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luen大合集TXT无删减&和搜子同屋的日子8在线

     

原本已经对杜英有点儿不耐烦的法洁大师,眼前一亮。

        

名为整肃关中佛事,其实就是把关中大大小小的佛教事宜都交给了自己。

        

什么叫天上掉······什么叫我佛慈悲?

        

这是我佛给予贫僧的重任啊!

        

若是能够办好了这件事,那么可想而知,千百年后,北方寺庙之中会统一供奉自己的画像,道一声祖师。

        

这是开宗立派的丰功伟绩!

        

法洁大师联想到有朝一日,人人指着自己的画像,道一声法号,称一声“祖师”,顿时已经开始飘飘然了。

        

不过到底是精通佛法、而且平日里也没有和其余寺庙那样明目张胆敛财,心中还坚守着一定底线的高僧,他连连转动手中的佛珠,呼了几声佛号,硬生生压制住心中强烈的、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冲动,微微低下头,大概是不想让杜英看到自己变幻的神情。

        

开宗立派,这是他无法抗拒的诱惑。

        

但是这也意味着他将要彻底站在如今江左佛教的对立面。 

        

他可以说自己是不同流合污,而那些僧人自然也一样可以污蔑他说是背叛佛祖。

        

就目前的名望和影响力来看,法洁显然是没有办法和整个江左佛教相抗衡的。

        

所以这让法洁也难免开始担心,若是自己不管不顾直接跟着杜英走了,那会不会还没有扬名立万、开宗立派,就先变成佛教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现在随着南北商贸的兴盛,关中也不再是远在天边的闭塞之处、胡尘弥漫之地,他们获得江左的消息并不会很慢,到时候关中人听信了江左的说法,也把法洁打入异端怎么办?

        

那简直是风箱里的老鼠······呸,贫僧怎么也不能混成老鼠。

        

法洁的犹豫和略显得刻意的掩饰,都落在杜英的眼中。

        

他微笑着说道:

        

“若是大师担心有人为敌,那大可不必,余会为大师背书,整个关中的报纸会坚定地宣传大师在佛法上的造诣。

        

而余相信,大师也的确有这个本事,不是么?这本该就是你的机缘,大师若是去了,要担得起因果,而若是不去,又可担得起因果?”

        

佛教讲究因果,不沾因果是最好,沾了因果,那总归是要有个解决方案的,不管选择哪条路,最后都要坦然面对自己所造下的因果,或是机缘或是孽缘。

        

唯有有朝一日斩断因果、解决了这些缘分,才能立地成佛。

        

法洁可以不去沾染因果,但是也架不住现在杜英把因果推到了他的面前。

        

不管是去还是不去,此时法洁都得做出选择,也必须要承担自己所造成的后果。

        

若是杜英转而选择了别人,成就了其余寺庙的主持,那他的这一生,将会注定平庸、碌碌无为。

        

杜英笑道:

        

“大师,是想要做吃斋念佛、守着青灯古佛却无人知晓的僧人,就这样一辈子,还是要做为天下宣扬佛法的祖师,哪怕只有一瞬间,如何抉择,大师可以好好考虑,三日内下山来找余,都还来得及。”

        

法洁叹道:

        

“贫僧愿为都督效劳。”

        

在这一刻,他已经做出了决断。

        

又有谁愿意一直碌碌无为呢,看着江左佛教的乱象,想一想整个北方还有大好河山可以让佛光普照,法洁自然懂的取舍,尤其是杜英的话里分明在说,余这里可不只有你一个人选,只不过是被你凑巧赶在了前面,要不抓紧的话就换人了。

        

法洁更是知道自己没有犹豫的机会。

        

他担心不用三日,明日或者后日,杜英就有了新的人选,而自己想要反悔都没有机会了。

        

之前任由杜英吐槽佛教在江左的斑斑劣迹而不置一词的法洁,本来就很清楚,眼前的这位杜都督,可不是好惹的。

        

他翻覆手间,这江左,甚至整个天下都要变天。

        

谷錗

        

而为了能够见他一面,江左世家的牛车把徐州治府堵的水泄不通,然而他到最后只见了顾昌一个人,简直就把“你们都不配来见我”这行字写在脸上。

        

所以法洁可不敢相信,杜英会等待他足足三天。

        

贫僧,不配。

        

杜英不由得哈哈大笑:

        

“大师真是个妙人呢!”

        

佛堂之上如此大笑,自然是对佛祖的不敬,然而此时法洁脸上却没有丝毫不悦,只是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

        

不过法洁不敢管,有人能管。

        

新安公主走入山门,轻轻咳嗽一声:

        

“仲渊,佛门清净之地,不好放声大笑。”

        

杜英收起来笑容:

        

“夫人言之在理。”

        

新安公主好奇的在他们两个身上打量了一下,不知道杜英和法洁说了什么,但是大师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

        

“夫君,妾身想要捐些善款,修缮门窗。”新安公主犹豫了一下,请求道。

        

“不用了。”杜英径直摇头,“过两日,大师就会带着僧侣北上,余已经请大师去长安做客了。”

        

新安公主诧异的问道:

        

“为何?”

        

“为了佛法!”杜英义正言辞的说道,接着看向法洁,“大师,可是这般?”

        

“我佛慈悲!”法洁郑重的说道。

        

新安公主一震,显然法洁这话中有话,既是对于能够宣扬佛祖慈悲的期待,也是对杜英的夸赞,有杜英能比肩佛祖,一样慈悲的意思。

        

这家伙······

        

别人到寺庙之中,都是拜佛的。

        

这家伙到寺庙之中,是来当佛的。

        

这让新安公主总觉得,自己明明已经很了解他了,可是他新的所作所为又让自己觉得远远还不够了解。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究其原因的时候,她向法洁告辞之后,催促杜英抓紧下山。

        

在山上逗留时间已经太久了不说,而且新安公主也很想得到杜英的答案。

        

——————————-

        

华灯初上,忙碌了一天的全家,终于凑到了一起吃饭。

        

准确说,是忙碌了一天的杜家夫人们。

        

谢道韫和郗道茂当仁不让的一左一右坐在杜英两侧,用这种行为无声的表示对刚入门的三妹直接霸占夫君一整天的不满。

        

新安公主依旧坐在杜英的正对面,吃的正香,浑然没有体会到两位姊姊的示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