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开大点我添添&给老子叫出来浪货h

        

“走!”

        

木秋晚抓住封林胳膊,和他一同回去。

        

和刚才一样,这里的雨停了,天也黑了。

        

“吼!”

        

和之前不同的是,并没有看到人的脸。

        

直接就是一个怪物,向他们冲来。

        

封林马上拦住木秋晚,“你别出手。”

        

说话间,封林用力一挥。

        

哗啦!

        

一层厚厚的寒冰,将这个怪物冻住。

        

咔! 

        

咔!

        

怪物不断释放炁劲,都没有冲开。

        

木秋晚对身边的封林,越来越震惊。

        

之前她们仙门进入遗迹的高手,都是从异面之地过来的。

        

最低是七阶。

        

封林明明才大成三阶,却能控制大成七阶。

        

这怎么可能?

        

“我们回去看看。”

        

封林回过头,却发现神社进不去。

        

旁边的木秋晚皱紧眉头,“怎么办?”

        

“放心,只要有足够多的时间,我就能把这个阵法破了。”

        

封林指着还在挣扎的怪物,“别让它逃出来攻击我,我需要安静。”

        

“封林,你竟然会阵法?”

        

木秋晚惊奇的问道。

        

“怎么?很奇怪吗?外面学校的阵法,不也是你们建造的?”

        

封林看了眼木秋晚。

        

“不错,那是隐藏在我们仙门的方士。”

        

木秋晚解释道,“阴阳十字军说,阵法高手破坏平衡,全都将他们抓走了。”

        

“好家伙,这个理由不错。”

        

封林笑着问道,“那你们为什么有?”

        

“我们的阵法高手非常神秘,从不高调,只有祖奶奶才能调动,但我觉得阴阳十字军应该知道她的存在。”

        

木秋晚摇摇头,“或许他们不想麻烦,不管怎么说,我们仙门也有升华之境。”

        

封林点点头,他忽然想起老四。

        

说起来,老四已经进入大成五阶,应该是过去了。

        

“对了,阴阳十字军年轻一代的高手,如何历练?”

        

封林突然问道,“按理说,他们在异面之地,应该无人敢惹。”

        

“你想多了,只要他们脱下那身衣服,谁知道他们是阴阳十字军?”

        

木秋晚眼神中闪过不屑,“不过,阴阳十字军有独有的招数,可以区分。”

        

“你是说动脉武装,或者静脉武装?”封林问道。

        

“不错,我修行的那段时间,见过太多这种恶心的人,装哔的不得了。”

        

木秋晚解释,“一开始装低调,当受到生命危险,他们就施展这招。”

        

“呵呵,这也是保命手段,如果是我,也会这么做。”

        

封林摇摇头。

        

“他们历练的死亡几率很低,只要人多的地方,有超过三个不同势力,他们施展这招,必定安全。”

        

木秋晚叹口气,“即便受了重伤,也没人敢惹。”

        

“呵呵,谁愿意招惹阴阳十字军?”

        

封林笑着在阵法中走动,如此说来,他也放心了。

        

三个不同的势力,那肯定是各怀鬼胎。

        

如果哪一方敢动手,就被其他双方,抓到把柄。

        

不付出点什么,就告诉阴阳十字军,某人杀了他们的人。

        

势力越多,就越安全。

        

如果只有一股势力,直接就杀了。

        

毁尸灭迹,谁也不知道。

        

两方势力,如果关系极好,同时动手,各自抓住对方的把柄,也相对安全。

        

那老四这种硬刚的人,应该也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封林在这里仔细探查。

        

有一点封林还是很欣慰的,这里刻画的阵法符文。

        

是炎黄的甲骨文。

        

看来当初刻画阵法的人,便是从炎黄土地过来的。

        

既然能看懂,也就帮封林节省了不少时间。

        

咔嚓!

        

大概十几分钟后,被冰冻的怪物挣脱出去。

        

木秋晚见状,一脚踩在地面。

        

从地下钻出的藤蔓,再次将其捆住,让它无法挣脱。

        

“你行不行啊?”

        

木秋晚望着封林的方向。

        

“要不你来?”

        

封林回头看了眼木秋晚,“或者你直接杀了它,我们就能出去了。”

        

木秋晚冷哼一声,现在有求于封林,就不和他吵了。

        

更何况,等回去后,师傅应该就会过来。

        

到时候让她抓住封林,再教训他也不迟。

        

……

        

封林足足在这里浪费了几个小时。

        

他发现这里的阵法,非常深奥。

        

一环扣一环。

        

擅自破坏,或许会有连锁反应。

        

不过,身后有九阶助阵,应该没事。

        

想到这里,封林回过头说道:“准备好,我开始了。”

        

接着,他施展破阵术。

        

身体四周飞舞一圈圈符文,他用力打在地面。

        

轰!

        

一次并没有击碎。

        

他只能施展第二次。

        

轰!

        

一声巨响过后,从封林所在的位置,空间开始变化。

        

接着蔓延到整个空间。

        

嗡!

        

四周又重新变成,昏暗的小雨天。

        

和刚才不同的是,这里凭空浮现四个怪物的身影。

        

这些怪物互相观察,接着便开始攻击。

        

木秋晚看到这里,迅速冲过去。

        

从地面升起的藤蔓,将四个人全都缠住。

        

“小心点,大的要来了!”

        

封林走到另一处,继续毁掉另一环的阵法。

        

嗡!

        

四周空间再次发生变化,这群被捆住的五个怪物,身体全都化成人的模样。

        

都是女人。

        

她们面面相觑,然后便盯着木秋晚,各个神情激动。

        

“刑罚官大人!是你!”

        

“你来救我们了?”

        

……

        

除了她们之外,四周的土地,浮现出不少尸体。

        

还有一些骸骨,显然死去很长时间。

        

封林停下来,看向四周。

        

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木秋晚解除藤蔓,看向几人,“你们没事就好。”

        

“那是小芳!小晶,还有小飞……”

        

这五个女人观察四周,认出了同门的尸体。

        

眼睛都有些发红。

        

“大人!那个男人是谁?”

        

终于,一个年轻女人,指着封林。

        

“那是阵法高手,是他救了你们。”

        

木秋晚淡淡的说道。

        

“帅哥,谢谢你救我们……”

        

“别说话!”

        

封林抬起手,看着四周错乱的阵法纹路,“来了!老怪出现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