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国产女人剃毛&三夫一起疯狂好大好爽

魏浮沉牵着钟离英在群山中行进,钟离英气海被封,真元无法调动,几乎无异于常人,很多地方过不去,魏浮沉也不管,只是用绳子拖着他往前,走得磕磕绊绊,摔得鼻青脸肿。

        

钟离英没办法,人倒是也硬气,绝不出言求饶,可算是吃尽了苦头。

        

走了一天,前方出现一个小村落,竹屋十余间,散在一片高坡上。

        

魏浮沉在村外驻足多时,反复观察,又围着村子绕了两圈,这才牵着钟离英进村。

        

钟离英一颗心提了起来,暗自祈愿,希望孙五就在村中,将该死的魏浮沉一举拿下。但他希望显然落空了,村中冷冷清清,似乎没有什么人。

        

魏浮沉一间屋子一间屋子推门查看,屋中虽然简简单单,却是有人居住的迹象,只是现在空空荡荡,也不知去了哪里。

        

直到最后一间屋子时,才见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女子,正在做饭。

        

这女子也是个修士,虽然年轻,却已经是资深炼气士了,飞剑在身前盘旋,警惕的打量着魏浮沉和钟离英。

        

魏浮沉笑了笑,将钟离英拴在门梁上,大剌剌步入屋中,道:“小娘子莫要慌张,魏爷路过你们村子,不过是讨口水喝。”

        

那女子退到木桌边,倒了碗水给魏浮沉,又给被绳索绑着的钟离英喂水,钟离英对她大生好感,在喝水时小声提醒她:“快逃。”

        

那女子却转头问魏浮沉:“他犯了什么错,为何要绑着?”

        

魏浮沉喝着水道:“小娘子,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回答我两个问题,我就离开,大家相安无事。第一个,村里其他人都在哪里?”

        

女子道:“长辈们就在周围行猎,很快就回。”

        

钟离英眼中一亮,如果村子里其他人都有这女子的修为水平,那自己获救便很有希望了。

        

魏浮沉点了点头:“第二,这些时日,有没有人路过这里,向你们打听进蛮荒的路?这个人或许自称吴升,又或者申伍,修为在炼神之上,有可能戴着斗笠……对了,他还擅长炼丹,问完之后或许以灵丹相酬。”

        

钟离英在旁边听得呆了,脱口而出:“你也在找吴升?”

        

魏浮沉笑道:“不用审问你就招认了?原来学宫还在搜捕吴升?你看,魏爷和你们学宫是一条道上的嘛。”

        

钟离英问:“吴升真的没死?你找他做甚?”

        

魏浮沉道:“此人狡诈阴险,怎么可能轻易就死?月前我还与他恶斗了一场……”

        

钟离英道:“恶斗一场?就凭你?吴贼是分神高修,你比他差远了,当真斗起来,你死几回都不够!”

        

魏浮沉悠悠道:“分神不分神,魏爷我是没看出来,不过他被我击伤而逃是错不了的。”

        

钟离英一转眼就想明白了原因:“被你击伤?那是他被我学宫剑宗打伤!”

        

女子忽然问:“你们是一路的?”

        

两人齐齐摇头:“不是!”

        

钟离英道:“吴升是我学宫通缉要犯,学宫追捕他,是为公义,免得他再害人!”

        

魏浮沉道:“他偷……趁我不备,抢了我一批财货,我得找他要回来。”

        

女子皱眉:“原来他是恶人?”

        

魏浮沉大喜:“你见过?什么时候?如今在何处?”

        

见女子还在犹豫,魏浮沉加码,往桌上拍出一镒爰金:“告诉我,这爰金就是你的。”

        

女子却没看那爰金,而是望向钟离英:“你是学宫的行走?”

        

钟离英道:“我是扬州学舍修士钟离英。”

        

女子向魏浮沉道:“学宫为天下修士主持公道,铲除奸邪、纠劾不平,怎能如此对待?你把他放了,我就告诉你。”

        

魏浮沉毫不废话,直接将钟离英绑绳收了,气海解封,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钟离英脚下一软,瘫坐于地,这是气海被封久了的症状,歇息片刻就好。

        

见魏浮沉放人,那女子道:“一个月前,的确有人经过这里,向我们打听前往骷髅山的路,他自称姓申,是不是丹师我们也不知,却用乌参丸换了些吃穿用的东西。”

        

魏浮沉追问:“骷髅山?哪条路去往骷髅山?”

        

女子道:“向西南五里是龙渡河,沿河向下三百里,便是骷髅山。那里已然深入蛮荒,是魔道骷髅教的地盘,奉劝二位不要涉险。”

        

魏浮沉点头:“多谢!”起身时,虚指点出,又将钟离英气海封了,以刚才那条绳索重新绑上。

        

钟离英破口大骂:“魏贼,不得好死!”

        

那女子大怒:“为何出尔反尔?”

        

魏浮沉笑道:“我答應你放了他,可没答應你不再绑他,他刚才自己不趁机逃跑,如今怪得谁来?”

        

女子气得小脸通红,飞剑出手,主动攻向魏浮沉。她年岁不大,却已是资深煉气境,且剑术精妙,似得名家指点,颇有几分真本事。

        

钟離英在旁为她助威打气,希望她能创造奇迹,可奇迹终究不是那么容易创造的,否则焉能称为奇迹?

        

斗不多时,木屋轰然倒塌,魏浮沉一根绳子绑着两个人,从倒塌的木屋中钻出来。

        

钟离英叹了口气,向身后的女子道:“小娘子,连累你了。”

        

女子摇头:“你是学宫的人,是好人,救你是应该的,我虽僻居蛮荒,也知正邪之分,助学宫声张正道,义不容辞。”

        

钟离英又是感动,又是骄傲,不觉热泪盈眶。

        

魏浮沉牵着两人,刚出村口,却又停了下来,只见村外赶来七八个人,远远见了便大叫:“小环!”

        

身后女子也叫道:“爹爹!”

        

钟离英大喜,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救星给盼来了,从这群人法器出手的情况来看,至少两位炼神,其他大多都是资深炼气士,这个小小的村落中,当真是藏龙卧虎!

        

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女子,心道原来她叫小环,此恩此德,将来必报!

        

魏浮沉一见,当机立断,也顾不得钟离英和小环,绳索一收,立刻掉头就逃,转眼就跑得没了踪影。

        

也不是跑得没了踪影,而是绕到一旁的山顶,向山上观看的微叔芒伸手:“奋脉丹!”

        

微叔芒一笑,将灵丹抛了过去:“这是第二枚。”

        

魏浮沉道:“一起给我,我一走了之,绝不滋扰!”

        

微叔芒摇头:“不是不给你,第三枚还没炼成,尚需时日才能送到。”

        

魏浮沉无奈,盯着微叔芒:“你最好别耍花样!”

        

微叔芒叹道:“我恨不得把你这尊瘟神赶紧送走,有必要耍什么花样吗?再者,我的筑凤山就在那里,又跑不了,你还担心什么?”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