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真紧奶真大真浪&湿漉漉的花吞吐粗大的绿帽

        

“该做的事我们已经做了。”隗辛说, “走吧,琥珀。”

        

“好。”琥珀应了一声,跟着她一起走进空间漩涡中。

        

但是隗辛并没有通过空间漩涡远离市中心, 而是跳转到了另一栋摩天大楼的天台上, 两栋大楼的高度几乎是平行的, 中间隔了上百米,可以从他们站立的地点看到卡特琳娜大酒店的天台。

        

隗辛从装备包里拿出一枚光学迷彩纽扣别在身上, 她的身体顿时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琥珀照做,身体也消失在了夜色中。

        

他们两个肩并肩站在天台边缘,在夜风中遥望着卡特琳娜大酒店。

        

天空中的字样没能亮多久, 五分钟后, 整栋大酒店的灯光都熄灭了。

        

有人强行切断了这栋摩天大楼的电源。

        

“灭了。”琥珀脸上倒没什么意外的神色。

        

浮岗市临近联邦行政中心, 被联邦高度控制, 所以那些字样一打出来就会被抹掉。他甚至怀疑,明天根本不会有几家媒体敢报道浮岗市核电站泄露的新闻。

        

如果有媒体报道了,等待这家公司的恐怕将是灭顶之灾,破产是轻的,严重一点的话,牢底坐穿乃至失去小命也不是不可能。

        

“灭掉了还有别的灯亮着。”隗辛说。 

        

下一秒,不远处的又一栋摩天大楼顶端的镭射灯重新打出了“核电站已泄露”的字样。

        

这栋摩天大楼上的镭射灯同样没能支撑五分钟就灭了。

        

可是紧接着, 一栋又一栋摩天大楼镭射灯直射天空,挨个打出了核电站泄露的消息。镭射光在城市上空交错,吸引着人们的视线。

        

灯一盏盏亮起, 一盏盏熄灭, 像是被人吹熄的蜡烛, 蜡烛熄灭又燃起, 照亮了黑暗的城市。

        

每当有灯光亮起,大楼的电路就会被完全切断,黑暗如同不断蔓延的瘟疫,感染了屹立在市中心的钢铁巨人,钢铁巨人的身躯变得灰暗,连带着这座城市也失去了往日的光辉。

        

“联邦电业部的人一定忙坏了。”琥珀淡淡地说,“他们一定是在熟睡中被紧急通讯铃声叫醒,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开始加班,哪个楼的镭射灯打出了信息,他们就下令切断哪个楼的电力供给。”

        

“真好,在这个不那么令人愉快的夜晚,有人陪我们一起熬夜。”隗辛说,“看到讨厌的人倒霉,会让我的心情好上不少。”

        

亚当说:“注意隐蔽,把身体藏在遮蔽物后面,不要被扫描器扫描到。今晚一整晚,缉查部的警车都会在附近巡逻搜寻可疑分子,地上也会设有检查关卡扫描过路的行人。”

        

隗辛的耳朵捕捉到了发动机的声音,她向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看到天上有一整排悬浮警车正在驶来,每个警车都装备着强力探照灯,黑洞洞的枪管已经延伸到了车外,红蓝色的警示灯疯狂闪烁。

        

隗辛收回视线,对琥珀说:“我们下楼,暂时避一下,天台掩体太少了。”

        

悬浮警车距离太近了,在这里开空间漩涡会被发现。他们走到了天台的电梯等候间,屏蔽了监控,然后才施展空间漩涡离开了这儿。

        

在亚当的指引下,隗辛把空间漩涡开到了隐蔽的垃圾巷里。

        

在垃圾堆中觅食的野猫凶狠地喵了一声,毛都炸开了。

        

“不离开市中心吗?”琥珀问。

        

“不离开,也许可以等到人。”隗辛慢慢说。

        

琥珀说:“你一直在寻找的那位敌人?你的意思是他可能会被市中心的动静吸引过来吗?”

        

“对。”隗辛说。

        

“这样吗……”琥珀瞳孔深处亮起莹蓝色的光,旁边觅食的猫和几只小老鼠被他控制住了。

        

小动物们在他的指挥下散开,开始搜寻剥夺者777号。

        

亚当也在借助缉查部的监控网络寻找奥格斯的身影。

        

凭隗辛对这家伙的了解来看,他是一个不甘平庸渴望展示自己的人,用粗俗的话说就是“搅屎棍”,爱凑热闹,喜欢搞破坏。

        

隗辛在天台顶端的镭射投影没有署名,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关注浮岗市核电站的人就那么几个,隗辛正好是其中一个,奥格斯可能会有所联想,然后前来查看。

        

隗辛直接黑入了安保员的内部通讯频道,听着他们的播报。

        

“林荫大道空中部分排查完毕,无可疑人员。”

        

“白银大道路面行人排查完毕,无可疑人员。”

        

“西十字路已设关卡拦截过往车辆及行人,正在排查。”

        

“……”

        

她很有耐心地过滤消息。

        

时间在流逝。

        

十五分钟过去了,隗辛终于从缉查部的通讯频道中听到了不一样的播报。

        

“喂,停下,接受扫描。”一位安保员的声音在通讯频道中响起,接着是枪上膛的咔嚓声,这位安保员举起了枪,“我让你停下,否则我有权开枪将你击……”

        

“滋滋……”

        

通讯频道内的声音一下子变成了嘈杂的电流声,另一端的安保员断了联系。

        

隗辛心脏跳动了一下,“在哪里?”

        

亚当说:“白孔雀广场,距离这里八百米左右。那位安保员随身的记录仪记录下了画面,有一个白人面孔的男性路过了关卡被拦截下来接受检查,紧接着画面就断了。他的身材特征和你提供的数据复原图很像,但是遮着脸。”

        

隗辛确定了七八分,心中一下子生出了紧迫感,想立刻去现场确认。

        

“我们走!”她扭头刚走了几步,忽然停住步伐,面向琥珀说,“你不能跟我去,你近战可能不占优势,能力也不占优势。”

        

隗辛卸下自己肩头背的沉重的装备包塞到琥珀怀里,原本被光学迷彩覆盖的装备包显露了一瞬,然后很快被琥珀这边的光线迷彩覆盖。

        

“K80长狙会用吗?”她问。

        

“不至于不会用,我在机械黎明内的枪械考核每次评分都是优秀。”琥珀把装备包挎在肩头,“你想让我执行远程狙击任务吗?”

        

“是。交给你了,离远一点。”隗辛指了指他的耳麦,“听从‘镜子’的路线指引。”

        

“你好,琥珀,我是镜子。”亚当的声音经过变声和处理后传入他耳中,“接下来请听从我的指引,我会为你规划射击路径和逃生路线。”

        

琥珀一愣。

        

他一直知道无光组织内有一位成员叫做“镜子”,只是他没有和这位成员接触过,“镜子”从不露面,琥珀只是从隗辛的只言片语中知道这位成员负责的是技术方面的工作。

        

他按下疑虑说:“你好,我会按照你的指引去做。”

        

既然是隗辛信任的人,那么配合起来应该是可以放心的。

        

隗辛没有取下光学迷彩纽扣,她的脚踢到了垃圾巷口的一个易拉罐,于是琥珀知道她要离开了。

        

“矛头蝮。”琥珀叫住她,“祝你顺利……”

        

隗辛意外地回了下头,轻轻嗯了一声,离开了巷子。

        

琥珀也不再浪费时间,他说:“合适的狙击点都有哪里,镜子?”

        

“建议不要选择太高的建筑,否则逃跑不方便。”亚当语速快,但是讲述清晰,“离这里二百米左右,有一个立方体体育中心,高度为六十五米,视野还算开阔,在最高层可以通过建筑与建筑的间隔看到白孔雀广场,调整到合适角度可以进行狙击。”

        

“那就那里吧。”琥珀扛着沉重的装备包矫健地穿过横倒的垃圾箱和铁丝网,发足奔跑。

        

作为机械黎明精心训练的士兵,琥珀各方面的素质跟缉查部的安保员相比毫不逊色,甚至还有胜出。体能不是琥珀的强项,但仍比普通人优秀数倍。

        

他跑到体育中心的时候,额头微微见汗,立刻在亚当的指示下砸开了侧门从人工通道一路冲向顶层,只用了五分钟就爬了十多层楼。

        

来到天台,夜风一吹,琥珀感受到了凉意。

        

他马不停蹄地放下装备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提出来一个黑箱子开始组装枪械。

        

零件精密咬合,可以夺人性命的凶器被他握在了手里,他一颗一颗装填子弹,架好支架寻找射击角度,调整电子目镜的读数。

        

琥珀的目光跨越过将近1公里的距离,枪口锁定了白孔雀广场。

        

广场上的电子音乐喷泉没有停歇,水柱被灯光映照成了不同的颜色,平时这里会放低沉舒缓的音乐,逛街的人会愿意在这里驻足欣赏盛大的音乐喷泉。

        

可是现在,音乐喷泉和谐的景象被破坏了。

        

警车被胡乱地堆放在一起,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凭空扭碎了,残破的人影倒在喷泉中,血染红了大片的池水。

        

隗辛接近了这里,但没有靠近。

        

因为在附近巡逻的安保员已经前来支援了,可惜他们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了同伴的尸体。

        

“扑了个空吗?人已经走了?”隗辛凝神思考。

        

“不,不会这么简单的。”她很快判断,“他一定还在附近游荡……”

        

她悄悄退回了隐蔽处,眼睛谨慎的扫视周围,并且打开了随身的扫描仪扫描环境。

        

奥格斯具备“影之界”,能把身体藏进另一个阴影空间里,所以扫描仪起不到太大的作用,隗辛用这个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她慢慢转移位置,继续在附近搜索。

        

过了大约十分钟,正在前行的她突然听到了一声轻笑声。

        

“居然真的是你。”熟悉的嗓音说,“看到天空上的字的时候,我就在想会是谁在多管闲事,会不会是你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