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玉蚌大开/好硬好爽和尚

左舟摇了摇头,将自己脑海中的荒唐都给甩出去。老狄信里的释放自我绝不是让他真的释放自我,应该是一种暗示。

        

暗示什么呢?

        

“谈大夫,如果让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干一件事,你要做什么?”

        

谈允贤有点懵,怎么突然间问这个问题?看了看旁边的几个人,沉思片刻道:“我会写一张要求各地府衙大力支持医疗事业的圣旨,然后用皇帝的大印盖上!”

        

左舟点点头,在明国女性的地位是很低的,能够想到这个已经很不错了。又转头看看床上躺着的柳生飘絮,“你呢,如果可以随心所欲,你会做什么?”

        

“我……我要把老祖的脑袋塞进他的屁眼……呸,我不该骂人的……”柳生飘絮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那個柳生杀神竟然想要采补她,臭不要脸的!

        

左舟乐了,又瞄了一眼旁边的小婵,嗯,你先将舌头控制好能说话再说吧。然后又看看绾绾,那跃跃欲试的眼神让左舟很明智的忽略了她。

        

“干吗不问人家嘛!”

        

“你还用的着问?”

        

“那伱说人家想要做什么?” 

        

“不就是想要将我摆出各种姿势嘛,跟你讲不要多想,摆出各种姿势的只会是你!”

        

“……”

        

绾绾泄气一边蹲着画圈去了,而左舟倒是有点明白狄仁杰的意思了,作为一个聪明人必然明白,无论是谁,但凡要释放所谓的自我,那必然是混乱且不靠谱的。真正有益的只能是秩序,狄仁杰不会看不穿这一点,如今却让他释放自我,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狄仁杰那边遇到了麻烦,只有不按照常理出牌的行动,才能破局!

        

好吧,既然狄仁杰那边不好施行计划了,那就按照他的计划来。

        

“收拾行李,我们启程。”左舟站起然后看向绾绾,还不老实的伸手在她腰上挠了挠,“你要不要一起来,路上我们可以培养一下感情。”

        

绾绾脸颊蕴红的样子诱人无比,很是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你这有家有室的,哪还有人家的位置呢?可怜呐,师姐我就是个奔波的命,什么时候才能安定下来哦!”

        

“师姐还年轻,安定什么呢!不如我们好好玩几年,等你玩够了再找个老实人接盘。”

        

绾绾脸上挂了一层霜,“你是觉得师姐很随便?还是说,你打算不负责了?”

        

左舟神色郑重,“师姐你了解我的,我不是个随便的人!”

        

“哼!”

        

绾绾对他的脚面进行了一番深情的碾压,接着一转头就飘走了。

        

没能将绾绾摆成各种姿势的左舟难免有点遗憾,收拾玩行李上车的时候还搁那长吁短叹呢,旁边谈允贤一边抱着小婵一边雇人抬着担架将柳生飘絮放车上。

        

“我们去哪?”

        

“去明清两军交战的最前线!”

        

……

        

当得知朱祁镇将朱无视软禁的时候,于谦两眼一黑差一点就撅过去,虽然他本人并不喜欢朱无视,也觉得这家伙是个野心膨胀的人,可是……真说起来能力,朱无视绝对远胜朱祁镇,且他也不会做坑害明国的事情。

        

护龙山庄有卧底,那是另一件事,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否定朱无视的全部,何况范雎也不是清军的人,这个卧底的作用是什么也不好说。

        

你临阵将一员大将给软禁了,这特么妥妥的打击士气啊!

        

不过此时在后方的于谦也只能揉揉太阳穴做不了什么,倒是上官海棠确确实实的将援军招来了。

        

一大票近五千多人的武林高手归入了于谦的麾下,他有了充足的兵力,开始利用兵力优势对鄂尔多和纳兰元述两人的游击骑兵队进行驱赶。

        

毕竟是明国自己的地盘,后方大批的辎重不好运送,可是小股部队的兵器储备却是足够的。于是清兵游骑队就有点难了,人家也不跟他比什么骑兵,就是远程弓箭驱赶。

        

按理说清军的骑射很强悍,可你深入敌后在兵器损耗上必然跟不上,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战养战,靠劫掠物资来补足自己,但于谦的人根本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只要你敢稍稍停留,漫天箭雨就能让你疲于应付,明明是于谦的人追不上他们,可生生是打出了好似敌驻我扰的效果。

        

鄂尔多和纳兰元述也有点无奈,之前还能分兵,如今只能报团取暖了。好在,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如此心中已经有了退意。

        

“大人,他们在强行突围。”

        

一个武林中人回报,于谦眉头微皱,轻易得出结论,“他们想要跑!距离我们计划的陷阱还有多远?”

        

“还有一百五十里。”

        

“不等了,合围将他们全部按死,不要给他们跑起来的机会!”

        

“是!”

        

骑兵这种东西只要跑不起来就没有冲击力,而坐在马上动不了的骑兵就都是活靶子,至于下了马的骑兵,呵呵,马匹会成为阻碍,让骑兵们连阵型都难以保持。

        

而武林高手们限制骑兵速度的方式就非常的简单,暗器哗啦啦啦的撒出去,目标不是人而是马。这些骑兵的作用是骚扰后方,自然不会给马匹上重甲,如此一来战马就遭重了。

        

远远就见到骑兵们还没有冲起来便摔倒了一大片,接着四周的武林人士开始合围,这注定是一场很枯燥的战斗,从骑兵们陷入被驱赶的境况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于谦受死!”

        

战场之上突然间冲出一骑,手中长袍挥舞卷曲成一根布棍将射来的暗器统统打掉,直冲于谦这里过来。

        

“这个交给我,另一个你们解决。”易天行如此说道,缓缓斩出一剑,整个过程排面十足,毕竟弄不过地榜高手,难道还对付不了你吗?

        

自从当初救了上官海棠之后,天尊的人不光答应借兵还让慕容嫣然跟着过来保护于谦了,自然易天行也没有闲着。

        

慕容嫣然没有让自家男人专美于前,抽出长剑朝前走去,迎上来必然会杀出的另一个将领鄂尔多。

        

该说不说,这夫妻俩对纳兰元述和鄂尔多是很克制的,因为他们都用剑!

        

纳兰元述的布棍怎么跟神兵比,几下就被易天行给砍碎了,之后就只能左支右绌,保守估计二十招内就要中剑。鄂尔多那边更惨,他擅长的是爪法,手上还带着一对儿铁爪,按理来说能够锁拿剑刃,可如果对方的兵器也是神兵呢?

        

慕容嫣然的剑是一把很华丽的剑,黄金吞口,镶嵌着十三颗豆大的珍珠,一瞧就是富裕家庭出来的。这样一把剑却着实是一把神兵,仅仅轻轻一抖就将鄂尔多的铁爪给削烂了,甚至瞬间连虎口也破碎了。

        

上官海棠见状松了口气,一转身却看到于谦神色并不好看,“大人,我们已经赢了,为何您仍满面忧愁?”

        

于谦看了上官海棠一眼,叹道:“我们这里是赢了,可……前线怕是要输!”

        

“这……何解?”

        

“我太了解陛下了,别人可能不知道他调水军是什么战术,可我却大致明白了,他应该是看敌人派遣游骑队骚扰后方辎重补给起到了奇效,所以想要依葫芦画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上官海棠与旁边的张君宝顿时露出恍然的神情,不错,以水师的位置,确实有条件绕后偷清军的补给线。

        

却又见于谦苦笑,“情然,这种行动若是成功了肯定会是一段佳话。但……战争是容不得任性的!敌人的游骑队之所以能够起到作用是因为他们提前做了布置,虽然我至今也没有想明白这种布置的思路,但他们确实做到在最好的时间点起了最大的作用。可换成我们就不行了!”

        

“为何不行?”

        

“我军的补给本就紧张,做不到时刻给清军主力施加压力,那么一旦水师偷袭清军补给线,清军主力就能够从容回撤消灭水师。先不说水师擅不擅长陆战的问题,光是马匹的缺失就会让他们陷入劣势。”

        

于谦的分析让上官海棠心头一凉,忙问道:“那现在赶紧劝劝陛下啊!”

        

“我已经将局势分析用飞鸽传书的形式发出去了,只是怕来不及了,不过……虽然这一战很可能损失了水师,可还不至于全员溃败,只要……陛下别率主力追上去就好!”

        

上官海棠咽了口口水,怎么总觉得您老这是在竖旗啊!

        

……

        

清军大营,多尔衮一脸迷惑的站在地图前,身后一众将领面露难色,似乎也在考虑着什么事情。

        

“调水师来偷袭我们的补给线?对面是怎么想的?我们损失多大?”

        

“回禀将军,有三支粮队糟了攻击,粮草全部损失了,但人跑回来两百多人。”那个说话的将领说着还乐了。

        

多尔衮神色玩味,“跑回来这么多人啊,那看来敌人缺马啊,嗯也对,毕竟在陆地上不好划船啊。”

        

“哈哈哈哈!”×n

        

“传我的命令,全军后撤去看看明军的水师有多牛,哦对了,走的时候将没用的锅碗瓢盆丢下些。”

        

……

        

清军撤退,那明军自然要随后掩杀啊,朱祁镇看看地上混乱丢弃的锅碗瓢盆和箭矢盔甲等物大喜,“哈哈哈哈,敌人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了,众将士听令,随朕杀敌!”

0

更多精彩