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婢在下霸君要不够&绝色美妇含欢

        

说着,她从那地上爬起来,就想要朝着小西左的地方冲过去,刚刚受到的屈辱想要从这个孩子的身上给捞回来!

        

“西左。”

        

东方颂念眼疾手快地将小西左拉进了怀里。但孩子很明显的是刚刚听到了苏云绮说的那些话,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面色极不好的就想再朝着那个女人冲过去!

        

他要把她大卸八块!

        

“庭洲!”东方颂念看向东方庭洲,东方庭洲是立马会意。“把这个苏云绮给我赶出去!连带着她送来的花,一并给我扔出去!叫她留着给他们苏家的人用!”

        

“是!”

        

“啊!你们放开我!”苏云绮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旁边的两名保镖给架住了手臂,将她像拖垃圾似的,狼狈地往外面拖!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无耻的人!洛南绯她本来就是死了!我就是来悼念她的!是你们坏了我的好意!你们会后悔的!会后悔的!!!”

        

苏云绮的人连花都被丢了出去,整个原本在讨论着喜事的大厅,一片死寂。

        

这个姓苏的,她和南绯之间有过节。但东方家族的地位就在这里放着呢,他们虽然是世家,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地来闹!除非是她没有脑子,蠢货一个。

        

想在这个时候,和整个东方家族结仇!

        

“这个苏云绮真是给脸不要脸!她才死了!她全家都死了!”东方颂念气不过地骂道。“明明刚刚南绯才打电话回来给我,说马上就会回来了,要不然,我真是信了她的邪了!”

        

她在这说这话的时候,小西左抬起头看她。那满脸愤怒的表情,以及情绪才是慢慢地稳定了下来。“真的吗?我妈咪她真的有打电话过来吗?”

        

“当然有,才打过!不要相信那个姓苏的话,她就是故意地来刺激我们的。想要让我们家里大乱,引南绯回来。”东方颂念那么说着的时候,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儿。“所以,咱们一定不能让她得逞知不知道?你每天要好好的睡觉,好好的吃饭。

        

只有你长成一个大胖小子的时候,你妈咪回来了看到,才会很高兴。”

        

“是这样的吗?”小西左还是拧了拧眉头。可是,妈咪都没有打电话给他啊,她为什么不打?

        

“是!百分之百是。那个姓苏的话,也就是骗骗你们小朋友可以。像我们这些大人,压根就不会信她这个鬼话。我在说些什么呢…,南绯才刚刚打过电话回来的。”

        

“走走走,太爷爷带你去院子里边的小河边钓鱼。”东方老爷子走了过去,一手牵住了小西左。“玩一会儿,咱们去睡觉。静等你妈咪回来。”

        

这大厅里边的大家都知道,东方颂念刚刚并没有接到洛南绯的电话。因为在他们大家讨论着“大喜事”的时候,她还抱怨了一句,说南绯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这两天连个电话也没有打回来。

        

打她的电话她也不接地…

        

所以,在听到苏云绮说那些话,拿着大白花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心脏其实都已经紧张得不行了。只是碍于孩子在,没有表现出来。

        

他们也不想表现出来,又表现什么?

        

那丫头她那么能耐是肯定不会有事的!

        

老爷子把孩子带走,所有的人在那一瞬间,就像是虚脱了一样,尤其是东方颂念,慌乱地就回头去找手机,手指有些哆嗦着,又给南绯打去了电话。

        

没有人接,一遍一遍,全都是没有人接的状态。

        

“你别急,你别急。”东方赫出声,前面我是有打给宴城的,他说南绯人在睡觉…

        

睡觉…

        

这两个字跳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心脏又如同被雷电给击到了那般,更加的不消停了起来。

        

东方赫的心脏也是紧缩了一下,一股不知名的疼痛涌了进去,叫他的面色难堪了几度。好像…好像他之前打给傅晏城的那个电话,有察觉到他声音里面的一丝不对劲。

        

就像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回复木偶那般…

        

电话拨打了出去,那边是有接听的。也有传出来傅晏城的声音。但这声音仍旧是像个机器一样的,没有任何的温度。

        

“喂。”

        

“宴城。”东方赫急忙出声。“南…南绯呢?你让她接个电话。”

        

“她…在睡觉。”给他的答复还是那一句话。

        

可现在Y国那边应该是大白天啊,南绯怎么可能会在大白天睡那么久的?

        

“你…你将她叫起来,叫她接我个电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商量。”说这话的时候,东方赫的心脏都已经提到嗓子眼了。

        

“她在睡。”回复他的仍旧还是那几个字。

        

“傅晏城!”东方赫已经急了,他暴怒出声。等来的却是那边将电话给挂断的声音。

        

不对劲,这十分的不对劲。

        

不会是…

        

有了这个想法的东方赫,面上的血色是一下子全褪了下去。不会是真如那个苏云绮所说的,她…她…

        

“我去趟Y国!”东方颂念对于东方赫的了解,是深入骨髓的。如果南绯没有出事,他压根就不会露出这样的神态来!

        

她一手狠狠的抓住心口处的位置,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开口。

        

“我和你一起去!”东方庭洲立即就跟了上去。“那丫头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

        

她要是敢死,他就去挖了她的坟!将她从那里面给揪出来!!!她别想好过!

        

“我也去。”东方锦出了声,也可以说是他的脸色一直没有好过。因为他的势力够大,丝毫不输他的姐姐洛南绯。所以…

        

那大火的消息,他在苏云绮来这里之前,已经接到了。

        

只是不敢确认以及承认罢了。更不敢在所有家人的面前提起。只想让那作为一个假消息,风一吹而过。

        

可现在…

        

他面色比之前病弱的时候,更加的苍白了。

        

“准备私人飞机!”

        

“傅晏城在哪个位置?!”

        

“让人定位一下。”

        

私人飞机从上空划过,看得一清二楚。苏云绮坐在那车中,满脸的阴霾与愤恨。她重新打给了苏英岚。“他们过去了!你要好好地刺激一下他们,给我报仇!!!”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巨石阵是一个阳历吗?

2022年4月20日 小羽 0

每天,世界都在围绕着我们的母星运行不停地转动并根据运动定律缓慢地围绕着银河系的中心转动。这些定律并不总是为人所知。事实上,在人类实验的大计划中,它们实际上是突发 […]

No Image

时间的不存在是一种开放的可能性

2022年4月20日 小羽 0

日前,来自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的Sam Baron就时间是否存在这一问题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内容如下:时间存在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当然存在!只要看看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