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大人s/娇妻借种的沦陷

       

南妖府主闻言抓了抓头:“净尘登帝后,也不可能不顾代价的跟咱们彻底拼命啊。”

        

水月府主冷不丁道:“你不是说死也不让净尘登帝吗?”

        

南妖府主一愣,点头:“对哦,我是这么说过。”

        

于是水月府主彻底不想说话了。

        

“等等!”

        

南妖府主仿佛开窍一般:“你们说的是建立在李胜天出现的情况下,他若不出现呢?”

        

“不出现……”

        

北斗府主淡淡道:“那就只能跟净尘谈判了,圣国这么大,我等远遁,让这圣国中心给他又何妨?暗中积蓄实力,等踏入主宰之境,再反杀回来便是,当初李胜天不就是硬生生从季太华手中夺得圣国,稳坐镇天宫么?”

        

“听君一席话,胜听一席话!”

        

南妖府主拱手道:“换句话就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对吧?早说啊,浪费时间,告辞!”ζΘν€荳看書

        

他说完就走,龙行虎步,完全不给二人挽留的时间。 

        

不过水月府主和北斗府主也已经不想挽留了。

        

等南妖府一行身材魁梧的大汉气势汹汹离开后,北斗府主瞥了眼水月府主,道:“南妖府妄图浑水摸鱼,在双方之间摇摆不定,骑墙看强,结局必然惨淡。”

        

水月府主微笑:“你我两家同气连枝,自然不是南妖府能比的。”

        

“李胜天当真还会归来?”

        

“定然。”

        

水月府主点头,目光深邃:“沐青羽的帝君剑何来?那一战之前,她与众多势力之主悄悄离开,去了何处?”

        

北斗府主心头一动:“所以那些势力之主的死……”

        

“不错,定然是李胜天所为,虽然原因我不知晓,但也定然是李胜天将帝君剑交予沐青羽,否则在净尘出现之后,展露主宰境之威,沐青羽何敢一战?”

        

“有理,但李胜天一直蛰伏不出,证明他损伤颇重,未必能在净尘登帝之前归来。”

        

“呵呵,北斗府主有所不知,登临帝位,上禀天地,李胜天也是等季太华死了才登帝的,如今李胜天未死,怎么可能坐视净尘夺他气运?到时候登帝大典出现,哪怕是不及净尘,也能阻他登帝。”

        

“所以只要李胜天有哪怕丁点把握,就会出面阻止净尘,到时候我们再帮助他与净尘一战,胜率极大!”北斗府主眼中泛起精芒。

        

“不错,北斗兄你可别光把目光放在李胜天身上。”

        

“水月兄何解?”

        

“修罗。”

        

水月府主吐出两个字。

        

北斗府主眼眸不禁一眯:“修罗惨败而去,如何敢再阻净尘?”

        

“看来北斗兄没有太注意近来传闻,修罗发狂,大杀特杀,陨落其手者,不下千万之数。”

        

“千万……不够吧?”

        

“昨日午时之后,已经没有惨闻传出,依我之见,修罗已经停手。”

        

“水月兄的意思是……”

        

“修罗已成。”

        

北斗府主控制不住,面露惊骇。

        

水月府主依旧淡然自若:“以修罗和净尘之仇,他定然不会坐视净尘登帝,否则气运在身,难以击杀。”

        

“如此,可就是三方乱战!”

        

“到时候设法将南妖府拉入其中,你我坐收渔翁之利,岂不美哉?”

        

“哈哈哈哈……”

        

北斗府主拱手抱拳:“水月兄大才,本府不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