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方输了任男方处置600字/男女性激烈猛进猛出小说

      

谢千秋的师尊是在三天之后到的陀蓝寺。

        

他来的时候,虞阙因为连吃了三天咸菜疙瘩,吃得整个人都抑郁了,缠着二师兄带她进山打猎,搞口肉吃。

        

二师兄被她缠的没办法无可奈何的带她进了山。

        

二师兄的犬族基因十分的好用,打猎的一把能手,虞阙在外面吃的心满意足,摸着小肚子就回来了。

        

在陀蓝寺外,她就遇到了谢干秋的师尊,沧海宗程长老。

        

虞阙刚看到他的时候,险些没敢认。

        

她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沧荡山,她刚穿过来没多久,那时的程长老三十许美中年的样貌,通身高位者从容不迫的气势,看起来和蔼可亲,但却又极具压迫感,不容小觑。

        

而如今…

        

虞阙看着他凌乱的胡须和束起的发丝中夹杂的白发,一时间顿住了。他像是一夜之间老了二十岁似的。

        

虞阙在心里叹了口气,道∶"程长老,别来无恙。"

        

程长老神情复杂地看着她,开口声音沙哑∶"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虞阙听到这句话还没什么反应,二师兄就先警惕了起来,上前两步将小师妹挡在身后,眉目凌厉地看着面前的人。

        

这人是程青那厮的父亲,而程青这次出事,又是和小师妹一起出去的,虽说对程青动手的人是虞珏,小师妹说到底也不过是个被程青骗出去的受害者,可他唯一的儿子丹田被废了,难保这个当父亲的不会迁怒。

        

他皮笑肉不笑道∶"哦不知道程长老等我师妹有何吩咐我师妹年纪小,可当不起您这个长辈特意等这么久,若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便是。"萧灼说完,就感觉小师妹在背后拉了拉他的衣袖。

        

他还以为是小师妹嫌他说话不礼貌要他收敛一点,心说小师妹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不知世间险恶。

        

不涉及自身利益时,有些人能表现的比谁都大度,可一旦自身利益受损……那就不一定了。他扯了扯衣袖,从小师妹手里抽了出来,决心今天就给小师妹上一课。

        

他刚把衣袖抽出来,身后小师妹又拽住了另一边衣袖,这次力气更大了。萧灼反手轻轻拍了拍小师妹的手背,让她老实一点。

        

然后,他就听见小师妹委屈的声音道∶"二师兄,我不就是要我吃剩下的鸡腿吗你为什么要打我"

        

萧灼∶…

        

他一脸无语的回过头,从衣袖里掏出个油纸包递到她手里,看着小师妹美滋滋的拆了油纸包啃鸡腿。

        

很好,小师妹不是要阻止他,但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也没了。他恨铁不成钢,低声斥道∶"臭丫头!"

        

虞阙被人身攻击了,一顿,决定收回刚要说出的那句问他吃不吃的话,侧过身子,不理他了。

        

一旁,程长老神情复杂地看着这对师兄妹斗嘴。他认得眼前这个眉目桀骜的青年。这是七念宗收的一个半妖弟子。

        

程长老对和他们当了这么多年邻居的七念宗态度一向是不以为意的。

        

在他看来,七念宗掌门江寒有着几平和宗主不相上下的实力,本该广收弟子、振兴宗门,假以时日,七念宗也未尝不能成为第二个沧海宗。

        

可江寒为人桀骜不驯,守着和沧海宗几乎差不多大的地方,有着这样的实力,却既不招收客卿,也不广收弟子。

        

看看七念宗都是什么弟子吧。

        

一个早已经没落了的御兽师、一个在别的宗门当外门弟子都不配的半妖、一个极有可能是人魔混血的半魔。

        

这几乎都是别人不会选择的弟子。而且,他曾经见过他们。

        

在那次见面之后,他只能给他们一个评价。

        

七念宗弟子不仅不适合当弟子,而且冷心冷肺,无心无情。在他看来,这全记是些桀骜不驯将来指不定就会欺师灭祖的预备役。

        

所以,当初江寒开口要收虞阙当弟子,他才会这么不赞同。有这么一群同门,他不觉得虞阙会过得很好。可是如今…

        

半妖青年依旧桀骜,看着他的视线满满的都是挑衅,可当他看向那个被他称之为小师妹的人时,语气分明嫌弃,却满是纵容,神情分明不耐,动作却没有一丝拒绝。

        

他恍然明白。

        

他的桀骜都是给外人的,但虞阙,在他眼中不是外人。

        

他叹了口气,声音苍老道∶"虞姑娘,我儿这次险些害了你,我替他向你说声对不住。"虞阙闻言一顿,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师姐的声音就不咸不淡的响起∶"道歉就不必了,我们小师妹可当不起。"

        

三人齐齐转头。

        

他们身后,大师姐从陀蓝寺走了出来,身旁跟着小师兄,身后一群沧海宗弟子抬着程青,压着虞珏,面面相觑。

        

师姐冲虞阙笑了笑,道∶"师妹,到师姐这儿来!"虞阙噔噔噔跑了过去。

        

她看了看小师兄,又看了眼师姐,乖巧的站在师姐身边。

        

程长老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看到自己那不死不活的儿子,眉宇间又闪过一丝痛色,最终,只道∶"多谢虞姑娘救我儿一命,我…欠姑娘一个人情。"

        

小师兄闻言,轻笑一声,开口∶"人情就不必了,我们小师妹,自有我们护着,只希望程长老日后好好管教儿子才是。

        

程长老闭了闭眼,不再说话,只看向自己的大弟子谢千秋,道∶"千秋,你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谢千秋沉默片刻,突然问道∶"师尊准备如何处置……虞珏。程长老冷笑∶"私通鬼族,残害同门,自然是按照沧海宗规矩处置。"

        

谢干秋沉默片刻,道∶"徒儿就先不回去了。"程长老沉吟∶"你留在这里,也好。

        

说完,他也不再留恋,带着程青和虞珏急匆匆的离开。

        

离开之前,虞阙感觉到有人似平看了她一眼,那目光令她格外的不适。

        

但她还没来得及看一下这人是谁,小师兄就突然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从大师姐身边拉了回来,道∶"走吧,小师妹,我们该去修炼了。"

        

虞阙瞬间苦下了脸,把方才的事忘的一干二净。

        

小师兄却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的虞珏。虞珏下意识地浑身颤料。

        

下一刻,她就看到这恶魔一般的青年突然一笑,伸手在自己喉咙上比划了一下。再看,杀了你哦。

        

虞珏在这一刻,恐惧达到了顶峰。他已经拿走了她的灵根,他还要做什么

        

鬼王呢她为什么不来救她他什么时候会来救她她仿佛又回到了灵根被剥离的那一刻,疼痛,绝望。也从没有那一刻,她无比清楚的意识到了一件事。__-她被抛弃了。

        

另边。

        

晏行舟照常和小师妹一起修炼双人功法。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虞阙总觉得怪怪的。

        

她入定了一会儿,突然又睁开眼睛,困惑道∶"小师兄,我怎么好像没有感觉到你灵力有所增亦。“

        

小师兄面色不变,只挑了挑眉。

        

他声音里带着笑意∶"那大概是你感觉错了,我实力高于你不少,有可能是所增长的灵力在你身上明显,到了我身上就不明显了的缘故吧。"

        

这……也不是没有道理。虞阙狐疑的又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晏行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一个时辰之后,他看着已然入定的小师妹,笑了笑,将她放回了床上,打开门,走了出去。

        

师尊正在外面等他。

        

晏记行舟走了过去,声音平静∶"师尊等我这么久,所为何事"师尊看了一眼禁闭的房门,问∶"你师妹睡着了"晏行舟柔下了声音,应了一声。

        

师尊探究的视线就落在了他身上,道∶"双人功法,你师妹可以从中获利,可如今,你应当是不得寸进了吧"

        

晏行舟笑了笑,不以为意∶"师尊料事如神。"

        

师尊叹了口气。果然。

        

天生恶种,实力越强大,受天道的束缚就越大。

        

他身为恶种,想要变强,要比旁人付出了努力和代价何止百倍千倍。

        

但是,恶种不度雷劫。

        

普通人自金丹开始,每次进阶都会度雷劫,实力越强大,雷劫也就越强大,那雷劫即是考验,也是能更好增长实力淬炼身体的契机。

        

但晏行舟从一开始到现在,没有历过一场雷劫。

        

因为他是恶种,天道不会让他借助它的力量变强,自然也不会给他降下雷劫。可饶是如此,晏行舟靠着自己,还是硬生生走到了今天。

        

没有雷劫粹体,他就自己为自己粹体,没有雷劫凝缩灵力,他就自己压迫自己。他的每一次进阶,都相当于是一次生死考验。但他还是走了过来。可,人力有时尽。

        

上辈子这个时候,晏行舟已经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无法进阶,他甚至连单纯的灵力增长都做不到。

        

那时候,师尊以为他的极限可能也就在这里了,人力再如何强大,又怎么能违抗天道意志

        

他上辈子这么劝自己这个徒弟的时候,晏行舟只平静道∶"我明白了。"那时候师尊不知道他明白了什么。后来他入了魔,便再也没见过他。

        

到最后,他再次听说自己这个徒弟的时候,是他失踪在修真界多年之后,又突然出现,成了魔族最强大的魔尊。

        

那时候师尊不知道他是如何突破的天道束缚。而今,他却好像明白了。

        

他问∶"融合胎珠,强行突破,这就是你上辈子为自己选择的路"晏行舟笑了笑∶"师尊,我只是拿回了自己的力量而已。"师尊叹了口气∶"这一次,你还准备这么做"

        

晏行舟没说话,只平静道∶"师尊,您知道吗上辈子在我发觉自己穷尽人力也无法违抗所谓的恶种的命运时,我曾为自己寻找答案,我该何去何从,我该如何选择。"

        

"最后,我却突然发觉一件事-

        

"只有你强到任何人都不敢动你,你才有选择的资格,而在此之前,你都是个蝼蚁。"

        

现在,他还是这么想的。

        

晏行舟回到自己房间,从储物戒中拿出了胎珠。黑色的珠子在他掌心,被禁制束缚着,左突右撞的想逃跑。

        

晏行舟看了一会儿,问道∶"三天了,你还是不肯被我融合"胎珠一顿,又开始骂骂咧咧了起来。

        

晏行舟面无表情地看着它。

        

上辈子,自己闯镇魔塔取胎珠的时候,为了夜长梦多,哪里和胎珠这样交流过,直接强行就当场融合了。

        

这辈子,他是脑子进了水才还问它一句,听它在这里骂骂咧咧。

        

他面无表情道∶"你本来就是我力量的一部分,我只是问你一句,你以为我是和你讲条件吗"

        

胎珠一顿,沉默片刻,又发出了嗡嗡声。

        

晏行舟听了一会儿,挑眉,道∶"哦问我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他轻笑一声∶"想要变强,很难理解吗"

        

胎珠觉得不可理喻,嗡嗡道∶你是第一个能活下来的恶种,保持这个状态的话,有可能还能活的久一点,但你若是一意孤行变强的话……

        

胎珠顿了顿,挣扎的动作小了一些∶你可能会死,你知不知道。

        

记晏行舟轻笑一声∶"不,我不会。"

        

他定定的看着胎珠,一字一句道∶"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黑色的珠子缓缓平静下来,不动了。它静静的浮在他手中。

        

片刻之后,它又发出了轻轻的嗡嗡声。

        

晏行舟皱了皱眉∶"你说先让我放了你,你去见一个人,随后就把力量给我"胎珠点头。

        

但它有什么可见的人见那群和尚吗

        

晏行舟也不知道自己哪儿脑抽了,居然真就把禁制给解了。解开禁制的一瞬间,胎珠一马当先的就冲了出去。

        

晏行舟一开始以为它是想跑,但看了一眼之后,突然觉得不对劲。

        

它逃走的方向是虞阙的房间!淦!

        

晏行舟黑着脸就冲了出去。这珠子想干嘛!

        

胎珠想干嘛它想和虞阙贴贴。

        

虞阙睡得正熟,稀里糊涂的就感觉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在系统的大呼小叫中睁开眼之后,只觉得奋得慌。

        

她迷迷瞪瞪的在被子里摸了摸,最后摸出了一个黑色的珠子。

        

她眯着眼睛,盯着珠子看了一会儿。这珠服熟啊。

        

胎珠在虞阙一瞬不瞬的注视之中,羞涩的扭了扭身体。虞阙∶"!!!"

        

淦!这不是小师兄的胎珠吗怎么跑到她这里来了还钻进了她被窝里

        

系统趁机告状∶"宿主,胎珠也相当于恶种的一部分,喜恶都受恶种影响,你想想,它大半夜的闯你房间钻你被窝,可见恶种他………也多半是这么想的啊!"

        

系统话音刚落下,她的窗户猛然被人推开,虞阙惊悚抬头,和一跃而入的小师兄大眼瞪小眼。

        

漏遇。“二小师兄∶""

        

系统的那句话在她心里无限回放。想钻你被窝…钻你被窝…

        

晏行舟深吸了一口气∶"你别误会!"

        

他看向她手中的胎珠∶"它跑了,我是来追它的。"他顿了顿,问道∶"小师妹,它没对你怎么样吧"虞阙懵∶"哦没有,它没干什么……"顿了顿,道∶"除了钻进我被窝。"

        

话音落下,胎珠还在虞阙掌心里羞涩的扭了扭。

        

晏行舟∶"…"

        

他面色僵硬∶"你刚刚说,它钻你被窝"虞阙∶"啊。"

        

晏行舟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胎珠。

        

胎珠自顾自的在羞涩,嗡嗡道∶我最后的心愿已经完成了,,现在,我可以把力量给你了。晏行舟∶"…"

        

不,我现在不想要你的力量,我只想把你给砸了。

        

而也不知道胎珠是不是感受到了比交出力量还要悲惨的下场,晏行舟上前一步想把那不要脸的胎珠拿回来给砸了,胎珠突然主动冲向了他。

        

然后在接触到他的哪一刻,毫无预兆的融进了他身体之中。

        

到了这一刻,晏行舟终于拿回了恶种初生的全部力量。

        

他周身气势猛然暴涨,受这力量所激,虞阙所在的房间一瞬间坍塌成了废墟。

        

但在这废墟之中,始终有一股力量护住虞阙,让她不曾受一丝一毫伤。虞阙被这变故惊的直接起身∶"小师兄!"

        

小师兄抬头看了她一眼。"师妹。"他叫道。

        

虞阙连忙走过去∶"小师兄你怎么了"

        

晏行舟却直接退后了几步,平静道∶"师妹,你离我远点。"虞阙∶"为什…"

        

她话没说完,一只手突然按住了她的肩膀,把她往后拉。

        

"你师兄要进阶了。"师尊道。

        

虞阙茫然回过头,就看到七念宗一行人全都站在她记身后,面色凝重。

        

"进阶"虞阙喃喃道,随即猛然抬起了头。清朗的夜空不知何时,阴云密布。

        

虞阙十分熟悉,这是她度金丹劫时就见过的雷云。

        

可是……这雷云不知为何,居然没有一丝一毫雷霆翻滚,只阴沉沉的压在天上,想散去,又被迫凝聚的样子。

        

既然要进阶,为什么只有雷云,那雷劫呢

        

虞阙又看向小师兄,就见小师兄已经就地坐下,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样子。

        

度雷劫,哪怕雷劫是粹体之用,但撑不过去难免也有意外,一般修士都会准备阵法法宝之类的帮自己抵挡一二,但小师兄为何什么都不准备,师尊他们居然也没动静

        

虞阙心里着急,连忙道∶"师尊,小师兄就这么度雷劫吗"师尊沉默片刻,却道∶"不,不是雷劫。"

        

虞阙∶"嗯"师尊却没再说话了。

        

虞阙急得不行,直接问系统;"小师兄这是怎么了!"

        

系统沉默片刻后,道∶"宿主,恶种是不受雷劫,也不可能通过渡劫飞升的。"虞阙一顿,"那你的意思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