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蒂改造肿大失禁喷汁&堵着不准混浊流出来玉势h

徐一心头盘算了一下,如果回去跟阿四说借给穆如公公的话,阿四应该会拿出一万两左右,多了肯定不行,因为那其余的都是阿四的陪嫁,怎可动陪嫁呢?

        

他先答应穆如公公会尽力给他筹措银子,至于能借多少给他,暂时也没保证下来。

        

穆如公公看着他愁眉苦脸地走出去,不禁摇摇头,说是买宅子就信了?不多追问几句?看看买的是哪家?买的价格?

        

都这么熟悉了,难道不知道他往日的打算吗?他是打算老死在宫中,若皇上不让他老死在宫中,那他也是要回乡的,怎么会在京城,还是在贵勋地段买一所宅子?

        

徐大人虽算不得是极为聪明,但为人也算谨慎的,怎么如今变成了这样?看来皇上还是得把他外调,让他多做办点差事,把警觉性提起来才行啊。

        

既是在御前伺候的人,就必须对主子以外任何人说的话都保持一定的怀疑,不能尽信,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

        

徐一走出去,甄子峰还在外头站着,便也不管他,只管自己站在一旁思量穆如公公借银子的事。

        

甄子峰站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心里是真的慌了。

        

以往即便皇上生气,也不会晾着他这么久,都是传召进去有话说话。

        

以他一个从五品官员的身份,进御书房面圣的机会不多,主要也是被参的,好在是差事办得好,便参他的人多了,皇上也没怎么正儿八经地罚过他,就是压着不能升官罢了。

        

可这一次瞧着苗头实在是不一样,可胞弟的事他没有徇私,伤人之后,衙门那边便把人抓走了。

        

他就是叫人送了些东西进去,叫他少吃点苦头,顺带求了几句情,衙役那边看他面子,厚待了胞弟,怕是因此才被人参奏的。

        

这一等,足足等了两个半时辰,皇上都传过膳了,才把他传进去。

        

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进去便跪下,“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安。”

        

宇文皓仿若不闻,低头看着折子,让他跪着。

        

甄子峰心头越发地惶恐,自是也不敢动的,就这么跪着,心头思揣,皇上这一次怎那么生气呢?莫非不止这事?

        

他应对也是有经验的,反正自己差事办得好,皇上不会真的降罪下来的。

        

可这一跪,又跪了一个时辰,跪得他东摇西摆,膝盖酸痛,偏生在外头喝下去的那一碗水,如今都化作了尿液,憋得他难受。

        

他忍不住了,拜下,“皇上,您传召臣进来,是有何要事?”

        

皇上却抬起头,喊了一声,“徐一。”

        

徐一小跑进来,拱手道:“皇上,臣在。”

        

“陪朕出去走走。”宇文皓站了起来,与徐一一同出去,也没看甄子峰一眼。

        

甄子峰脸色都白了,跪着的身子颤抖着,也没敢起来。

        

这一跪,又是一个时辰过去,甄子峰都快要晕过去了,穆如公公推门进来,道:“甄大人怎么还没走啊?快些回去吧,皇上已经回了后宫,今日不会见你的。”

        

甄子峰大吃一惊,忙地想站起来,却不料双脚血气不通,半弯着又跪下去了,他伸出手,“公公,劳烦扶一下。”

        

穆如公公只冷眼看着,“甄大人本事大,自己站起来便是。”

        

说完,便转身出去了,骂徐大人的时候中气十足,怎么就不能自己站起来了。

        

甄子峰坐在地上揉了双腿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站了起来,踉跄出去,知道这一次惹下大祸了,四处瞧了瞧,没见徐大人,若是徐大人在,倒是可以问问的。

        

接下来连续三天,他都被传召到御书房里,先在外头站两个时辰,再进去跪一个时辰,皇上依旧一个字都没跟他说过,甚至也没拿正眼瞧他。

        

他这一下真的怕了,怕得不行,吃不下,也睡不着,终日惶惶不安,事态的严重性远远超过他的想象,到底错哪里了?

        

第四天的早朝,宇文皓在殿上发了脾气,逮谁骂谁,弄得满朝文武既惶恐又不解,皇上这是怎么了?

        

退朝之后,官员们自然各方打听,但最可靠的消息,就是从穆如公公那边传出来的。

        

皇上会如此动怒,一则是跟徐大人闹了点小别扭,徐大人现在不大理睬皇上;二则,是因为甄子峰的事,可甄子峰到底做了什么,是因为参奏他胞弟的事还是旁的事,穆如公公表示不知道,让大家自己去理解。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