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小美人的身子&屁股被猛烈撞击得啪啪作响

见冯紫英说得这般轻松随便,宝钗心中稍安,犹豫了一下才又道:“那相公的意思是买下二府,可是要改造一番?”

        

冯紫英听出宝钗话语里的意思了,笑了笑,“妹妹的意思呢?”

        

宝钗摇头不语。

        

冯紫英这才正色道:“既然要花偌大价钱买下来,当然要改造,那园子里的省亲别墅肯定要改一改,牌坊、屋舍都要改,日后……”

        

冯紫英还没有说,宝琴却接上了话:“相公可是真的要搬过去?”

        

说实话,冯紫英还没想好.

        

大观园固然好,对于自家屋里一大家子女人来说,肯定故地重游,都是心情不一样,的确适合生活,但这就意味着三房各立可能要变成混居了。

        

这对于沈宜修、宝钗、黛玉来说,恐怕也是一个心理上的挑战,但从自己角度来说,这样才能避免三房之间隔阂日深,弄得自己夹在其中难以做人。

        

不过搬进园子就能解决这些问题么?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想到这里冯紫英又有些犹豫了。

        

“现在还没想好,但初步想法是要搬过去,随着咱们家里日后肯定要添丁增口,这边还是小了一些,荣宁二府那边要宽阔许多,我若是不买下来,被别人买下也就罢了,就怕搁在那里无人问津,放上几年,就彻底毁了。”冯紫英叹了一口气道:“老太君其实也是这个意思,贾家肯定是没法再住那里了,那与其让别人来糟蹋作践,或者被废置荒芜,不如冯家买下来,也算留个念想,几位妹妹也能住回去,想当初几位妹妹住在里边宛如神仙中人,连愚兄都是艳羡无比,……”

        

荣宁二府都是从外边儿专门引了溪流进去,所以若是荒下来,要不了两年就得要破落下去,像内里的宫苑宅屋无人打理,三五年就要破败不堪,委实太可惜了。

        

冯紫英这么一说,也让宝钗、宝琴和迎春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要说居住生活最愉悦的阶段,无疑就是刚住进大观园那段时间了,草木葱茏,翠嶂假山林立,亭台楼榭鳞次栉比,山水交融,可谓蔚为大观,只可惜这种日子太短,原本还提出要建诗社,可吵嚷一阵后,荣国府里财政拮据,大家也都没了那份心思,没多久宝钗宝琴就嫁人,王熙凤也和离出走,顿时烟消云散。

        

所以一说起这份时光,让宝钗和宝琴也格外怀念。

        

“相公所言倒也在理,不过荣宁二府都买下来,那也未免太大了一些,便是容纳上千人都能绰绰有余了。”宝钗想了想,才轻声道。

        

“宁国府那边面积要小一些,而且主要是在会芳园后边那一片占地大一些,如果把大观园和会芳园后面那一片打通,水面就要大许多,那样一来,总体也更宽敞,到时候可以裁撤一部分无用的老旧建筑,多保留一些草坪、树林、竹林和水面这样的地方,……”

        

冯紫英一边想一边构思着,宝钗见丈夫都已经有此想法,也就不再多言,看了一眼宝琴和迎春也都是满脸期盼的表情,才意识到其实大家都还是盼着搬过去。

        

这边委实还是太小了一些.

        

别说云川伯府这边,就算是更大一些的长房呼伦侯府那边,其实也就是一個三重院子,现在只有一个孩子便略显拥挤了,云川伯府这边更小,唯一大点儿的就是神武将军府那边,可那边还住着婆婆和几个姨太太一大家子,黛玉若是嫁过去,带着妙玉的话,只怕更拥挤不堪。

        

而且大观园还承载着大家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记忆,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亭一榭,都能勾起无限美好的回忆。

        

宝钗是如此,迎春是如此,冯紫英何尝不是如此?

        

这一生一世,总归是要有纪念的。

        

大观园里除了住在里边的宝玉外,估计男人就是他去得最多了,潇湘馆,蘅芜苑,秋爽斋,缀锦楼,藕香榭,还有栊翠庵和凹晶溪馆,哪一处都能唤起无数回忆。

        

“相公,不知道这要把二府买下来须得要多少银子?”薛宝钗有些担心价格,“但是那大观园不是都说花了四十万两银子,如果再加上荣宁二宅,岂不是要五十万两银子?”

        

薛宝琴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姐姐,那怎么可能?且不说这是官府发卖,必定是要打折的,而且相公也说了,这荣宁街所处的金城坊远不及大小时雍坊、南熏坊、保大坊、积庆坊这些靠近宫里周围的这些坊市,加上又是查抄发卖,还有违制建筑需要改造,这一大堆事儿,所以才会没几个人愿意买,而且这一次发卖的宅院如此之多,可选择的余地太大了,人家何苦来选这个?像王家、牛家这些宅邸位置要比荣宁街这边好得多吧?”薆荳看書

        

冯紫英微微颌首,“宝琴说的没错,而且这修大观园说是花了四十万,但是我估摸着起码十来万都是被人贪墨了,二十来万已经是极限了,况且这种修园子的花销,谁会认这个数啊?本身各人喜好也各不相同,你喜欢欣赏的,我未必喜欢,所以你要说园子值四十万,旁人给你认十万都算不错了,也就是咱们,毕竟大家在那里呆得久了,久而久之都有感情了,所以才会认可,换了别人,怎么可能接受?”

        

宝钗吃了一惊,“照相公和宝琴这么一说,这荣宁二宅岂不是卖不了多少银子?”

        

“荣宁二宅毕竟还有那么大,若是没有大观园,估摸着荣国府能卖上六七万两银子吧,宁国府略小五六万银子差不多,大观园不太好估算,喜欢的,给上二十万也不为过,不喜欢的,八万两估计都嫌多,所以还是要看买主的心思,但我以为整个二宅不会超过十八万两银子。”

        

冯紫英这么一说,让薛宝琴都为之咂舌,她估计再怎么这荣宁二宅加上大观园,论地皮那么大,也得要值七八万两银子,这怎么听相公一说,全数加起来,也不过十八万两银子的话,那就真的是太便宜了。

        

当然,这里边关键原因还是没人愿意买,这没人竞价,那就真的是卖不起价,朝廷又急着用银子,不可能一直搁在那里,那十来万两出手,也未必不可能。

        

朝廷永隆十年的春季发卖会终于揭幕了。

        

这一次的发卖和前一次不一样,不但允许匿名参加,同时也允许购买之后暂时不用到官府过户房契地契,而将其延伸到两年内任何时候均可凭藉发卖缴款凭证来办理。

        

宅邸太多,出价的人却不太多,如果不是冯紫英提前将江南商贾们邀约来,冯紫英估摸这一百多处宅院田庄,起码又有一大半都难以卖掉,这对于朝廷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也幸亏采取了这种匿名发卖的方式,加上冯紫英在背后的做工作,江南商人们都纷纷慷慨解囊,基本上人人都要入手一二宅邸和田庄,即便如此,一百二十余处宅邸和田庄,也还剩下有三十余处。

        

大观楼。

        

张驰斜靠在椅上,漫不经心地瞧着对面的戏台上正在举着图画进行介绍的发卖人,“赖大,这就是你说的荣宁二宅?金城坊那鬼地方,谁会去买?”

        

“王爷,荣宁二府虽然位置在金城坊,但是您瞧,其实也紧邻着咸宜坊,要论方便也挨着西城中心挺近的,另外这二宅中间只隔着一条夹道私巷,如果王爷你喜欢,完全可以打通,这样荣宁二宅就连为一片了,这两宅连起来占地极广,在咱们京师城中也是极为难得了,而且您也知道那大观园便是按照贵妃省亲时的省亲别墅规格来建造的,美轮美奂啊,一下子就花了四十万两银子,差点儿就让贾家破产了,……”

        

赖大说得唾沫横飞,张驰忍不住笑了起来,“四十万两修一个贵妃省亲别墅?你逗孤玩儿呢?能花上一半银子,孤都觉得能比上宫里了,这不知道里边有多少人上下其手,大概也只有贾家这种蠢货才会上当受骗,……”

        

“王爷,您是没去过,伱若是去看过,就知道了,那里边一草一木都是用银子铺筑起来的,小的在荣国府那么多年,最是明白不过了,绝不敢蒙骗您啊。”赖大好不容易才算是投入到寿王张弛门下,现在更是一门心思要图表现的时候,所以也是极力劝说,“尤其是那省亲别墅花了许多工夫,一切都几乎是全新的,就是贵妃娘娘回来省亲是住过两回,……”

        

“哦,真如你所说那般?”想起贾元春那姣美宛若芙蓉的玉靥和丰腴的身段,张驰心中一热,顿时来了兴趣,“那贾贵妃省亲时,便住在那里边?”

        

因为此番发卖是以宅邸为主,所以采取的是上午图画文字介绍,下午实地介绍,晚间才是正式发卖,所以程序相对冗长,但考虑到这每一处宅邸庄园基本上都是上万两的大交易,所以谨慎一些倒也说得过去。

        

刚开始的时候,它根本就不认为自己面对这样一个对手需要动用武器,可此时此刻却不得不将武器取出,否则的话,它已经有些要抵挡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强也是要不断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脉之力消耗过度也会伤及本源。

        

“不得不说,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现在我要动用全力了。”伴随着曹彧玮的话语,凤凰真火宛如海纳百川一般向它会聚而去,竟是将凤凰真炎领域收回了。

        

炽烈的凤凰真火在它身体周围凝聚成型,化为一身瑰丽的金红色甲胄覆盖全身。手持战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视着美公子。

        

美公子没有追击,站在远处,略微平复着自己有些激荡的心情。这一战虽然持续的时间不长,但她的情绪却是正在变得越来越亢奋起来。

        

在没有真正面对大妖王级别的不死火凤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够抵挡得住。她的信心都是来自于之前唐三所给予。而伴随着战斗持续,当她真的开始压制对手,凭借着七彩天火液也是保护住了自己不受到凤凰真火的侵袭之后,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这百年来,唐三指点了她很多战斗的技巧,都是最适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还有刚刚第一次刺断了曹彧玮手指的那一记剑星寒。在唐三说来,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经过他的略微改变之后教给了美公子,都是最为适合她进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对唐三心悦诚服起来。最初唐三告诉她这些是属于神技范畴的时候,她心中多少还有些疑惑。可是,此时她能够越阶不断的创伤对手、压迫对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为差距之下怎么可能做到?

        

此时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众位皇者无不对这个小姑娘刮目相看。当凤凰真炎领域出现的时候,他们在考虑的还是美公子在这领域之下能坚持多长时间。白虎大妖皇和晶凤大妖皇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出手救援的准备。可是,随着战斗的持续,他们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美公子竟然将一位不死火凤族的大妖王压制了,真正意义的压制了,连浴火重生都给逼出来了。这是何等不可思议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正如曹彧玮内心所想的那样,一级血脉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儿啊!更何况还是在天宇帝国之中名列前三的强大种族后裔。论底蕴深厚,不死火凤一脉说是天宇帝国最强,也不是不可以的。毕竟,天狐族并不擅长于战斗。

        

可就是这样,居然被低一个大位阶的美公子给压制了。孔雀妖族现在连皇者都没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还是一名九阶的存在,还在参加祖庭精英赛。而半年多之后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给她几年,她又会强大到什么程度?她需要多长时间能够成就皇者?在场的皇者们此时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觉,因为美公子所展现出的实力,着实是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头微蹙,双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

        

从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够更好的延续,为了让妖精大陆能够始终作为整个位面的核心而存在。

        

为什么要针对这一个小女孩儿,就是因为在她当初夺冠的时候,他曾经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也从她的那个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强烈的威胁。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够感受到这份威胁,威胁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护的。

        

所以,他才在暗中引导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杀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回归之后,说是有类似海神的力量阻拦了自己,但已经被他消灭了,那个叫修罗的小子彻底泯灭。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属于修罗的那份气运存在了。

        

所以,只需要再將眼前這个小姑娘扼杀在摇篮之中,至少也要中断她的气运,那么,威胁应该就会消失。

        

但是,连天狐大妖皇自己也没想到,美公子的成长速度竟然能够快到这种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来,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还能够与大妖王层次的一级血脉强者抗衡。她展现出的能力越强,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够从她身上感受到威胁。而且这份威胁已经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了。

        

曹彧玮手中战刀闪烁着刺目的金红色光芒,全身杀氣凛然。一步跨出,战刀悍然斩出。天空顿时剧烈的扭曲起来。炽烈的刀意直接笼罩向美公子的身体。

        

依旧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脸色不变,主动上前一步,又是一个天之玄圆挥洒而出。

        

战刀强势无比的一击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场都是顶级强者,他们谁都看得出,美公子现在所施展的这种技巧绝对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对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强大的多,但却就是破不了她这超强的防御。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不过没有谁怀疑这种能力的由来,毕竟,孔雀妖族最擅长的天赋本来就是斗转星移。她这技巧和斗转星移有异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这次化解曹彧玮的攻击之后却并没有急于攻击,只是站在原地不动。

        

曹彧玮眉头微蹙,这小姑娘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锐吗?在他以火焰化铠之后,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击,那么,他就有把握用这种手段来制住她。但美公子没有上前,让它原本蓄势待发的能力不得不中断。

        

战刀再次斩出,强盛的刀意比先前还要更强几分,曹彧玮也是身随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圆,并且一个瞬间转移,就切换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对方攻击的同时,也化解了对方的锁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经在另外一边。曹彧玮身上的金红色光芒一闪而逝,如果不是她闪避的快,无疑就会有另一种能力降临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