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被两个男人添下面&湿漉漉顶撞硕大粗喘

      

俄国工人政权诞生伊始,便遭遇到国内外白军和外国干涉势力的武装打击,叛乱白军波及范围极广,各种武装势力多不胜数,几乎涵盖俄国全部国土。

        

几乎从宣布新政府成立的那一天起,全国各地就爆发了无数叛乱,英、法、洋、意、日等协约国为扼杀新生工人政权,乘机进行武装干涉,扶植俄国反革命势力发动武装叛乱。

        

从18年3月6日起,英、法,意干涉军先后在摩尔曼斯克登陆,试图联合当地沙俄白军,用武力推翻刚刚诞生的工人政权。

        

大洋帝国联同日、英、琉球、越国干涉军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登陆,扩大军事侵占范围。

        

此外,协约国军队还侵入俄属中亚和南高加索。4月初,德国和奥斯曼帝国违背《布列斯特和约》,出兵侵占南高加索地区。

        

在3月21日最后一列满载武器的军列抵达之后,西伯利亚大铁路就彻底中断对基辅第二集团军物资供给,

        

所需物资,只能转由罗马尼亚从海路输送进入克里米亚港口。

        

英国赫伯特·阿斯奎斯首相亲自给大洋帝国张立首相写信,阐述在俄国出现的工人政权对欧洲会带来的极大危险性,若视而不见,必将产生难以抑制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整个欧洲的赤化。

        

因此,他希望调动第2集团军作为协约国主力进攻莫斯科,英法等国家全力给予增援,现在这个危机时刻,需要大洋帝国担负起全球领导国家的重任。

        

虽然好话说了一箩筐,但是没什么卵用。

        

张立首相言辞委婉,但是态度坚决的拒绝了这一建议,第2集团军的作用是阻止德国势力蔓延至东欧,像钉子一样扎在基辅地区,而不是什么进攻莫斯科的主力。 

        

谁都不傻,这事儿已经看得明白的了。

        

欧洲的麻烦就是欧洲人的事儿,等到英国和法国人解决了这个大麻烦,就该调过头来找大洋帝国的麻烦了。

        

让大洋帝国混在各国干涉军中打酱油可以,反正出工不出力,派到摩尔曼斯克的大洋帝国干涉军只有一个机动旅,总计5500余人。

        

为了适应俄国内地糟糕的路况和缺乏油料的现实,这个机动旅没有装备一台坦克,而是步兵与半履带装甲车,装甲运输卡车相结合的配置,并且拥有一个由6架侦察飞机组成的航空队。

        

大洋帝国对于俄国内政的态度是干而不涉,由于插手海参崴较早,非但运回了此前的560吨黄金,而且通过与各地白军武器交易,收拢了大约270余吨黄金和大量珠宝首饰,古董器皿,收获相当丰厚。

        

塔齐亚娜和玛丽亚两位女大公,在帝国的压力之下,于17年10月底抵达西伯利亚,暂时滞留在海参崴。

        

她们非常担心沙皇尼古拉二世夫妇和自己的幼弟阿列克谢皇太子,因而一直不肯前往大洋帝国。

        

海参崴一所华丽的庄园中

        

两位衣着华贵的美丽俄罗斯少女,神情不安的坐在一起,她们正是沙皇的二女儿塔齐亚娜女大公和三女儿玛莉娅女大公,神情楚楚可怜的问道;“亲爱的总督大人,我父亲一点音讯都没有吗?”

        

“尊贵的塔齐亚娜公主殿下,事实正像您所预料的这样,情况糟透了,新上台的工人政府转移了沙皇一家的去处,我们现在无法得知到底去了哪?从莫斯科到叶卡捷琳堡一片混乱,中间至少有不低于100股武装力量,无法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西伯利亚总督康采夫斯基伯爵神情沮丧的回答道。

        

“哦……上帝呀,太可怕了。”三公主玛莉娅惊呼起来,她只是个19岁的皇族少女,遇到这种大事早就乱了分寸,不知该如何是好。

        

豆粒大的晶莹泪珠从美丽的蓝色眼眸中溢出,很快就布满了白皙面庞,红唇颤抖着呜咽起来,她吓坏了。

        

二公主塔齐亚娜表现得稍好一些,虽然没有流泪但眼眶也红了,她强制镇定的问道:“总督大人,将军先生,我们有英国和大洋帝国盟友,还有法国和意大利支持我们,各国的武装力量也都在汇聚中,能否请他们发动力量解救父皇?”

        

总督康采夫斯基神情黯然的回头看了一下弗拉基米尔中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近乎绝望的神色,心中蔚然叹息一声。

        

去年底的时候

        

大洋帝国对俄施压,迫使其将沙俄皇室二公主和三公主礼送至西伯利亚,那个时候沙皇尼古拉二世就可以跟着一起过来,脱离险境。

        

偏偏尼古拉二世固执的要留在皇村宫庭,伺机东山再起……

        

这下好了,俄国局势急剧变化,以资产阶级为代表的政府被工人政权推翻了,爆发了大规模内战,形势急转直下。

        

后悔已经迟了,这时候想出都出不来。

        

俄国疆域实在太辽阔了,从海参崴到莫斯科足有9300公里,乘坐火车都要20个日日夜夜,更何况现在西伯利亚铁路已经全线停运,不知道具体的位置信息怎么去救?

        

海参威的军队前往叶卡捷琳堡,在路上行军就要两个半月,这还是一切顺利的情况下,遇到冰雪融化形成的大面积沼泽,想过也过不去。

        

西伯利亚地区四五月份之后冰雪融化,荒滩野地被水一泡,变得像蛋糕一样松软,军队和车辆行走其上就会变成烂泥塘,稍微走远一点便会无声无息的消失,绝对是噩梦一般的经历。

        

“我们已经向协约国方面发出请求,但俄国如今局势太混乱了,他们也束手无策,只能随着军事进攻的推进,一步步探查陛下的下落,这需要时间。”弗拉基米尔中将只能用“拖”字诀,暂时稳住两位公主殿下。

        

俄国在华夏东北的中东铁路周边城市都有驻军,加上西伯利亚总督府所辖军队,总数约有30余万人,看起来数量不少。

        

但是这些军队并非统一属于西伯利亚总督管辖,而且驻地分散,训练和装备较差,有的倾向于新政府,有的倾向于白卫军,顶不上什么大用场。

        

在海参崴的外国干涉军中

        

以大洋帝国两个步兵师为主力,共计5万余人,再加上扶桑,琉球,越国,兰芳等协约国军队1.5万余人,其中扶桑一国就出兵1.2万人,其他三个华人国家共计3000余人,而英国军队只有数百人。

        

总督康采夫斯基与弗拉基米尔中将都是保皇党,能够指挥西伯利亚地区13万白俄军队,若是能够与远东地区拥有40万兵力的高尔察克上将会合,将对新政府军队形成数量优势。

        

现在的问题是各方势力都不齐心,以大洋帝国为首的华人国家势力摸鱼,通过西伯利亚输入武器弹药和粮食,换取真金白银的硬通货。

        

英国和扶桑人倒是真想打,只不过兵力太薄弱了。

        

弗拉基米尔中将一直对扶桑人抱有很高的警惕性,认为这些倭寇持续向海参崴增兵,是对俄国远东领土含有不良企图。

        

各地属于保皇党的白军势力也是一盘散沙,形成了一个个地方军阀,非但与工人政权作战,相互间也大打出手争地盘,争资源,闹得一片乌烟瘴气。

        

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

        

指望各地的武装势力和外国干涉军团结一心、劲往一处使,压根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种情况,养在深闺中的两位公主殿下根本就不知道。

        

塔齐亚娜和玛莉娅公主此时已经哭得泪人一般,总督康采夫斯基眉头紧皱,感觉到此事很棘手,认真考虑了下,说道;

        

“两位公主殿下,当务之急能够施压工人政府,促成形势转变的只有英、洋两国,英王乔治五世是你们的表叔,大洋帝国皇帝则是你们的准岳父,是否可以通过私信的方式紧急求援,以解燃眉之急。”

        

“总督大人,这样做有用吗?”塔吉亚娜公主满面泪痕的问道。

        

“很难说,只能算不是办法的办法,两位公主殿下毕竟还没有嫁入大洋帝国皇室,皇室联姻因为战争耽搁了下来,听说十二皇子和十四皇子已经很不满了,具体有多大的负面影响难以测度。”

        

“可……我们有什么办法呀!”塔齐亚娜公主转身抱着玛莉娅公主痛哭起来。

        

在国家大事面前,两个柔弱的小女子只能随着命运漂泊,没有丁点儿反抗能力。

        

总督康采夫斯基和弗拉基米尔中将面面相觑,默然无语,如今的沙俄帝国分崩离析,一地鸡毛,他们有何德何能力挽狂澜?

        

尼古拉二世一手王炸打得稀烂,亲手将偌大的帝国葬送了,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依然幻想着复辟罗曼诺夫皇朝,也失去了脱离险境的唯一机会,这能怪谁?

        

为今之计

        

只有围绕着两位女大公作文章,她们毕竟是罗曼诺夫皇朝血裔,万一尼古拉二世一家人发生不忍言的事。

        

从法理上说,塔齐亚娜公主便成为沙俄帝国的天然继承人,具有毫无质疑的正统性,这一点至关重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