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H肉禁欲男神&用茄子自慰少妇

豁子一辈子经历过很多打架,见过太多色厉内荏的人,嘴上叫的很凶,其实腿肚子都在抖,因为心里没底,心里怕。

        

但是现在,豁子都想不通,这个王八狗东西怎么就这么大的胆子,怎么就敢看他像看一头马上就要挨刀子的牲口?

        

他不怕被弄死么?

        

“你信不信我现在弄死你,让你打电话的机会都没有?”

        

豁子口齿憨憨混混的狠声道。

        

张青笑了下,俊秀的脸上这么一笑,让房间内凝固的气氛似乎都轻松了稍许,张青道:“你是老混混了,不是那些为了所谓的面子就脑子充血干出愚蠢事的人。真动了刀,能不能杀我不说,你自己肯定是要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你愿意干这样的事?”

        

豁子瞪眼道:“你把我老婆抢了,哪个男人能忍?”

        

张青摇头道:“我没抢你老婆,就是给了她一点钱,让她自己去闯。我马上就要高考了,娶什么老婆?”

        

铁铸这会儿开口道:“豁子你也不想想,青子现在什么身份。将来是要做大干(老)部的,怎么可能学没上完就结婚?”

        

今天要是动了手,他肯定会护着张青一家。但事后也是麻烦多,所以最不愿出事。

        

东子也道:“豁子叔,青子现在不一样了,咋可能找个初中毕业的丫头当媳妇?而且他真拐了周家那丫头走,也不能还继续留下来拜年。” 

        

豁子瞪眼道:“反正人是他放跑的,我几万块钱白花了?我不管他认识多少人,你把人放跑了,你就赔钱。不然到哪说理都行,你这是和周家合伙起来骗钱。”

        

张青冷笑了下,道:“你把钱给谁了,你去找谁要。另外提醒你一下,买卖人口是犯王法的,大罪。”

        

豁子身后的人道:“周猪头早把钱花完了,找谁去要?”

        

张青摇头道:“这和我没关系,你给谁就去找谁要,或者去法(衙门)院告也行。”

        

铁铸道:“让他给你放牛嘛,干上几年也就差不多了。”

        

豁子不理,他看着张青道:“你最少给我一万,不然这个事过不去。我不管你认识谁,你害的我人没捞着,财也没了,我以后也不用混了。”

        

张青看着豁子片刻后,笑了笑,道:“钱我敢给你,现在就给,你敢不敢要?”

        

也不知为啥,豁子看到张青一脸的笑,心里瘆得慌,肚子里骂了句日他妈的大白天见鬼了!

        

张国忠这会儿忽然笑着道:“这样吧,三千块,买你一头尖牛。豁子,冤家宜解不宜结,认识多少年了,还真能结成死仇?”

        

铁铸赶紧劝道:“算了算了,买头牛吧。都是一个村的,真闹起来让人看笑话。现在背后眼红青子的人多的很,害怕你豁子的人也多,他们巴不得你们两个干起来,然后豁子你不管赢了还是败了,最后公家肯定要收拾你。你想想青子现在是什么人?”

        

东子在一旁笑道:“怪不得这么快找上门来,有人想着借刀杀人啊。豁子叔,你真把青子打了,后面事情肯定闹大。公家人不想理咱们时,也就放过去了。可要是从上面压下来,那些所里的肯定第一个弄你。”

        

豁子混了这么多年,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然也混不到今天,他点头道:“行,那我就给铁铸大哥一个面子,三千就三千,不过你们对外得说赔了三万。”

        

张青呵了声,不置可否,张国忠笑道:“也行,省得到处都是借钱的。”

        

豁子老混子,事情谈妥不管是不是记在心里,面上倒是光鲜起来,看着张青道:“以前也没听说你这么劳道,现在一下牛皮到天上去了。真的假的,港城的人都找你买书?”

        

张青淡淡道:“最迟明年七月前,你应该能看到电视剧。这些事情要是吹出来的,我县上的房子也跑不掉。”顿了顿他看着豁子又道:“看在一个村的份上,我劝你一句,还是老实点的好,严(厉)打(击)你还记得吧?”

        

听到“严(厉)打(击)”两个字,豁子脸皮都抖了抖,看着张青道:“这咋能不记得,不过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咋了?”

        

张青道:“八三年打了一次,我那会儿小,但你肯定不小了,知道每个所都有指标,所以好多混子进去后就没出来过。明年港城就要回归了,社会上乱事却越来越多,你这都是小打小闹的,内地那边更乱。国家不会放任这样的事下去,很快就要下狠手收拾了。所以今年你最好老实一点,不然我下次回解放村,肯定看不到你们。”

        

豁子真害怕了,看着张青道:“你这是……瞎说的吧?真的假的,哪有那么容易?”

        

张青冷笑一声,端起奶茶喝了起来,理都不再理一下。

        

这般姿态,反倒愈发让豁子害怕。

        

张青这样嚣张的年轻人,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又何必骗他?

        

“假如真的,那该怎么办?”

        

豁子头皮有些发麻,问道。

        

倒也没有低三下气,毕竟事情还没发生。

        

张青摇摇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八三年的时候,多少平常牛到天上去,和北塔市一把手称兄道弟的大混混都有,还不都是一头栽进去吃花生米了?不过你这样的……也就关个十年八年了不起了,无期肯定不至于。”

        

豁子嘴上的口子差点裂的更大,敲里吗,十年八年,他能不能再活十年八年都是问题。

        

不过他见张青不再搭理他,就没再多留,带着两个马仔匆匆离去。

        

等他们走后,孙月荷才长呼一口气,责备张青道:“你咋这么大的胆子?”

        

张青笑了笑,只道了声:“没事的。”

        

铁铸回过神又好好看了看张青,道:“青子了不得,能把豁子给压住。你刚说的那个严(厉)打(击),是真的假的?”

        

张青道:“这两天看新闻,京城那边有个大老板居然被小偷给害了,运钞车也有人敢劫,乱七八糟的事还有好多。明年港城就要回归了,所以严打一回基本上跑不了,毕竟家丑不能外扬。”

        

东子则关心道:“那这么说来,豁子肯定要进去?没法子了?”

        

张青似笑非笑的看着东子道:“东子哥,你问这个干啥?”

        

都不是糊涂人,铁铸抬手就是一巴掌呼在东子后脑勺,骂道:“这种事躲都躲不及,你还想往上沾?”

        

东子一边捂着脑袋,一边解释道:“我就……好吧,我说实话,我一直在豁子那待着,就是想看看他到底咋贩牛的,也弄的差不多都懂了,还帮他出去收了几回牛。要是豁子今年能进去,我就准备着去收牛!他要是不进去的话,就还得再等等。”

        

“等什么?”

        

张青问道。

        

东子笑道:“豁子其实已经吃不了这个苦了,都是养的那些人在干。那些人面上都哄着他高兴,背地里没少捣鬼弄钱。我算了算,最多他再干一两年,就干不下去了,他现在就天天在家里赌。等他不干了,我再干,不过还担心我干的好了他来捣乱,现在放心了。”

        

众人惊奇,打小调皮捣蛋的东子,还有这样的志向?

        

张国忠担忧道:“需要不少本钱吧?”

        

东子笑不出来了,低头道:“先从小里干,贩不了牛,就先贩羊。多贩几回,攒到钱了,再贩牛。”

        

他知道家里肯定是没钱给他贩牛的,大哥强子还在上大学,一个姐姐一个妹妹都在读书,家里靠贷款种地,供兄妹几个读书,哪有余钱给他做生意?

        

张国忠笑道:“让青子借你些?”

        

他可以不给两个亲弟弟借钱,但给铁铸家借钱没问题。

        

认识十几年的老朋友了,彼此间帮过太多忙。

        

其实还是铁铸家帮他家帮的多,所以张国忠希望他家力所能及的回报些。

        

东子干笑了声,满脸想借,可又不好意思,铁铸则摇头道:“做生意有赚有赔,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哪里敢作数?真赔了,就把青子给坑了。”

        

张国忠笑道:“能坑他啥,最多晚两年还。”

        

在解放村,张国忠还是觉得更自在些。

        

可能他自己也反应过来,回头问张青道:“豁子的事不是都解决了,修房子在这修行不行?”

        

张青摇头道:“豁子对外说我们赔了他三万,要是留在这,后面多的是小混混来借钱。就算没这出子,也是树大招风,不合适。爸,豁子是老混混,知道轻重。今天要是换几个小年轻来,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孙月荷警告道:“你少骚兴,听儿子的。”

        

张国忠只能作罢,张青对难掩失望的东子道:“等过完年下个月你去八一村,到我大舅孙满堂家找我爸,给你借八千块钱当本钱。”

        

东子闻言一下激动坏了,又有些紧张担忧:“赔了咋办?”

        

张青笑道:“赚了就还钱,赔了算我们两个合伙。”

        

东子一听连连摇头道:“那我成啥了……青子,你别小瞧我,我也是男子汉。”

        

铁铸也不满道:“青子,我和你爸的交情有快二十年了,他帮我我帮他,是我们大人的事,你小孩子不要掺和。就给你家送了几回肉,你还报恩来了是不是?报完恩以后就两清不来往了?你不要掺和,借什么钱,不借!”

        

张青无奈笑着解释道:“没有的事。但不能只兴铁铸大大你帮我家,不兴我家帮你家吧?东子哥要是个没想法的,我也不多事。既然他这么有想法,那我帮一把也是应该的吧?再说,哪会两清,只会越来越好。我看出来了,我爸妈是不肯和我去大城市了,他们既然想留在西疆,那两家的交情肯定会越来越好。”

        

铁铸这才满意,寻思了会儿道:“那就这样,算两家合伙,但是你出的钱里一半算是我们家借的。这个账要算清楚,不然合伙肯定要闹毛病。赚了就平分,赔了……真赔了我家也要还借的那一半钱。这事我和你爸商议吧,你不管了。”

        

虽然张青大有出息了,可在真正的长辈眼里,他还是个孩子,他们又怎么可能占孩子的便宜?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巨石阵是一个阳历吗?

2022年4月20日 小羽 0

每天,世界都在围绕着我们的母星运行不停地转动并根据运动定律缓慢地围绕着银河系的中心转动。这些定律并不总是为人所知。事实上,在人类实验的大计划中,它们实际上是突发 […]

No Image

时间的不存在是一种开放的可能性

2022年4月20日 小羽 0

日前,来自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的Sam Baron就时间是否存在这一问题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内容如下:时间存在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当然存在!只要看看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