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粗壮H灌满纯爱&高H肉汁糙汉夏思思

“关于这份信函,诸位有何想法?比如,那位切尔茜夫人有没有可能已经被血族控制?”

        

转眼已是夜幕,红枫堡餐厅中,晚餐过后,李永留下了数人,于此商议。

        

管家鲁诺,学士诺斯特,卢娜主从二人,以及他最信赖的阿福德斯。

        

此前诺斯特送来的那份信件,署名分明是切尔茜夫人。

        

根据信上内容,黑马城堡中,包括鲁德诺在内一干人等全部死亡,只有几位城墙守卫侥幸逃脱,以及当时恰好在黑马城中游玩的切尔茜夫人、凯莉夫人和她们的侍卫活了下来。

        

诺斯特有些恍然:“领主大人,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你才选择了暂缓离开吗?”

        

相比之下,诺西在得闻此讯后,没有做任何告别就乘车离去。这其中是否有躲避李永的想法犹未可知。

        

诺斯特紧跟着摇了摇头:“不过,这却是领主大人多虑了。您对王座骑士团,可有了解?”

        

王座骑士团,直属于皇室,只听从皇家命令的亲卫骑士团,预备役的入门门槛便是黑铁上位,只差临门一脚踏入2阶的强者,唯有青铜位阶战力可晋升正式成员。

        

尖端战力稍逊于全体正式成员皆为3阶龙骑士的圣龙骑士团,但由于人数更多,整体的实力反而更胜一筹。

        

王座骑士团下属的监察者部门,作为皇室的眼睛在各个贵族领地纠察和监视贵族,以应对紧急情况,并及时通知皇室。

        

当贵族家主死亡时,他们具备公正裁定继任者的义务。

        

涉及的血族,监察者不可能不进行干涉,首先便是排除相关人员被转化为血裔的可能性。

        

实际上,这也是李永眼下头疼的事情之一。虽然根据系统说明,由于巨人血脉等阶最高,硬要说的话现在的他血脉更倾向于巨人,但保不准会被检测出血族血脉来。

        

在前往黑马城之前,他必须向哈伦娜旁侧敲击隐瞒血族血脉一事。

        

血族通过血液对血脉的检测法,记载中和慧眼识怪类似的窥破个人信息的鉴定术……只要他还在这个世界生活,就无法避免暴露底细的问题。为此,必须找到一个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才行。

        

不过,这又是另外的事情了。

        

李永颔首,道:“诺斯特,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有没有可能,连那位负责监察的王座骑士,都被控制了?”

        

“这却是不用担心。”

        

一旁旁听的卢娜插嘴道:“监察黑马城的监查使是一位拥有白银位阶战力的3阶骑士,这样的强者,唯有黄金位阶的大血族才能将其转化为血裔。黄金位阶的强者,行动踪迹难以隐藏,入侵人族界域,被我们人族强者发现,必然在第一时间就被驱逐袭杀。”

        

超凡专长并非只有职业晋升才能凝聚,在这其中最具知名度的便是“黄金躯体”。

        

这是无关职业、种族倾向,一旦绝对力量达到黄金位阶,必然凝聚的超凡专长。这并非只是单纯强化肉身的专长,硬要说,这是生命层次的升华,至高规则的奖赏。

        

但黄金躯体具备一个巨大“弊端”。其他超凡者只要不进行战斗,产生剧烈的能量波动,外表上看起来就和凡人无异,但黄金强者由于黄金躯体的存在,其存在、压迫感从始至终。

        

一旦出现在某地,一定范围之内,不必特地彰显宣扬,所有人都能意识到他们的存在。

        

听闻卢娜此言,李永表面上接受了,心里却泛起了嘀咕。

        

‘既然这样,那个血族的雪尔扎特为什么想把我变成血裔。’

        

只是,王座骑士团从小培养,被控制的可能性极低,而一个白银骑士,更是从根源上就几乎没有这种可能。

        

不过,他心里已对那位监察者起疑,表面上却插科打诨道:“我还以为切尔茜夫人是你姑姑,你想帮她说话呢。”

        

卢娜顿时瞪眼:“李永先生,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

        

李永摸了摸下巴,笑道:“如果你不是的话,我倒是要怀疑你的用心了。”

        

卢娜瞬间会意,顿时小脸涨红。

        

茱蒂丝看着卢娜,心中默默摇头叹息:‘小姐啊小姐,说好要拿捏住人家,我怎么感觉你被姑爷吃得死死的呢?’

        

李永凝望着卢娜,沉声道:“你的条件,将在我能继承子爵爵位的那一刻生效。”

        

卢娜的表情顿时恢复自然,展颜一笑:“鲁道夫家将成为您的后盾,在必要的时候出手。请安心,我的未婚夫先生。”

        

……

        

商定了李永离开后领地的事宜,还有陪同前往黑马城的人选后,会议随之结束。

        

卢娜一行三人自不必提,是要跟随李永前往黑马城的。

        

剩余的人选,最适合作为护卫的利威尔还在养伤,李永便依旧只带了阿福德斯一人作为护卫。

        

以他如今实力,早就无需下属们保护,护卫不过是门面作用居多。

        

除此之外,他仅仅只捎带上了哈伦娜。

        

传道士也算代表教会势力,参与此事并无不妥。而要带传道士出游,只要其本人同意便也没什么问题。

        

可其他人不知哈伦娜身份,卢娜和茱蒂丝却是知晓。

        

李永自然不可能告知“灵魂奴隶契约一事”,只是用“救命之恩后对方已经心悦诚服”搪塞过去。

        

和城堡内的侍从们纷纷告别,最后用一句“牧场就交给你了”将牧场托付给了菲雅。

        

李永主动提及,菲雅自然心领神会。这也算是除了先前的震慑之外最后一重保险。

        

枫叶镇的超凡者全数离开,菲雅的限制去除大半,恐怕不仅能令驯养魔牛兽效率倍增,针对魔牛兽领主,也能最大限度地进行限制。

        

至于血族隐藏身份一事,在哈伦娜口中得知血族和血裔不同,只要不进行针对性测验便极难被发觉后,李永也松了口气。

        

想来也是,当初哈伦娜可是瞒过了光明教会的眼睛。

        

要进行针对性检测极其繁琐,而他出身贵族正统,正常来讲会怀疑成为血裔,却不可能怀疑他从个人类变更成了血族。

        

和诸多魔牛兽酣战一天,他亦是极其疲惫,暂且安心后,李永很快沉沉睡下。

        

……

        

转眼已是第二天清晨,两辆马车在庄园之外停驻,只待乘客上车便将出发。

        

“鲁诺,枫叶镇,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啊。”

        

离开之际,回望着枫叶镇宁静祥和的风景,李永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

        

他不由得想到最初到来的第二天,在餐桌上揭露鲁诺做假账的事情。

        

他深知苛税对平头百姓生活的摧残,这些枫叶镇的居民能够过得这么好,好得和他过去见过的一些小镇成了两个世界般,一定少不了鲁诺为此偷偷做的贡献。

        

哪怕这贡献,在贵族主导的这个世界是“大奸大恶”,是一旦被发现就要杀头的事情,他也没有任何犹豫地去做了。

        

就算以前世的眼光看,偷税漏税也是侵犯刑法的罪孽。很多人都会唾弃。

        

但李永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具体事情要具体分析。在前世自己的国家历史中亦存在所谓乱世,各种妖魔鬼怪趁机兴风作浪,百姓难得安生,若有父母官为了乱世中的百姓能多活一成去欺瞒上级,这样的行为在他眼中便是大义。

        

法律、规则,在前世是道德的底线,在这个世界是贵族控制下层的手段,本就不可同论。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安逸的环境必须有人做出奉献和付出。

        

他自问立场互换做不到鲁诺这般魄力,所以他是敬佩像鲁诺这样的人的。

        

“这,谢谢您的称赞。”不知李永触景生情的鲁诺虽然疑惑,却也为对方的赞美感到喜悦。

        

这毕竟是他为之奉献大半生的地方,其重要性已经超过自身性命。

        

“我不在的这几天,枫叶镇就交给你了。”

        

“谨遵你的嘱咐!”鲁诺郑重点头。

        

李永拍了拍老人的肩膀,笑了笑,登上了马车。

        

此时此刻,恰是他初来此地的翻版。

        

满打满算,他成为这片领地的领主恰好过去一个星期,不知不觉间,他对这里竟多了几分眷恋。

        

虽然,他的这个领地里莫名其妙都是怪物……

        

清晨的早道上,枫叶飘零,两辆马车沿着红枫铺陈的道路,渐渐没入远方的地平线……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