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住了花缝蜜汁&bl路人强电车

蛮族大军溃逃了,在伤亡达到三成后果断跑路,向着四面八方疯狂逃窜。

        

不管跑向哪里,总之离开这里就行。

        

而对于那些普通士兵祭月等人都没有理会,她们盯死了那些修炼有内功的蛮族各层统领,这些人必须都留在这里。

        

至于说逃走的那些普通士兵……

        

“希望接下来的瘴气能让你们玩得开心!”

        

看了眼疯狂冲入树林中的蛮族大军,竞奇阴阴的冷笑。

        

自从知晓伏成率领蛮族大军杀来后他就没闲着,利用幽冥神功吸纳狱火五界中的瘴气运出来,挥洒在周边山林中。

        

虽然运出的不多,分散开来后稀薄的很,但对于没有内功在身的普通人而言仍然是致命的。

        

并且有着树林阻挡风力,瘴气能存留很长时间,足够将那些蛮族士兵们毒杀了。

        

那些人死定了!

        

当然,那种浓度的瘴气也只能放翻普通人,有一定内功护身的话就无能为力了。 

        

毕竟时间仓促,无法准备太多。

        

更别说也不能准备太多,否则瘴气弥漫开来反将自己人给祸祸就坑,那玩意现阶段可没有解药。

        

“伏成,这便是你保证的万无一失!”

        

终于暂时甩开田金刚的巨锤砸杀,大祭司气得直欲吐血,凶狠的看向伏成。

        

完了,当真全完了。

        

十万大军就这么的没了,最重要的是那一万王庭护卫军也要完了,打到现在损伤近半,以对方展现出来的特效,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大祭司,我们还有机会,只要进入地府十八层释放出千年瘴毒,就能将他们全部毒杀,而且现今正直大北风,可将千古瘴毒一同吹到长城边关那里,将墓派其他的高手一举毒杀。”

        

伏成赶忙开口提议,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机会。

        

否则损失十万大军,尤其是那一万王庭护卫军的罪责他担当不起,二十多年的谋划也会成为空谈。

        

那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必须抓住最后的机会翻盘。

        

“希望能如你所言,走!”

        

森冷的瞪了眼伏成,大祭司看了下被肆虐到溃散的大军,狠下心纵身奔向鬼门关。

        

伏成说的没错,千古瘴毒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幽都城的那些高手太强了,尤其是那战斗特效丧心病狂。

        

最可怕的是这还仅仅只是墓派的冰山一角,在长城边关那边还有更多的墓派高手,内中有着多少如同那几人的存在着实无法计算。

        

单单在墓派第一战中展现过的就有不少,原本还没多在意,可现在看了那几人的战斗力后,他惊了!

        

必须用千古瘴毒将那些人毒杀掉,否则真要让其联合起来袭杀蛮王的话,即便有大军相护也拦不住。

        

一旦蛮王身死,蛮族举族南下的灭国之战也必将成为空谈,甚至蛮族内部的各大部落都会分裂,让整个蛮族分崩离析。

        

此次必须功成!

        

伏成赶忙施展轻功跟上,后边的蛮族高手也想要跟上去,但却被楼满风等人死死拦住,甚至寒千落都率领着九尊傀儡阴兵来这边封堵。

        

而伏成和大祭司都是世间少有的高手,大祭司更是老牌的真元境强者,轻功身法都是当时一流。

        

没一会儿便穿过鬼门关和百孔石桥,抵达幽都城内。

        

因为幽帝将所有人都调派到了还魂潭那里,幽都城内部空空荡荡,死寂一片。

        

两人对此都没做理会,径直来到幽都城的主殿——鬼龙殿!

        

只不过刚一进入,两人便为之一惊。

        

只见鬼龙殿中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尽皆面带黑铁面具,身背长刀,整整齐齐的站在殿中,粗略一看,人数起码有上千。

        

“鬼尊首使,我们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慕容烨淡然的开口,神情从容淡定。

        

虽然他没了蛋,但维持住表面的淡定还是不成问题的。

        

而墓王慕容显更坐在那王座上闭目养神,但散发出的功力气息却让伏成和大祭司二人骇然不已。

        

强,太强了!

        

“你们也要毁龙柱,放瘴毒?”

        

伏成强自冷静下来,大概猜到了慕容烨等人的意图。

        

对于慕容烨等人能悄无声息的进入幽都城他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墓王城镇守幽都城上千年,会弄出一条密道之类的作为后路很正常。

        

当初幽族攻打幽都城的时候,楚毒家族的人就莫名消失,显然是通过暗道撤离的。

        

至于慕容烨等人出现在此地,并且对他们并无杀意,其意图就很好猜了。

        

毕竟鬼龙殿这里值得对方惦记的也就那千古瘴毒。

        

“蛮族大举入侵我中原边关,我墓王城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正好千古瘴毒能毒杀掉蛮族大军,化解我中原危难,为了国家和百姓,我墓王城甘愿冒险!”

        

看了眼没有言语的蛮族大祭司,慕容烨说了句大义凛然的官面话。

        

与蛮族勾结影响太大,此事绝对不能承认,至少表面上得如此。

        

“好一个为国为民,老夫佩服!”

        

这等骗鬼的话语让伏成嗤笑一声,不过心下也松了口气。

        

只要目标一致就好,如此至少在千古瘴毒被释放出来前,他们会是盟友。

        

但也仅仅如此,一旦千古瘴毒被释放,脆弱的联盟必将崩溃,到时候如何保命就得看本事了。

        

“鬼龙图在此,少城主和墓王为何不下去?”

        

扫了眼那张被挂起来的牛皮鬼龙图,伏成心有疑惑。

        

那张鬼龙图是临摹出来的,但却与自己先前记下的鬼龙图真品并无差别,是真货。

        

既然鬼龙图都有了,墓王城的人为何不下去,要再次等待自己?

        

“那张鬼龙图不是我们带来的,来的时候就挂在那里!”

        

慕容烨回了句,心下对此很不解。

        

他们进入鬼龙殿发现不仅机关墓道被开启,鬼龙图也挂着一张,让他们倍感疑惑,也更为警惕。

        

他们不相信幽帝会如此的粗心大意,如此作为必然有诈。

        

不只是慕容烨心有疑惑,伏成也纳闷得很。

        

“幽帝在搞什么鬼?”

        

虽然心下纳闷,但伏成并没有说什么,向身旁的大祭司点点头后,踏步走向一条机关墓道,没过多久一脸晦气的走出来。

        

“那条直通最底层的暗道被封死了,我们只能走主道穿过狱火五界下去!”

        

解说一句,伏成转向走入另一条墓道,大祭司看了眼坐在王座上的慕容显,没多说什么,跟着踏步走入墓道之中。

        

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真要退走那慕容显必然会下杀手,对方又人多势众,那个慕容烨给他的威胁性也不小,不宜动手。

        

等到了地府十八层后,再找机会脱身,甚至有可能的话,将慕容显父子两的仙秦传承拿到手,也算不虚此行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