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狂戳美女屁股和尿囗&猥琐老头系列辣文小说

        

半年后。

        

大泫国,文州,菖门县边界。

        

近郊客栈。

        

一行人围桌在餐桌上,喝茶,吃干粮。

        

“娘。”一个软糯的声音,带着抱怨的口吻,“我想吃肉肉,不想吃馒头了。你看我都饿瘦了。”

        

说着,还摸了摸自己肉嘟嘟的小脸蛋。

        

一脸委屈。

        

安泞看了一眼安呦呦,无动于衷。

        

旁边的张汶河连忙安慰道,“小小姐,我们马上就要到文州城了,到了城里就可以吃肉了。”

        

“马上是多久?”安呦呦圆溜溜的眼睛,很认真地问道。

        

“按照路程,最多2天。”张汶河连忙回答道。

        

安呦呦有些不开心。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不回絮州,非要去什么文州城。

        

天南地北的。

        

从皇宫离开后,她跟着娘亲都在外游荡半年了,还没有一个安身之所。

        

虽然跟着娘亲基本上是吃香的喝辣的,但偶尔也会到这种,什么都没得吃的地方!

        

安呦呦食不知味的,一口一口吃着馒头,满脸惆怅。

        

“张叔。”安泞叫着忙前忙后的张汶河。

        

“是,小姐。”张叔恭敬道。

        

“不是说文州城是一个还算富饶的地方,这一路走来,怎么都觉得贫瘠得很?”安泞皱眉。

        

离开皇宫后。

        

安泞带着安呦呦和张汶河以及颜今谣先进行了汇合,汇合后并没有急着去一个固定的地方定居,而是游览了大泫国的壮丽山河,一路走来,也算是心情愉悦。但终究,钱财有限,毕竟把身价财产大部分都给了古家,自己手上的不算太充裕,不能一直这么坐吃山空下去,所以偷闲了半年,就打算重抄旧业,开店做生意。

        

决定去文州,也是之前的一个路线规划。

        

文州是他们旅游的最后一站,到站后就安定下来,免得来回折腾。

        

而既然定下了文州,对文州自然就会刻意去了解,也就在旅途中打听了很多关于文州的情况。

        

大多数人给出的答案都是,文州是一个人杰地灵地方,很适合宜居。

        

但现在看着周围环境的萧条,怎么也不像传闻的一样。

        

这么大一个客栈,整整一个上午,也就只有他们一行路人过来喝茶歇息,没见其他人。

        

“要不要小的去问问情况?”张汶河似乎也觉得蹊跷。

        

“你去问问店家。”安泞说道。

        

“好。”

        

张汶河离开。

        

安泞看了看安呦呦,看着她虽然愁眉苦脸,但吃得也不少。

        

她从不担心会把安呦呦给饿着了。

        

天生的小吃货。

        

“今谣,你帮我看着点呦呦,别让她吃太多,我去外面转转。”安泞交代。

        

“好。”颜今谣点头。

        

安泞走出客栈。

        

客栈在郊外,所以并不热闹。

        

然而这么一条马路上,却没见几个人影,着实让人觉得诡异。

        

安泞眼眸陡然一紧。

        

仿若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顺着声音的方向,安泞看到了一行官兵骑着骏马,卷起沙土从远处直接往客栈而来。

        

安泞往旁边站远了些。

        

官兵到达客栈,一边从马背上下来,一边对着老板大声吼道,“来两壶茶,十个馒头,快点!”

        

“官爷里面请里面请。”客栈老板连忙上前迎接。

        

几个官兵往客栈内走去。

        

张汶河此刻从里面出来,走到安泞身边,禀报道,“刚刚问了一下老板,老板也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近一个月来客栈喝茶歇息的人少得很,以前一天最少都能有十来波人,但现在一天有时候等不来一人。他说他这个位置,是菖门去文州的必经之地,不知为什么菖门的人就都不去文州了,他今天上午让店小二去菖门看情况了,小二还没回来。”

        

安泞点头。

        

她带着张汶河回到客栈内。

        

几个官兵一边喝着茶一边吃着馒头,有些急。

        

老板为了讨好官爷,送了些酒上去,“官爷,孝敬你们的。”

        

官爷看着老板,一个带头的说道,“现在我们在执行任务,不能饮酒,拿下去拿下去!”

        

“现在不能饮酒,办完事儿就可以了。官爷你收着,小的一片心意。”老板献媚。

        

带头的也是喜欢喝酒。

        

冠冕堂皇的推脱了一会儿,勉强的收下了。

        

“对了官爷,这段时间菖门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吗?怎么都不见菖门的人出行。我这小店的生意都要做不下去了。”老板看似随意地说道。

        

官爷喝着茶水,有些大声地说道,“你还想做生意,命能够保住就差不多了!”

        

“怎么了?”老板好奇的问道。

        

“上头交代了不能说。总之,别去菖门就是了。”官爷叮嘱。

        

“是是是。”老板连忙点头。

        

几个官爷喝了茶吃了馒头,就迅速离开了。

        

安泞看着他们的身影,对着张汶河说道,“看来菖门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汶河点头,遂问道,“那现在我们上路去文州吗?”

        

安泞想了想,“等等店小二回来,问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是。”

        

等到下午。

        

店小二都一直没有回来。

        

客栈老板开始有些慌张了。

        

想到官爷说不能去菖门,该不会店小二在菖门出事儿了吧?!

        

店小二是他亲侄子,要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给他侄儿一家交代。

        

客栈老板急得跳脚。

        

安泞犹豫了一下,对着张汶河说道,“张叔,今晚我们就在客栈过夜,先不去文州了,晚上趁夜黑,我们去看看菖门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小姐……”

        

“总觉得蹊跷得很。”安泞下定决心。

        

张汶河无奈答应。

        

小姐离开了皇宫,和朝廷也没有了什么关系。

        

这些事情本不应该去插手。

        

算了。

        

小姐的性格也确实做不到对天下苍生视若无睹。

        

而且他还觉得。

        

小姐离开皇宫游历这半年,说是看看大泫风光,到处吃喝玩乐,事实上只是在放松心情,调整自己的情绪。

        

他其实并不觉得小姐真的如她说的那般潇洒。

        

毕竟。

        

不说对皇上是否还有留恋。

        

哪怕就是小少爷还在皇宫,小姐就注定了这一辈子对皇宫会有牵挂。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