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蹂躏摧残美女明星小说(蜜桃臀丁字裤)最新章节列表

       

安泞抿唇。

        

她确实是担心有人会发现。

        

看着萧谨行一脸不在意的模样,妥协了,“小的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大人体恤。”

        

“沐浴完之后,就在我房间中睡一会儿。”萧谨行不冷不热的口吻,继续说道,“有事儿我会让人来叫你。”

        

安泞看着他。

        

“累死了,救不了冯希芸,也救不了还剩下的瘟疫病人。”

        

“是,小的谢过大人。”安泞也不反抗了。

        

在萧谨行面前,反抗从来都没有效。

        

“那小的先行告退。”安泞起身离开。

        

也是觉得,冯希芸喝了药之后,至少也要等晚上才会退热才会醒过来,现在在这里守着,意义不大。

        

倒不如真的趁此机会,好好让自己休息一下。 

        

接下来,也还有得忙。

        

安泞离开。

        

外面的侍卫直接带着她往另外的房间走去。

        

自然是寺庙中最好的一间房。

        

虽也不算华丽,但很大,很整洁。

        

“郎中,水和干净的衣衫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沐浴完之后,就可以在屋内的床上稍作休息。”侍卫恭敬道。

        

“你会在门口守着吗?”安泞问。

        

“会的,大人吩咐过,任何人都不会靠近这间屋子,郎中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的。除非,遇到了紧急的事情。”

        

“哪怕紧急的事情,也麻烦官爷先敲个门可以吗?我不太习惯我睡觉时,有人闯进来。”安泞温和道。

        

“好的郎中。”侍卫一口答应。

        

安泞交代完后,也没在多耽搁。

        

她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然后走向了屏风后面,看着偌大一个木桶内,装满了干净的热水。

        

本以为自己也没那么想要沐浴。

        

但真的看到这么一大桶水,完全没办法拒绝了。

        

她不再犹豫,脱下了身上的一身男装,躺进了木桶里面。

        

一接触到热水,全身都舒坦了,身体中的疲倦,也仿若在热水中蒸发了一般。

        

安泞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她想了想,把人皮面具小心翼翼的撕了下来放在了一边,然后又好好地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脸蛋。

        

其实人皮面具戴久了并不舒服。

        

能够取下来好好让脸部透透气,再舒服不过。

        

安泞洗得很爽。

        

门外仿若响起了一丝声音。

        

安泞心口一颤。

        

门口处,小伍匆匆忙忙的走来,看到皇上就这么站在房门口,有些诧异,“爷,你怎么站在这里?!”

        

萧谨行皱眉。

        

小伍声音不小,里面的人显然能够听到。

        

“小的刚刚听侍卫说您要沐浴,所以小的特意过来伺候您。”小伍连忙又说道。

        

心里也是不明白,皇上要沐浴怎么都不叫他过来?!

        

虽然现在皇上的生活起居都是宫中太监伺候,但在王府的时候,可都是他给皇上亲力亲为。

        

现在出了皇宫,自然也应该是他来伺候皇上才是。

        

“不是我沐浴。”萧谨行冷声。

        

声音压得有些低。

        

仿若是不想被谁听到。

        

“那侍卫说给您让您房间中准备了热水……”小伍询问。

        

“是给阿离准备的。”

        

“是给阿离准备的啊?!”小伍惊讶,又恍然,“阿离进去瘟疫区这么多天了,确实应该洗洗了。洗完澡也能够消除一些疲倦,阿离太辛苦了。”

        

“嗯。”萧谨行应了一声。

        

“那我进去给阿离搓搓背!”小伍突然说道,“让他也能够洗得舒服一点。”

        

话刚说话。

        

小伍就感觉到皇上的眼神,阴鸷阴森阴冷得可怕。

        

小伍心口颤抖。

        

他说错了什么吗?!

        

他只是想要对阿离好一点。

        

今天早上他把阿离叫出来的时候,他就一直带着愧疚。

        

就是觉得阿离真的太疲劳太累了。

        

“滚!”萧谨行厉声。

        

小伍哪里还敢停留,简直是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皇上也太吓人了。

        

也太不近人情了!

        

他难道就不能对阿离好点?!

        

就只能他一个人对阿离好吗?!

        

这也太霸道了!

        

何况阿离还是个男的!

        

男的男的!

        

他真想大声告诉皇上,但他不敢。

        

小伍离开后。

        

萧谨行声音大了些,“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靠近这个屋子!”

        

“是!”侍卫恭敬无比。

        

房门外。

        

突然安静了。

        

安泞此刻都已经抱着了衣服,随时准备从木桶里面出来,然后躲起来。

        

她自然也听到了门口的说话声。

        

稍微松了口气。

        

一想到小伍要是真的冲进来……

        

安泞半刻也不敢多洗了,哪怕水里面太过舒服。

        

她迅速清洗了自己的身体头发,快速的擦干,然后穿上了新的衣服。

        

依旧是一套男装,但貌似有些大。

        

她衣服裤子卷了好几圈,才勉强能够穿。

        

穿好衣服之后,安泞拿着自己的人皮面具,走到了铜镜面前,将自己的人皮面具,又小心翼翼的贴在了脸上,确定没有任何破绽之后,安泞才用毛巾又擦拭着自己的头发。

        

古代没有吹风,头发这么洗了,太不容易干了。

        

她就用毛巾裹着。

        

想着稍微等头发干点了再睡。

        

但看着那张舒适的大床,以及洗完澡后过分的慵懒,安泞实在忍不住,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床上似乎还有……萧谨行的味道。

        

她也不能要求在这种地方,还要单独给她更换新的被褥。

        

好在确实累到不行,也想不了太多,立马就睡了。

        

一觉睡得还很沉。

        

睡梦中仿若感觉到了一个熟悉身影,又仿若是错觉。

        

再次醒来时,是外面有人在敲门。

        

安泞猛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陌生的环境,也没有停留,直接打开了房门。

        

打开房门才看到,天都已经黑尽了。

        

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怎么了?”安泞问侍卫。

        

“郎中,冯太医醒了。大人让你过去看看。”侍卫禀报。

        

“哦,好。”安泞点头,随口问了句,“现在什么时辰了?”

        

“亥时。”

        

“我睡这么久了?”安泞惊讶。

        

果然在床上睡,很容易睡过头。

        

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一觉睡醒,身心都舒坦了。

        

整个人也变得精神奕奕。

        

“嗯,是挺久的。”侍卫附和,又补充道,“大人都来来回回几趟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