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文爽歪歪/秘书下面好紧…爽?

许承周听到岳宏盛的分析,觉得挺有道理,不由得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再说了,这是陈江海一早就交代下来的,那就更没问题了。

        

对于这位秋海的掌门人,他们这些人有着相当的信任。

        

既然是他交代的,那就严格按照要求去执行就可以了。

        

等许承周离开之后,岳宏盛的脸色却是一下子沉了下来,拳头紧紧的捏住,眼里是杀气腾腾。

        

秋海集团这次抓到的内鬼大部分都是一些小角色,都是基层岗位人员,甚至还有保安,能提供的信息很有限。

        

顶多就是秋海集团的一些日常信息,根本涉及不到核心信息。

        

其实就算那些外企要是用心来打听一下,大部分消息都能打听到,根本不需要派这些内鬼来探查。

        

所以,他们的存在对于秋海而言,。

        

在这方面不得不说,陈江海是有先见之明的,一早就建立了完善的福利制度。

        

待遇很好的情况下,很少有人会为了这点利益以身犯险。 

        

所以,这些内鬼对于秋海集团造成的损失是很有限的。

        

可即便如此,岳宏盛依旧很生气。

        

只因为这些人之中,有一个人和他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甚至可以这么说,那个人之所以能进入到秋海集团,是他岳宏盛帮的忙。

        

岳海洋,和他是一个姓氏,并且是一个家族。

        

当然实际上就是那种关系七拐八拐的远房亲戚。

        

深究起来,对方按辈分还要叫他一声大伯。

        

当初岳海洋的父母带着他求上门来,希望岳宏盛能够想办法给他安排一个工作。

        

岳宏盛虽然不愿意揽这个事,但是他的父母实在是各种请求,言辞恳切,并且表示只要能够进秋海,什么脏活累活都愿意干。

        

而且越海洋也做出了同样的保证。

        

最后,岳宏盛也没有办法,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这也算是他唯一一次给亲戚开了绿灯。

        

说起来,他现在也是有头有脸,亲戚中发展最好的一个。

        

人家眼巴巴的求上门来,好话都已经说尽了,如果连这点事情都不给办的话,也说不过去。

        

况且,人家父母也没要求找多么好的工作,只要工资有保障就行。

        

岳宏盛想着秋海集团本来也招人,招谁不是招,于是就打了一声招呼让他进了秋海集团成了一个普通的电器运送人员。

        

这份工作实际上要比其他的工种稍微累一点,因为要搬用电器,可是赚的也多,也并不算亏待这个自家人。

        

秋海集团对这些实实在在干苦力活的工人,待遇向来是极好的。

        

总体下来,岳海洋每个月拿到的工资,绝对算得上丰厚。

        

可岳宏盛万万没有想到,结果偏偏就是这样的人竟然背叛了秋海集团,背叛了他。

        

这简直是让岳宏盛感觉丢尽了面子,难以面对陈江海和秋海的员工们。

        

也就是陈江海格局够大,为人具有大智慧,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就跟他计较,或者有什么看法,只是让按正常的程序处理。

        

要换一个其他老板,说不定还得怀疑上他这位副总有没有问题。

        

越想岳宏盛就越觉得生气。

        

所以,他亲自找到了岳海洋。

        

他倒要亲自问问这个小兔崽子,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干出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来?!

        

一间隶属于保卫部的房间内,岳宏盛和岳海洋面对面的坐着。

        

以前那个对他神情恭敬的亲戚家小后生不见了,现在完全变成了一个油嘴滑舌的痞子形象。

        

岳宏盛直到此刻才算是搞明白,原来这才是岳海洋真正的面目。

        

之前那个对他恭敬有加,看起来勤勤恳恳的本家侄儿是一个演戏的高手。

        

在憨厚的面具之下,其实藏着一个扭曲的灵魂。

        

岳宏盛呼吸有些沉重,眼神冰冷的盯着岳海洋,声音极为低沉的开口问道:

        

“岳海洋,我就特别想知道,我岳宏盛对你还不够好吗?还是说,咱们秋海集团什么地方亏待了你的地方?”

        

“可是,有吗?!你特么的到底为什么要做叛徒?你特么究竟知不知道,这叫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简直猪狗不如。”

        

“你这样干,就不怕丢你父母家人的脸吗?!多少人想要成为秋海的员工却没有机会,你不但不珍惜还反过来伤害秋海。”

        

“还记得你第一天来的时候,我亲自把你送到厂子里安排了你,甚至自掏腰包给你买了生活用品。”

        

“就连分配的宿舍,后勤部门看在我的面子上都给你分配的是双人间。”

        

“岳海洋,你就是个王八蛋也该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吧!”

        

“你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出卖秋海的利益,为什么要背叛秋海!”

        

岳宏盛越说越激动,脸颊胀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

        

到了最后,他双手死死的拽紧拳头,站起身来发出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

        

这么多年了,向来稳重的岳宏盛即便是真的生气了,往往也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很少有这种情绪失控表现,也就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否则肯定是要忍不住动手打人了。

        

可想而知,岳海洋这一次的举动对他的伤害究竟有多大。

        

听到这话的岳海洋却依旧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

        

他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这个远房大伯,皮笑肉不笑,毫无廉耻地说道:

        

“岳总,你说的没错,我这就是恩将仇报!干脆这么说吧,你对我确实很好,甚至超过了我的亲大伯。”

        

“实际上,秋海集团对我也很好,我每个月到手的工资比我念了大学的同学还要多,人家可是有编制,吃皇粮的。”

        

“曾经这些同学在我岳海洋面前高高在上,颇为自得,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但是,自从他们知道我是秋海正式的员工,拿到一份绝对不低的薪水,也得对我刮目相看,尊敬了不少。”

        

听到这里的时候,岳宏盛脸上充满了疑惑和愤怒。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