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用身体奖励尖子生&主人鞭打花唇

     

小狐狸沿着主卧阳台旁的空调水管哧溜哧溜地溜下地,撒开脚丫子一阵乱钻,又从围墙爬出去,再继续跑路,跑到了没有摄像头的偏僻角落。

        

小狐狸将洞府放在安全的地方,自己爬进去休息。

        

一口吃不出个胖子,算帐的事也不急于一时,乐小同学准备在原地留一二天,等着小李氏的后续。

        

她带着小狐狸回了星核空间,给他洗了个香喷喷的澡,再给他块翡翠当零食啃,先整理小李氏的记忆。

        

乐小同学在星核空间呆到天亮后又回了隐藏起来的洞府里,继续还没全部看完的小李氏的记忆,一边留意小李氏居住的小区的动静。

        

几百米之外的小区,早上时一切如常。

        

上午十点多钟后,有人匆匆进小区,敲小李氏家的门,然而并没有人开门。

        

去找小李氏的是她就职的公司的主管,他们公司接了一个大单子,最近一直忙着某种药开工生产的前期准备。

        

准备工作一直由小李氏主持,这一天,小李氏没去公司,也没有电话联系安排工作。

        

公司里的人打电话没人接听,只好登门寻找。 

        

某位主管敲了几次门见没人开,打电话听到了从屋内传来手机的铃声却同样无人接听,担心人出事了,又不知道家属的联系方式,找了物业,然后物业帮报了警。

        

警署接警,消防员出动,到了小区,在物业的陪同证明下开了户主的入户门。

        

消防人员与物业、某公司的职员一起起进了屋主家,找到了屋主卧室,发现人在睡觉,由物业的女性工作人员去查看。

        

女物业进去卧室查后赫然发现某位李专家口鼻有血迹,呼吸极弱,但有体温。

        

屋主貌似晕迷,救护车和医护人员也赶至小区,将人接去医院进行抢救。

        

经过初步检查,怀疑是脑溢血,然后进行了相应的抢救,人是给救回来了,但某位李专家出现了后遗症——痴呆症。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谁叫她的名字,跟她说话都没任何反应,种种迹像表明——她傻了!

        

小区的物业和保安们都知某户的户主李专家,但并不知道她的家属都有谁,李专家出了意外,没法联系家属。

        

警c们给力,通过户籍登记资料找到了家属的联系,即李专家的前夫和两个儿子,联系了他们。

        

李专家的前夫没去医院,她的儿子去了,探过病,也请了陪护。

        

毕竟,他们妈妈家资颇丰,如果出了意外,他们是法定顺位继承人,可以继承到大笔遗产。

        

乐小同学躲在洞府里,因医院离得远不在自己的神识覆盖处不知道医院那边的情况,只关注小区的动静。

        

为了后继之事,她耐心地静待下文。

        

小李氏与前夫生的儿子跑了医院跑警局,在确定他们妈妈确实痴呆了,回了他们母亲出事的住处。

        

警c查看过户主门前和屋内装的摄像头,也查看了小区的摄像头,没发现可疑人物去过屋主家,不存在他杀未遂那种事。

        

自然也就排除了半夜有人入室盗窃,屋主受惊而血压上升从而脑溢血的可能。

        

通过户主自家和小区某个摄像头资料可知,屋主在出事的那天半夜,卧室里开过灯,推测可能那段时间人醒来过,有可能是起夜,也可能是感觉不舒服。

        

具体原因不得而知,除非是屋主哪天突然好转,又说能说会道,才可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排除掉外部原因,基本可以认定该户主是突发脑溢血。

        

小李氏的两个儿子也没纠结,接受了警方作出的判断,将痴呆了的妈妈接出院送回了小区,然后,也请了消防员开启了保险柜。

        

保险柜里没什么特殊用品,兄弟俩统计过物品的数量和价值,值钱的东西先分了,由他们保管,也代管了母亲的各种银行卡、房产证等。

        

他们暂代管了母亲的财产,自然也不能丢下老人不缩,请了保姆护理老人,然后还要处理他们妈妈公司那边的一些财务关系。

        

小李氏的突发事件没掀起什么水花,顶多就是小区里的人茶前饭后感慨一番,说什么人不管咋要强,最后老了动不了还得依靠儿女云云。

        

乐小同学在小区附近呆了四天,听完了小李氏的后续,也终于舍得离开。

        

仍然是半夜三更才跑路,先由做了伪装的小狐狸带着洞府跑,找到合适的地方,将李氏给丢出去,让李氏自己回家。

        

李氏自然不是自愿的,她是自不身己。

        

在放李氏出去前,乐小同学给她收拾了一番,免得让人生疑。

        

谷坮

        

当李氏出现在人前时是个中老年模样的美妇,穿着一件红色中长风衣,修身黑色打底裤,配着长及膝盖的黑色高帮靴子,头发梳成了髻,化着淡妆,气质良好,神态自然。

        

中老年美妇还背着一个小行李背包,手拿手包,一副从外短途旅行归来的模样,任谁也不出什么异样。

        

被控制了的贞夫人,打了部出租车回她的住处。

        

李氏住的还是乐水生家的老宅旧地,乐家老宅很宽,她推倒了部分院子,修建了小洋楼,留下了主四合院,对外称那栋院子记录了她一生的美好时光,有生之年不拆,她辞世后由后辈随意。

        

李氏的举动为她赢得了一片赞誉,说她一个女人拉扯大了儿女,还将家中生意撑了起来,如今时隔半个世纪还对亡夫念念不忘,是个坚强又长情的女强人。

        

对此,乐韵嗤之以鼻。

        

那女人惯会装,说什么老宅记录了美好记忆全是骗人的鬼话,没拆老宅是因为老宅是旧式建筑,最适合藏东西。

        

在老宅挖个洞、或撬掉墙上的砖掏个洞,将东西往里一塞,不熟悉的人谁也别想找到。

        

李氏有些秘密的东西就藏在老屋,她人住在别墅楼,也不怕别人进老屋偷东西。

        

乐韵将洞府放就在了李氏的肩膀上,用神识控制着李氏,小狐狸的的神识也时刻盯着李氏,两重保险,李氏根本不可能脱控。

        

李氏乘坐出租车到了自家门口,下车付了车资,然后用指纹开了别墅门的锁。

        

夜半三更的别墅静悄悄的,老宅与小洋楼都笼罩在黑暗里。

        

李氏进了别墅,声控灯亮了起来。

        

李氏是个会享受的人,请了保姆,卫生则有定期钟点工来维护。

        

她有事外出时间比较久,怕保姆呆家里会进她的房间或老宅,每次都让保姆带薪休假。

        

而她有不少秘密,也不与儿女们住一起,也因此,她不在家时别墅就是一栋空楼。

        

乐韵想去的地方是老宅,她知道李氏没带钥匙,让李氏回小洋楼去拿。

        

李氏穿过精心装饰过的小花园,进了复式楼式的小洋楼,上二楼卧室。

        

小洋楼的大厅特别宽,一楼有三间备用的保姆房和儿童房,还有厨房、餐厅、茶厅和一个健身室。

        

一楼的主厅中有一条金色旋转楼梯通向二楼,二楼有私人会客厅、茶室、琴室、书房,一个主卧和三个客卧。

        

李氏的主卧附带有衣帽间、首饰间、并还有休息区,非常宽大,装饰得极尽奢侈,休息区的单人真皮沙发一个就得三十几万。

        

乐小同学无心欣赏别人家的窝,控制着李氏进了卧室扔下包,去开了首饰间的一个保险柜,从一只盒子里找出老宅的钥匙,再下楼。

        

贞夫人在最初被弄醒梳妆打扮时就是清醒的,她想过控制自己的身体,可惜,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没用。

        

尤其是搭乘出租车回来时,她想过自救,然而,不知道乐韵那人用了自己方法控制了她,她无比清醒,却又根本无法违背乐韵的任何指令。

        

她就像个提线木偶,别人说什么就怎么做。

        

更可怕的是乐韵好像无比清楚她家的布局,知道她住哪个房间,还知道她家的钥匙放在保险柜,甚至知道哪个盒子装着老宅的钥匙。

        

贞夫人心中恐惧,又无法控制住自己,只能拿着一串钥匙下了楼,穿过小花园到了紧挨着的老宅大门外。

        

她用大门钥匙开了锁,也摁亮了老宅大门洞区的路灯。

        

老宅是三进的院子,太久无人居住,缺了人气,就算经常打扫也有萧瑟冷幽感,尤其现在还是深冬的夜里。

        

进了门洞区,贞夫又开了第一进院的路灯。

        

冷白的灯光,令院子里更显寂冷。

        

贞夫人慢慢往前走,耳边突然响起幽幽的声音——“李氏,乐家两老的冤魂就在垂花门左边檐柱那站着,正默默地看着你呢。”

        

“不!”贞夫人听着乐韵的声音本来就已经惊惧交加,听说乐家两老的魂魄在垂花门那儿,整个人都被恐惧淹没,腿软得再也迈不动。

        

乐韵控制着李氏继续走,那女人只走了两步,腿不争气的软了下去。

        

贞夫人瘫在地上,大冷的天,面上竟生生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李氏不中用了,乐韵用神识查看了四周没安全隐患,控制着洞府跳落在李氏前面几米远,再放大,然后走出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