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师徒被强肉H/摩擦顶弄h

“参见官家!”

        

宁复与种谊来到垂拱殿,一起向赵煦行礼道。

        

“不必多礼,种老将军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

        

赵煦哈哈一笑,随后又对种谊十分热情的道。

        

“谢官家关心!”

        

种谊再次行礼道。

        

“宁复,你可知道朕为何召你们进宫?”

        

赵煦点了点头,随即就向喜形于色的向宁复问道。

        

“这个……难道是西夏那边有结果了?”

        

宁复试探着问道。

        

“哈哈!朕就知道你会猜到,皇城司刚传来的消息,你们看一下吧!” 

        

赵煦说着一挥手,立刻有内侍将一份厚厚的情报送到宁复面前。

        

宁复接过情报打开,旁边的种谊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当看到情报上的内容时,种谊是一脸的震惊,而宁复却是满脸的古怪。

        

皇城司的探子的确厉害,竟然将梁乙逋父子造反的过程全部详细的记录了下来。

        

就在十天之前,梁乙逋父子忽然发难,率领六千私兵在兴庆府起事。

        

梁乙逋兵分两路,其中一路以梁乙博率兵,牵制住皇族嵬名阿吴,另一路则是梁乙逋亲自率领,趁着夜黑杀进皇城,希望可以活捉梁太后和李乾顺母子。

        

结果梁太后虽然逃出皇城,却死于乱军之中,只有李乾顺只身逃到南城,与嵬名阿吴的大军会合。

        

然而梁乙逋父子找到梁太后的尸体后,却诈称李乾顺也死于乱军之中,并且还找了一具与李乾顺有些相似的尸体吊在皇城上。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兴庆府都炸了锅,有人以为嵬名氏大势已去,竟然开始向梁家父子投诚。

        

嵬名阿吴晚了一步,当他向外宣称李乾顺还活着时,虽然有人相信,但更多的人却抱有怀疑。

        

再加上梁氏父子坚称嵬名阿吴只是随便找了个替身,为的就是稳定人心。

        

结果这么一来,真的李乾顺竟然变成假的,当时整个兴庆府都乱成一团,各种流言满天飞,也根本没有人能分辨李乾顺的真假。

        

梁氏父子以假乱真的目的达到后,立刻挥兵猛攻嵬名阿吴。

        

当时西夏的主要兵力被大宋调到了边境,兴庆府中的兵力十分空虚。

        

再加上许多人以为李乾顺也死了,于是不肯听从嵬名阿吴的调遣,而是持观望的态度。

        

所以嵬名阿吴能够调动的兵力并不多,结果竟然被梁氏父子打的大败,最后他只好带着李乾顺逃往北方,梁氏父子已经彻底的占据了兴庆府。

        

兴庆府的局势关系到整个西夏的动向,随着兴庆府的陷落,梁氏的威望大增,吐蕃的阿骨里是梁氏的盟友,这时竟然也率军进入西夏境内,全力支持梁氏父子。

        

在这种情况下,之前持观望态度的西夏各方贵族,有相当一部分都开始动摇,甚至开始暗中联络梁氏父子。

        

当然也有一批忠于嵬名氏的贵族,开始率兵追随嵬名阿吴和李乾顺,估计是想找机会杀回兴庆府。

        

“李乾顺和嵬名阿吴逃往北方,很可能是去投靠辽国,借助辽国之力夺回兴庆府!”

        

宁复看完手中的情报后,当即向赵煦禀报道。

        

“没错,朕也是这么猜测的,种老将军你怎么看?”

        

赵煦一拍巴掌,随即向种谊问道。

        

“梁氏父子夺取了兴庆府,表面上看是占据了优势,但却让李乾顺跑了,辽国早就想插手西夏的内政,所以肯定会派兵,到时梁氏父子恐怕很难挡住辽军的反攻!”

        

种谊这时也一脸凝重的分析道。

        

“还有一个人的态度十分关键!”

        

宁复忽然开口道。

        

紧接着他和种谊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出一个名字道:“仁多保忠!”

        

仁多氏是西夏的三大家族之一,而且还握有兵权,之前仁多保忠被调到边境,防备大宋的进攻,梁氏父子正是趁着这个空档,才能成功的发动了政变。

        

否则若是仁多保忠在兴庆府,梁氏父子几乎不可能成功。

        

“官家,仁多保忠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宁复立刻向赵煦问道。

        

梁家夺得兴庆府,嵬名阿吴保着李乾顺逃往北方,留在宋夏两国边境的仁多保忠看似不引人注意,但在关键时刻,却能左右局势的发展。

        

“你们还真是问对人了,章楶已经挥兵北上,与仁多保忠打了几仗,算是试探性的进攻,仁多保忠只是坚守不出,估计也是在等西夏国内的局势明朗下来再做打算。”

        

赵煦笑呵呵的回答道。

        

“官家,仁多保忠已成孤军,甚至后方的物资运转可能都已经停了,若是这时挥兵猛攻,很可能吃下这支吐蕃的精锐!”

        

种谊这时一脸兴奋的建议道。

        

做为在军中多年的老将,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种谊都恨不得年轻几岁,再次披挂上阵。

        

赵煦闻言却不置可否,而是转向宁复问道:“宁复你有何看法?”

        

只见宁复却露出犹豫的表情,随即这才上前道:“官家,仁多保忠的家人应该也都在兴庆府吧?”

        

“当然,仁多氏也是西夏有名的将门,大部分族人都住在兴庆府。”

        

赵煦点头。

        

“这么说的话,仁多保忠的家人应该都落到了梁氏父子手中,以梁氏父子的心性,他们会怎么处置仁多保忠的家人呢?”

        

宁复再次问道。

        

这下旁边的种谊也是一愣,隐约间似乎猜到了宁复要说什么。

        

“梁氏父子似乎不像是心胸宽广之人。”

        

赵煦这时也眼睛一亮,同样明白了宁复的意思。

        

“那就是了,若仁多保忠的家人出了什么意外,到时咱们也许不用出兵,只需要派人劝降,也许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吃掉这支西夏的边境大军。”

        

宁复冷静的分析道。

        

历史上的仁多保忠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主要是李乾顺当政后,回收军中大权,因此仁多保忠被逼的想要投靠大宋,结果没能成功,最后虽然没被杀,却也被解职。

        

“这个想法倒是挺新奇,可若我是梁氏父子,肯定会以仁多保忠的家眷威胁他投降,所以肯定不会动他的家人吧?”

        

种谊这时还有些怀疑的道,他虽然精通兵法,但对这种政治上的事还是有些欠缺。

        

“若没有见过梁氏父子,恐怕也会和老将军一样的想法,但以我观之,梁氏父子心胸狭小,为了一己之私,甚至可以将天下人都拉下水,更别说梁家与仁多氏、嵬名氏早就势如水火,所以他们一旦得势,肯定不会放过这两家!”

        

没等宁复开口,赵煦就笑着抢先道。

        

别看赵煦年轻,他这个人除了好色之外,完全是一位年轻雄主,历史上的他若是多活几年,说不定真的可以中兴大宋。

        

“官家英明!”

        

宁复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赵煦的马屁,以梁氏父子的为人,就算一时得势,日后也很难有太多的做为。

        

“童贯,命皇城司立刻派人,通知前线的章楶,让他试着劝降仁多保忠!”

        

赵煦当即下令道。

        

童贯也立刻答应一声,随即就亲自下去办理这件事了。

        

“宁复,这次多亏了你的分析,若是能顺利劝降仁多保忠,到时你也是大功一件!”

        

赵煦这时爽朗的大笑道。

        

宁复急忙谦虚了几句,随后赵煦又询问了一下他们在路上的行程,以及武学日后的发展事宜,最后这才让他们退下了。

        

这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宁复送种谊回武学休息,然后这才兴冲冲的准备回家,他和柳清心成婚后,还是第一次离家这么久。

        

种谊目送着宁复离开,心中对武学也更有信心了,因为刚才他亲眼见到赵煦对宁复的器重,有这样的人坐镇武学,再加上自己和折克行,说不定真的可以让大宋的将领全都出自武学名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