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饥渴偷公乱第045&大学校花的放荡生活

种谊本想留宁复吃饭,但却被他拒绝了。

        

因为旁边还有一个生无可恋的折克行,嘴里一直念叨着“可怜白发生”,他可不想打搅到两位老将军“叙旧”。

        

两天之后,宁复启程回京,种谊带着挑选出来的二十个种家子弟随行。

        

至于折克行,他还需要回府州安排一下,毕竟他和种谊不同,身上还有官职在身,许多事情都要安排,所以会延后一段时间再去京城。

        

就在宁复他们离开庆州的同一天,章楶开始调动环庆路的大军往边境云集,甚至还在某些区域举行演练。

        

大宋这边的军事动向,也立刻引发了西夏的关注。

        

虽然这些年大宋一直处于守势,但章楶上任后,却屡败西夏大军,所以谁也说不准章楶会不会主动进攻?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西夏那边很快做出反应,军队也开始往边境集结。

        

一时间宋夏两国的边境气氛紧张,一些商家都开始囤积物资,以便在战时发笔横财。

        

“边境的局势似乎有点不对啊,是不是朝廷有什么动向?”

        

路上种谊向宁复问道。 

        

做为军中的老将,种谊对边境的局势十分敏感,再加上种家还有不少人在军中,所以更方便他获取各种信息。

        

“老将军您问错人了,这种军国大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宁复撒了个谎,挑动梁乙逋父子造反是绝密,除了他和章楶、赵佶外,连赵宗汉都不知道,更别说种谊了。

        

“真的?”

        

种谊却感觉宁复没有说实话。

        

“当然,我这次去庆州,主要就是为了请您出山,顺便给端王送行,其它的事情真的没参与”

        

宁复信誓旦旦的道。

        

看到宁复一脸真诚的模样,种谊也怀疑自己是不是感觉错了?

        

……

        

兴庆府皇宫。

        

夜已经深了,梁太后坐在大殿之中,依然在处理着白天未完的公务。

        

梁太后今年三十多岁,看起来风韵尤存,只是脸色有些憔悴,眉间也皱着了一个疙瘩。

        

看着桌子上的这些奏本,梁太后心中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内忧外患!

        

所谓外患,自然就是宋辽两国。

        

梁太后掌权后,为了巩固手中的权力,不但屡次对大宋发动战争,而且还与辽国发生了矛盾,导致辽夏两国交恶,边境上也是冲突不断。

        

更让梁太后头疼的是,本来一直处于守势的宋国,竟然在边境集结大军,似乎有主动北上的意图。

        

面对这种情况情况,梁太后也只能派大将仁保多忠前去边境督战。

        

想到仁保多忠,梁太后又想到了夏国的内患。

        

本来夏国有三大家族势力,其中嵬名氏是皇族,梁家是后族,而仁保家则在军中有很大的势力。

        

当初梁太后掌权,嵬名与仁保两家势力极力反对,为此她不得不联合兄长梁乙逋,打压嵬名与仁保两家。

        

通过多年的对外征战,梁太后也消耗了嵬名与仁保两家的不少实力,使得梁氏一家独大。

        

但梁乙逋掌权后,却开始与梁太后发生冲突,兄妹二人就差直接反目了。

        

在这种情况下,梁太后不得不暗中联络嵬名与仁保两家,终于一举将兄长梁乙逋手中的兵权夺了过来。

        

不过这也彻底的激怒了梁乙逋,现在兄妹二人已经势同水火,梁太后也只能依靠嵬名与仁保两家,来压制自己的母族梁家。

        

可是现在仁保多忠一走,兴庆府这边只剩下嵬名氏来牵制梁家,这让梁太后心里也感觉有点不踏实。

        

“大哥啊大哥,你可千万不要逼妹妹我下狠心啊!”

        

梁太后这时低语一声。

        

不过话是这么说,梁氏毕竟是她的母族,梁太后还是有点下不了狠心。

        

另外梁太后与兄长梁乙逋一起长大,所以她对梁乙逋也十分了解,对方应该还没有造反的胆子,不过暗中挑事肯定少不了。

        

就在这时,忽然只听殿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母亲,天都这么晚了,您也别太累了!”

        

少年走过来将托盘放到梁太后面前柔声道。

        

这个少年正是西夏国主李乾顺,或者叫他嵬名乾顺,宽脸细眼高颧骨,一副典型的西夏人长相。

        

李乾顺是西夏的一代雄主,历史上就是他与金国结盟,联手灭掉了辽国与北宋,并且趁机夺取了大片属于大宋的国土与人口,使得西夏的国力大涨。

        

“乾顺你怎么也没休息?”

        

梁太后看到儿子时,眼底却闪过一丝警惕。

        

对于她来说,国内的忧患除了三大家族外,最重要的就是儿子的年纪渐长,如果等到他成年,到时梁太后就要面临还政的压力了。

        

“儿子听说宋国那边的边境不稳,担心母亲又要操劳,所以就让人熬了母亲最喜欢喝的瘦肉粥。”

        

只见李乾顺说着将托盘上散发着热气的肉粥端起来,亲自吹了几下这才送到母亲面前。

        

“还是自己的孩子知道疼娘啊!”

        

梁太后看到这里也露出慈爱的表情,顺手将儿子拉到身边坐下,仔细打量着自己生下来的孩子,心中的戒备也慢慢放松了。

        

然而梁太后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历史上的李乾顺刚刚成年,就联合辽国使节,用一杯毒酒毒死了她,从而顺利的夺回了西夏的大权。

        

“母亲,我听到一些事情,一直放心不下,不知道该不该和母亲说?”

        

这时李乾顺忽然再次乖巧的问道。

        

“哦?你听到什么?”

        

梁太后笑着再次问道。

        

“我听人说,国舅最近似乎在暗中联络人手,会不会是在图谋着什么?”

        

李乾顺眨着一双细眼,看起来十分纯良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梁太后忽然神情一冷,当即直视着儿子质问道,刚才的温情也荡然无存。

        

“母亲息怒,我……我是听别人说的。”

        

李乾顺吓得全身一颤,当即惶恐的回答道。

        

“谁告诉你的?”

        

梁太后依然不依不饶的问道。

        

不怪梁太后生气,她一直禁止李乾顺接触政务,为的就是防止他和自己争权,可是现在李乾顺竟然知道朝堂上的争斗,这已经触犯了梁太后的逆鳞。

        

“我是听身边的内侍何顺说的!”

        

李乾顺不敢隐瞒,直接将身边的内侍出卖了。

        

“来人!将内侍何顺拉出去,杖毙!”

        

随着梁太后的一声令下,立刻有人将内侍何顺抓了过来,随后就在殿下行刑。

        

随着何顺一声声的惨叫声传来,最后声音也越来越低,直到微不可闻。

        

李乾顺吓的小脸惨白,整个人也缩成一团,袖子里的双手都在微微发抖。

        

看着儿子可怜的样子,梁太后也不禁有些心软。

        

于是只见梁太后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道:“乾顺,你现在年纪还小,主要的任务就是学习,外面的事情一切由我来处理就是了!”

        

“是!儿子知错了!”

        

李乾顺低头回答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