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秀女h古代&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妖精

      

44路公交车。

        

“妈的,脸皮真硬,抽的我手都疼了。”

        

刘珊珊同齐娟笑骂道,齐娟呵呵一笑,道:“行了别说了,人家都心疼坏了,害怕有人晚上报复你。”

        

刘珊珊白了张青一眼,又冷笑道:“再借她三个胆!”

        

张青道:“教导处怎么说的?”

        

刘珊珊哈哈一笑,得意道:“还能怎么说?高三压力大,做些出格的事不是很正常?郭干娘还叫我给她道歉,我差点没笑出来。”

        

齐娟笑道:“你怎么说?”

        

刘珊珊道:“我说道不了。要不这样,让她父母到我家来找,让我爸妈给她道歉。郭干娘也是绝了,当时打电话到张丽她爸爸的单位,她爸爸说算了。张丽那个贱人,当时可能都想跳楼。早看她不惯了,还好这次找到机会,不然就毕业了。”

        

齐娟闻言一笑,看了看张青的脸色,好笑道:“张大侠心里不痛快了吧?”

        

刘珊珊闻言一愣,想不明白道:“他不痛快什么?”

        

齐娟笑道:“你把一个仗势欺人的纨绔女表现的活灵活现,人家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心里当然不痛快。”

        

“我她么!”

        

刘珊珊站起来就想骂人,被齐娟拉住后,咬牙解释道:“你看看她考那几分,是怎么留在九班的?九班是实验班,她那成绩连平行班都在中下,她是顶了别人的名额进来的。还有,上次打电话给老杨,要你们两个换座位的人,你以为是谁?

        

她还是校舞蹈队的领舞,为了这个位置,他爸爸亲自给校长打电话。张媛媛你知道不知道?家里多困难,就爱跳舞。人家本来是要代表学校参加北舞夏令营的,跳的好了北舞直接保送。她嫉妒别人,死皮赖脸夺了这个名额,结果自己去跳,还不如一头猪去扭两下。

        

仗着她爸爸是市政府的一个副处级主任,干了多少坏事。老娘就打了她几个耳光,还是为了某个狗东西,你还甩起脸色来了?”

        

张青闻言后,先道歉,道:“对不起,我真不知道这些事。另外,我也不是同情她,而是觉得你这样的女孩子,没必要为了那样的人脏了自己的手。”

        

刘珊珊哼了声,脸色舒缓下来,道:“当你是朋友,不然我吃饱了撑的管那么多?她欺负别人我怎么不管?”

        

齐娟笑道:“你别看他这会儿一脸正气,你刚才被叫去教导处时他还说,要是换做背后有男生骂你,他也不会袖手旁观。最重要的是,要是你被人打了,他报仇不隔夜。推己度人,所以非要来当护花使者。”

        

刘珊珊闻言,眼神又柔和了许多,嘴上依旧不饶人,“切”了声道:“就她那人缘……不过还真不好说,万一她给别人也卖弄一下风骚,保不齐有脑子里冒泡的。”

        

齐娟笑道:“还真有这个可能,那这几天让你们家车接一下?”

        

刘珊珊眼睛一转,嘿嘿笑道:“放着这么个好保镖不用,岂不浪费?张青,你能不能打?”

        

张青笑道:“能不能打,总不会让你受伤就是。”

        

在那场梦里,他学过十年搏击。

        

刘珊珊乐了一阵,最后摇头道:“算了,我还是让家里的车接吧。换个要求,今天感动不感动?”

        

张青笑着点了点头,刘珊珊露出本来面目:“唱歌!听新歌!!”

        

齐娟也有兴趣,笑道:“去卡拉OK唱?”

        

刘珊珊意动稍许后,摇头道:“算了,今天事一出,回家少不了要挨骂。再去那种地方,我倒是没什么,害怕殃及池鱼。”

        

齐娟闻言哈哈笑道:“还怜香惜玉上了?”眼见刘珊珊红着脸要打人,她忙道:“走走走,前面站下车了,坐302去酒吧。”

        

三人遂下车,背着书包,踩着夕阳余晖前行。

        

“张青,这件事你怎么解释都没用的,女孩子天生喜欢嚼舌头八卦,她们根本不管是真是假,所以我才出面的。”

        

“也是你运气不好,今天硬币向上,不然就是娟子出手了。唉,要真那样,说不定你今天就要以身相许以报大恩了,是我坏了你的好事。”

        

刘珊珊一路叽叽喳喳,边说边笑,边笑边说。

        

……

        

“今天怎么来了?”

        

吧台后,李素芝正在看书,她虽然喜静,但也愿意沾一沾市井烟火气,看到三人结伴而来,略略吃惊问道。

        

齐娟哈哈一笑,好歹在刘珊珊吃人一样目光的威胁下没有说出她的英雄事迹,不然今天估计就惨了。

        

齐娟指了指张青道:“人红是非多,带他来散散心。”

        

李素芝显然也知道张青的境遇,宽容的笑道:“不必过于放在心上,汪伦那个人你应该也知道一些,并不是对你怀有恶意。说起来,汪伦也是少年得志的典范,可人就怕认不清自己,自视过高。他的作品,论思想性和文学性,其实还是出类拔萃的。性格呢,据我了解,也很善良。独独坏在这张嘴上,他快要吃大亏了。正确的面对此事,放平心态。”

        

齐娟闻言眼睛一亮,笑道:“妈,你怎么知道汪伦要倒霉了?你听到什么风声了?”

        

李素芝白她一眼不理,刘珊珊等不及了,催张青道:“快唱歌,快唱歌!”

        

齐娟从吧台后的墙壁上取下吉他给他,眼下客人不多,但也都记得《天之大》,所以留心到这边动静后,气氛登时热烈起来,未唱就先鼓起掌来。

        

张青接过吉他后,走上舞台,酒吧固定歌手拍着手让位,张青歉意谢过后,坐在话筒前,看到齐娟和刘珊珊已经离开了吧台,在边角寻了组沙发坐下,便简单开场道:“我听人说,人生在世有三种感情最可贵,亲情友情和爱情。我体会过亲长们亲情的关怀,爱情又还朦胧遥远,今天写了首关于友情的歌,歌名就叫《朋友》。”

        

众人鼓掌,张青拨动琴弦,吟唱道:

        

“这些年一个人

        

风也过雨也走

        

有过泪有过错

        

还记得坚持什么

        

真爱过才会懂

        

会寂寞会回首

        

终有梦终有你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一辈子

        

一生情一杯酒

        

……”

        

“值了!”

        

刘珊珊只听了一遍,就和众人一起鼓掌乐道。

        

齐娟打量着她,啧啧笑道:“怪不得古代青楼花魁多爱才子,果然魅力无穷啊。”

        

刘珊珊气的差点拍案而起,骂道:“你她么,不要草木皆兵啊!”

        

齐娟闻言惭愧:“敏感了敏感了。”

        

刘珊珊想不通:“张丽那种货色,也能让你紧张成这样?”

        

齐娟仰头一叹,仿佛一世英名尽失,若有所悟道:“可能……这两天来大姨妈了?”

        

“靠!”

        

刘珊珊笑骂了句后,不过又同情的看了眼闺蜜,叹道:“也怨不得你,谁能想到,这王八蛋一年都没用到,就到了这个地步?以前也没发现他这么天才啊。现在还是高三束缚着他,等高三结束进了大学,他还不得浪到飞起?那时你怎么办?”

        

说着,她被自己忽然生起的一个想法所震惊,哈哈惊笑道:“到时候你包养他?”

        

齐娟有些笑不出来了,烦恼道:“听歌!”

        

刘珊珊嘿嘿一笑,提醒道:“他那个老乡来了。”

        

张青从台上下来,一路上掌声热烈爆火,赵芬趁机上去接场子,笑道:“怎么样?今天老板不唱,你们都大值特值了吧?”

        

有老顾客对着吧台处的齐平大声笑道:“齐老板,后继有人啊!”

        

客人们哄堂大笑,还有沙雕恭贺早生贵子的,刘珊珊在那边和齐娟抱着大笑。

        

齐平无语的摸了摸光头,从一脸汗颜的张青手中接过吉他后径直走上台,在一片狂欢中道:“今日我要告诉你们,姜还是老的辣!《飞天》,谢谢!”

        

一片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中,酒吧乐队开启了一段极炫酷奔放的音浪,愈发将气氛推向了顶点。

        

张青脸上都有些动容,随着鼓点轻轻摇晃着。

        

齐平的唱功应该是比当初在台上时更成熟了,几句简单的唱词,仿佛能唱入人心,引发一阵阵尖叫。

        

这种气氛,齐平还好,齐娟虽也激动,但还能坐得住。

        

刘珊珊则离开椅子一边跳一边尖叫,周艳艳一双没有半点瑕疵的眼睛,充满羡慕渴望的看着这样的场景,显然,她也幻想能够成为这样的明星。

        

一曲唱罢,掌声果然比刚才还要热烈的多。

        

齐平从台上走下来后,直接到了女儿这一桌,看着张青笑道:“刚那首歌很好,是金曲底子,好好编曲,大杀四方。徐娘娘知道的话,又要飞过来了。今年滚石、百代一块杀了进来,腾飞撑的有些辛苦。”

        

张青道:“不用他来,我让赵姐送去腾飞唱片就好。”

        

齐娟在一旁提醒道:“你别被他们上回的话给收买了,顾正雄说到底还是个商人。”

        

张青笑道:“以后说不定要去音乐圈逛逛,就当结个善缘。”说罢,他对近前送水的周艳艳道:“听齐娟说,你最近在看乐理的书,看得懂么?”

        

周艳艳抿嘴道:“看不懂,硬看……在看和声。”

        

张青笑道:“学乐理,要先学基础乐理,就是十二个大调音阶、音程、三和弦、七和弦、小调和调式。第二步,才是和声。什么是和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