喷嚏打出,连忙抓起桌子上自己的那瓶酒,一口气给喝到了肚子里。

        

“我先去换身衣服,出来再说。”

        

杨修的面色有些发白,显然是体内真元消耗巨大。

        

“这还真是洗了个澡吗?”

        

苏小凡这才注意到,原本杨修身上穿着的那件羽绒服已经不见了,此刻居然是穿着一身内衣。

        

“还真是惨。”

        

看到杨修钻到自己房间去洗澡换衣服,苏小凡不由摇了摇头,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干嘛还那么好奇。

        

过了好一会,杨修才重新回到了阳台上,面色也多了一丝红润,显然是恢复了一些。

        

“杨兄,到底怎么回事?遇到敌人了?”

        

苏小凡对横渡北极圈不好奇,但对发生在杨修身上的事情还是比较好奇的,苏小凡这会已经搬好小板凳准备吃瓜了。

        

“没有敌人。”

        

杨修有些郁闷的说道:“我……我迷路了……”

        

面对自家老祖和苏小凡,杨修也没隐瞒什么,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刚才的遭遇说了出来。

        

在刚跃出到海面之上的时候,杨修没感觉到什么异常,撒起欢就往大海深处跑去。

        

一直跑出了百十里之后杨修才发现,自己找不到回去的方向了。

        

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入眼的全都是海水,也没有任何景象可供杨修判别方向,而且他一口气跑出去的太远,之前港口导航用的灯塔这会早就看不到了。

        

无奈之下,杨修只能找了一个地方行去,可是在遁出了数十公里之后,杨修发现自己似乎跑错了方向。

        

此时的杨修,就像是个无头苍蝇一般,在茫茫大海中四处乱窜了起来。

        

他根本就无法辨别回去的方向,跑了一段感觉不对就会掉头,但这样越跑越乱,最后是彻底迷失在大海之中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迷路还好,但杨修发现,越是通往大海深处的地方,罡风越是强烈。

        

原来格凌岛之后,海面上的罡风,居然和数十米高空上的罡风都差不多了,让杨修抵御的非常辛苦。

        

也就是在这时候,杨修感觉到体内的真元不济了,茫茫大海此刻像是充满了杀机。

        

当然,按照杨修的说法,他湿身不是因为掉到了海里,而是被一个巨浪给打湿的。

        

无奈之下,杨修只能将身上湿了水沉了数十斤的羽绒服给扔掉,寻一个方向又试探了起来。

        

这次杨修运气不错,跑出几十里后,终于看到了远处导航所用的灯塔,在看到光明的那一刻,杨修激动的差点是热泪盈眶。

        

“知道咱们为什么要老老实实的坐船了吗?”

        

杨老看着有些狼狈的侄孙,心里倒是挺满意的,没遇到过挫折的修者,那终究是温室里的花朵,不足以承担重任的。

        

“知道了,祖爷,是我想的简单了。”

        

杨修苦笑了一声,刚才的经历他再也不像尝试了,那种大海茫茫好似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人的感觉,差点就让杨修心神失守。

        

“所以在海外,有船坐就不要自己跑。”

        

杨老也被责备杨修,而是给两人讲起了经验,“如果没船坐的话,就找处被冰冻的海面待着,运气好十天半月就能遇到次北极科考的补给船。”

        

“杨老,在大海上,危险来自两处,一处是罡风,一处是怕迷路?”

        

苏小凡从刚才杨修的讲述中,总结出了两条经验。

        

“没错。”

        

杨老点了点头,说道:“相对而言,迷路要比罡风更加的可怕……”

        

大海茫茫,单是这北极圈的海域占地都有数亿平方公里。

        

这么大的范围,根本就不是修者能飞出去的,如果迷了路,就算是阳神修者,不死也得掉层皮,阴神修者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而且在北极圈中,还有一些极端环境的存在,有些地方的温度甚至低到了零下七八十度。

        

在这种低温下,阳神修者都得耗费大量的灵力去抵御酷寒,如果深陷其中,阳神修者都有损落的危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