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同进同出&寺庙里的呻吟h

差不多20分钟左右之后,三架运输机来到了距离敌军驻地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为了不打草惊蛇,运输机关闭了多余的引擎,仅仅让运输机可以悬空然后慢慢移动。

        

这种飞行速度很慢,每小时顶多前进五公里左右,这差不多也就普通人走路的速度而已。

        

而这种方式可以最大程度的把噪音降低到最低,加上黑夜的掩护,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到敌军驻地的上空。

        

12:30

        

三架运输机已经选停在了山谷上方,距离地面也就三十米的距离,而这也是运输机能做到的最近距离,再下降哪怕半米也会被下面的人察觉。

        

不过,下方的那群人因为纵欲过度,现在除了几个站的歪七八钮的几人岗哨之外,其他人都已经呼呼大睡了起来。

        

其呼噜声大到完全可以遮盖方圆几十米的所有声音。

        

“开始行动!快速索降!”

        

三架运输机的两旁,突然扔出来了四个钢索,可以一次性的让四个战士进行索降。

        

第一批十二名战士经过钢索索降来到地面之后,立刻掏出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对着几十米外还未发现异常的岗哨进行了精准射击。

        

那些岗哨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爆了脑袋,巨大的呼噜声完全掩盖了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所发出的声音。

        

“安全!”

        

“安全!”

        

随着第二批,第三批的战士到达地面,战士们迅速占领了以降落点为中心的方圆两百米的地盘。

        

不过,这时候也有睡眠较浅的人睁开了眼睛,正当他想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打搅他美梦的时候,一颗子弹直接贯穿了他的脑袋,这下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男人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周边还有几个跟他一样睡帐篷的人,男人倒地的声音并没有吵醒他们,依旧打着巨大的呼噜沉睡着。

        

不过,男人被子弹贯穿的脑袋之后,有不少红黄之物流了出来,这些红黄之物慢慢的蔓延到其他人那边,成功的让某个倒霉的人触碰到了。

        

“别闹,滚……”

        

感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手感之后,这个人迷迷糊糊之间开始说起了梦话,不过这个梦话却成了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遗言。

        

因为男人的梦话,外面的战士以为里面的人醒了过来,所以二话不说的带着其他的队友,来到了这个帐篷面前。

        

小心的掀开帐篷之后,战士们看着帐篷里面那几个还未清醒过来男人,互相看了看对方,随后直接默契的点了点头。

        

两个手持消音手枪的战士,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枪对着还在呼呼大睡的几人扣动了扳机。

        

随着几声闷响以及微弱的火光之后,这个帐篷里的几人全部停止了呼吸,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再也睁不开了。

        

其他的几个地方跟这里没什么不一样,战士们以两三人为一个小队,以小队为一个单位开始清理熟睡中的敌人。

        

差不多过了十五分钟,震天响的呼噜声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零星几个还在打呼噜的声音在下一秒就会戛然而止,现在山谷之中难得变得静悄悄了起来。

        

“报告!东边的敌人已清除完毕!”

        

“西边清除完毕!”

        

“南边清除完毕!”

        

“北边清除完毕!”

        

“报告!我们在东北边的一个小山洞之中发现被关押的人质,大部分都是女人和…小女孩”

        

谷蒘

        

“艹!这群畜生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一排长!”

        

“在!”

        

“带着你的排去把那些可怜的人质带出来!”

        

“保证完成任务!”

        

没等一排长走远,战士们又有了新的发现。

        

“报告连长!我们在西南方向发现了一个武器弹药库!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旧式步枪和子弹”

        

“枪械的情况怎么样?”

        

“报告!许多枪械的枪膛和部件已经严重磨损,跟废品差不多,子弹这边保养的还不错估计能正常使用”

        

“既然这样,那就把枪械销毁了,子弹全部带过来”

        

“是!”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整个山谷里的活人都被清理的一干二净,除了那些被关押起来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被战士们在睡梦中干掉了。

        

“报告连长,山谷内部已经清理完毕”

        

“很好!那些人质怎么样了”

        

“她们的情况并不乐观,很多人下体已经严重发炎,最严重的那个已经昏迷不醒,好在我们的卫生员给那个昏迷的女性注射了抗生素,短时间内应该没什么大碍,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的注射了相应的药物,现在只需要静养就行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比起这些成年人,那些小女孩们的情况有点严重,长时间的营养不良加上强行做那种事情,导致她们的下体发生了溃烂,并且她们身上还有各种伤口且已经确认感染细菌,她们必须马上送往医院检查,不然很有可能会危及生命”

        

“什么!为什么不早说!立刻让一架运输机降落!把她们以最快的速度送去新光聚集地的医院进行治疗!”

        

“是!”

        

战士们每一次的报告,都会让二连长的脸色阴沉一分,他现在有点后悔让战士们就这么杀死这些人渣了,他们应该受尽折磨之后再丢进油锅里面……。

        

可是还没等二连长继续思考要怎么折磨这些人,又一声报告把他拉回了现实。

        

“报告连长!十六小队抓住了一个正要逃跑的敌人,按照他们所说这个敌人还是这里的高层人物,十六小队的队长询问如何处理这人”

        

“高层?高速十六小队,把那个所谓的高层给我拉过来,我要亲自处理它”

        

“是!”

        

很快,十六小队的两个队员正拖着一个满脸血污的中年男人朝着二连长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报告连长!人已带到”

        

“干得好,你们先下去吧”

        

“是!”

        

二连长看着已经被打断了双腿的中年男人,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你就是管理这个鬼地方的高层人物?”

        

听到二连长充满嘲讽意义的这段话,这个被打断双腿的高层人物,连抬头看二连长一脸的行为都做不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