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下了我湿透的内裤&嗯…深一点高H

    

玟玟看蛋羹也不烫了,抱着娉姐给喂蛋羹。

        

“妹妹吃的蛮好的,她可喜欢吃虾泥了。”

        

哲哥指着娉姐嘻嘻笑了。

        

“嗯,她吃饭可好了。”

        

“我爹说给我做得弓箭多时做好呀,我都等那么久了,不会给我忘了吧。”

        

“不会,他最近有点忙,部里事多,你等等么,急什么。”

        

“好吧。”

        

丫鬟又端了砸鹌鹑和烧鸡上来。

        

哲哥兄弟俩都是爱吃肉的,无肉不欢,扯了个鸡腿先给老太太和妹妹,然后再扯个鸡腿给马氏。

        

马氏摇头,“好孩子你吃吧,我吃不下了,今儿就想吃点清淡的。”

        

“那好吧,肉那么好吃你们竟然不喜欢。”

        

哲哥自己啃鸡腿了。

        

瑜姐也抱着个大鸡腿慢慢啃着,啃得满脸都是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望着你,一脸萌萌的,花猫似的脸惹得大家都笑她。

        

“你们笑话我。”

        

瑜姐分得清好坏了,扁扁嘴委屈的不行,要哭不哭的样。

        

“你吃成花猫了,还不让人笑啊。”

        

老太太给孩子擦擦。

        

“娘,习武累不累呀?”

        

瑜姐突然问了一句。

        

“你问这个做什么,习武哪有不累的,累得很呢。”

        

“我也想学。”

        

瑜姐突然说了。

        

“你怎么想学这个,习武很辛苦的。”

        

“娘都会武呀,我也想学,我是姐姐可以保护妹妹。”

        

瑜姐很认真的说了。

        

玟玟摸摸下巴考虑这可性。

        

正好安国公回来了,听到一句就笑呵呵的问了,“谁要习武呀?”

        

“曾祖父,我,是我。”

        

瑜姐高高举着手,很得意的昂着下巴。

        

“你呀,小豆丁为啥要习武,习武很苦的。”

        

安国公望着小孙女很是纳闷。

        

“为啥女孩不能学,哥哥为啥可以学,我不我就要学。”

        

瑜姐一向被娇宠惯了,心气高。

        

安国公看了眼玟玟,“你说呢?”

        

“爷爷,您说女儿是做兔子好还是做狼好?”

        

“哈哈哈哈!你这孩子!”

        

老人用手点了点玟玟,愉快的大笑,“你这孩子深得我心呀。”

        

“真要让孩子习武呀。”

        

马氏都呆住了。

        

“习武身体强壮,女孩子要孕育子嗣,身强力壮总能让我放心些。”

        

“唔,这倒是,可是习武很苦的。”

        

马氏是知道的,阳哥小时候习武苦的很,回来都要哭鼻子的,站马步腿都麻了,第二天腿都酸疼。

        

“瑜姐,你真的想习武么?”

        

“想。”

        

“那你能坚持住么,习武很苦很苦,你要学,娘可以让你学,但你若半途而废,我可要拿鞭子抽你。你曾祖父也保不了你,你想清楚了在回答我。”

        

玟玟一向是狼妈,对孩子下手是真狠。

        

俩儿子小时候不听话跑出去玩,一群人都找不到,老太太都吓哆嗦了。

        

孩子自己回来的,玟玟把俩孩子吊起来拿鞭子抽的,浑身上下都是血口子,瑜姐都吓哭了。

        

瑜姐想了一下,抬头去看老太太,似乎是寻求支持。

        

老太太没说话只是疼爱的摸着她的头,给与了微笑和鼓励。

        

“娘,我真的想习武,我能坚持下来。”

        

“行,来人,笔墨伺候。”

        

玟玟轻笑一声。

        

丫鬟拿来了笔墨,玟玟快速的写了几行字。

        

然后念给她听,“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当年你哥哥也立过字据的,完不成就要挨鞭子,你也一样。”

        

瑜姐还不认字,但背过三字经。

        

愣了一下,没想到还有这一招。

        

“周瑜,

        

你既然想得到儿子一样的待遇,就要承担和儿子一样的责任和惩罚,少一样都不行。

        

你想清楚了么,撒娇卖萌耍小心眼走不远的,你想得到更多的尊重和话语权,就要有真本事。

        

你马上就要进学堂了,我一样会严格要求你,挨打你跑不了。”

        

玟玟是不会留情的,打孩子绝对是心狠手辣,谁劝都不好使。

        

俩儿子其实更怕玟玟,反而不怕爹,爹很疼他们,脾气也温和,从来不对亲人孩子撒火,都是很耐心的讲道理。

        

“娘,我要习武,我能坚持下来。我是周家嫡长女。”

        

瑜姐这一刻不装可爱了,反而板着脸很认真的和母亲顶牛,挨打我也要学。

        

“行,摁手印吧,完不成我可要抽你。”

        

玟玟轻笑一声,让人拿来了印泥。

        

瑜姐就真个印上了自己的手印。

        

“妹妹,你傻不傻,千金小姐多舒服呀。”

        

哲哥有点心疼妹妹。

        

“不,我要和哥哥一样可以自由出门,可以学习更多的本事,爹说了,本事学会了才是自己的,什么家世后台都不好使。”

        

瑜姐一板一眼的表明态度。

        

“很好,明儿就开始吧,正好你岁数也够了,跟武师傅一起学,uu看书族学里还有和你差不多大的兄弟也在。明儿开始给你泡药浴。”

        

“谢谢娘。”

        

“先学一年,一年内你能让林嬷嬷和夫子武师傅都夸赞你有进步,达到我的标准,我准你进你爹的书房旁听;

        

三年内你能再次进步得到你祖父他们的认同,你可以享受你哥哥的待遇,我的陪嫁给你一间田庄学习打点,朝堂事务你也可以旁听。”

        

她知道女儿很聪慧不亚于儿子,只是喜欢跟老人撒娇而已,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

        

“我记住了。”

        

“哲哥,你也别躲懒,你明年童生必须进入前三名,不然我的鞭子等着你。”

        

哲哥缩了缩肩膀,乖乖的点头。

        

“好了,吃饭。”

        

安国公对孙女也是极为满意的,认同玟玟的观点。

        

想要和儿子一样的待遇和话语权就必须承担责任和义务,做错了一样要惩罚。

        

其实瑜姐躲不过去这些的,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激励她而已,这些她早晚都要学,正如她说的,她是嫡长女,躲不开自己的责任。

        

她自己愿意多学,玟玟自然高兴,习武强身健体,有自保之力也是好事,不奢求她学成什么样来。

        

等孩子睡着了,马氏才问了:“真要孩子习武啊。你也太严厉了些。”

        

“母亲,瑜姐是嫡长女,未来是躲不开属于她的责任,我必须要严厉些,才能让她更优秀,将来面对更多风雨时,她才能承受得住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