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啊好烫啊灌满了h/雏菊剧痛

      

午后。

        

兴王府,下午。

        

上课时间没到,朱三和朱四便早早过来,京泓和朱四正在玩弹珠,两个人杀得那叫一个有来有回。

        

朱三把朱浩叫到一边,送上一个精致的食盒,打开后里面摆着五颜六色的点心:“朱浩,尝尝我给你带的好东西,很甜的。”

        

朱三眯着两道月牙眼,一脸和善的笑容,那眼神好似在说,快吃啊,吃完了你就掉进我的陷阱里了。

        

朱浩摇头:“无事献殷勤,下一句是什么?”

        

“这可难不倒我,非奸即……嘿,你什么意思嘛?我给你吃好的,你就这么恶意数落我?”朱三双手叉腰,活脱脱一个母老虎。

        

以往她要扮世子,需要有所遮掩,但现在女孩衣服都换上了,不用刻意整理妆容,小女儿家的神态表露无疑。

        

“说吧,想要什么?”

        

朱浩也不客气,拿起一块点心就放入嘴里。

        

朱三脸上重新堆笑:“那个弹珠,能不能再给我几个?我全都输给小四,他这个人诡诈得很,每次都把我的弹珠赢走,现在他手里的弹珠都快有二十个了,我却一个……都没有,他们俩还不带我玩。”

        

玩弹珠,自然是有输有赢。

        

朱三作为女孩子,玩游戏方面的天赋明显不如京泓和朱四,因为这两个小子会算计。

        

看起来平时输赢有来有回,但京泓和朱四的胜率明显要高出朱三一大截,最后的结果就是,朱三把到手弹珠一步步输给朱四……因为放学后她也会跟朱四玩,就算三盘中只输两盘,她手里的弹珠慢慢也就没了。

        

弟弟拿弹珠当宝贝一样,她绞尽脑汁也没办法要回来,只好跑来央求朱浩。

        

“之前我已经按照考试成绩发了三次弹珠,现在给了你,不给他们,他们会不会不高兴?”

        

朱浩拿出公平公正的态度。

        

朱三挤眉弄眼,低声道:“你悄悄给我,我不告诉他俩……再说了他俩的弹珠都是赢我和阿炳的,你看看阿炳多可怜?你多给我几个,我分给阿炳,我俩再去跟他们战过!”

        

不但想从朱浩这里拿到额外的弹珠,还想连陆炳的那份一并贪了……朱浩很想说,小姑娘,心机很深啊。

        

“我手头也没太多,回头再说吧,哦对了,下次考试……”

        

朱浩的话还没说完,朱三板起脸来:“你吃了我的点心,难道想不负责任?”

        

朱浩差点想说,姑娘你可别诬赖好人,我吃的是点心,不是你的豆腐。

        

“天天考试考试,平时没事称呼你一声朱先生,你还真把自己当先生?为了几个弹珠,至于吗?还做不做朋友了?”

        

朱三开始道德绑架。

        

朱浩道:“我说的是,下次考试的奖励可不是几个弹珠,最近我新得了一样好东西……”

        

说话间,朱浩从怀里掏出一面镜子。

        

银光闪闪,瞬间就把朱三的目光给吸引了。

        

“这是什么?”

        

朱三伸出手去抓,却被朱浩一把将她的手给打了回去。

        

朱三摸着自己被打得红通通的手背,恶狠狠瞪了朱浩一眼,却顾不上指责,一双眼睛忽闪忽闪,注意力全都放在镜面上,那东西……真像有魔力一般……弹珠诚可贵,可美丽价更高啊!

        

小姑娘终归还是有独属于小姑娘自己的偏爱,银镜这东西自古以来就是为女人所准备,朱三虽然还没开窍,却也知道追求美好的东西。

        

“我看看不行吗?”

        

朱三可怜兮兮地望着朱浩。

        

朱浩摇头:“不行,这东西很脆,万一打碎了你可赔不起,而且我就一面,打算作为下次考试奖励用的……你要看可以,我拿着,你看吧。”

        

当朱浩把镜面对着朱三,朱三看到镜子里影射自己的脸庞,樱桃小嘴瞬间咧开一个笑容,浅浅酒窝中,愈发想要在镜子里找到真我。

        

“考试可不行,一定会被京泓赢走的。”

        

朱三发现朱浩收起镜子,立即发出抗议。

        

朱浩道:“这次我考的不是四书五经,而是算术……你不是说自己很擅长这种类型的题目吗?到时我出几道算术题,不是简单的加减乘除,而是更深一步的图形题,只要你够聪明,就有机会赢。”

        

朱三听得一头雾水。

        

但有一点她知道,若真要以学识比拼来获得奖励,自己绝对没机会赢得那面镜子。

        

不但京泓是个学霸,连弟弟都在学习方面表现出非凡的潜力,而自己……平时就知道追求漂亮,晚上回去还要被母亲催着学习女红,她都没想明白自己一个郡主为啥要学那玩意儿。

        

……

        

……

        

院子里。

        

京泓刚赢了一把,从朱四那里赢走一个弹珠,但两个人还在继续对战。

        

“他们在说什么?”

        

京泓回头看到教室内,朱三坐在朱浩旁边,小脸皱巴巴的。

        

朱四没回头,随口道:“中午她最后一个弹珠也输给我了,跟我要,我没给,她就拿点心给朱浩想做交换……我觉得朱浩不会给她。”

        

“哦。”

        

京泓点点头,随即又用不解的目光望向朱四,“你怎么知道朱浩不会给?”

        

朱四笑道:“明摆着的事情,我三姐胃口太大了,就好像个无底洞,给她一次她还想再要,朱浩知道这种事不能破戒,不然吃亏的只能是他自己……朱浩荷包里的弹珠会被掏空的。”

        

京泓这才明白其中之意。

        

虽然他读书上很有一套,但在为人处世上有一定短板,就是说老天在给他很高智商的同时,却没有匹配相应的情商。

        

要不是有朱浩在王府几个孩子中间充当润滑剂,京泓在这种封闭的环境内会显得异常孤僻,恐怕连陆炳都不想跟他交朋友。

        

京泓正走神,朱四惊喜道:“好耶,我进洞了,你的弹珠归我了。”

        

两个人玩了四局,各赢两把,不输不赢。

        

皆大欢喜!

        

抬头瞧见公孙衣进了院子,想想再玩一局需要不少时间,朱四和京泓便起身拍拍尘土,手拉手回去。

        

等进了教室,发现朱三居然在给朱浩捶背?

        

搞什么鬼?

        

朱四提醒:“姐,先生来了,你干嘛呢?”

        

这边不但朱三给朱浩捶背,朱浩还继续吃她带来的点心,莫非朱浩已经给了朱三弹珠?

        

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朱三这会儿应该是雷霆震怒、大发雌威才对,为了几个弹珠需要这么卑躬屈膝?

        

演太过了吧!

        

“没事。”朱三笑意盈盈,“朱浩说他落枕了,肩膀疼,我给他捶捶,不碍事的,你们回座位去吧。”

        

朱四用不解的目光望向装温柔的姐姐,等回到座位,恰好公孙衣走进教室,朱三好似威胁一般低语:“说好了,暂时别告诉他俩,不然我跟你没完。”

        

朱四耳朵灵敏,问道:“什么事情别告诉我们?”

        

朱三抛来个白眼:“小孩子家家打听那么多干嘛?下次娘的点心你少吃点,我要拿过来给朱先生尝尝。”

        

朱四瞬间无语。

        

……

        

……

        

朱浩答应朱三的是暂时不把有银镜这件事告诉别人。

        

如此一来,朱三会在考试前想办法“坑蒙拐骗”将银镜顺走。

        

朱三自诩智谋过人,她知道明着争是争不过的京泓和朱四的,那就来点阴谋手段,先讨好朱浩,再试着拿自己珍藏的好东西,争取让朱浩破防,然后如愿以偿。

        

但朱浩會那麼容易被她用一点小恩小惠腐蚀拉拢?

        

公孙衣来到课堂上,笑容满面:“诸位,刚刚收到一个好消息,袁先生有信自江西南昌传来,你们一定很高興吧?袁先生在江西为官,心里一直挂念着你们呢。”

        

几个孩子瞪大眼睛,不明所以。

        

袁宗皋写封信回来,就算在信里提到我们,我们有什么好高兴的?当官的又不是你公孙凤元,这么激动干嘛?

        

朱浩举手问道:“公孙先生,我想问一句,袁先生有在信中提到他几时回来吗?”

        

朱三抿嘴一笑:“朱浩,你是不是傻啊?袁先生去江西當官,估计这会儿刚到任几天吧?就算回来,那也要等个一年半载……难道你已经开始想念袁先生了?”

        

“哦,我就是问问,或许过一段时间袁先生就回来了呢?”

        

朱浩耸耸肩,一点都不在意。

        

朱四也发表自己的看法:“袁先生对我们的课业督促得很紧,他回来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能晚些回来……还是晚些好。”

        

几个孩子的交谈有来有回,全然不把公孙衣这个先生当回事。

        

换作一般先生,能容许学生在课堂上随便交谈?

        

但公孙衣可不是一般人,作为一个资深的吃软饭专家,这么点挫折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但当他在讲台上听了一耳朵,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

        

虽然他不清楚为何朱浩说袁宗皋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但有一点却明白,眼前几个孩子不会因为袁宗皋写封信回来就高兴,反而担心袁宗皋在信中提到要加紧对世子等人的课业督促,那他们就要受苦了。

        

或许几个孩子巴不得以后再也见不到袁宗皋了呢。

        

亏他还跑到课堂上宣布“好消息”!

        

真是吃饱了撑的。

        

“行了,行了,此事不提,我们继续上课,陆先生最近忙于王府内审计账目等事项,最近都不会过来,有不懂的可以问……朱浩,再不懂的……等陆先生回来后细讲,现在我们上课!”

        

公孙衣打定心思吃软饭,在这种心态驱使下,脸皮什么的,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