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细腻的小h文高潮&看学生的粉嫩小泬

        

火车站前毛利小五郎与园子的一番斗嘴可是毫无顾忌,在外人看上去就像是父女斗嘴一般。

        

不过这也正常,园址本来就是小兰的青梅竹马,园子可以说是毛利小五郎看着长大的。

        

这种情况下双方的关系自然不一般,哪怕两人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十多年的关系让他们两个斗起嘴来那是毫不见外。

        

“好了爸爸,唐泽刑事和绫子也到了,我们赶紧出发吧。”制止了自家老弟跟闺蜜的吵架,小兰开口说起了正事:“你不说委托人还等着的吗。”

        

“知道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出发去山能寺。”毛利小五郎伸手拦车:“不过我们人数比较多,可能要坐两辆车了。”

        

“没关系,我们有交通工具,你们前提坐车就好。”唐泽笑了笑道:“之后我们会赶上你们的,地图我们也准备好了。”

        

“山能寺距离也不算远。”绫子看了看地图首先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等下先往北走,然后再向西就可以了。”

        

看着两人一幅认真辨认方向的模样,毛利小五郎等人脸色露出了疑惑之色:“有交通工具?你们准备了什么?”

        

就在绫子刚刚打算解释之际,两辆摩托车从马路对面驶了过来停在两人面前:“大小姐、少爷,你们要的摩托车送达了。”

        

摩托车停下后,一位保镖将一辆黑色的越野摩托推到唐泽面前,接着又从后面的背包取出了两个头盔:“这是刚拆封的头盔,两位路上注意安全。” 

        

“麻烦你们特意跑一趟了。”唐泽接过黑色的头盔,将白色的那款递给绫子。

        

“那摩托车送达,我们就回去了。”一身西服的保镖微微鞠躬后朝着园子笑道:“园子小姐再见。”

        

“没想到姐夫说的交通工具是你们送来的摩托啊。”园子恍然后一脸的羡慕:“真好啊,有摩托车就能随意在京都闲逛了吧。”

        

“二小姐如果需要摩托车,我们这边还有一辆。”保镖闻言笑着说道,打算把两人返程的工具让给园子:“就是性能上可能没有少爷开的那辆好。”

        

“啊,还是算了吧,我也没有驾照。”

        

园子闻言连忙摆了摆手,看向上车后紧紧贴在唐泽后背的自家老姐,感觉又被塞了一嘴的狗粮:“而且也没有能带我,阿真去比赛了也没有时间…”

        

“但我听妈妈说,那两天你拉着小男朋友可是每次玩到很晚才回家呢~”

        

绫子闻言笑着调侃起了自家妹妹:“怎么,小别胜新婚,才几天不见就想的慌了?”

        

“说什么呢姐姐!”

        

园子听到自家老姐的调侃,脸颊瞬间通红起来,恨不得跳起来:“我们就是出去吃饭看电影而已,”

        

“啊啦,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绫子捂嘴笑的像只狐狸:“你理解成什么了?”

        

“不理你了!”园子“斗不过”绫子,只能仓惶逃窜跑到了小兰身边寻求起了安慰。

        

“行了,你们回去吧。”

        

唐泽朝着送车过来两人交代了一声,接着带上头盔发动摩托看向毛利小五郎一行人笑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摩托车轰鸣发动,眨眼间便消失在街角处。

        

“真好啊,我也想有一个姐夫这么全能的男朋友骑着摩托车带着我游览京都。”

        

看着两人远去,害羞的园子恢复了原状,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双手合十直接进入了幻想状态。

        

“真是够潇洒的,有钱人来旅行都能在当地自备交通工具啊。”毛利小五郎有些酸的说着,但眼中却透着不加掩饰的羡慕。

        

“才不是呢,姐夫他骑摩托车只是为了方便调查案件罢了。”

        

一旁的园子替自己姐夫辩解道:“前段时间不是发生杀害盗贼团伙的连续杀人案件么,姐夫他是为了调查这个案件来的。”

        

“我记得唐泽刑事好像刚从国外回来吧。”毛利小五郎闻言吐槽道:“还真是够热心的。”

        

“爸爸也多留意一下相关信息吧。”一旁的小兰闻言道:“万一能够有发现呢。”

        

“那些就交给现在的刑事去做好了,我们还是先去解决委托吧。”

        

毛利小五郎哼了一声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而且唐泽刑事不是跟我们一起的嘛,证明他对这次的委托也很感兴趣。”

        

“没错!姐夫听说大叔你的委托人后,就说寺庙在这个关头委托毛利大叔确实有些蹊跷,可能是有些关联啦。”

        

园子一边走向出租车一边道:“嘛…姐夫听完后是这么说的,我倒是觉得大叔的委托,不可能跟案件扯上关系啦。”

        

“最好不要。”毛利小五郎闻言哼了一声:“我可不想卷进那么麻烦的案件之中。

        

最好早点完成委托,早点喝道京都当地的美酒~”

        

“爸爸真是的!”看着自家老爹一副沉迷幻想的模样,小兰无奈提醒道:“你可不要在工作上掉链子哦!”

        

“我知道啦!”毛利小五郎不耐烦的甩手道:“快点上车啦。”

        

出租车抵达的时候,唐泽两人早已经在寺庙门口等待了。

        

不过因为是毛利小五郎接受的委托,所以两人并没有进入店内,而是在门口喝着饮料进行着休息。

        

见到麻溜小五郎等一行人下车后,唐泽将摩托车停好随着对方一起进入了寺庙之中。

        

看到毛利小五郎之后,一位身着僧袍却还留着寸头的国字脸和尚放弃了和面前几人的交谈,连忙迎了上来握住了毛利小五郎的手:

        

“毛利先生!真是感谢您千里迢迢从东京远道而来!

        

我是昨天给您打电话委托您的龙圆。”

        

龙圆和尚见到毛利小五郎后,然后显得很是热情:“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主持圆海师傅。”

        

老和尚双手合十朝众人行了一礼,没有多说些什么。

        

“这边的三位,是本寺的施主们。”圆海先是介绍了穿着深紫色西服有着将军肚的男人。

        

对方叫樱正造,是一位古董美术商人,在寺町大街经营古董店。

        

而旁边身着蓝色和服的,则是能剧水尾流的继承人水尾春太郎。

        

至于最后那位穿着咖色外套,戴着眼镜的,则是开古书店的西条大河。

        

当然,介绍到对方的时候,唐泽忍不住多撇了他两眼。

        

因为知晓剧情的他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文绉绉一脸好好先生,甚至有点呆的男人,就是他们要找的犯人。

        

怎么看,都不会把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当做是杀了五个同伴的凶残罪犯。

        

不过要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对方手指关节布满老茧,特别是左手掌与右手食指、中指处,这是练习弓箭留下的。

        

而且看其步伐站姿,也同样能察觉到对方练习剑道的影子。

        

当然现在即便唐泽知道对方的身份,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毕竟双方也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唐泽根本没有任何的消息渠道,可以证实自己的情报。

        

所以想要抓捕对方的话,还是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

        

不过这个剧场版是比较经典的,所以唐泽后来有重温过,所以对于剧情还是很熟悉的。

        

想要找到关键节点轻松搞定案件很容易,不过他还想要试试多拿一些案件的奖励。

        

这其中就需要一些操作了。

        

“嘛,与其说是施主,倒不如说大家是剑道同好。”圆海师傅在弟子接扫完三人后笑着说道。

        

“怪不得主持您身体这么硬朗呢。”毛利小五郎笑道:“原来各位都有练习剑道啊。”

        

“主持,我听说寺庙之中有一件十二年才会展出一次秘宝?”

        

一旁的唐泽收回心绪后,眼看毛利小五郎还要继续闲谈,连忙看向主持询问道。

        

“没错,是药师如来的佛像。”主持点头道。

        

“啊,这个我知道,大后天就是开发参观的日子了吧。”小兰兴奋道:“我们就是因为想要看这个,所以才会特意赶过来的!”

        

“有这份单纯的心,药师如来知道了也会高兴的。”主持笑呵呵道。

        

倒是一旁的龙圆身上有些不自然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对了,关于委托的事,详情各位还是先跟我进屋再说吧。”

        

“那就叨扰了。”

        

众人跟随龙圆师傅进入寺庙内,然后得知了这次对方委托毛利小五郎的内容。

        

“什么!?主佛像被人偷走了!?”

        

得知寺庙中后天要展示的药师如来佛像丢失,毛利小五郎不由得惊叫起来。

        

“没错,这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龙圆将佛龛大门打开,露出了其中的两尊佛像:“左边的是月光菩萨,右边的则是日光菩萨。

        

但是最中间的如来佛像却被人盗窃了…”

        

佛龛之中两位菩萨一左一右,可最重要的药师如来佛像的位置,却是空空如也。

        

龙圆将佛龛关闭解释道:“早在佛像丢失的时候,我便提议要去报警了,但是主持却拦住了我。

        

他说佛像丢失乃是天意,如果有缘的话,总有一天会归来的。”

        

“这心也太大了吧。”一旁的毛利小五郎闻言汗道。

        

“那不知道龙圆师傅这是委托毛利侦探又是为了什么?”

        

唐泽问道:“事情已经过去八年了吧,为何突然这个时候委托?

        

难不成是因为发生了什么变故,所以让龙圆师傅你有了这样的想法?”

        

“这位施主真是敏锐,其实是五天前我们寺庙收到了一封信。”

        

因为不认识唐泽的缘故,龙圆也有些诧异眼前年轻人的敏锐,但毕竟是和毛利小五郎一起来的也没有太过惊讶,只是开口解释道:

        

“信封之上上没有贴邮票,寄件人的姓名也没有写…”

        

一边说着龙圆师傅引导着众人落座,之后便去了一旁的抽屉将信件取出。

        

这白色的信封上,也只写了“山能寺收”的字样,将信打开后第一张纸上只写了一句话。

        

——“只要能够解开这幅画的谜团,就能够知道药师如来的所在之地。”

        

毛利小五郎念着第一张纸上的内容,然后翻到了第二页。

        

而第二张纸上,则明显是一图案。

        

这像是摆放女儿节娃娃的雏坛一样,总共是五层,而这些台阶之上摆放的不是娃娃,而是画着各类不同的图案。

        

首先第五层也是最高的一层,上面画的是红色的蝉、绿天狗和红金鱼。

        

第往下的第四层,则是金色的公鸡和泥鳅??

        

而在五层和四层两个台阶中间的空白处,还有有一个“、”字。

        

这之后,是在第二层和第三层中间,则画着紫罗兰、绿天狗和紫色的富士山。

        

而在台阶外,还画着一个褐色的橡栗的图案。

        

看到这个图案后,众人皆是一头雾水,小兰更是有些担忧道:“爸爸,这要在大后天之前找到,你没问题吧?”

        

“呵呵…不、不用担心…”

        

毛利小五郎听到自家女儿的话后额头的冷汗已经流下,但依旧嘴硬道:“这种小儿科的谜题对我来说太简单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毛利小五郎拿着谜团纸张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明显是心虚到家了。

        

“那既然这样找,要是如来佛像的事情就交给叔叔这个专家好了!”

        

园子倒是没有丝毫怀疑,在毛利小五郎说完后立刻开心的和小兰还有绫子建议了起来:“我们去参观京都吧?”

        

“对对!就这样好了!”

        

毛利小五郎硬着头皮道:“你们在这里也只不过是打扰我罢了,这里有我和唐泽刑事就行了。”

        

“其实,我也需要调查案件出去了。”

        

唐泽看着企图拉他做帮手的毛利小五郎笑着拒绝道:“谜题这种简单的事迹交给毛利侦探吧,毕竟这也是你的委托,我插手你的工作可不好。”

        

“诶?”毛利小五郎闻言有些错愕,旋即尴尬一笑道:“也是啊…哈哈,那就我自己搞定既可以了!”

        

“加油哦爸爸!”

        

小兰鼓励了爸爸一声,看向铃木姐妹笑道:“其实在来的路上,我已经跟和叶酱联系好了。

        

她说要给我们在京都当导游,不过服部君好像因为有事没有来。”

        

“已经有和叶酱了,男生来不来都无所谓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