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妇女喂奶小说&又大又粗征服女省委书记

        

接下来的日子里,夏若飞就这么安静地藏匿在这个洞穴之中,耐心地等待着离开清平界遗迹的时机。

        

他并没有利用这个时间去修炼,因为在帝君寝宫吃的那个包子效果一直都在延续,他不需要修炼,每天修为都在蹭蹭地往上涨, 实际效果比他平时修炼要好得多。

        

实际上夏若飞在进遗迹之前没多久才突破到元婴后期,在刚刚进入遗迹的时候,仅看修为实力的话,其实夏若飞是排在所有人当中比较靠后位置的。

        

如果按照正常的速度,他距离突破到元神期应该还需要挺长时间的。

        

但是现在,他竟然已经隐隐感受到了元神期的瓶颈。

        

这也是夏若飞这几天没有修炼的一个重要原因——这种时候应该压制修为了,免得控制不住直接突破了元神期。

        

他必须在离开清平界遗迹之后才能突破。

        

当然, 夏若飞这些天也没闲着, 他坐在洞穴内一边恢复自己的精神力,一边精研阵道。

        

这次在清平界遗迹内,夏若飞遇到了不少阵法,很多都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几万年前的阵道和现在的阵道,其实区别还是不小的,其中可以互相借鉴的地方也不少。

        

夏若飞不但感受过清平界遗迹内的阵法,而且好几个阵法他还亲身操控或者破解过,感悟自然也是很多的。

        

他刚好利用这几天,把自己前些日子关于阵道方面的一些感悟好好地吸收整理一下,这对他阵道水平的提升,其实效果还是非常好的。

        

除了钻研阵道之后,夏若飞还需要不时地透过观察孔,去查看外面的情况。

        

他不敢轻易动用精神力查探,所以就只能靠肉眼瞭望了。

        

刚开始的那两天, 遗迹出入口的光幕附近是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任何修士出现。

        

而到了第三天,夏若飞果然看到了之前那帮拦路抢劫的家伙——夏若飞给他们规定了三天的时限, 他们恐怕是真的吓破胆了, 硬生生地在河东草原上撑了三天时间,然后就迫不及待地直接冲向遗迹出入口这边了。

        

夏若飞看得出来,这帮人的这三天应该不太好过,因为好几個人身上都带着伤。另外,他们一伙人除了马天野被夏若飞秒杀之外,本来还剩六个人的,而三天后来到遗迹出入口的就只有五个人了,其中一人的下场也就不言而喻了。

        

这个五人身上都多多少少带着一些伤,至于那没有出现的人,也不知道是死于其他灵墟修士之手,还是死于内讧。

        

人命在这清平界遗迹内,是最不值钱的了。

        

那五个人显然对清平界遗迹没有丝毫的留恋,他们看到遗迹出入口的光幕也都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忙不迭地冲了进去。

        

夏若飞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五人应该是第一批离开清平界遗迹的灵墟修士了。

        

也不知道他们的运气是好还是坏,因为这次清平界遗迹的探索之旅对于他们来说, 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但是, 历次遗迹探索都是伤亡率很高的,他们能够活着出去, 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这伙人很快就消失在了光幕内,夏若飞并没有急着离开。

        

因为这伙人知道夏若飞缴获的东西里面有屏蔽精神力查探的阵法,他们出去之后只要找各自宗门长辈打听一下,就知道前几天并没有人离开遗迹,那自然很容易就猜得出来,夏若飞是利用那屏蔽查探的阵法,藏匿在了遗迹出入口附近。

        

他们虽然无法再进入遗迹来给其他灵墟修士通风报信,但如果夏若飞在他们离开不久就出去的话,依然是很容易被怀疑的。

        

毕竟容貌可以改变,气息可以伪装,但出去的时机却太巧合了。

        

所以,夏若飞依然耐着性子,藏匿在那个洞穴之内,不慌不忙地钻研阵道知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夏若飞的修为也在不断地提升,他很快就已经明显感觉到元神期瓶颈了,而且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如果他愿意的话,甚至可以直接尝试去冲破这个瓶颈了。

        

这已经是达到元婴后期的极限巅峰了。

        

而那包子的药效依然还在持续,夏若飞也只能强行压制自己的修为,绝对不能在这遗迹内突破。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压制多久——其他修士为了进入清平界遗迹的名额,可能会在几年时间内都压制修为不去突破,但他们不修炼或者少修炼,修为进度就不会突飞猛进,而夏若飞却做不到,他哪怕完全不修炼,只要包子的效果没有消耗殆尽,他的修为就是不断进步的,而且比真正修炼的时候进步还要快得多。

        

所以,强行压制修为,对夏若飞来说难度还是比较大的。

        

好在现在距离遗迹出入口关闭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如果实在是支撑不住,夏若飞也可以选择离开,主动权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不知不觉中,清平界遗迹开放已经二十三天了。

        

还有七天时间,遗迹出入口就会关闭,如果没及时离开,那就只能被困在这里了——距离下次遗迹开启时五十年时间,但由于内外时间流速差,被困此地的修士需要在这凶险之极的遗迹内生存五百年,这无疑是地狱级难度的。

        

从倒数第七天开始,夏若飞终于又看到有修士陆续离开遗迹了。

        

但人数却比他想象的要少得多。

        

夏若飞估计,那些在遗迹内探索的灵墟修士,此时的伤亡应该已经不小了。

        

否则这都只剩下六七天时间的,应该会有不少人为了保险起见,选择在这个时间点离开遗迹的,但实际上夏若飞看到的就只有两三个人,远远低于他的预估。

        

夏若飞此时还能压制修为,所以他依然耐心地等待着。

        

距离遗迹出入口关闭还有六七天时间,这里也终于不再是一片死寂了。

        

夏若飞藏匿在洞穴中,也看了不少好戏。

        

他看到有两个明显是来自同一个宗门的灵墟修士,在遗迹出入口附近,其中一人毫无征兆地偷袭了他的同门,对方显然也没有什么防备,一个照面就已经丧失了战斗力。那个偷袭者也毫不犹豫,一剑就结束了同门的性命。

        

然后他就把同门这次的收获全都收为己有,接着毁尸灭迹,最后毫不犹豫地迈步走进光幕,离开了清平界遗迹。

        

在清平界遗迹这种环境内,会把人性恶的一面无限放大,这种同门相残的戏码,其实也不算稀奇。

        

夏若飞甚至可以想到,这位偷袭者出去之后,一定还会一脸沉痛地向师门长辈汇报同门陨落的经过,甚至不断地出言责备自己,没能照顾好自己的同门

        

夏若飞亲眼看着那一切发生,内心也是觉得有些讽刺。

        

当然,夏若飞同样也看到过令人感动的一幕。

        

那是距离遗迹关闭的倒数第五天,又是两名修士来到了遗迹出入口的光幕附近,这两人都快成血葫芦了,身上的伤显然极重,其中有一名修士已经是昏迷状态了,而且双腿齐膝断去,是另一名修士一路背着他赶过来的。

        

这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同门,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那个清醒的修士一路坚持,断腿修士显然早已陨落在遗迹之内了。

        

夏若飞看着两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了光幕内,再联想到一两天前那同门相残的一幕,也不禁感慨唏嘘。

        

这些天,夏若飞一共目送了十名修士离开清平界遗迹,这也包括那五个被夏若飞反打劫的倒霉蛋在内。

        

现在距离遗迹关闭仅有四天时间了,总共才离开十名修士,数量是出人意料的少。

        

夏若飞觉得自己也可以考虑离开遗迹了。

        

一方面,距离遗迹关闭的时间越来越近,接下来三四天时间,前来此地的灵墟修士应该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夏若飞就不一定能够找到空档轻松离开洞穴了。

        

另一方面,夏若飞感觉自己的修为也实在是有些压制不住了,他恨不得马上就突破元神期,因为再压制下去,他都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爆体而亡。

        

所以,夏若飞决定今天就离开。

        

不过他刚刚看着一名修士离开清平界遗迹,所以他还是需要再等一等,尽量把离开遗迹的时间拉开一些。

        

就在夏若飞整理好自己东西准备离开洞穴的时候,他又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有三名修士从远处飞了过来。

        

夏若飞也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他现在出去倒也不是来不及,他肯定是能赶在那三人前面离开清平界遗迹的。

        

但是这样一来,那三个人也一样会发现他提前藏匿在这洞穴中了,等他们出去之后,这又成了一条线索,很容易导致夏若飞暴露身份。

        

所以他就只能等这三人离开遗迹之后,再稍微等一等,然后离开遗迹。

        

现在距离遗迹关闭还有三天,应该不是所有人都急着离开,也不会一拨一拨人不停地过来,所以夏若飞还是能找到合适的空当的。

        

而且,估计灵墟修士的伤亡很大,在这广袤的清平界遗迹内散落那么一点点修士,怎么可能都集中在一个时段过来呢?

        

所以,夏若飞又盘腿坐下,透过观察孔密切关注那三人的动态,确认他们三人离开之后,他就准备趁着还没有人来,直接离开洞穴,在那光幕旁边继续等待。

        

这样即便是有人过来,他也可以直接跨步进入光幕离开遗迹,并且不会被人怀疑他曾经藏匿在附近。

        

但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夏若飞透过观察孔,看到那三个修士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们反而是在遗迹出入口附近布置了一些阵法,然后在周围藏匿了起来。

        

夏若飞见状也不禁哭笑不得。

        

合着这是遇到堵门的了

        

显然,那三个修士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准备在这里当一次拦路虎,把后来的修士给堵在门口,甚至直接击杀对方,来获取对方的财物。

        

对于这种劫道的行为,夏若飞是司空见惯了的。

        

但这样一来,他也被堵在这头了呀!

        

夏若飞感到有些无奈,他只能选择继续观望了。

        

其实现在夏山已经基本恢复了,夏若飞相当于已经拥有一个出窍期战力的帮手,尽管这名帮手就只能来一击,然后又要好长时间去恢复,但若是面对的仅仅是三个元婴后期修士的话,夏若飞觉得这就足够了。

        

直接秒杀一个,剩下两个夏若飞有绝对信心将他们击杀。

        

但夏若飞并不想横生枝节,现在时间还来得及,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按兵不动。

        

那三个人恐怕也没想到,他们等来的第一拨人,就是超级势力的修士。

        

夏若飞总算也看到熟人了——来人居然是落星阁的百里无涯。

        

百里无涯带着六个人,显得有些灰头土脸。落星阁一直都是统一行动,只是在修罗城暂时分成了几拨,现在这些应该就是所有活下来的人了。

        

八大势力每一方都有十五个名额的,现在落星阁包括百里无涯在内,就只有七个人活下来了,损失人手超过一半。

        

在以往的探索中,超级势力损失如此之大,也是极为罕见的。

        

百里无涯等人无一不是惊才绝艳的天骄,那三个修士也不是傻子,在实力明显不如对方的情况下,并没有强行啃硬骨头。

        

但是他们布置的阵法都有波动,而且三人藏匿的也远不如夏若飞那么专业,所以百里无涯等人老远就已经发现了他们三人的藏身地点。

        

百里无涯脸色十分的难看,因为这次进入遗迹探索,肩负着寻找魂玉精魄的重任,但他却完成得并不是很好,损失了这么多人手,除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之外,基本上一无所获,所以百里无涯的心情自然是十分糟糕的。

        

这三个人简直就是撞到他枪口上了。

        

百里无涯直接朝着三人的藏身处丢出了符箓,冷哼道:“藏头露尾之辈,还不给我出来!”

        

轰然的爆炸声响起,三条人影狼狈地斜冲了出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