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共妻文小说&山村寂寞少妇肉欲

    

孔代亲王没想到自己掉坑里了,米纽伊特和布莱克也没想到,他们跟着这位亲王殿下掉巨坑里面了。

        

他们之所以会往坑里跳倒不是因为他们脑子有问题。

        

没办法,这年头传递消息的方式就是口口相传,也就是听别人说,他们看不到什么电视也上不了网,甚至连打个电话证实一下都做不到。

        

他们做出这些判断又或者说定下这些策略的依据大多是听人家说的。

        

这个听人家说,包括听自己人说的,也包括听敌人说的,当然也包括大明帝国有意无意透漏给他们的消息。

        

而这些消息有真有假,真假难辨,他们很难分辨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这种情况下,泰昌、张之极和徐允祯再来个七分真三分假,真真假假忽悠他们几回,他们掉坑里实属正常。

        

不过,这件事对于孔代亲王来说倒也不一定是坏事,他这么往坑里跳也不一定会摔得很惨。

        

因为历史上他本就是个杯具,本就很惨。

        

这件事对于他来说也许正应了大明一个典故,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或许,他跌大明帝国给他挖的坑里面还能就此摆脱黎塞留公爵,安妮王太后,路易十四等人的压制也不一定呢。

        

因为历史上他只是率军在欧陆作战,也就是一直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率军作战,像黎塞留公爵,安妮王太后,路易十四等等强人自然有办法压制他。

        

这会儿就不一样了,他的目光已经投向海外,投向西班牙的殖民地了,而黎塞留公爵,安妮王太后,路易十四等强人是不可能离开欧陆来盯着他的。

        

这种情况下,他还真有可能摆脱这些人的压制。

        

当然,这时候说这些还有点为时过早。

        

这会儿,他得先挖个坑把黎塞留公爵的亲信尚普兰推进去再说。

        

新法兰西殖民地的副总督尚普兰着实没想到,孔代亲王会突然间挖个巨坑,一把将他推下去,把他给玩得死去活来。

        

魁北克城,总督府中,所有新法兰西殖民地的官员齐聚一堂。

        

不过,整个会议室中却异常安静,没一个人说话。

        

因为总督孔代亲王并没有说话。

        

这会儿的孔代亲王又换回了高傲与年幼无知的表情。

        

他犹豫了很久,脸上貌似还露出了一丝狰狞之色,好像很不甘心的样子。

        

最终,他还是无奈的道:“季风起了,我该回法兰西了,尚普兰,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新法兰西总督了,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说完,他便满脸落寞的站起身来,朝几个亲信招了招手,随即便转身往外走去。

        

这个时候他的确斗不过黎塞留公爵,就算是他远在万里外的新法兰西当总督,他还是做不了主,满屋子的官员就几个是他的亲信,其他人,都是尚普兰的亲信或者说黎塞留手下的官员。

        

他这样落寞的离开,貌似也很正常。

        

因为黎塞留不想让他掌控任何权力,就连这个海外总督黎塞留都不想让他当。

        

他貌似抗争了很久,但还是没有办法。

        

殖民地的官员,除了他的几个亲信,其他人都对他阳奉阴违,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唯有落寞的离开。

        

问题,你走可以,你总得说说新阿姆斯特丹那边是什么情况吧?

        

这会儿大明帝国和印第安部族联军正在围攻新阿姆斯特丹呢,你跑过去跟人家谈判,结果到底如何,你都没说啊!

        

尚普兰抬了抬手,想把孔代亲王叫住问一下。

        

但是,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这个孔代亲王对他可没什么好脸色,就算他问了,人家十有八九也不会说。

        

他又何必自讨没趣呢?

        

孔代亲王就这么走了,直接带走了所有亲信,带走了魁北克港唯一的一艘楼船炮舰,还带走了几艘战舰。

        

整个法国本就没多少战舰,楼船炮舰更是少得可怜,新法兰西殖民地本来就一艘楼船炮舰和十来艘普通战舰,他这么一搞,整个新法兰西殖民地也就剩下几艘普通战舰了。

        

尚普兰也没办法,人家虽然没有多大权力,但人家好歹是亲王啊,身份那是相当的尊贵。

        

人家要跨海万里回法兰西本土,带一艘楼船炮舰和几艘战舰护驾怎么了?

        

尚普兰带着一众殖民地的官员假假意思跑到港口码头恭送了一番,直到护送孔代亲王的舰队离开港口,顺流而下,跑远了,他才朗声下令道:“多特蒙,你率两艘战舰去新阿姆斯特丹查探一下。”

        

他是没看到米纽伊特和布莱克,所以多此一举,还派人前去查探。

        

因为孔代亲王为了坑他故意让米纽伊特和布莱克带着手下亲信躲进了战舰底层没有露脸。

        

如果他看到了米纽伊特和布莱克,很可能会猜到新阿姆斯特丹已经落入大明帝国和印第安部族联军手里了。

        

问题就是,他压根没看到这两个人,他根本就无从判断新阿姆斯特丹到底怎么样了。

        

所以,他只能派人前去查探。

        

这什么多特蒙和两艘战舰自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坑,一不小心那就会掉坑里!

        

这一下,他真被孔代亲王给坑惨了。

        

因为魁北克到新阿姆斯特丹走海路足有好几千里,而且,这会儿风向还不对,孔代亲王坐船回来都花了十多天,他们派船去查探情况,最少也要一个多月才能收到消息。

        

而这一个多月,他并没有命人做太多的防备。

        

孔代亲王都跟个没事人一样回来了,他觉得新阿姆斯特丹那边应该还在荷兰人和英国人手里。

        

大明帝国和印第安部族联军都没解决荷兰人和英国人,自然不可能跑过来攻打新法兰西。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谁知道,才过了十来天,南面便传来消息,大明帝国和印第安部族联军对新法兰西发动进攻了!

        

这一次,泰昌足足组织了十余万神机营和神武营将士,还召集了阿尔冈昆部族,易洛魁部族、切诺基部族、苏族和阿帕奇部族足足五十万大军,兵分三路,直扑新法兰西。

        

他是想在年前就结束战斗,帮印第安部族收复所有领地。

        

同时,他也是让孔代亲王、米纽伊特和布莱克看看大明和印第安部族联军有多强大。

        

他是想用实力告诉孔代亲王、米纽伊特和布莱克,北美大陆的殖民地,你们不要抱任何幻想了,这里真有百万步卒,陆战你们根本没得打!

        

识相的就赶紧跑路,趁着季风,逃回欧陆去,然后想办法去攻打西班牙人的殖民地。

        

要不然,再被朕给逮到了,你们就完了。

        

新法兰西就没多少守军,别说六万了,三万都没有,而且,孔代亲王还把战斗力最强的楼船炮舰给开走了,战舰也被开走了一半,剩下几艘,还有两艘被派去送菜去了。

        

这种情况下,面对大明帝国和印第安部族六十余万大军,他们自然是毫无抵抗能力,不到十天时间,三路大军便已经打到魁北克城附近,并隐隐形成包围之势。

        

这意思,你们走不走,再不走,你们就完了。

        

朕可是说过了,再逮到你们就不客气了。

        

泰昌本来是想吓唬孔代亲王、米纽伊特和布莱克的,谁知道,孔代亲王、米纽伊特和布莱克早就已经跑了。

        

这一下,可把尚普兰给吓坏了。

        

他总共也就剩下几艘普通战舰了,怎么可能抵挡大明帝国和印第安部族几十万大军?

        

这种情况下,他不跑也得跑啊!

        

他可不是什么贵族,说白了,他就是个探险者,是个平民,他就是黎塞留公爵扶持起来对付孔代亲王的。

        

平民可没什么以金代赎的说法,他如果被俘虏了,不死那也得做奴隶。

        

他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留下来等死又或者等着做奴隶。

        

所以,大明帝国和印第安部族联军距离魁北克还有几十里远的时候他便带着一众殖民地官员,坐着剩下的几艘战舰跑了!

        

这一下,新法兰西殖民地更是群龙无首,乱成了一锅粥。

        

卢象升、曹文诏和黄得功那都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一天就能推进上百里地,不到一个月时间长度两千余里,宽度一千余里的新法兰西殖民地便被他们全部拿下了。

        

至此,北美印第安部族的殖民地也全部收复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