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妺妺h禁忌&男男高H强迫剃毛

       

凌晨,东方未明。

        

……

        

一位身披灰袍的中年人缓缓上北山,他身后背负着一杆长枪,长枪分为三截,中空,以坚韧灵索相连,背在身后宛若剑匣,这人长得孔武有力,双颊突起,眼睛微凸,看起来有点吓人,一身阴霾气息,就这么走过当年的战场,在风中无声无息,甚至连坐镇雪域天池的项蓟都毫无察觉。

        

他上了雪域天池之后,从白鱼溪上游往下行走,在雪地上一步一个脚印,不徐不慢,嘴角带着笑意,口中甚至轻哼着一首歌谣,只是,那不是人族的歌谣。

        

白鱼溪上,他缓缓前行,在一片破碎巨岩前止步,这里原本有一座石桥的,昔年,有一位少年曾经每日在这里钓鱼、下地笼、练拳,甚至还设计一种V字形状的抓鱼陷阱,有时候很有效,能抓到真正的大鱼,可惜,这座石桥一百年前就被一位上五境大妖给一掌化为齑粉了。

        

“唰~~~”

        

他纵身一跃,离开雪地,双足落在了水面上,顿时水面上泛起一抹抹涟漪,但他并不下沉,就这么走在水面上,一双眸子看向水底下,冷笑道:“怎么,还要老子请你才肯出来?老东西,当年给你的那一脚是不是踩轻了?”

        

“妖仙大人莫要生气……”

        

水底,一位浑身泛着淡淡金色光泽的老妪浮现而出,毫不迟疑的双膝跪在雪地上,喃喃道:“我这不是已经出来了嘛……”

        

“哦?”

        

灰袍中年人冷笑一声:“听说雪域天池上最近来了一个下五境的剑修,神通广大啊,杀了我妖族连续几支斥候,甚至就连十境剑修云琅都在这里栽了跟头,被取了妖丹,死得不能更惨了,我还听说,你跟那下五境剑修有些交情,帮他开辟一道分流,做那营地的护城河?”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

        

徐夫人开始哭哭啼啼:“妖仙真是冤枉死我了,我真的没有……”

        

“真没有?”

        

“没有!”

        

“那也要挨打!”

        

灰袍中年人猛然一拂长袖,顿时徐夫人的身躯急速倒退,跌撞在了河流边缘,她刚刚要起身,就看到那位妖仙腾空而起,闪电般落下,狠狠的一脚跺在了徐夫人的脸颊上,顿时这位河婆金身摇曳,整个脑袋都被踩进了烂泥之中。

        

几十年前,一样的徐夫人,一样的大妖鲶魁,一样的被人家把脑袋给踩进了烂泥之中,这一刻的徐夫人浑身颤栗,她根本不敢有任何动静,连求饶都不敢了,生怕鲶魁一个不高兴就一脚将她的脑袋给踩爆了,到那时,别说金身了,连魂魄怕是都留不住了。

        

她的身躯微微颤抖。

        

“听好了。”

        

鲶魁淡然看着她,冷笑道:“那个下五境的小子是我鲶魁的猎物,我知道你没有帮他,如若不是这样,你现在已经死了十回了,从这一刻开始你谨记,不准与人族修士有任何的往来,否则……我妖族必定踏平白鱼溪,将你这贼婆子千刀万剐了!”

        

“知道了,知道了……”

        

徐夫人战战兢兢。

        

“哼!”

        

鲶魁远去许久,徐夫人依旧一声不敢吭。

        

……

        

“吱吱~~~”

        

双脚踩入雪地的声音中,这位名为“鲶魁”的十一境大妖沿着白鱼溪继续向南,双眸之中透着阴鸷,就在一个时辰之前,第九军帐统帅白夜找到了他,点名要鲶魁亲自来一趟雪域天池,清理掉那些碍眼的东西,白夜是玉卮大人的表弟,又是一座军帐的统帅,白夜亲自来请,这份荣耀足以让鲶魁在妖族之中鹤立鸡群了。

        

他之所以叫鲶魁,是因为本相是北方江河中的一条巨型鲶鱼,这些年修行不易,一步步的登天求道,终于跻身于上五境之列,成为妖祖案前谱牒上的名字之一,由妖祖亲自授予名字,鲶魁,鲶鱼之中的魁首,世间诸般殊荣不过于此。

        

鲶魁沿着白鱼溪,经过小镇旧址,来到了书肆旧址前,看着这里已经被夷为平地的景象,他依旧“呸”了一声,他娘的,那个可恶的年轻人,一百年前的一战之中,鲶魁不过是一条刚刚结金丹的八境鲶鱼精,在数百里外的江河中随波逐流、浪花欢腾,就在那时,秦岁寒的法身拔地而起,与诸天之海的仙人出剑抗衡,那时候啊,鲶魁被这道法身的威压吓得是落荒而逃、屁滚尿流,那一刻真可谓丢人至极,现在这笔账终于可以算一下了。

        

他穿过小镇,来到南方,经过小镇那座已经荒废了的门庭外,旋即笔直下山,一路来到了山腰处的一座山君祠前方。

        

“苏山君,别来无恙啊!”

        

鲶魁冷笑一声:“雪域天池上的那个下五境剑修小子,该不会与苏山君有什么渊源吧?”

        

山君祠,悄无声息。

        

“哼!”

        

鲶魁再次冷笑道:“沉默就能逃过一切吗?这个小子的命,我鲶魁要了,当我取他性命的时候,还望苏山君不要多管闲事,否则的话……谁的面子我都不会管,直接一脚踏平这座山君祠,到那时,恐怕苏山君连屁大一点的容身之处都没有了。”

        

“哦,是吗?”

        

山君祠中,一道白衣翩翩的身影出现,苏山君一屁股坐在山君祠的屋顶上,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道:“我如今也就是一个八境山神,无所谓的……贱命一条,命格又没有觉醒,鲶魁大人想打杀就打杀呗,尽管来,我还能怎么样,实力不如人、挨打要站稳~~~”

        

鲶魁皱了皱眉:“这么说,苏山君是决定插手救那小子?”

        

“我有说过吗?”

        

苏山君微微笑:“不过鲶魁大人最好想清楚了,不要把今天的雪域天池当年一个月前的雪域天池了,否则的话,有苦头恐怕只能自己吃了。”

        

“什么意思?”

        

鲶魁一扬眉,冷笑道:“风住了,雨停了,苏山君觉得自己又行了?”

        

“嗨呀~~~”

        

苏山君搓搓手,笑道:“鲶魁大人可真是才华横溢,满口顺口溜,不去读书赶考当个状元郎真是可惜了。”

        

鲶魁翻了个白眼,笑道:“无所谓了,等我动手的时候,苏山君可以出手,但到时候鲶魁要是下手没轻没重的,比如打碎了苏山君这副破烂金身啦,又或者把苏山君的一道命格打没了啊,这些都怪不得我,毕竟是山君自己自找的。”

        

“不怪你,不怪你。”

        

苏山君摆摆手,笑道:“鲶魁大人赶紧滚,我要继续睡大觉了。”

        

鲶魁转身而去。

        

他恨不得立刻转身将这座山君祠踏平,直接将那个长得极为俊雅好看的山君给变成一缕亡魂,但是他不敢啊,毕竟一百年前妖祖的亲自口谕,雪域天池上谁都可以杀,唯独这位苏山君不能杀,至于为什么不能杀呢?因为有一天妖祖睡得真香,忽地有人入梦,梦中出现的人一身青衫,身后背着一把银色空剑鞘,冲着妖祖一抱拳,笑道:“妖祖老儿,丁牧宸这厢有礼了!说一句话就走,雪域天池,苏苻谁都不能动,你妖祖若是顺手杀了他,我丁牧宸拼着天池敕封的十四境不要了,也一定要下界砍你一个身死道消。”

        

一句话,吓得妖祖硬生生的敢大军过雪域天池,但就是不敢杀苏山君,当年无数上五境大妖经过这座破破烂烂的山君祠,谁敢动手?相反,那位看起来儒雅俊逸的苏山君在林昭战死之后,连续几个月,每天端着一条凳子在山君祠门口对着一群路过的大妖骂骂咧咧,把妖祖、玉卮、白澜、芦塰等大妖的祖上一千八百代都骂了一通,骂的话极为难听,含“妈”量极高,但妖族始终没人敢动他。

        

这位,惹不起的,除非兵圣陨落,否则他就是人间“真无敌”。

        

……

        

鲶魁转身上山,一袭灰色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走到小镇旧址的时候,他皱了皱眉,仰头看向天空,夜空中一朵朵云彩缭绕笼罩,在雪域天池上空挥之不去,似乎又要下雪了?不太对,这一次下雪似乎人为因素更多一些。

        

“哼!”

        

他忽地感知到了什么,一跃而起,身躯化为一缕金色流光直冲云层上空,旋即双脚轻飘飘的一踏,落在了一朵浮云之上,看着前方,笑道:“区区一个云师,还敢在老子面前玩弄机巧手段?”

        

“不敢不敢~~~”

        

云朵萦绕,化为一位老剑仙的身影,正是韩不语,他微微一笑,说:“云师韩不语,参见上五境鲶魁大人,境界高就是好啊,这威压快要压死个人了……”

        

鲶魁皱眉道:“韩不语,当年你死得难看,如今还想做什么?好好做你的云师便是,悠闲自在的布云施雨不好吗?非要想着还能再为人族做一点事情,就不怕真的身死道消啊?”

        

“死过一次的人,就没有那么怕了。”

        

韩不语道:“鲶魁大人,不会真想杀我吧?”

        

“你以为我不敢?”

        

鲶魁猛然急掠而至,重重一拳落在了韩不语的胸前,顿时整个天空都“蓬”一声巨响,韩不语的身躯瞬间纷纷破碎,但就在下一秒,云朵缭绕,再次凝聚出了韩不语的一道身躯,他神色有些惨白,道:“哎呀,这云师神通真的不能用太多,一把老骨头了,鲶魁大人真的就一定要打杀我这个天地敕封的云师?不怕沾染天地大道因果啊?”

        

鲶魁皱了皱眉,确实有些忌惮,他冷笑一声:“我会再来,下次来就是那人族下五境小子的死期,希望你韩不语自重,别自己来找死,否则的话,就算是身上沾染因果我也无所谓了。”

        

“恭送鲶魁大人!”

        

“哼!”

        

鲶魁转身而去。

        

韩不语则皱眉看着对方的声音,心中所想,不过是三掌柜若是修为还在,一剑就把你这厮砍翻,然后做上一锅鲶鱼汤,到那时,鲶鱼汤配酒,越喝越有,想想就美滋滋啊!

        

老剑仙活着的时候就是名闻天下的美食家,死了当然也还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