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坐在腿上吃h&控制高潮,鞭打,调教惩罚

        

冯希芸写下药方子。

        

此刻庞南和小伍也已经叙旧完,回到了大殿上。

        

冯希芸说道,“我现在只能按照各位阆中所说的症状,写一副药方出来。先按照这个药方熬药给病人服用,如果有好转便可以,如果还是没有好转,可能就要真的面诊才行。”

        

说着,把药方子给了庞南。

        

庞南连忙接过,说道,“我马上去安排人按照冯太医的处方熬药。”

        

“药材什么的,菖门县都有吗?”冯希芸关心道。

        

“冯太医放心,皇上早就让人从全国各地送了各种药材到菖门,早就做好了所有准备。”庞南连忙回答道。

        

冯希芸点头,又不忘叮嘱道,“一定要按照我药方写的进行熬药,不能有半点差错。熬好药之后,就送去给瘟疫病人服用。”

        

“好。”庞南答应着,连忙拿着药方子就打算离开。

        

“庞大人,等等。”安泞叫住庞南。

        

庞南皱眉,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本来对这次来菖门县的郎中,他是有几分敬佩的,现在却因为眼前这个郎中,让他有些烦躁。

        

这个节骨眼上,都想着救人。

        

他怎么那么多事儿?!

        

“庞大人,我有更好更有效的方式救瘟疫病人。”安泞再次开口。

        

刚刚想了很多,还是决定直接直接找他们商谈。

        

现在来这里管控瘟疫的人,不管是庞南还是小伍,亦或者冯希芸,都是一心想要把瘟疫治好,只要是一个目的,她不觉得说服不了他们。

        

“你又有什么办法?!”庞南不耐烦,“你不要耽搁冯太医救人。”

        

“刚刚冯太医写下了药方子,但是冯太医自己刚刚也说了,因为没有面诊,所以不一定能够药到病除,所以肯定不能给瘟疫病人全部服用,只能先给几个病人服用看症状反应,否则就是在浪费宝贵的药材。”安泞说道。

        

庞南那一瞬顿了一下。

        

他刚刚本就打算给熬制全部瘟疫病人的量。

        

听这个郎中一提醒,才发现自己差点失误。

        

药材虽然充裕,也经不住这般去浪费。

        

而且这几日为了缓解瘟疫病人的症状,也是每日都有熬制药汤送进去给病人服用,药材也开始变得紧张。

        

“而我们先给几个病人服用了药物,病人和我们不在一起,我们就不能及时的看到病人服用药物后的反应,就不能及时确定药物是否有用。”安泞很认真地说道,“所以唯一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我去隔离区同病人一起,看病人用药后的症状反应。冯太医根据我每日传递出来的信息,再对症下药。”

        

庞南有点被说服,但转念一想,“你进去了就一定会被感染,你被感染了,还怎么能够给其他病人看病,怎么给冯太医传递信息出来?”

        

“我不进去,到最后冯太医也会进去。”安泞直言道,“我们做大夫的太清楚,如果不能面诊,不能看着药效反应,是没办法好好治病的。今天冯太医写下来的药方子,也不过就是一个赌运气的存在,万一赌赢了,大家就都得救了,但万一赌输了,我们就又耽搁了救人。而我听闻现在每日都有人死亡,我们不能这么耗下去。”

        

庞南还是有些犹豫。

        

“我不过一个小小的江湖郎中,我被感染了没有什么,反正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江湖郎中。但如果是冯太医被感染了,菖门县的百姓就真的没救了。”安泞再次劝说道,“所以我进去帮冯太医进行面诊,冯太医负责在外面配药,如此里应外合,我相信很快就能够找到医治瘟疫的药方。”

        

“冯太医,这样是不是效果真的会好些?”小伍开口,问冯希芸。

        

“他说得对。今天我的药方子,我确实没有把握就能够真的治好瘟疫。其实哪怕是面诊了,对于一种新的感染疾病,也不一定就能够一次成功,都得不停试药,然后观察药效反应,多次尝试才有可能治愈。”冯希芸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我同意你进去和冯太医里应外合。”小伍比较干脆。

        

只要是对医治瘟疫有用,他没有拒绝的道理。

        

庞南听小伍这么一说,也就没有反对了。

        

“那一会儿庞大人把药熬好之后,就交给我,由我送去隔离区。”安泞说道。

        

“好。”庞南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安泞暗自松了口气。

        

果然,对待他们不需要走什么邪门歪道,只要是对的,说清楚他们就会同意。

        

下午时刻。

        

安泞就带着庞南让人熬制好的汤药,和冠玉一起去隔离区。

        

里面病人太多,她需要冠玉帮她打下手。

        

庞南亲自她送到了隔离区,小伍也跟着一起来。

        

她进去时,小伍突然叫着她,“郎中。”

        

安泞回头。

        

“不知如何称呼?”小伍问道。

        

安泞诧异,想了想还是回答道,“大人叫我阿离就行。”

        

“阿离?”小伍皱了皱眉头。

        

安泞也是临时随意取的一个名字。

        

“大人有何吩咐吗?”

        

小伍也不是一个拐弯抹角的人,直言道,“我很佩服你的勇气,能够这么的牺牲自己!这次瘟疫成功控制下来,我一定会记一份功劳在你的身上。”

        

“谢大人。”安泞也不推脱。

        

如果到时候萧谨行真的要奖赏,她自然也不会去拒绝。

        

“一定要平安出来,出来后我请你喝酒。”小伍突然有些感性的说道。

        

安泞有些诧异。

        

小伍还挺自来熟。

        

以前怎么没觉得他这么善谈。

        

还是绿柚调教得好。

        

“说定了。”小伍也不管安泞答不答应,直接拍着安泞的肩膀就帮她决定了。

        

小伍从小习武,力气用些大。

        

轻轻拍了一下安泞,安泞就觉得肩膀有些微疼。

        

“你怎么这么瘦?!”安泞还未没叫疼,小伍皱着眉头说道。

        

“我……”安泞该怎么去解释。

        

“大男人,体格怎能这般瘦小。”小伍还捏了一下安泞的肩膀。

        

“……”安泞忍耐。

        

那一刻琢磨着小伍要知道她是谁,不知道会不会自废了这只手臂?!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