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的粉嫩小泬&屈辱经典强奷系列小说H

哪怕楚南已经尽量节省时日,但当他回到军营时,已是下午。

        

“先生,按照您给的图纸,将士们已经挖开了一组蓄水池。”负责带领将士们挖掘盐池的将领来到楚南身边,对着楚南一礼道。

        

“带我去!”楚南带着人来到海边,在距离海岸大概一里的位置,挖掘出一个个独立的水池,按照楚南的要求,深度依次递增。

        

楚南检查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就照这个来!”

        

“先生,这一组还不够?”曹性疑惑的看向楚南,这池子有何用,他是看不出来。

        

“自然是不够的。”楚南指了指两边道:“先挖十组,勉强够用,待到成功后,这沿海几座县城都需开拓盐池,不过那是以后之事了,先将这十组盐池挖掘出来,明日人来了之后就开始动工。”

        

“这……真能产盐?”曹性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自然能的。”楚南指了指天道:“不过靠天赏饭,期待未来至少半月都是晴天吧。”

        

其实做盐田,夏季是最好的,如今这气温、日照都不是很够,而且一旦出现大潮,自己这盐田还有被毁的可能,多番辛苦付诸流水。

        

可惜留给吕布的时间不多,这盐池只是一个好的开始,接下来就看这盐池能换多少利益了。

        

曹性多少是有些怀疑的,而且这三千将士虽非吕布麾下最精锐的,但也是沙场老兵,如今不去拿兵器打仗,却跑来挖坑,军中多少都是有些怨气的。 

        

曹性将这个想法委婉的告诉了楚南,楚南也有些无奈:“临时征调民夫,不说很容易泄密,而还容易引发民变,眼下不宜节外生枝,只能先委屈将士们了。”

        

楚南的制盐法,也只是在旧的基础上改变了最后制盐之法,原理其实很简单,懂些这个的,可能看一眼就学会了,并没有什么技术壁垒。

        

楚南虽然不指望这制盐之法能永久保持下去,他的底牌是精盐,但在初期,还是要保密的,下棋、打仗,先手很重要。

        

“明日现在此处开始制盐,封锁四周,除我军人之外,任何人不得靠近。”看过盐池之后,楚南带着曹性回来,给曹性下了一道命令。

        

“喏!”曹性点点头,见楚南没有别的吩咐,告退离去休息。

        

楚南看了一眼自己的气运,气运已经开始慢慢攒住了,若无什么其他突发事件,一月之期差不多能积攒六万左右的气运。

        

当然,还得看看明天使唤这些渔民以及调遣将士继续挖掘盐池是否会如之前一般大量消耗起运,若不是,那自己将获得一笔可观的气运,足够给自己的天赋升几级了。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张远果然给楚南招来了一批人,而且不止是五百,附近几个渔庄的男男女女招来了大半,虽然没数,但怕有不下千人。

        

“楚列曹,这些人可够?”张远找到楚南,对着楚南笑道。

        

“足够,张兄这份情谊,在下记在心中。”楚南笑呵呵的将这些人都收下来,他自然不会嫌人多。

        

“言重,言重,在下还有些俗务,便不叨扰了。”张远也没久留,做了担保把人招来之后,便跟楚南告辞。

        

“在下时间确实有些紧,待此事过后,再与张兄把酒言欢。”楚南对着张远抱拳道。

        

“好,把酒言欢!”张远点点头,再度一礼后,方才告辞离去。

        

“把各庄领头的招来!”送走张远之后,楚南立刻让人将渔民招来。

        

很快,几名渔庄的青壮带着各自庄子的渔民过来,一个个泾渭分明。

        

“今日招大家来,是为制盐,我不知道张先生是否与诸位说好,在此重申一回,大家工作只要让我满意,我这里给大家的工钱会比市价高一成,另外尔等给外边的盐,我会帮诸位备好,无需忧虑。”楚南看着一群人,有种回到现代给当了老板的感觉。

        

一群渔民虽然已经得了张远的承诺,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忐忑,如今楚南亲自发话,略显紧张的心也放下来。

        

有大胆的看着楚南道:“这位将军,我们渔庄这些人,都会制盐,您说如何干,就如何干,我等都听你的。”

        

“自然,不过这么多人制盐,跟往日制盐会有所不同,不能分开制,也没那般多器械,所以大家分工合作。”楚南看着众人道。

        

“分工合作?”众人不解的看着楚南。

        

“分工合作,便是都去做自己最擅长的一样,比如说……”楚南详细的跟众人介绍着如何分工。

        

这个时期海边制盐,第一步是刮取海边咸土,然后用草木灰吸取海水,制成卤的原料,然后再用水冲洗制成卤水,再然后就是煎煮。

        

而楚南的方法前几步跟这个一样,只是最后一步有所不同,煎煮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他的方法是将制好的卤通过海水直接调和,达到盐的最大饱和度,通过一层层盐池的冲刷,到最后一道盐池时,把盐的浓度提升到最大晒干后便能获得盐。

        

为了最大可能的推迟这个方法传出去的可能,楚南将这些人按照步骤分开进行,既能增加效率,又能提升保密性。

        

已经有过调度军队的经历,如今再调度这千余渔民,哪怕没有了行军令旗,调度起来也是得心应手,毕竟对渔民的要求没有军队那么高,对阵型什么的也无要求,只要管好他们的吃喝拉撒,让他们安心干活就行,比军队简单多了。

        

三天的时间,大量的卤被楚南放好,而后命人将海水引入盐池,一遍遍冲刷,到最后一个盐池被注满后,便命人将水堵住,次日开始往第二组盐池中引水。

        

“这便能出盐?不管么?”曹性看着满满一池子的海水,不解的看向楚南。

        

“待这海水干涸后,将军自知。”楚南没有解释,将士们每天大概能够挖掘一组盐池,等到他将第五组盐池注入海水后,第一组盐池的海水已经干涸,虽然尚未完全干,但但已经能够看到盐池内厚厚一层盐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