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校校花成高官的玩物&女配浪胸大h妖艳

     

这话一说,朗景山一愣,“还真有,每次楼上隔壁家放邓丽君的歌曲,她听一遍回来就会哼曲了。”

        

只不过和邓丽君唱的婉转动人不一样。

        

莹莹唱出来是奶萌奶萌的,别有一番滋味。

        

顾宁是没想到,莹莹这么早就显现天赋了,她不由地道,“那我们一起留意下,若是有教这方面的,就可以让她从小学。”

        

总是赢在起跑线的上的。

        

朗景山想了想学艺术好贵。

        

但是又看到妹妹那懵懂的小脸蛋,顿时咬牙,“宁宁姐,你只管帮忙找,若是真有这方面的,我就是砸锅卖铁也送莹莹去学。”

        

那小黄鱼他只当了一条,到时候实在是不行,就全部当了。

        

死物哪里有人重要呢!

        

“没问题。”

        

顾宁嗯了一声,抱着奶香奶香的莹莹亲了两口。

        

等临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等你秀灵姐住过来的时候,你记得帮忙洗菜洗碗,她坐小月子碰不得凉水。”

        

朗景山拍了拍胸脯,“这个没问题。”

        

洗碗洗菜,这还是他的拿手绝活。

        

朗景山这边搞定了以后,顾宁便再次去了一趟医院,跟吴秀灵说了以后,吴秀灵高兴的不行。

        

要不是邹明慧拦着,她恨不得当场就出院。

        

顾宁给她留了一个地址,等敲定了吴秀灵的事情,顾宁这才浑身都松了一口气,出了医院。

        

这一次,可要回家好好休息的。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一出医院,竟然遇到了穿着一身藏青色大衣,挺拔硬朗的周致远。

        

周致远正提着一个绿色的铁皮暖水壶,显然是出来打热水的。

        

四目相对。

        

两人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明明年前还见过一次,但是就有一种跨年了,有一种一年多没见的感觉。

        

也确实,两人都在忙着。

        

周致远在忙周家的事情,还有周文宴的婚事,老爷子的生病。

        

而顾宁则是在安家,廖家辗转,更别说沈冬萍从潞州市过来,她这些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陪伴沈冬萍了。

        

真当不期而遇的时候。

        

顾宁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她在看着对方的时候。

        

周致远也在看她,她似乎又廋了一些,五官张开了,脸颊两处的婴儿肥也跟着退去了几分,出落的越发明艳动人。

        

像是一个本来在打苞的小花,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开始绽放出漂亮的花瓣,含羞带怯,没有全部绽放出来,而只是绽放出了一两片花瓣。

        

但是尽管这样,也美得让人心惊。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周致远没想到,开口第一句话,竟然是这种话。

        

顾宁点头,莹白的脸蛋带着几分笑容,“我还好。”

        

“你呢?”

        

听说,你过得不太好。

        

当然,这话顾宁是不会问的。

        

周致远也不是个撒谎的人,他坦然道,“不太好。”

        

“家里的事情太多了。”

        

从派出所案子的事,直到年前廖高孔武找他谈话,还有大年初一,领着周文宴上廖家的家门,去提亲。

        

在到周文宴和廖胜男结婚,结果在结婚的当天,周文宴去和别的野女人鬼混,被廖胜男带人抓奸。

        

没抓到不说,姚慧茹一铁锹把周文宴砸到住院。

        

老爷子也气到心梗住院。

        

周致远觉得,这应该是他这么多年,过得最糟糕的一个年。

        

周家人,每一个人都在失控状态。

        

当然,也有他。

        

他现在想想,当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周文宴娶廖胜男。

        

包括他,也有私心吧!

        

当遇到这般明艳到不可方物的顾宁时,所有的私心都有了答案。

        

他的私心是,周文宴早点去娶亲生子,然后不会把注意力去打在顾宁身上。

        

这才有了,他暗中的推波助澜。

        

只是,他是局外人,只能以旁敲侧击的方式去进行。

        

若是,周文宴和廖胜男有一个人不愿意,这场推波助澜都进行不下去。

        

正是他们两人的愿意,才有了现在这一场烂摊子。

        

周致远不知道自己当初那一场推波助澜是否正确,但是现在看到顾宁这般轻松洒脱的样子,他觉得是正确的。

        

让廖胜男如愿以偿,让周文宴达成目的,让他们在一起鸡飞狗跳。

        

也远远比把顾宁拖入泥水才好。

        

因为,廖胜男和周文宴,是他们各自愿意选择对方的结果,而顾宁,自始至终,她就当一个局外人好了。

        

这样,她永远干净利落,单纯自由。

        

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不好的事情给拖累。

        

顾宁听到对方说不太好到时候,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

        

她想了想,最终化为一句话,“周致远,你保重自己。”

        

周家那一个烂摊子,她怕最后把周致远拖到无葬生之地。

        

但是想想,又不可能,哪怕是上辈子周家那个样子,周致远都是独善其身,登上高位。

        

周致远听到这话,微怔了一下,他点头,“我、会的。”

        

“你也是。”

        

明明是在亲近熟悉不过的两人,却因为一个年下没有见面,反而生疏一些。

        

他们中间隔着了太多的人和事情。

        

让两人都有些拘谨。

        

顾宁笑了笑,“会的。”接着,她话锋一转,“周文宴这种行为,在周家会受到处罚吗?”

        

见她这种时候还不忘关心周文宴。

        

周致远微微拧眉,心里有一丝不愉,但是面上却没有任何表露,“会的。”

        

“按照他的行为,会家法处置。”

        

这话,让顾宁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她又想到上辈子,周文宴明明也在外面乱搞,但是周家却没有任何表态。

        

甚至,姚慧茹公开支持。

        

想到这里。

        

她心里一沉,不由得问出两辈子的疑惑,“周致远,只要周文宴出轨,你都会插手吗?”

        

周致远怔了一下,不明白顾宁为什么这般问。

        

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周家婚后,不容出轨的人。”

        

有了这话,顾宁像是一下子大石头落地,又像是得到了已久的答案。

        

“我知道了。”

        

接着,她话锋一转,朝着对方盈盈一笑,眉眼说不出的好看。

        

“保重。”

        

“保重。”

        

待顾宁要离开的时候,周致远突然喊住她,“顾宁。”

        

顾宁回头,惊鸿一瞥,人群中,她明艳到不可方物。

        

半晌。

        

顾宁也没能等到对方剩下的话。

        

周致远的唇翕动,半晌,最终化为一句,“没事,你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等我解决了所有的事情,我来找你。

        

最后一句话,他没说。

        

只是,深深地藏在心底。

        

顾宁静静地看着他片刻,心里有些失望。

        

两人对视片刻。

        

她动了动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