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两腿间吸她蜜汁&武林第一美妇肥臀

        

“你们这群疯子……你们知道你们抓的是谁吗!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

        

刘英剑是被套着乾坤玉袋,浑身上下被捆仙绳以龟甲缚的羞耻姿势直接带到孙老爷子面前的。

        

他正在和朋友吃着火锅唱着歌,好端端的,忽然就被一群麻匪……哦不,是一群来路不明的疯子给绑了。

        

来!揍!来!偷袭,他这个刘氏集团的大公子。

        

这群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下手干净利落不说,最离谱的是他身边的这些朋友一个个都是安静如鸡,连个帮忙报警的都没有!

        

一定是来抓他的人大有来头,对他身边的这些朋友们说了些什么,或者进行威胁,让他们不敢报警。

        

可惜他被套着特制的“乾坤玉袋”,眼前一片漆黑,连丝毫的灵识都无法释放出去。

        

刘英剑着实是想不通自己究竟是得罪谁了。

        

他感觉自己被带到了一辆车子上,然后直接扔在了后备箱里,一路上他也试图反抗,但这群人根本不为金钱所动。

        

这让刘英剑顿时感觉到麻烦。 

        

一群人不为了钱,绑了他这个刘氏大公子,到底是要干什么?

        

他到底会不会被撕票?

        

脑海中各种可怕的后果在刘英剑脑子里不断盘绕着。

        

等他回过神时,已经被带到了孙沂源跟前。

        

不管绑他的这群人是谁,刘英剑已经抱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情,哪怕最后就算是死了,他也想着过过嘴瘾。

        

所以一进门,他还没看到绑他的人是谁,便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老爷,这小子太不识抬举。要不要……”林管家上前一步,打了个手势。

        

孙沂源哼哼一笑,直接上前,将对方的头套解开。

        

刘英剑看到绑他的人竟然是孙沂源,那位花果水帘集团的老爷子,整个人当即缩了缩脖子:“孙爷爷……您……是您绑的我?”

        

“抱歉了小刘,都是误会。我让他们把你弄到我面前来,我没想到是这个弄法。他们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孙沂源露出一副抱歉的表情,一边满怀诚意的道歉,一边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伸手去将刘英剑的捆仙绳给解开。

        

回到位置上后,他连忙一摆手,看着周围七八个大汉和林管家说道:“你们几个,还不赶紧和小刘道歉?”

        

“是!老爷!”

        

林管家上前一步,带着身后的下属们齐齐面向在地上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刘英剑,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了刘公子!是我们误解了老爷的意思!”

        

话音刚落,孙沂源又一摆手,把所有人喝退:“还不退下!”

        

所有的行动行云流水,让刘英剑根本插不到一句话。

        

这一手绑人连带着道歉的操作,让他一脸懵逼。

        

关键是你道歉归道歉,倒是把他身上的捆仙绳给解开啊!

        

绳子不解开,没特么把他的头套摘了,被那么多人看着用这种姿势捆在地上……这种羞耻感,让刘英剑心中几乎立刻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但他也不傻。

        

很快就明白过来,这是孙老爷子有意而为之。

        

只是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位老爷子。

        

要用这种方式,把他带到眼前来。

        

尽管在路上,他已经想到了一万种将绑票自己的人碎尸万段的办法,可是面对孙沂源,他这个刘氏大公子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沉寂片刻,就在刘英剑已经用这个羞耻的姿势在地上熬了五六分钟,憋得满头是汗的时候,孙沂源终于喝着茶,慢悠悠的开口问道:“听说,你对我家的蓉蓉,很有好感?”

        

“没……没有!一点都没有!”刘英剑反应神速。

        

这话也是马上点醒了他。

        

让他想起了自己几天前在媒体上的那番公开表白。

        

刘英剑当即委屈起来:“孙爷爷,您也知道,我和蓉蓉其实也认识。每年修真界的企业联谊会,咱们总能碰上面的。其实这一次媒体上公开表白这事儿……也不是我本意。只是和朋友打了个赌,问我敢不敢公开和蓉蓉表白。而且我事后已经发消息给蓉蓉她道过谦了……您可以尽管去求证。”

        

“哦?只是这样?”孙沂源没好气的笑了一声:“谅你也没这个胆子去喜欢蓉蓉。而且我可是早就和你爷爷说好了,我已经有看上眼的孙女婿了。”

        

“是不是那位叫王令的同学?我知道他啊!蓉蓉可是跟我一直提起他的……他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啊!能让孙爷爷您瞧得上眼的人,晚辈哪儿能比得上!”刘英剑求生欲满满的说道。

        

老实说,原本把刘英剑绑到这里,是想给他一个教训来着的。

        

只是没想到这刘英剑小嘴抹了蜜似得甜,而且关键是这求生欲满满的样子委实是让孙沂源觉得好笑不已。

        

三言两语,他心里头的气就已经打消了大半。

        

于是他主动伸手,念了松绑的法决,将刘英剑身上的捆仙绳给解开,笑道:“那,你先起来吧。今天,就在我这庄子里留一晚,一起吃个便饭,你跟我讲讲,蓉蓉都对你说了些王令的什么事。”

        

“好的!晚辈一定知无不言!”刘英剑松了口气,知趣的抱拳道。

        

“你爷爷找不到你应该急了。你马上给他回个电话,该说什么,都清楚吧?”这时,孙沂源又说道。

        

“清楚……清楚……”

        

只听,刘英剑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就对我爷爷说,我是自愿来的。孙爷爷您待我热情似火,留在这儿一晚上,第二天便回去。当然,最重要的是告诉我爷爷,就说您已经找到合适的孙女婿了。”

        

“好得很。”孙沂源满意地点点头。

        

他忽然发现,刘英剑好像倒也不是传说中的那般纨绔子弟,至少脑子上还是很拎得清的。

        

……

        

就这样,刘英剑被强行留在水帘洞山庄里。

        

该解释的事情都解释清楚,刘英剑心中自然是释然。

        

晚上的晚宴,他和孙沂源也是相谈甚欢,唯一有些不悦的就是吴庄主给他安排的那件屋子,这屋子门前挂着的牌子叫“绝代间”。

        

他细品这名字的意思,总觉得有种晦气感。

        

本想着提出换个屋子来着的,但人在屋檐下,只是住一天就走,刘英剑也没想那么多。

        

而且吴庄主告诉他,这“绝代间”的意思,其实风华绝代的意思。

        

他信了这邪。

        

所以也就没有理会那么多。

        

根本没有想到在另一边的世界里,自己的影子会那么的惨……

        

而刘英剑被强留在山庄里的一晚上,也是他消失的第三个夜晚。

        

她想他了。

        

很想……很想……

        

甚至恨不得直接让暖丫头撕破那个世界,不管不顾扰乱秩序的问题,只为了能够看他一眼。

        

此时,孙蓉倚在窗沿边上,眼睛就像被贴上了幻灯片一般,皎洁月色下满满的都是他的身影。

        

她觉得自己可笑,明明已经忍耐了那么多年,她以为自己会变得很有耐心,结果只是三天见不到他而已,心中已是一团乱麻。

        

并且她还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生怕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他。

        

她以为自己在套路王令,但事实上被陷得最深的人还是自己。

        

从一开始,他的身上就带着一股法力,将她牢牢地攥在了最深处的泥潭里,让她再也无法逃脱出去了。

        

漫无边际的等待,不知长短的时间,让她对未来开始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要等待多久。

        

不知道她心中的那个世界,还要多久才能回到自己身边。

        

“王令……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于是,她开始攥住自己的拳头,做出祷告的手势。

        

然后就在下一秒,一道熟悉的气息,忽然出现在她家门前的那条小路上……

        

这一刻。

        

她几乎是难以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早已是抑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下来,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短短三天的时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