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NP黑粗撑开宫颈口&小芳我终于进去了

作为功臣,朱砂原本应该鲜花环绕,众星拱月才对,但此时此刻,除了马小龙,她身边没有半个人,全都躲得远远的,把朱砂气够呛。

        

“站住!”朱砂一把薅住一个女生:“为什么躲着我?”

        

女生吓得脸色惨白:“我……我……没有啊……”

        

“朱砂,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几个胆子大的男生赶紧围过来劝解:“都是同学,没必要这样,真没必要。”

        

朱砂柳眉倒竖,道:“我很可怕吗?”

        

男生们吓够呛,一边后退,一边摇头摆手:“不……不可怕……”

        

“嗯~?”朱砂拉个长音,更吓人了。

        

男生们吓的急忙冲马小龙使眼色:班长,快管管你媳妇儿啊!

        

马小龙单手掩面,上前把朱砂和那个女生分开,等女生跟其他人一块跑了,这才说道:“行了,就你一脚踢断三块砖,一掌劈碎十块瓦,一肘捶断一张凳子,他们不害怕才有鬼了。”

        

“这说明我武功高强啊!”朱砂说道:“再说我就是表演节目,又不会打他们。” 

        

“他们倒不是怕你打他们,主要是怕一不小心被你碰到,闹个断手断脚就不好了。”马小龙也是无语:“也怪我,没问清楚你要表演什么,我以为你最多就是表演一套拳法,或是刀枪剑戟之类的兵器,要是早知道你表演踢砖劈瓦,我就提前拦着你了。”

        

“有什么区别?不都是武术吗!”

        

“你自己都知道武术有打法和演法,既然是上台表演,你就该表演套路,哪能把真功夫搬上台?”马小龙道:“真要是在电视上看到也就算了,别人只会给你鼓掌叫好,但这是学校。现在好了,所有人都知道你破坏力惊人,以后谁还敢跟你一块玩?你要是一个高兴或一个不高兴,往他们肩膀上一拍,往胸口上一捶,信不信他们当场给你表演个骨折?”

        

“不可能。”朱砂道:“我力道控制的很好,不可能让他们骨折。”

        

“你是能控制,但别人总不能把自己小命寄托在你的控制上吧?”顿了顿,马小龙叹口气:“你算行了,恭喜你整个初中都不会交到新朋友,搞不好旧朋友也会躲得远远的。”

        

“……”

        

朱砂一脸懵:“不……不至于吧?”

        

马小龙又叹了口气:“看吧!”

        

……

        

回到教室,朱砂站在讲台上环视一周,除了代钰,没人敢正眼看她。

        

“……”

        

马小龙推了她一下:“回去吧!”

        

朱砂咬咬牙,往后排走,路过的时候,两边的同学下意识的往旁边歪了下身子,只有代钰笑着说了句:“朱砂,你真厉害,大家看了都害怕。”

        

“……”

        

林妹妹住口!不要再往我媳妇儿伤口上撒盐了!

        

朱砂呵呵直笑,笑的有那么点阴森:“都怕我啊?呵呵,好好,好得很……”

        

“都回座位坐好。”老班走进来了,朱砂有再多怨气也只能先回墙角蹲着。

        

桌下,马小龙掰开她的拳头,十指紧扣。

        

“……”朱砂身子一歪,靠在他身上,就像一头疲惫的幼兽。

        

“朱砂今天表演的功夫很精彩,帮助我们96班连续两年拿到了一等奖,大家鼓掌。”老班话一出口,就听到代钰啪啪啪的拍起了手,但其他人只是敷衍着拍了两下。

        

虽然得了一等奖值得高兴,但朱砂在表演的时候太吓人了,尤其是踢砖劈瓦肘板凳的时候,那一声大喝,那狰狞的表情,那可怕的气势,都深深地印在他们脑海里,只是想想就不寒而栗,属实心理阴影了。

        

听到这些敷衍的、稀稀拉拉的掌声,朱砂的手又紧了一下,好在被马小龙的手指扣着,倒是没攥成拳头。相反,马小龙的手指有点硬,她倒是有点疼了。

        

老班很理解同学们的反应,因为她也留下心理阴影了。

        

现在只要闭上眼睛,就是朱砂脚踢砖头,手劈瓦片,肘碎板凳的画面,还有那狰狞的表情,眼中蕴含的杀气……

        

老班突然很想哭:我到底教了一个什么学生啊?

        

“老师!”

        

面对这种情况,作为朱砂的男人,马小龙毅然决然地挺身而出。

        

“朱砂的功夫其实很一般,他一脚也就踢断三块砖,一掌劈碎十块瓦,一肘断掉一张板凳;但我一脚能踢断十块砖,一掌能劈断三十块瓦,一肘能把课桌肘断了,您信吗?”

        

“……”老班愣了,教室里也响起一阵嗡嗡的议论声。

        

朱砂扭头看着他,眼中波光粼粼。

        

代钰也回头看着他,若有所思。

        

“您不会不信吧?”见老班不说话,马小龙挽起袖子:“看来我只能用实际行动证明了。”

        

老班愣了下,道:“马小龙,你想干什么?”

        

“您上眼!嗨——”大喝一声,右肘自上而下,照着课桌中间就是一下子。

        

就听咔嚓一声,课桌从中间断开了。

        

哗啦一声,课桌倒了。

        

!!×n

        

全班全体成员瞠目结舌,鸦雀无声。

        

马小龙拍拍手肘上的灰,道:“这下您信了吧!我媳……朱砂虽然看着挺厉害,但跟我比起来,差远了。”

        

“……”老班沉默,教室里却突然响起一阵兴奋地鼓掌叫好声。

        

“好!班长厉害!”

        

“还得看班长啊!”

        

“朱砂算什么,再厉害不还是被班长降服了吗!”

        

“嗯嗯,朱砂果然没什么可怕的,真正厉害的是班长。”

        

“到底是女孩,哪能跟男孩比,哈哈哈……”

        

“……”

        

一张课桌,挽救了朱砂在同学们心目中的形象,就像同学们说的,朱砂再厉害,不还是没有班长厉害吗!

        

就这一个理由,足以驱散他们的心理阴影,至少现在所有同学都敢直视朱砂了:果然,没什么可怕的。

        

教室里的气氛转变了,马小龙也松了口气,但现在出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马小龙~”老班语气严厉的说道:“无故损坏公物,罚款两百。”

        

“……”

        

“哈哈哈……”

        

全班哄堂大笑,就连朱砂也忍俊不禁,笑的花枝乱颤。

        

……

        

元旦放假一天,同学们都走了,马小龙却跟着老班去了一间空着的教室,从里面选了一张新课桌,顺手拿出两百元罚款交给老班,道:“老师,麻烦您了。”

        

“没事。”老班看着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学生,微笑道:“维护女朋友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下次这么做之前,最好提前准备好合适的道具,学校里的东西可禁不起你折腾。”

        

马小龙挠挠头:“我也是没办法,当时的情况您也知道,我要是不立即行动,怕是全班同学都会疏远她。事急从权,只能破坏下公物了。”

        

老班笑了笑,道:“朱砂运气好,有你这样的男朋友。”

        

“没有没有,从小到大,她对我的帮助比我对她的大多了。”马小龙说道。

        

“青梅竹马啊!真好。”老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恍惚,很快回过神来,问道:“你是不是从小跟朱砂一块练的武?”

        

“差不多吧!”马小龙随口编瞎话:“不过我天赋比她高,她一直打不过我,最后被我打服了,然后就因为崇拜生出了爱情,就这么成了我的女朋友。”

        

“……”老班噗嗤一笑:“你说我要是把这话告诉朱砂,她会怎么想?”

        

“千万不要啊!”马小龙秒怂:“其实我是吹牛的,是我对她一见钟情,从小学一年级就想娶她当媳妇儿,现在好不容易让她当了我女朋友,老师您可千万别棒打鸳鸯,做了那恶人呐!”

        

老班呵呵直笑,冲马小龙身后说了一声:“听到了吧?”

        

“???”马小龙转身。

        

就见朱砂站在教室门前,笑意盈盈:“听到了。”

        

朱砂发自内心的欢喜,虽然以前马小龙对她说过‘一见钟情’之类的话,但她一直只是当了情话来听。

        

但是马小龙刚才害怕之下的本能回答,铁定是不掺虚假的心里话。

        

迈步走到他身边,挽着他手臂,微笑道:“原来你真的对我一见钟情啊!”

        

“你什么时候来的?”马小龙问道。

        

“从你说‘我打不过你,崇拜你,爱上你’的时候。”朱砂笑眯眯地道。

        

马小龙瞬囧:“你别生气,我都是说着玩的。”

        

“我没生气啊!”朱砂笑道:“多亏了老师,不然我还不知道你是真的对我一见钟情,从小学一年级就想娶我当媳妇呢!”

        

马小龙很尴尬,但想想这是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又没啥好丢人的,索性理直气壮地道:“对,我就是这么想的,怎么着吧?反正你已经落我手里了,别想着跑,没用!”

        

“好啊!”朱砂笑的愈发灿烂:“我就把这辈子交到你手上,只要你托得住。”

        

“我肯定托得住。”马小龙扣着她的手,道:“你是了解我的,我说过的话,从来没有落空过。”

        

“包括吹牛吗?”朱砂笑问。

        

“咳,是我用词不准确。我许过的诺,从来没有落空过。”马小龙看着她:“还有问题吗?”

        

朱砂笑着摇摇头,瞅了老班一眼,道:“咱们当着老师的面谈情说爱,是不是不太合适?”

        

“……”

        

你还知道不合适啊!?

        

老班无奈:“赶紧把桌子搬回去!”

        

“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