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货你是不是欠c了/我和闺蜜用双龙头自慰

      

欧陆殖民强盗又祭出谈判的招式来了,这一招也是他们最喜欢玩的招式之一。

        

打不过,就谈判。

        

打的过,不想自己损失太大,那也谈判。

        

不想打,但是又想消耗敌人,那就通过谈判忽悠别人去打。

        

还有, 打赢了,又灭不了人家,还想讹人家钱什么的,那也谈判。

        

总之,谈判这一招他们已然玩得炉火纯青。

        

可别小看了他们这招。

        

历史上,不知道多少国家被他们这招给忽悠瘸了, 甚至忽悠的亡国了。

        

那么, 卢象升会不会上人家当呢?

        

特罗普被礼部通事带进帅帐之后便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 微微抚胸一礼道:“尼德兰海军少将马克.特罗普参见阁下。”

        

卢象升看着面前的荷兰使者,面无表情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人不好忽悠。

        

特罗普从人家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不过,没关系,他也只是来打个头站,探查一下情况而已。

        

他装作一本正经道:“我代表反哈布斯堡联盟对贵国的入侵行为提出严正的抗议,我们希望你们能够即刻停战,马上退出所有侵占的地区。”

        

你有毛病!

        

什么反哈布斯堡联盟?

        

卢象升冷冷的道:“你们才是入侵者,我是奉我们大明帝国皇帝陛下旨意将你们赶出印第安部族的领地,识相的,赶紧滚回欧陆去。”

        

看样子这家伙是个强硬派,不能跟他谈!

        

特罗普眼珠子一转,随即问道:“我如果没听错的话,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奉命行事,这事你不能做主是吧?”

        

这家伙,什么意思,想给我下套?

        

卢象升依旧冷冷的道:“我是奉旨行事, 怎么了,什么能不能做主?”

        

特罗普不慌不忙道:“我的意思,退兵的事情,你不能做主是吧?”

        

你真有毛病啊?

        

退兵那是不可能退兵的。

        

卢象升有些不耐烦道:“退兵的事,免谈,贵使请回吧。”

        

特罗普依旧不慌不忙道:“你们不退兵就能拿下新阿姆斯特丹吗,我们总不能一直这么耗着吧?我的意思,你如果不能做主,那就请个做主的跟我们来谈。”

        

这就是他的依仗。

        

他已经看出来了,大明帝国的陆军的确很强,但是,港口码头并没有什么大型战舰。

        

这种情况下,他们是不可能拿下新阿姆斯特丹的,既然拿不下,那就得谈判,只要一谈判,嘿嘿。

        

卢象升当然不会跟他们谈判。

        

不过,这会儿他还真没办法拿下阿姆斯特丹。

        

看样子,得赶紧请皇上派水师舰队前来支援了。

        

这么拖下去, 的确不是办法。

        

他是不想承认失败,但是他更不想让手下将士做无谓的牺牲。

        

唉,没办法,没有水师舰队的支援他真拿不下荷兰人这座堡垒。

        

他暗暗叹了口气,随即微微点头道:“那行吧,我即刻派人去请示我们皇帝陛下,不过,我们皇帝陛下离这里有点远,你们得等上一个多月的时间。”

        

一个多月,行啊。

        

我们也得等本土的支援,到时候,我们有得是办法让你们屈服。

        

特罗普是满心欢喜的去了,卢象升却是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冷笑道:“哼,你们等着,等水师舰队过来,我把你们一锅全端了,全拉去挖煤!”

        

这事貌似就这么耗住了,双方都在等支援。

        

当然,卢象升等支援是为了拿下阿姆斯特丹,彻底收复切诺基部族的领地,而荷兰人、英国人和法国人等支援却是为了增加谈判筹码,把大明帝国给忽悠走或者说吓退。

        

原本,卢象升以为要等上一个多月的,却不曾想,没过两天,秦翼明便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了。

        

两人一番见礼之后,他便忍不住问道:“秦将军,你怎么过来了?”

        

秦翼明连忙拱手道:“大人,末将奉皇上旨意修建驿站,连通东海岸和新辽阳城之间的八百里加急通信通道,这会儿沿途的驿站都已经修得差不多了,大人若是有急事,可通过驿站八百里加急传讯,三天内,必能传到新辽阳城。”

        

哎呀,这可太好了。

        

卢象升闻言,不由惊喜道:“真的?”

        

秦翼明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末将怎敢骗大人。”

        

好!

        

卢象升立马提笔疾书起来。

        

不一会儿,他便将奏章写好了。

        

他飞快的将奏章装入信封,又在上面加上加急的标签,这才满脸郑重的递给秦翼明,随即嘱咐道:“秦将军,请尽快将奏折传与皇上。”

        

秦翼明连忙拱手躬身道:“末将明白。”

        

说罢,他便转身疾步而去。

        

三天后,这奏折还真传到了泰昌手里。

        

泰昌打开奏章一看,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

        

大意了,忘了荷兰人是现在的海上霸主了。

        

人家战舰可是多的很,楼船炮舰也不少。

        

新阿姆斯特丹这十余艘楼船炮舰和几十艘战舰估计是凑巧正好在附近执行什么任务。

        

这么多的战舰再加上几十艘武装商船,卢象升凭借百来艘狼牙战船肯定拿人家没办法。

        

水师舰队肯定得去支援。

        

问题,他这边也就二十艘神盾舰,二十艘龙牙战舰和几百艘狼牙战船。

        

如果人家荷兰、英国和法国联合起来派大批楼船炮舰和战舰过来支援,他手底下这点舰船还真不一定能干得过人家,就算能干得过,水师将士估计也会死伤惨重。

        

怎么办呢?

        

集中全力跟人家来一场海上大决战吗?

        

如果真把孙传庭手底下的神盾舰和楼船炮舰全调集过来,干翻荷兰、英国和法国的联合舰队自然不成问题。

        

问题是,干翻了之后呢?

        

凭借荷兰人的造船能力,人家估计一年时间便能造出更多的战舰来,而且,这么把人家一顿暴揍,人家肯定会联合起来跟大明干。

        

大明耗得起吗?

        

如果是在大明沿海,乃至在东洋或者南洋,大明自然耗得起。

        

问题,这里是美洲东海岸啊,离大明本土足有几万里之遥,而且,这边还造不出战舰来,甚至就连狼牙战船都造不出来。

        

这么远的距离,怎么跟人家耗?

        

看样子,必须好好跟人家谈谈。

        

他当然知道这些殖民强盗谈判是什么套路。

        

人家是想把大明忽悠的退兵,甚至忽悠瘸了。

        

这个当然是不可能的。

        

你们想跟朕玩谈判的套路是吧?

        

行啊,朕就跟你们玩一玩。

        

想到这里,泰昌直接对一旁的王承恩道:“传之极和允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