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吊起来用性器具玩弄bl&官场媚妇小说

       

昆仑号金乌母舰内,林远监听着云梦军港内的通讯电波。

        

很快,他知道了地面战况。

        

那波电磁脉冲毁了所有无人机,也破坏了云梦拦截军的最大优势。

        

于是,维序者军队打赢了,且总共只损失了大约100辆战斗轨道车。

        

而这些坠毁轨道车里的战士,很多也都成功逃生,总阵亡人数只有18个。

        

另外,39辆夏娃车全都在,李萱也还活着。

        

林远放心了。

        

不过,他现在的对外身份是深渊指挥官,正要和另外两个军港的太空母舰汇合。

        

为免暴露身份,林远并没有联系李萱。

        

而要瞒过另外两个舰长,他还需要做一些准备。 

        

关闭通讯后,林远对指挥舱里的众人说道:“现在,大家和我说一说,上一任舰长是个什么样的人。陈奇美,你先来。说得越详细越好,每一个细节都不要漏过。”

        

“遵命,至高无上,完美无缺的舰长大人!”

        

林远听得脸皮都烫了,忍不住再一次扶额轻叹:“以后就只喊我舰长,别加那么多无意义的前缀!”

        

“遵命,至高……舰长!”

        

“快说吧。”

        

于是,金乌舰的高层军官们,便一个个地说起了前舰长的详细事迹。

        

林远自己也没闲着,他打开主控脑上记录的影像,认真看着前舰长的一举一动。

        

双管齐下,他对前舰长便有了一个非常清晰立体的了解。

        

‘舰长连城天,中将军衔,云梦连城家的支柱成员,被寄魂者‘横道’寄生。’

        

‘横道,深渊指挥官,性格狠辣残酷到变态的地步,但对痛苦女皇忠心耿耿……’

        

资料相当详细,足够林远模拟出了一个非常精细的虚拟人格了。

        

他立即行动。

        

在希望智脑的算力支持下,虚拟人格很快完成。

        

这个虚拟人格,能模仿横道的一切外在表现,利用好这一点,应该可以骗过另外两个深渊指挥官。

        

此时,距离母舰汇合的约定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

        

时间很充裕。

        

林远继续测试虚拟人格的性能。

        

打开虚拟人格后,他对指挥舱内众人说道:“各位,你们开始和这个虚拟人格进行对话。发现什么缺陷,就马上提出来。”

        

“是,舰长。”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和虚拟人格聊起了天。

        

聊了十几分钟后,陈奇美道:“和原来的舰长很像,但总觉得有些不大一样……对了,缺少了一股疯狂的味道。”

        

“怎么个疯狂法呢?”

        

陈奇美仔细想了下,说道:“横道这个人,非常地迷恋痛苦女皇。为了能得到痛苦女皇的嘉奖,哪怕只是一句口头表扬,他愿意干任何事。”

        

“举个例子。”

        

“呃~~比如有一次,女皇说,想要看看将人头装狗身上的样子。我们都知道,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横道却真的去干了。最后,他将一个美丽少女的脑袋装在一头哈巴犬的身躯上,并将之作为礼物献给了女皇。”

        

“一头性格变态,无所不用其极的忠犬吗?我明白了。”

        

他仔细调了下虚拟人格,再次测试。

        

这一次测试很成功。

        

每个人都说,虚拟人格和真实的横道一模一样,完全感觉不到区别。

        

这时,距离汇合时间还剩半个多小时。

        

想了下,林远果断下令:“加速,马上赶往月港能量核心外的汇合点。”

        

金乌母舰稍稍加速,飞了大约10分钟后,绕到了月港能量收集伞的正面。

        

在这里往前看,就是一面直径数千公里的太阳能聚焦镜。

        

主控脑传来了信息:“玄鲲号舰长何泉请求通讯。”

        

玄鲲号是巨鲸军港的太空母舰,对方也到了,但周围却没有看到玄武军港的母舰。

        

林远心中一喜:“好机会啊!”

        

他立即启动横道的虚拟人格,清了清嗓子,发出来和前舰长一摸一样的嘶哑声音:“接通吧。”

        

不仅嗓音一致,音调也一模一样。

        

谷牘

        

通讯接通后,一个阴沉嗓音响起:“横道,你来早了啊。”

        

林远‘恶狠狠’一笑:“出了一点小意外,不得不提前起飞。”

        

通讯期间,通过光学扫描仪,林远清楚地看到了不远处的玄鲲号。

        

双方距离2万公里。

        

对方同样采用十字双环架构,双环已经展开,进入了战斗状态,但主炮却并未充能,在周围空域中,也只有5艘突击舰在执行例行的护卫任务。

        

很正常的巡航警戒状态。

        

这么看来,自己的身份应该没有暴露。

        

何泉舰长开始追问:“到底是什么意外,竟会让横兄提前这么早呢?”

        

林远心中一动,就感觉对方是个十分多疑的人,要是不小心应对,恐怕要露馅。

        

幸好他早有准备。

        

将当前状况输入横道的虚拟人格后,虚拟人格立即输出结果。

        

林远直接将结果拿过来用,他嘶声一笑:“何泉,你未免管得太宽了吧?”

        

何泉沉默几秒,回应:“我必须尽可能地了解当前的状况。毕竟,神使被杀,a计划已经失败。重担全落在咱们肩上了。”

        

他语气缓和许多,但依旧执着地想要知道事情经过。

        

林远继续依样回复:“你无需多虑。虽然出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损失,但问题已经被我彻底解决了。”

        

说这话时,林远心中忽然微微一动,冒出了一个偷袭计划。

        

他不动声色,继续模仿横道的表现,‘不耐烦’地低吼:“姓何的,别婆婆妈妈了,按计划行事吧!”

        

说完,林远也不关通讯,直接发布命令:“主炮开始充能。目标:月港能量核心。”

        

说完,又催促道:“姓何的,如果我是你,就赶紧开搞,免得夜长梦多!”

        

他的所有反应都和真正的横道别无二致。

        

玄鲲号上,何泉心中虽然还有一些小小的疑虑,但却完全没有怀疑林远的身份。

        

眼看金乌母舰的主炮已经开始充能,何泉连忙道:“玄武的火神母舰还没到,要不要再等等?”

        

林远暗笑:‘要是火神到了,那我还怎么搞?’

        

他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呢。

        

口中却是冷哼一声:“怎么,两门歼星炮还不够击毁月港能量核心?偏要再等只乌龟来分一份功劳吗?”

        

说罢,又催促:“我说,你能不能动作快点,赶紧给主炮充能!”

        

何泉心里有些不快,他们都是女皇座下的指挥官,没有级别高低之分,而横道这说话语气,简直是把他当下属在训斥。

        

“玛德,你不就是会拍马屁嘛,还抖起来了!”何泉心中暗骂。

        

这话自然不能出来。

        

何泉皮笑肉不笑:“横道兄说的对。不仅两门和三门一样,一门和三门也是一样。小弟我就省点能量,由横道兄来负责开炮吧。”

        

林远心中暗喜,嘴上却‘怒气冲冲’大吼:“姓何的,做人别太抠搜!省这么点能量,是要留给你婆娘烤沟子用吗?”

        

何泉不软不硬地顶回来:“既然是小小能量,横道兄又何必斤斤计较?”

        

虚拟人格顿时被怼得说不出话,开始骂骂咧咧。

        

林远如实将结果输出到通讯上。

        

何泉占了上风,对对方的嘴碎骂语,就当耳背没听见。

        

很快,金乌母舰的主炮充能完毕,林远‘吼’道:“何抠门,我已经瞄准了,谈判的事你来干吧。”

        

“横道兄何必这么记仇呢?不过,既然你这么说,小弟就却之不恭了。”

        

两舰的通讯依旧维持,何泉直接拨通月港能量核心的通讯。

        

十几秒后,传来胡林宪的声音:“你们是疯了吗?竟然将歼星主炮对准城区!”

        

何泉显然没有认出胡林宪,他冷冷一笑:“我不管你是谁,去叫寄家人过来回话。”

        

月港的能量核心,一直是寄家主事的,这是传统。

        

胡林宪冷哼一声:“我是能量核心的新主管,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

        

这话一出,林远喜忧参半。

        

喜的是,维序者军队掌握了月港能量中心。忧的是,他和寄墨的交情,怕是要完蛋了。

        

不过,要干大事,就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结局。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时间的不存在是一种开放的可能性

2022年4月20日 小羽 0

日前,来自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的Sam Baron就时间是否存在这一问题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内容如下:时间存在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当然存在!只要看看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