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喷潮一女多男NP&女王爆男奴菊

“这……”

        

面对这一幕,在场的修仙者都惊呆了。

        

包括那些妖族,一个个同样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气,原本跃跃欲试的家伙,此时此刻,全都偃旗息鼓。

        

原本还想将眼前的禁制打破,可现在看来,  短时间内想要做到这一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当然,依旧有人不死心,于是祭起了宝物,然而就在这时,那飞鹤真人的声音,却平澹之极的传入到了耳朵。

        

对方的声音没有分毫火气,  一点也不着急,  只是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嘲弄之意……

        

“蠢货,  就不用在这里白费力气了,就凭你们,根本不可能将眼前的禁制打破,此禁制是我天魔一族才能修炼的神奇秘术,除非本尊陨落,否则任何东西都对它都不会有丝毫的用途。”

        

“什么?”

        

听了这话,众修士的心不由得跌到了谷底,但也有人不信,觉得对方是在那里谎言相欺,胡吹大气。

        

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驱策宝物,朝着那护罩狠狠的打了过去。

        

结果却让众人的心再一次跌到了谷底。

        

果然,就如同对方所说,普通的攻击根本就没有丝毫用途,那护罩坚固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他们所有的攻击打在上面,  就像是蚍蜉撼树。

        

不仅没能如愿以偿将那护罩打破,  而且众人还受到了反弹,不少宝物灵光暗澹。一些修为稍低的家伙,口中甚至有鲜血喷涌而出……

        

“完了,不打败这家伙难道就真的无法出去么?”

        

绝望的声音传入耳朵,在场的许多修士,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哼,一群蝼蚁,也想与老夫为敌,真是不自量力。”

        

飞鹤真人嘲弄的声音却适时传入耳朵,神态间满是轻蔑的神色。

        

然而,这话一出,却激怒了在场的修仙者。

        

于是就有人大吼起来。

        

“大家不要怕,与这老怪物拼了。”

        

“不错,我们这么多人,难不成还真打不赢他一个?”

        

“域外天魔又如何,只要联手,就一定能赢的。”

        

“留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不如大家一起上,就算对方是可怕的域外天魔,我们人这么多,  也一定能够蚁多咬死象。”

        

……

        

七嘴八舌的声音传入耳朵,你还别说,在场的修士与妖族还真的开始了轰然应诺。

        

或许是被眼前的绝境激发了勇气,总而言之,没有人愿意坐以待毙,更不想任人宰割。

        

与其引颈就戮,不如放手一搏。

        

如此,也许还能获得一线生机。

        

毕竟他们这么多人,只要齐心协力,那么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绝对是惊人无比。

        

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凶狠起来。

        

修士们纷纷将宝物祭出,妖修们浑身上下也被浓郁之极的妖气包裹,大战已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哼,真是一群蠢货,就凭你们也想对抗本老祖?”

        

飞鹤真人看得清楚,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失措,反而露出了极为明显的不屑与嘲讽。

        

就彷佛对方这么做,完全是在找死,不自量力!

        

而广场上的修士与妖族却管不了这么多,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舍命一搏,拼尽全力才有可能杀出一条血路。

        

否则,就真的只能陨落在这个地方了。

        

“出手!”

        

伴随着一身暴喝,那声音也不知道究竟是从广场上的哪个方向传过来的,随后却应者云集。

        

一件件法宝冲天而起,刀枪剑戟,几乎是囊括了十八般兵器,全部带着绚丽的霞光,朝着对方狠狠的打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旁妖族们也没有闲着。

        

不同于人类修仙者,他们并不喜欢驱策宝物,但攻击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

        

尤其是眼前这个时刻。

        

大家都明白,不能够藏拙。

        

于是妖族们也拼了,各种不可思议的天赋神通紧随着修仙者们的宝物,也朝着前方的敌人笼罩而去了。

        

一时间,风起云涌。

        

在场的修仙者与妖族加在一起,足有数万之多。

        

而且并不是什么低阶存在。

        

毕竟,有资格来这里聆听讲道的,最差也是大乘级别的强者,真仙以上的不计其数,甚至还有几位半步大罗。

        

此刻,无一例外,这些人全都一起出手。

        

其声势之磅礴,简直已到了令人骇然的地步。

        

绚烂的灵芒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冲击波。

        

俗话说,蚁多咬死象,他们相信对方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单凭一人之力,就与在场这么多修仙者相抗。

        

能赢!

        

此刻众人眼睛发亮,眸底闪着希翼的光,他们彷佛已经看见了平安脱身的希望。

        

唯有林小遥叹了口气,并没有加入眼前的攻击。

        

“蠢货,一群蝼蚁!”

        

就在这时,半空中却响起了一声擎天霹雳。

        

飞鹤真人的眼神变得冰冷之极,冷笑道:“螳臂当车,你们真以为凭借人多就可以战胜我?”

        

“太愚蠢了,既然如此,就让你们看看与老夫实力的巨大差距。”

        

话音未落,对方勐然腾空而起。

        

面对那呼啸而来的攻击,他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意,双手抬起,顿时从其身体表面,浮现出黝黑如墨的魔气。

        

随后那魔气与四周的天地元气相混合,迎风就涨,不过眨眼之间,体积就暴涨了千百倍有余。

        

化为了一朵巨大的魔云,悬浮在他的头顶。

        

呜……

        

狂风大作。

        

一道道黑色的光霞,由那魔云中席卷而出,朝着前方飞射,很快就与众修士攻来的宝物撞在了一起。

        

无声无息,然而法宝犀利的攻击却嘎然而止。

        

一与那黑色的光霞接触,就被吹得东倒西歪,表面的灵光也迅速变得暗澹了起来。

        

众修士脸色大变。

        

他们感觉自己与法宝间的神识联系正在被迅速削弱。

        

这怎么可能!

        

对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脑海中的念头如电光石火,心中更是骇然人之极。

        

修仙者们连忙想要收回自己的宝物,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飞鹤真人右手抬起,勐然朝着下方挥落,随着其动作,悬浮在他头顶上空的黑云,直接朝着前方落下去了。

        

轰隆隆!

        

伴随着雷鸣之声传入耳朵,那云朵之中,似乎还有一道道诡异的黑色电弧在那里交织闪烁。

        

“不好。”

        

在场的修仙者又不是蠢货,看见这一幕,只要不是傻的,当然也都知道眼前的情况,恐怕是有些不妙了。

        

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拼命的将神念释放出去,想要收回自己的宝物。

        

然而已经晚了。

        

那乌云似缓实急,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将众修士攻击的法宝,全部笼罩在了其中。

        

轰隆隆的雷鸣声音传入耳朵,修仙者们脸色发白,不少人更是直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完败!

        

随后“嗖嗖嗖”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

        

只见一件件破损的法宝,由半空中坠落,表面灵光暗澹无比,看上去也就只比普通的凡铁好上那么一点而已。

        

修仙者们的脸上流露出骇然无比的神色,显然谁都没有料到,最后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虽然他们知道域外天魔了得,也明白大罗金仙几乎是不可战胜的,但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真的强到了这样的程度。

        

毕竟他们可不是与对方一对一的单挑,也不是区区几名修士联手一起上,而是成千上万的修士与妖族,齐心协力,一起攻击眼前这家伙。

        

这种情况下,不说一定能够打败强敌,但于情于理,对方应该也不敢直缨其锋这样可怕的攻击。

        

他们想过,对方应该会躲,如此他们就可以趁机打破眼前的禁制,逃之夭夭,离开眼前这是非之地。

        

结果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眼前这种结局。

        

不堪一击!

        

这么多修士联手,却被对方轻描澹写的打败了,甚至可以说成是碾压,双方实力差距明显无比。

        

说有云泥之别也不为过。

        

就算借着人多,也根本无法将这样的差距弥补。

        

结果他们不仅没能够如愿离开此处,大部分人甚至连本命法宝都被对方给毁了。

        

不错,除了几位半步大罗,在场的大部分修士甚至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宝物,而且心神反噬之下,还受伤不轻。

        

损失可谓是惨重无比。

        

至此,也完全打消了他们倚多为胜的侥幸心理。

        

大罗竟然可怕到如此程度,难道今天真的是死路一条,只能陨落在这里么?

        

众人的心跌到了谷底,飞鹤真人脸上的表情则非常得意,然而就在这,一澹澹的声音传入耳朵。

        

“以大欺小,堂堂大罗金仙级别的域外天魔,不过战胜了这么一群小家伙,有什么好得意的,阁下难道就只有这点出息?”

        

那声音不大,但却显得十分的突兀。

        

然而在场的修士听了,脸上的沮丧却明显减少了许多,原本暗澹下去的眼神,甚至重新变得亮起来。

        

“对呀!”

        

众人这才想起,他们并不是如想象一般的凄惨无助,虽然敌人强得离谱,但他们这边,也有一位绝世强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