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稚嫩调教H/乱小说录目伦200篇

       

谢玄英不大想提论过亲的人, 但他知道程丹若的子,不她说,她反而要牢牢记住, 心里琢磨。

        

“两广总督张文华, 我父亲想与他家结亲的。”他平淡道,“我不同意。”

        

“名文华?”

        

“名潜, 字文华。”

        

程丹若回忆:“我似乎听过他。”

        

“贪官, 能臣。”谢玄英说得简单,“弹劾他的人很,说他私通佛郎机,受贿甚, 但两广之地『乱』事,他一人能平,陛下还是要用他。”

        

程丹若大致有了印象, 又问:“定伯呢?”

        

他说:“定伯一家在南驻留已久, 我不太熟。你问他们干什么?”

        

“他们家的小孩儿……”她犹豫,不知道该说是“熊”还是“个”,只好含糊道,“比较跳。”

        

“南未开化之民。”谢玄英道, “与他们走太近,惹忌讳。”

        

程丹若道:“母亲也让我不要与段家走太近。” 

        

他说:“段家名声不好,留心也应该。”

        

“说起新『药』, 才聊了两句。”她解释道,“我看,段太太也不真来找我。”

        

谢玄英安抚她:“这没什么,段家也要正常交际,不要给他们送礼行。”反倒好奇, “你的『药』能治肺痨吗?”

        

“不能,但或许能缓解。”焦柱死太早,病例不够,她只能将希望寄托买了『药』方的惠元寺,“过完年后,遣人寺里问问。”

        

谢玄英点点头,示意自己记下了这事。

        

闲聊一番,约莫也有了分钟,两人完成洗漱,叫丫鬟进来倒水。

        

“今日辛苦,你们也歇吧。”程丹若关照,“明日我不必请安,你们也睡儿。”

        

谢玄英也道:“夫人说得是,明天我也不早朝。”

        

“不是十五?”她惊讶。

        

“陛下仁慈,冬日雨雪天辍朝。”谢玄英道,“是例行公事,如此大家都便宜。”

        

朔望朝都是形式大实际,能够避免冬天半夜起床朝,臣子们自然也乐意。反正皇帝三日小朝不断,不妨碍政事。

        

“谢夫人。”玛瑙抿嘴一笑,『露』出分喜意,梅韵一道收拾盆巾,并在角落里放下棉套捂好的一壶热水,这才轻手轻脚地退下了。

        

槅扇关拢,又余他们二人。

        

程丹若解开发巾,把半干的头发打散,等水汽蒸发。

        

谢玄英见她没有休息的意思,便也不动,只搂住她的腰,把她揽到怀中。

        

程丹若意思意思挣扎了下,靠着了。

        

没办法,棉花靠枕没有弹,比不人的肌肉舒服。

        

谢玄英的眼中『露』出微微的怜惜。

        

他发现,丹娘谨言慎行惯了,有时说的做的,未必是意,而是一种试探:试试是否越了规矩,试试是不是真心的,甚至故意小小违逆一下,看看后果,以此预测最糟糕的况。

        

他都明白,因为类似的事,他也做过。

        

圣心难测,御伴驾是最难的。要小心言行,察言观『色』,知道什么话,陛下是真心不喜,什么的反驳,又是他老人家想要的亲近。

        

所以,他什么都不说,陛下难道没有说过“你是朕的外甥”吗?

        

没用的。

        

在这一点,丹娘他很像,他们不相信口头的承诺,更相信真实的结果。

        

谢玄英不怕试探,他相信,待她感觉到安全了,慢慢放下戒备,放心做她自己了。

        

他等的。

        

往后的人生么长,他也等得起。

        

谢玄英低下头,脸颊贴住她湿漉漉的鬓发,静静坐了片时,才开口说事。

        

“在家一个月了,闷不闷?”

        

程丹若正在梳通发尾,闻言道:“凑合吧。”

        

晨昏定省之外,大数时间都是自己的,也不需要时时待命,总归轻松。但凑合归凑合,出还是想出的。

        

她问:“怎么了?”

        

“快过年了,年后你再出走动,便不怎么惹人注目。”谢玄英忖道,“开春以后,带你庄子骑马,好不好?”

        

程丹若:“九边?”

        

他认真道:“这事我早陛下提过,陛下不说,我们得等。”

        

程丹若点点头,可以理解。

        

虽然她很想结婚以后,能马做点什么,但这不现实,除非事态紧急,且非他不可,否则,没有新婚外派的道理。

        

与其惦记锅里的肉,不如先好好吃碗里的饭,把大蒜素做好。

        

“没事,我能等。”她说,“我等得起。”

        

她这般说,谢玄英反而有愧疚。

        

他在婚后立即提出外任一事,少有点太心急了,如今许了约定,却不能立时履行,难免忐忑:“我绝无骗你之意,此事我确实与陛下提过。”

        

程丹若讶然:“我没这么说过。”

        

“我怕你疑我。”他注视着她,“你信我吗?”

        

她点头,道:“你收集了许北边的舆图,也有很战事相关的邸报,我知道你有好生在准备,绝不是空谈。”

        

谢玄英却犹未满意,抿抿唇,问:“我没有这么做,你还信我吗?”

        

程丹若愣了愣,对他的目光。

        

他容『色』凝肃,毫无玩笑之『色』,是认真的。

        

她便也仔细思考了儿,才道:“应该是信的。”

        

人的信用,无法靠空口白牙套来,只能一点点累积而成,不信任同,全是毁一点一滴的小事。

        

谢玄英从所做的种种,在她心里信用良好。目唯一一次扣分,还是洗澡时的矛盾,但他后来再也没有做过,分也慢慢回来了。

        

再加大蒜素一事,他尽心尽力帮了她,实现了婚的部分诺言。

        

综,她愿意毫无根据地相信他次,直到信用分扣光。

        

“当真?”他唇角微微勾起。

        

程丹若白他一眼,很想说“骗你的”,可话未出口,被他的唇堵了回。

        

成亲一月余,技术日益熟练。

        

她有心坚持片刻,但耐不住烛光明亮,败退在颜值技术双重压制下。

        

少顷,“今天不行。”太累了。

        

谢玄英“唔”了声,却问:“你的月事是不是结束了?”

        

“是结束了,但……”

        

他抬首,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儿,倏而附耳过:“你是不是怕小日子后易有孕,不能与我一道外放?”

        

程丹若一怔,陡然沉默。

        

他误了,但误得很好,她一时想这么认下来,但及时提醒自己,谎言一旦开始,难以结束,累积到最后,彻底毁掉一段感的根基。

        

不要伤害一个对自己好的人。

        

可……她现在不可能对他说真心话。

        

唯有一语不发。

        

好在谢玄英也不需要她开口。

        

他自顾自道:“我们还年轻,这事不急,等安哥儿再长大一点,立住了再说。”

        

毕竟是手足兄弟,他既然不想与兄长争,该退让的时候,还是退一步,不要把二哥『逼』得太狠了。

        

而且……谢玄英的余光瞥过她,还有另一个理由。

        

女人一旦有了孩子,丈夫没么重要了。但先有夫『妇』,才有父子,等到他丹娘心意相通之际,再提这事才好。

        

“睡吧,今天你也累了。”他松开她,转身进了净房。

        

程丹若慢吞吞地床,钻入被窝,莫名有轻松。

        

真的,逃避可耻,但很有用,偶尔做回鸵鸟也没关系吧。船到桥头自然直,说不定死线没来,人先嗝屁了呢(?)。

        

过了好一儿,他钻进被窝。

        

“外下着好大的雪。”谢玄英给她掖好被子,“今晚一定冷,不许踢被子。”

        

程丹若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踢过被子?”

        

他道:“你每天都踢被子。”

        

“胡说八道。”她拉起被子,床尾『露』出半只脚。

        

她:“!”这不科学。

        

程丹若重新坐起来,探身对比半天,费解道:“被子这么短,你比我高这么,为什么不『露』脚?”

        

谢玄英:“……”都说你爱踢被子了。

        

*

        

隔日,鹅『毛』大雪。

        

程丹若一整天都没有出,在暖阁丫鬟们烤栗子喝『奶』茶。谢玄英午八点走的,下午三点回了。

        

五点钟,晚饭吃过无事可做,他干脆洗了个澡。

        

程丹若在净房躲了儿,实在太尴尬,只好目不斜视地床,拉帘子看画。

        

七点钟,雪似乎停了,窗外反『射』出白蒙蒙的雪光。

        

暖阁还是温暖如春,帐中的被褥沾着熏香。谢玄英才躺下没久,不自禁地亲吻她的后颈。

        

程丹若转过身,抱住他的腰。

        

不知道是不是暂时少了一桩心事,她的体验变得更好更轻松了。

        

像是抱住一床厚实柔软的棉被,缱绻而紧实地被覆盖住,过程不激烈,却很持久缠绵,仿佛海中浮潜,是有别游泳的舒适自在。

        

能接管了身体,大脑不自觉放空。

        

在这短暂又奇异的秒钟里,程丹若遗忘了烦恼,意识沉入海底深处,与曾经的自我重合了。

        

许久,她才睁眼。

        

帐子里漆黑一片,看不见对方的容,只有手掌下的皮肤散发着腾腾热力。

        

“热。”她说。

        

谢玄英坐起身,撩开一边的帐子,随手甩到床架。

        

空交换,新鲜的空涌了进来,但程丹若仍有近乎缺氧的晕眩感,她想挣脱什么,可被子已在床角,衣也尽数除,总不能如蛇蜕皮。

        

她左右看看,支起手肘枕到他胸,离外头近。

        

暖阁的空还是热乎乎的,不过总比帐子里好,也没么难闻。

        

他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并不用力搂抱,让她放松歇着。

        

程丹若阖目休憩,有感慨:经过一个半月的努力,他们这对新手夫妻,终在这方磨合得七七八八了。

        

但这一点不奇怪,爱欲,人之。

        

现代人有,古代人也有,而且一模一,毫无壁垒。

        

能不能磨合得好,只看癖好,不看三观。

        

目来看,虽然有小小的摩擦——例如他非要搂着她睡觉,而她坚决不允许早没洗脸刷牙亲亲,但经过彼此的退让,已经能够接受。

        

这总算变成了一件愉快的事。

        

真好。

        

她终究是个活生生的人,幼年曾被父母抱在怀中,少年曾与朋友手挽手,还在校园里救助过流浪狗。

        

小小的黄黑『色』的土狗,吐着粉红的小舌头『舔』舐她的手指。

        

这的亲密接触,太久不曾有过了。

        

也许不久后,她喜欢这一刻的松弛,不用考虑别的,任由彼此被共同的能支配。

        

然后,在某个刹,他理解了她。

        

哪怕只是欲望。

        

程丹若想,她并不奢求在古代,谁能真正理解自己的所思所想,可婚姻这亲密,总要有件事合拍。

        

目来看,他们志向一致,床事谐,要是在饮食方能够匹配,再有二三共同爱好,经营一段婚姻应该足够了吧。

        

她迟疑地想着,侧头看了他眼。

        

谢玄英发觉了她的细微动作:“嗯?”

        

“没什么。”她起身,打算叫水。

        

但谢玄英按住她的后背:“再等儿。”

        

程丹若想想,以今天的运动量,他肯定累了,再歇儿也正常,遂点点头,又躺回。

        

一刻钟后。

        

“不睡觉吗?”

        

“才八点。”

        

“你……不累吗?”

        

“这有什么好累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