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与小颖全目录/穿戴假阳根出门h

        

乐同学用神识折腾了乐岏祖孙一回,又听了乐峻、乐岳两方人议事,消耗掉了不少精神力,决定晚上暂时不去老宅挖宝, 养足精神明天跟着李氏看他们如何说动乐姓同族重修族谱。

        

贞夫人在客厅发了很久很久的呆,没等到乐水生和乐韵再出现,也没听到任何声音,颓然的去睡觉。

        

直到李氏与其他人都睡了,乐小同学才躺下,蓄精养锐的休养了一晚,第二天满血复活。

        

小萝莉精神抖擞, 乐岳等却没一个人睡安稳,早上起来时都精神不济。

        

乐岏受了惊吓,又熬了半宿,后半宿休息时一合眼就做噩梦,第二天起来时头重脚轻。

        

他拖着沉重的身子,带了一个儿子一个孙子跟着两个哥哥去见阿妈,再跟着去找乐姓家族中曾经主持修谱的几个老年人。

        

乐姓同宗在锡市扎根已久,发展成了有二千多人口的一个大家族,有些迁居外省外市,祖籍原居地仍有一千多人口。

        

如今的乐姓人大部分仍住得很近,就在乐峻等人住宅四周。

        

贞夫人带着人去找了乐姓主持修谱的老人中比较熟的一个,他是乐水生叫曾叔祖父的后人,与乐岳等人同辈,叫乐崚。

        

乐崚听说李氏请乐氏同族重修族谱,把她和乐岳兄弟等人从乐水生名下移出去, 还以为她精神出了问题。 

        

当听说乐岳他们的父亲不是真的乐水生,真乐水生还活着,原本已经九十多岁的高龄老人, 惊得差点从轮椅上蹦起来。

        

贞夫人心里清楚, 如果不能尽快修改族谱, 乐水生乐韵亲自过问时,那么她和乐金生勾搭的事必会闹得满城皆知。

        

如果她将该还的还了,修正了族谱,乐水生乐韵不亲自过问,乐峻那边两房人为了家丑不外扬,也不会将她和乐金生合谋弑公婆的种种旧事全公开。

        

是以,贞夫人隐瞒了些事实,说是乐水生发生了意外,是乐金生冒充了乐水生,乐水生流落去了E北,也说了乐水生是谁,他的后人是谁。

        

乐崚听说这些年名嗓一时的E北乐韵是乐水生的后人,心情五味俱杂,最终,给另几位乐姓同宗中德高望重的几人打了电话,约了他们来家里议事。

        

那几人下午才聚齐,经过协商,同意主持重修族谱,重修族谱的费用由李氏母子们提供。

        

那边同意主持重修族谱, 贞夫人立即过去一次性付了五十万的费用,那笔钱足够修谱族的各种花费。

        

那笔钱也是她的私房钱,她曾经带了一份嫁妆进乐家,嫁妆是媳妇的私有财产,由嫁妆衍生的产业的收入也属于她的个人收入,不归于乐家。

        

乐小萝莉呆在小房子里,跟着李氏跑了两趟,其他时间则默默地盯梢,到了晚上,小狐狸控制了李氏,开启老宅挖宝之行。

        

再次进了老宅,乐同学直奔后院,对后罩房的两间房下手。

        

后罩房的藏宝不在正堂和东西侧间,反而选了东边和西边的众房间中居中的一间分别藏东西。

        

后罩房埋的是金银元宝和精美的珀来品瓷器、金器。

        

将两份藏宝挖出来,回填好了坑,小萝莉转而去了东边的裙房。

        

她挑中了裙房中偏向北方向的一间,开门进去,在地面上开挖了一层,露出了一条地下暗道的出口,待通风换气后才架了梯子进地道。

        

那条地道有点长,越过了主院裙房的后墙,去了东边的花园,终点位置在花园的假山群底。

        

地道中间其实还有一间小小的迷惑人的藏宝室,也放置了一些金条银条和几箱瓷器古玩,还有一箱书籍字画。

        

如果没有探金器或者特殊能力,就算有人发现了地道,以为那间地下室就是藏宝室。

        

实则藏宝室的一面墙后仍有地道,地道口被砌了砖,与小地下室的四周的墙一模一样。

        

撬开墙,后面还填了一段泥,就算敲墙壁听音,听到的也是实声回音。

        

当了地鼠的乐小萝莉,也花了点力气才挖开墙和泥,重新打通地道,通风之后再去探索。

        

地道尽头的地下室也不大,约十个平方,青砖砌墙,上方有拱顶,仅一米七的高度。

        

小小的地下藏室,地面垫了了厚厚的草木灰和石灰、木炭碎块,以青砖叠堆成支脚,上头架了石板,像极现代厨房的U字形橱柜。

        

地下室仅只有从地道进地下室的门开关时活动的区域是空的,也是唯一能落脚的地方。

        

架子上码堆着大大小小的长方形木箱子,几乎快触及顶。

        

被拎着下了地道的贞夫人,看到尽头的藏宝室,死死地咬紧了牙关,硬生生的将要冲出喉咙的血给咽了回去。

        

乐韵去敲了敲离得最近的一个箱子,漆了厚漆的木箱质量还挺好,没有散架,不过,被敲到的地方掉了一小片漆。

        

那片漆剥落下来,露出了一层油纸。

        

她兴致勃勃地剥箱子的油漆层,有些地方的油漆很容易剥掉,有些地方刮下来的油漆层粘着油纸。

        

折腾了一番,将箱子表面给弄得面目全非。

        

箱子上油漆时先漆了数遍,然后粘了层防水的油纸,之后再在外面又涂漆,密封性极好。

        

木箱内还有一层铜皮箱,里头还套着一层薄木箱,装着一箱子画筒。

        

乐韵取了一个画筒,拔开塞子,抽出一个卷儿,展开一瞅,是一副怪石和兰花的山水画,旁有印章。

        

那幅画赫然是S省名人板桥先生的墨宝。

        

画作的纸张摸起来除了有微润的感觉,其他方面一切完好。

        

乐韵:“……”

        

她曾听爷爷说乐家祖上是富商,挖宝之前也有心理准备,猜着想必一定有收获,饶是如此,这当儿也受惊了。

        

随随便便一幅字画都是名人墨宝,倘若地下室的箱子全是名家手迹,那得是多少的字画?

        

受惊了的乐韵,默默地将画卷起来又装进画筒里,再放回箱子内,也不再一一查看,收箱子。

        

贞夫人看着乐韵走近架子,手伸过去的当儿,那些箱子便一堆一堆的不见了踪迹,整个人都被悔恨吞没。

        

乐韵收完了所有的箱子,用了一个小小法术,将石板面清理了一遍,将室内印有脚印的草木灰地面翻一遍,再压实,弄得与原来一模一样。

        

退出地下室,关门,将门板与门把也清理了一遍,然后提着李氏离开,一边走一边用小法术清扫地面,最后还用风将通道里的气味吹走。

        

她将泥墙和砖墙也复位,把迷惑人的小地下室里的物品也清空,在墙上留下了一行字,潇潇洒洒地离开。

        

从地道回到裙房,乐韵又将地道口的石板盖上,回填泥土,将地面也夯实了,看起来与其他区域的地面一模一样。

        

花园底下的藏宝室是老宅最后一个藏宝点。

        

乐小同学收工前,做了善后工作——抹除了李氏所见她在老宅挖宝的记忆。

        

神识禁忌虽然也能杜绝李氏泄露密秘,但并不等于绝对安全,如果李氏遇到了神识比她更厉害的人,对方完全可以将她留的神识团隔离起来,再查看李氏的记忆。

        

甚至,如果神识比她强大很多,还可以直接碾灭她的神识印记。

        

李氏不一定有那样的好运,可有道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寄生在艾明身上的那只灵魂的主魂因其他分神收集足了魂力让它修复了,那人找上李氏呢?

        

与其留下一个不确定因素,不如将不确定因素扼杀在于未萌芽状态。

        

妥善的做好了善后工作,因为精神力消耗过大,乐韵当甩手掌柜,由小狐狸接班。

        

小狐狸将房子放在李氏肩背上,控制李氏锁好了裙房的门,出了老宅回小洋楼,再让李氏去睡个回笼觉。

        

乐同学也补觉,睡到自然醒,带了小狐狸熘回星核空间,兴致勃勃地搬出昨晚找到的箱笼,查看宝贝。

        

小狐狸也兴致高昂,蹲小丫头肩头,一个劲儿地催促赶紧行动。

        

小萝莉兴高采烈的开箱验宝,有三层保护的宝箱没让人希望,大约有一半是字画,大部分都是名家墨宝,有几幅字画属传世孤品。

        

另一半又分两种,有部分是古书籍,有部分是稀有的瓷器和青铜器,每一件皆价值不菲。

        

那些收藏中的有些物品在封建皇朝是不能出世的,否则就是僭越,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乐韵突然就悟了,爷爷曾说太爷爷说先祖先辈们都好收藏,历代先祖们的家财有大半花费砸在了收藏喜好上。

        

现在,祖传的收藏到了她手里,轮到她头痛了,是该上交呢,还是自己保管着以后传承下去?

        

这是个大问题。

        

满心欢喜验看了宝箱的乐小同学,有了新的烦烦,也没心情欣赏藏品了,将东西收进储物器,蔫巴巴的去洗涮。

        

小狐狸猜不透小丫头的脸为嘛由晴转眼,但不防碍他欣赏小丫头的表情包脸啊,笑得狐眼睐成了缝。

        

贞夫人睡了一觉醒来,已经不记得昨晚被刺激得打落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咽的痛苦,上午将儿子们那边送来的古董登记,下午又去私人房产那边拉回了她外面那些儿女送回的古董。

        

乐岳乐峤忙着清点产业,乐岏病倒了,他儿子孙子处理统计家产的工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